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我命硬,克夫!

    作为这件事情的主人公之一,澹台凰的表情越发的难看,眼见这两个王八蛋要是再胡扯下去,别说是定情信物了,八成她内裤的颜色都要编排出来了!她撸起袖子正准备大干一场,却冷不防的见着自己右臂之上,有艳红一点,红唇微勾,站起身来!

    澹台戟正被这两人逼的不知该如何回话,眼角的余光却见着自家王妹站起来了。还不待他伸手去拦,对方已经走到了大殿中央!

    她冷笑而立,殿外的风灌入,吹得她身上的纱衣轻轻飘飞,像极了一团烈焰,炫目耀眼到极致。所有人皆闭口不言,好整以暇的看她将如何应对,且不说两位王者争妻,就是今日这两件“定情信物”,也将让她毫无名节可言,天下之人莫敢再娶!

    视所有人的表情如无物,她清澈而冷冽的声线响彻大殿:“北冥太子说,本公主手上的夺命天珠,是北冥的,那就一定是他北冥的?他说本公主看了他的身子,本公主就必然看了?东陵皇说自己手上的那双臭袜子是本公主的,那也就一定是本公主的?证据呢?”

    这话一出,即便君惊澜和皇甫轩,眼神都凝了一下。再看澹台凰的眼神,除了杀气腾腾,还多了一丝赞赏。寻常女子见着这有损名节的事情,恐怕都直接一头在大殿上撞死了,她却勇于出来辩论,还真是有些不一般!

    “北冥太子,你可有证据证明本公主看了你的身子?切莫说你的手下都看见了,他们都听你的,你说看见了,他们自然也说看见了!”澹台凰冷睇着他,眼神已经不再如他进殿之时那般心虚。躲不过,就迎刃而上!

    君惊澜轻笑,双手环胸,懒洋洋的道:“本太子没有证据!本太子不仅没有证据证明公主看了本太子的身子,也没有证据证明那夺命天珠是本太子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故而他收到夺命天珠之后,并未向天下人公开那是他的东西。

    旋即,澹台凰的眼神又放到了高台之巅,皇甫轩的身上。“那东陵皇有证据证明那袜子就是本公主的,还一定就是本公主给你的定情信物么?”

    皇甫轩冷笑着摇头,袜子也许能证明是她的,但定情信物这一说原本就是子虚乌有,如何证明?灿金色的眸中华光璀璨,却并不以为意。即便她能这样诡辩又如何,单凭之前那些话,她的名节就已经毁了,男人们的心中,只要心存疑虑,谁还敢娶她为妻?

    “那好!”她仰头而笑,几个大步走到高台之下的带刀侍卫身旁,扬手一抽,白色的刀光一闪,大殿众人俱是一惊!

    “公主,不可!”四面使臣和东陵大臣,都禁不住开口惊呼。显然以为澹台凰是要自尽!澹台戟更是站了起来,想要上前去拦。

    君惊澜剑眉微挑,眸中不觉的闪过一丝鄙薄。竟然还是要自尽证明清白么?无趣!

    但,“嘶!”的一声,衣帛断裂之声响起!随即,红色的袖袍翻飞,众人目所能及,都是满眼触目惊心的红,红而艳。似血!

    满殿寂静。

    唯独大殿中央,一人手持长剑而立。半截火红色的袖袍掉落在地,而右臂之上,一个鲜红的点,刺着众人的眼。随即,她缓缓开口:“两位没有办法证明那东西就是所谓的定情信物,但本公主却能证明自己的贞洁!”

    在场的男子皆是心口一窒,竟不曾想到这名声不怎么好的漠北公主,居然有这等烈性子!右臂之上的守宫砂鲜红夺目,还有谁能说她是不洁之人?但,大殿之中袒露手臂,已是极为大胆而不识礼教的行为,想必已是怒极!

    大家想着,又不自觉的点头。谁家的闺女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被两个男人指着说与自己有私情,能不怒?想着,都不觉的对澹台凰生出了几分同情,责难的目光则开始往君惊澜和皇甫轩的身上看,身为泛大陆有名的王者,竟然这样诬陷为难一个姑娘家,真是……

    一旁的澹台戟也终于反应过来,伸手一扯,身上的外袍就盖到了澹台凰身上。挡住那半截莹白玉臂,旋即,桃花眸中冻出三尺薄冰,风流华丽的声线满含怒气:“东陵皇和北冥太子,莫不是欺我漠北无人?”

    岂不知,君惊澜看了澹台凰的背影半晌,看着看着,鄙薄的神色敛下,更是不自觉的笑了起来。这女人倒很有些意思,寻常女子即便是自尽在这里,都有可能被人说成是羞愧自尽而死,可她,毫无损伤,不但证明了她所谓的“清白”,还让众人责难的眼神都放到了他和皇甫轩的身上,当真是有些意思啊!呵,聪明胆大的女人……

    想着,北冥尊贵的皇太子殿下,永远高立于云端似乎是谁都入不了他眼的君惊澜,那双狭长魅眸,于此刻,映出了一道火红色的背影,眸色含笑而玩味,似一池碧波春水,撩人心弦。这女人,胆大、机智、聪慧,更知道取舍,展臂而保清白。倒真是一丝人间亮色!随即,眸中杀机慢慢消弭,那慵懒的声线也缓缓响起:“是本太子的不是!本太子会给漠北一个交代,也愿意为公主负责!”

    “朕也会给漠北一个交代!”皇甫轩冷着一张脸开口,灿金色的眸中霞光璀璨,看着台下的澹台凰,双拳不自觉的紧握。这聪明的让人想掐死她的女人!“但,朕对倾凰公主是真心倾慕,还请大皇子好好思量!”

    “锵!”的一声!澹台凰手中的剑,被掷于地下,缓缓璇身,看那两人的眸中满是挑衅。同样是求娶,那会儿是他们咄咄逼人,迫漠北不得不给出一个交代!现下是他们低声下气,答应不答应全看自己的心情!

    她这挑衅的眼神,让君惊澜的眸中浮现一丝隐晦莫名的笑意,而皇甫轩灿金色的眸中则满含怒气。

    绝měi nǚ子提步,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坐着,显然是一副受尽了欺凌,饱尝世间险恶和人间苦楚的模样。引得众人同情的眼神一阵一阵的看过去,世间险恶,这样一个十六岁出头的公主,怎么能承受的住?想来先前关于她的流言也都是谣传,是有心之人陷害也说不定!倒是一直饱受尊崇的北冥太子和东陵皇这二人……真是让人羞于提起!

    公主对战皇帝加太子,澹台凰胜!

    澹台戟冷笑了一声,今日被侮辱的不仅仅是凰儿,还有他们漠北!但这两个人都表示会给一个交代,他也不能再发难,更重要的是,那夺命天珠别人不知道,他却听父皇说过是前南岳皇送于君惊澜的礼物。是以他也知道这中间有些蹊跷,故而开口道:“凰儿的婚事,自然有父王拿主意,本殿下做不了主!”

    “那就请漠北皇子回去之后,禀告漠北皇,以表我北冥诚意!”君惊澜接话很快。

    皇甫轩也不甘示弱:“朕之诚心也可昭日月!”

    就在这会儿,坐了半天没吭声的受害人澹台凰,不冷不热的开口:“两位还是不必再想了!”

    旋即,又在众人五彩斑斓的目光注视下,开口道:“我命硬,克夫!”

    ------题外话------

    最近很多弟兄问更新时间不稳的问题,哥来找抽一下!前几天是重感冒懈怠了,早上瘫在床上不愿起,随即评论区有弟兄说越更越晚,于是哥便想发奋图强坚决起床,结果笔记本又跟我干上了,充不进去电,送到维修店说要没有零件要等几天。网吧和家里的台式电脑找不到码字的感觉。于是借叔叔的笔记本写,他啥时候不用,我啥时候就弄来,所以更新时间更加不稳了。

    别抽了,已经一脸的巴掌印了!别抽了~(>_<)~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爱抚】:【宇星】花1,【张小雨123】钻3,【qquser5687184】花5,【潇湘钻石恋】花1,【℡?半城】钻20,【闹小闹】钻2,【lifengfei441】钻1。及【flashxiaolei】、【bb201310】两位亲的五星级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