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大家一起唱high歌!

    这话,若是放在寻常,哪个女子克夫,那定然变成一只活臭虫,人人避之不及。但澹台凰此刻说出来,众人都觉得她在说气话,对于这么两个为了娶她而不择手段、胡说八道的……登徒子,她因为不喜欢,说这种话也是很正常的!

    而她这话音一落,大殿中央便响起一阵低笑,旋即,便是北冥皇太子那慵懒过人,高傲过人的声线传来:“本太子也命硬,国师说本太子必须找个命更硬,能克夫的女子为妃,方能镇得住。否则本太子娶一个女子,就将死一个。倾凰公主为了天下女子的安危,也该嫁给本太子不是?而且,你我这样的命格,不就是上苍注定?”

    澹台凰的嘴角微微的抽搐了几下,这死妖孽,真能扯!还娶个克夫的女子才好,丫的嫌命长!倒是一旁的澹台戟闻言,看君惊澜的眼神友善了一些,凰儿讲这样的话,他都愿意顺下去,也许婚后也能容得了凰儿的嚣张跋扈!

    倒是一旁的公主、贵女、大家千金们,都捧着碎了一地的玻璃心在心中嗷嚎!难怪她们无法获得北冥皇太子的倾心,原来是因为命太好了!佛祖啊,赐我一个克夫命吧!据说,自今日之后,整整十年,天下女子皆以天煞孤星自居,以命格克夫为荣,使天下父母头疼不已。当然,这是后话。

    “朕乃真龙天子,天命所归,区区一个克夫命,是奈何不了朕的,还请倾凰公主放宽心!”皇甫轩也马上接话,君惊澜都表了态,他岂能落了下成?

    高坐于龙椅之旁的东陵皇太后,看了看这场面,当即笑道:“哀家一见倾凰公主,便觉得十分投缘,可否请倾凰公主到哀家的身边坐着?”

    这话一出,场面便安静了下来。传闻这位东陵的皇太后,乃是前南岳齐国公的庶弟之女,南岳归于东陵之后,有人不平造反,东陵先皇皇甫怀寒便娶了这样一位世族之女作为皇后,安抚民意。但,更多的传闻是说,此女与其表姐,也就是前南岳皇后南宫锦颇有几分相似,才能以庶女这样的出身母仪天下。也就因为这些传闻,使所有人一听见她说话,都觉得有几分尴尬,毕竟在这个非常讲究门第的时代,对一个庶女出身的皇太后还是有几分鄙薄的。

    东陵皇太后都这样说了,自然要给面子。于是,只得起身开口:“皇太后太抬举倾凰了,能得太后赏识,是本公主的荣幸!”

    语罢,高台之上马上就有宫女在皇太后的御驾之旁,放了一个椅子。澹台凰的屁股也就坐了上去,一坐上去,便感觉到右边传来皇甫轩shā rén般的视线,刹那间后悔了!坐到这里不是方便人家用眼神谋杀吗?

    澹台凰坐了上去,北冥的太子爷自然不能再站在大殿中央顾人怨了,缓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着,酒杯端起,一双狭长魅眸似笑非笑的看着高台之上的澹台凰,神色很是暧昧。

    皇太后伸出手,握着澹台凰的手,开口道:“倾凰公主果真国色天香,与哀家的皇儿正是绝配!”

    于是,澹台凰明白了,这老太婆是想打亲情牌!八成以为自己的儿子是真的喜欢她,所以帮忙抢亲来了!她看了一眼皇甫轩那shā rén般的眼神,不动声色的咽了一下口水,不语。皇太后转过头看了一眼,也正对上了自己儿子那恐怖的视线,不悦皱眉:“皇帝,你这是什么眼神?即便再喜欢倾凰公主,也不能这样看着人家,会把人家吓坏的!”

    皇甫轩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母后教训得是,儿臣日后定当注意!”

    教训完了儿子,皇太后又回过头,攥着澹台凰的手语重心长的为皇甫轩开解道:“公主啊,皇帝打小就是这么一个不善表达的性子,他这眼神可不是因为不喜欢你,恰恰是因为太喜欢了!你可千万不要会错意!”

    澹台凰干笑着点头:“太后说得是!”是太喜欢了,喜欢得想把她给剁了!

    “东陵皇性子冷傲,不解风情。半点都不似本太子善解人意,公主可要好好对比,莫要选错了!”一道慵懒中带着几分不正经,而不正经之中又带着认真的声线缓缓响起,绝美男子手持白玉杯饮酒,肆意而狂放。狭长魅眸中,眸色却越发冷冽!

    澹台凰当然知道这货是在警告自己,解释起来就是公主啊,你作为一个即将上砧板的肉,可要想好了到底上哪块砧板受死!妈蛋的,上哪块砧板不一样要被碎尸万段?她必须坚守阵地,一个砧板都不上,还是地面比较有安全感!“本公主还小,暂时不想考虑这些事情!”

    装嫩是王道!

    而这会儿,官家xiǎo jiě之中,一个女子十分不悦的站了起来!指着台上的澹台凰,高声道:“她有什么好的?名声不好,一无是处,皇上表哥怎么会看上她?”

    “绮罗,闭嘴!”一个身穿一品官服的中年男人,皱着眉头大声呵斥!这死丫头,真是被他惯坏了,漠北的公主是她可以指手画脚的吗?教训完了爱女,又转过头跪下对着皇甫轩开口,“皇上,老臣教女无方,请皇上降罪!”

    绮罗郡主,皇甫轩的小姑长平公主之女,亦是丞相之女。天资聪颖,能歌善舞,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乃是东陵第一才女,素来眼高于顶,从小就被当成皇后的备选人对待。今日突然杀出一个澹台凰,她自然是满心的不悦!一时没忍住,所以……

    皇甫轩还没说话,就是“砰!”的一声响,澹台戟身前的桌案被一把掀翻!即便是发怒,也丝毫不损他身上的贵气与优雅!冷笑一声:“东陵的待客之道,实在让本宫长了见识!凰儿,我们走!”

    这下就玩大了!皇甫轩连忙开口:“漠北大皇子且慢!”

    那丞相大人也飞快起身,三步并做两步走到澹台戟的面前,弯腰行了一个大礼,连连道歉:“小女无状!请大皇子殿下息怒,这都是小女一人之过,老朽愿意承担大皇子和公主殿下的惩罚!”要是澹台戟真的走了,说不准明日就兴兵前来,他就成了罪人!

    所有人都微微皱眉,唯独君惊澜见此,薄唇微微勾了勾,灿然一笑,艳若桃李。东陵得罪了澹台戟,那这女人,十有**就得落到自己手上来了。好事!

    这下那绮罗郡主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半张着嘴,已然被吓傻了。倒是澹台凰见着澹台戟如此反应,忍不住笑了笑,这才遇见他不过几个时辰,而这个王兄却对她百般维护,当真是有些亲人的感觉!她开口道:“王兄不必生气,这位姑娘说得对,本公主确实是一无是处,没什么好的!”

    只要不嫁给这两个人当中的一个,怎么诽谤她都成!

    澹台戟听澹台凰如此一说,剑眉微挑,桃花眼中闪过一丝古怪。这丫头,什么时候学会谦虚了?

    “谁说的?本公主倒听说,倾凰公主能歌善舞,天下无人可及。本公主素来也喜欢跳舞,不知可否请倾凰公主今日一展妙曼舞姿,也好指点一下本公主?”这话,是东晋长公主钟离涵说的。

    澹台凰虽然名声不好,但能歌善舞是天下皆知。故而澹台戟闻言,眸中也闪过一丝骄傲之色!

    君惊澜闻言,挑眉,好整以暇的看着上头,这女人,能歌善舞?值得怀疑!

    扫了那东晋长公主一眼,见她面上表情和善,眸中却暗藏刻毒。想来是舞技更为出色,所以故意先将自己捧到天上,让自己跳完舞,她再来技高一筹。既能毁了她澹台凰的名声,又能借踩她来抬高自己!想透了,澹台凰反而笑了,想玩她?那就看看,是谁玩谁!“既然公主已经这样说了,本公主又如何能不给面子?”

    说罢,起身,开口:“本公主要去换衣服,不知……”

    皇太后赶紧开口:“快带公主去!”

    而此刻,东陵丞相对着澹台戟低声下气、告罪连连,皇甫轩也当即下令,将绮罗郡主拖出去打上二十大板以儆效尤,这才消了澹台戟的怒气。宫人们重新准备了桌子和膳食,坐了下来。

    大殿中人开始谈笑风声,也都等着漠北公主换衣服归来。约莫小半个时辰,众人都等得不耐烦之时,终于上来了一队舞姬。她们的手中拿着幕布,形成两排,缓缓走来。而中间,澹台凰穿了一身“奇装异服”,大步踏入!

    全场寂静,一看就知道这将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震撼人心使人心旷神怡的表演!东晋长公主也紧张的攥紧了手!

    君惊澜和皇甫轩亦是挑眉,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就在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等待的时刻,一声高亢的女音险些把他们吓得尿了裤子!

    “moutain、top!就跟着一起来,没有什么阻挡着未来!”澹台凰憋着笑,扯着嗓子高声大唱!黄龄的《high歌》,看雷不死你们!

    “噗——”

    “咳咳——”

    四处都是呛水声和咳嗽声!这真是惊天地泣鬼神震撼人心使人肝胆俱裂的表演啊!他们可以率先告辞吗?正当他们想着是不是冒死逃跑的时候。又是一声吼,吓得他们险些栽地!

    “day、and、night!就你和我的爱,没有什么阻挡着未来!”

    众人皆一齐在心中哀嚎:“爹,娘,救命啊——”

    ------题外话------

    没被戳中笑点的弟兄们,可以去听听黄龄的《high歌》,找一下喷笑的感觉!哈哈哈!

    推荐盟主新文——《狂妄小毒妃》宠文女强,一宠到底!

    【特别鸣谢弟兄们的爱抚】:【315980619】钻1花2,【qquser5687184】钻2,【695164909】钻8,【anshinian】钻1花2,【sunsimiao5】钻2,【心若离歌】钻10,【jl1364160050】钻1,【belieber糖糖(宝)】花1,【闹小闹】钻2,【smile7426】钻1,【丰腴倩影gg】钻2。及【绝樱】、【abc小雪儿】、【mowme】、【qquser5687184】、【矢他矢心】、【a65536912】六位亲亲的五星级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