【017】携铺盖卷儿看戏!

    澹台凰黑着脸看了这死妖孽一会儿,自动无视了他的话,认命的背着包袱往回走。看情况今天是走不了了!

    这才刚刚转过头,一阵劲风而起,像是一个磁盘,将她吸了过去!身体腾空,想要反抗却不能,四周的景致飞快向前,而她的身体被吸着不断后退!双脚落地之后,脚下一个颠簸,好不容易才站稳!回过神来,她已经到了那妖孽旁边!心知自己打不过,正准备张嘴叫救命,君惊澜却扬唇一笑,并将一指放于唇间,示意她噤声。

    随即,悠闲道:“本太子原是来看公主的戏的,但公主既然出来了,就陪本太子一起看戏吧!”

    说话间,已经转回头,盯着那面反光性极好的镜子,清晰的看着澹台凰寝宫附近的一举一动。

    澹台凰愣了一下,有些不明其意,转过头一看。四下寂静无声,但,一阵诡异风声之后,院外忽然出现四个黑衣人!他们身姿矫健,如同鬼魅一般忽闪而入,不消一会儿,就到了她的寝宫门口,预备进去。为首的黑衣人,那手刚刚碰到门,便像是触动了什么机关,引发一阵轻微响动!

    旋即,院内各处出现了另一批黑衣人!那四个黑衣人一惊,很快就与这一批黑衣人缠斗了起来!飞沙走石,剑光四闪,不多时就惊动了皇宫的御林军!可奇怪的是,那群御林军跑到这院子的门口,就像是没听见声音是从里头传出来的一般,直直的过去了!

    这样的情景,让君惊澜挑眉,随即十分兴味的转头看了澹台凰一眼,闲闲道:“看这样子,皇甫轩被你得罪的也不轻!”

    显然,皇甫轩是料到了今晚是有人要来杀她的,所以特意嘱咐了御林军听到了也不要进来。让君惊澜觉得奇怪的是,皇甫轩此人素来将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得罪他了,让他宁可担下漠北公主死在自己皇宫的罪名,也要帮着杀了她!

    澹台凰嘴角抽搐了一下,看了这一会儿再不明白她就是傻子了!显然是今晚有人来杀自己,而这妖孽也是猜到了,于是带着铺盖卷爬了屋顶来观摩她被人砍杀!料到她会被刺杀的还有皇甫轩,所以还跟御林军打了招呼让别救她!话说这些人至于吗?都多大点事儿啊,非得闹到要她小命的地步!

    “澹台戟对你倒是上心,还派了暗卫替你守着院子!”又是一语传来,相当悠闲的点评。

    澹台凰磨了磨牙,从牙缝里头挤出几个字:“难道阁下和东陵皇,对本公主不上心吗?”大半夜的不睡觉,来看戏,也不知道闲的蛋疼不疼!

    这话一出,君惊澜倒是来了兴致,狭长魅眸眯起,扫了她一眼,暧昧道:“爷对自己的太子妃上心,不应该吗?”

    “……!”澹台凰转过头不看他,放弃了跟这不要脸的争论!但按照这情况来看,要杀她的人就不会是皇甫轩派来的,也不会是君惊澜派来的,那会是谁?东晋的人,还是那个绮罗郡主?

    正在她思虑的当口,一道相当讨人嫌的声线又传了过来:“公主是不是悲哀的发现自己得罪的人实在太多,所以一时间还猜不到是谁想动手?”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澹台凰恶狠狠的瞪着他!

    君惊澜面上的笑意微微僵了一下,是他今日看起来太善良了么,所以这女人又开始不知死活了?

    下头的黑衣人打着打着,已经慢慢分出了高下,那四个黑衣人心知不是对手,已然开始一边打一边后退,看情况是准备撤退!

    “若是抓到一个活口,明日,漠北的人就可以找凶手兴师问罪!”绝美男子拿着镜子晃啊晃,十分“好心”的给澹台凰提建议。

    澹台凰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她不会轻功,想在半空中lán jié那四个黑衣人根本痴人说梦!

    而就在这会儿,那四个黑衣人一同往半空而跃,姿态各异,欲以最适合逃跑的姿势施展轻功而去!而与此同时,君惊澜手中的镜子忽然飞了出去,似一道闪电掠过,“砰!”的一声,十分精准的打到了第三个黑衣人的腿上!

    “啊!”一声呼痛之声响起,随即那第三个黑衣人栽倒在地,被下头的人包围了起来!而下头守着澹台凰院子的人,犹不知道这镜子是从哪个方位抛出来的,四下看了看也没发现端倪,于是对着虚空拱手:“多谢英雄相助!”

    澹台凰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这妖孽不像这么好心,竟然帮他们抓人!而就在她这一看,那人已经施施然坐了起来,十分悠闲的理了理衣摆,开口道:“逃跑竟也敢模仿爷的小星星伸懒腰的姿势,该打!”

    “……”她就知道!回忆了一下那第三个黑衣人逃跑时欲飞的状态,确实很有点像那只不知是狼还是狐的动物伸懒腰的样子!

    “戏看完了,我们是不是该算算我们的账了?”偏头看着她,笑意十分温和,眉心朱砂还慢慢的显出粉红的色泽,樱花一般美丽动人。

    呃……澹台凰飞快的将自己手上的夺命天珠取下来,对着他扔去:“还给你!还有你的那些财宝,我也还给你!”

    珠光一闪,男子扬手一扯,半截布帛撕裂,将夺命天珠接住。隔着布料托于掌中,看了一会儿,嫌弃道:“给你戴了半日,回去不知要清洗多少次!”

    “那是你喜欢洗!”澹台凰毫不犹豫的回讽!

    君惊澜一怔,显然是第一次有人敢反讽他。回过神之后,反而笑了,眸中晕出异样的神采,修长玉指缓缓伸出袖口,掏出一串珠子扔给澹台凰!

    伸手接住,一看,和夺命天珠的长得十分相似,但这个是玉制的,一摸就知道价值不菲!

    “夺命天珠需内力驾驭,你用不上!定魂珠戴在身上,屏住呼吸,可以使心跳骤停,假死一个时辰,无人能识破!”君惊澜十分好心情的开口解说。

    澹台凰皱眉,十分防备的看着他,这样的好东西也舍得给她,他像这样的好人?!

    接着,便见那人慢条斯理的将夺命天珠收好,又悠哉悠哉的开口:“记好了,在爷出手报仇之前,你可别被那群废物玩死了!顶住了,才值得爷亲自玩……”

    所以他现下没对她动手,是想看看她会不会被其他人先玩死,借以判定她值不值得他出手玩?

    “放心,你死了我都不会死!”这男人的性格,简直恶劣!

    这话一出,男子狭长魅眸中冷光一闪,偏头看着她。良久。

    澹台凰心中咯噔一下,一时大意,忘了这男人阴晴不定的性格,还有喜欢将人当烤乳猪处理的手法。呃,要不要说句什么挽回一下?

    见她目露惧色,他眸中的冷光终于被笑意打散,懒懒开口:“还知道怕就好!但愿你的命真能比爷长。”

    语罢,又接着道,“那现下,作为定魂珠的回礼,你是不是该告诉爷,你是用了什么法子,才带着那么多东西从小星星口中逃脱?”

    ------题外话------

    山哥guān fāng后援团内——

    山粉甲:有没有啥好书看,推荐一下!

    山粉乙:山哥的书都挺好看的,劫财和悍妃都好看。

    山哥:只有劫财和悍妃好看?难道哥的弃妃不好看吗?

    山粉甲:弃妃有点……

    山哥:菜刀!谁敢说实话我杀了她!

    山粉甲:嘿……嘿嘿……弃妃也挺好看的……

    山粉丙:望天,我今天坚决不说实话!

    ——~(>_<)~被伤害了!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爱抚】:【achan3878】钻54,【85447171】花2,【sunsimiao5】钻2,【月夜、火凰】花2赏188,【18876855531】钻1花4,【ヾ花尘殇、雨歇染墨凉】钻2花5,【夕颜末年】钻1,【闹小闹】钻4,【anshinian】钻1花5,【℡?半城】钻10,【师师520】钻1花50,【卟哓锝】花20,【qquser5687184】钻1花5……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