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此曲只应天上有,能屠人间几百人

    这是什么跟什么?什么“谋滕涛”、“爹恩耐”的?!

    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快疯了,但澹台凰还没有唱完!扯起嗓子,仰天又嚎了一句:“mountain、top!就跟着一起来,没有什么阻挡着未来!”

    众人浑身一抖,顿感精神大震!在心中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忍一忍就过去了!这各国的人都在这里呢,他们可千万不能失态!随即,各自死死的咬着牙,手里端着酒杯,重重的捏着!我忍,我忍忍忍!

    方才稍稍淡定一些,又是某女那仰天一声狼吼!“day、and、night!就你和我的爱,没有什么阻挡着未来!”

    众人心下大悸,险些掩面而哭!这还有完没完!想着,责难的眼神都放到了东晋长公主的身上,再有修养的贵族们,此刻都在心中大骂钟离涵:这都是你他妈的出的好主意!混账!

    东晋长公主也是一副想哭又想笑,想笑又想哭的样子。她哪里知道澹台凰会来这一出!

    而那折磨着众人的澹台凰,好似一点自觉都没有!扯着又给嚎了一嗓子:“mountain、top!就跟着一起来,没有什么阻挡着未来!day、and、night!就你和我的爱,没有什么阻挡着未来!”

    她这又一吼之下,各国王公反而淡定了!做出一副八方不动的样子,端着杯子饮酒,心下大悦!啊哈哈哈!我扛住了,她就会唱这两句,我免疫了,啊哈哈哈!

    可,还没高兴完!一声如同午夜鬼魅之声幽幽响起:“yi、yi、yi!你不在,我不在!yi、yi、yi!谁还会在!”

    众人被她“咦”得头晕目眩,脑袋也跟着咦上咦下,末了还咦着转了几圈!回过神来之后,看了看身边的人,一句话脱口问出:“吾尚在人间否?”

    几十人一起问,十分整齐划一!

    而澹台凰仿若丝毫不觉,扯着嗓子开始第二轮“咦”:“yi、yi、yi!你不在,我不在!yi、yi、yi!谁还会在!”

    她“咦”完之后,众人皆不约而同抬手,掬起额前冷汗数滴,额滴个娘欸,总算咦完了!他们这还没来得及高兴,又是一阵诡异搞怪的嗓音响起“恩喔嗯额恩额~恩恩额~!”

    “……”哭!这又是啥?!漠北的公主今天没疯吧?她脑子没事吧?她一切安好吧?她……她……

    而澹台凰唱到这里,好似犹觉得不满意,扬手一扯,两边宫女手中的布料都到了她的手上!抛起,像是一块天幕垂下,挡住了众人的视线!

    随即,便是一声“哎呦!”的呼痛之声响起!众人却没在意,都只是睁大眼,看着漫天的红布横飞,如同海中波涛,激流暗涌,忽上忽下,使人看不清幕布之下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这幕布扬得非常之高,时而不时的掠过他们的头顶,一阵一阵的大风,刮得他们面部肌肉僵硬!

    随即,又是狼嚎之声响起:“mountain、top!就跟着一起来,没有什么阻挡着未来!day、and、night!就你和我的爱,没有什么阻挡着未来!”

    而这狼嚎之声下,不少武功高强,内功深厚的人,耳尖都微微的动了动,听出了这狼嚎之下被盖住的呼痛之声!

    “yi、yi、yi!你不在,我不在!yi、yi、yi!谁还会在!yi、yi、yi!你不在,我不在!yi、yi、yi!谁还会在!”

    “恩喔嗯额!恩额~恩恩额~!”

    “恩额”完毕,大殿之上一片寂静!只剩下抛甩幕布的声音,众人仰天而观,啊,终于完了么?

    这还没感叹完,又是扯着嗓子的一声高呼,比方才还要大声几许!“mountain、top!就一起来!mountain、top!就一起来!”

    众人只觉得十分晕眩,胃部痉挛,震耳欲聋!

    最后又是一声狼吼,恍若惊雷一般大声,险些把屋顶给掀了!“mountain、top!就一起来!”

    众人已经死心!面部表情也终于麻木,放弃抵抗,放弃拯救自己的知觉,皆要死不活的坐着,一动不动!

    可,澹台凰这最后一声嚎完,终于安静了下来!而手中的幕布最后一扫,“砰!”的一声响起,随即便是一阵尖叫……

    但,现下已经没有一个人有兴趣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知道,他们已经快死了,啊!或许已经死了吧?难道还活着吗?!

    又是安静了半天之后,所有人终于明白过来澹台凰的歌唱完了!他们皆险些喜极而泣,极欲与身边之人抱头痛哭!他们表情悲苦,仿佛刚刚被电母qiáng jiān了八百遍,又被雷公爆了九百遍菊花!那叫一个全身走雷通电,里焦外嫩!

    这歌,当真是此曲只应天上有,能屠人间几百人哪!

    皇甫轩和澹台戟面部表情一片空白,神情呆滞,好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东陵的皇太后更是捂着自己的心口,呼吸越发急促,也不知道是被吓出了心脏病还是高血压,抑或干脆选择了老年痴呆!

    而大殿之中,唯独一人,悠然而坐。银冠束发,银衣紫带。远远朝他看去,恍惚间竟见一片烟雾缭绕,而他也似是有雾傍身般,丝毫不受这魔音影响,反而唇边慵懒的笑意更深了一些。

    方才,旁人没有看见,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这女人甩起幕布的时候,挡住了众人的视线,然后在幕布之下,将那个东晋长公主给胖揍了一顿,直直得揍晕了,是以方才才隐隐有呼痛之声!而最后她那用力的一甩,将那刚刚受完杖刑,被扶进来的绮罗郡主,一下挥了出去。

    嗯,那绮罗郡主,估计还得跌出几米远!

    真真是有意思!

    而这些,皇甫轩和澹台戟虽然也看到了,但是他们实在是难以从这歌声之中淡定下来!是以还呆滞着……

    “啪!啪!啪!”鼓掌之声响起,将众人完全惊醒!大家都看向那个鼓掌的人,正是北冥皇太子君惊澜,原本还对君惊澜少年成名颇为怀疑的人,此刻都完完全全的相信了这个人真的有谋定天下,指点江山之才!面对这样的歌声和舞蹈,还能淡定浅笑,悠然鼓掌,半点不露声色,要么他就是个聋子,要么就是能忍人所不能忍!

    但,你能说这天下十大美男子之首的北冥太子是聋子吗?说完之后就别想活着走出大门!估摸着半盏茶之后,就被天下女人用口水淹死了!所以,众人都不觉的感叹,这真是英才啊英才!北冥皇太子,若是放到战国,那绝对是比卧薪尝胆的那个谁还要拔尖的人物啊!想着,众人也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鼓掌,没办法啊,这好歹是漠北的公主,总要给点面子不是?

    掌声雷动的当口,一道慵懒低沉,还带着几分笑意的声线缓缓响起,响彻大殿!“倾凰公主的歌声和舞姿,果然名不虚传!其中暗藏玄机,包罗天地万象,实乃世间仅见,本太子佩服!”

    呃?啥意思?各国的使臣和东陵的大臣们都懵了一下,他们怎么没看出来玄机和包罗万象?

    就在这会儿,东晋三皇子钟离城高声道:“皇妹,你怎么了?皇妹!”

    众人偏头看去,只见方才还美艳动人,楚楚可怜的东晋长公主,那张脸已经变得处处可怜!不知道是被谁给打肿了。

    而门口又是宫人的一阵惊呼:“绮罗郡主,您没事吧?您……”

    “本郡主的腿都摔断了!能没事吗?!”一声河东狮吼!

    ------题外话------

    文后小剧场——

    山哥:哥最近也好想穿越!

    山粉:为啥?

    山哥作西施捧心状:穿越之后,会有好多优秀的异**慕哥,然后我选择一个,啊哈哈哈!

    山粉:……!那你得先学会唐诗宋词论语歌三百首……

    山哥:o(╯□╰)o我能带个手机去百度不?你们在现代帮我交话费,diàn huà号码是¥……

    山粉:手机会没电!

    山哥:太阳能电池,环保又健康!

    山粉:白眼!古代有啥好,火山地震洪水,预防都没措施

    山哥:我那不是长了两条腿可以逃命嘛(⊙_⊙)?

    山粉:哈哈!你要是穿越到秦始皇时期就好了,说不定会变成孟姜,还可以哭长城!

    山哥怒气冲冲:谁说的,也许我就是秦始皇!

    众山粉——别做梦了!就你还秦始皇,我呸!

    ——~(>_<)~!哥为毛不能是秦始皇?为毛?!(⊙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