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好久不见,我的太子妃!

    皇甫轩灿金色的眼眸定定的看着这女人的一身穿着,火红色的锦袍,金丝流云海棠的抹胸,纤腰束起,腿型修长。发髻高盘,别着一根九尾凤凰金簪!比起那会儿见着她,她此刻穿得更加正式也更为华丽了一些。

    九尾凤凰金簪,乃是太后、皇后方能佩戴!而泛大陆如她这般年轻的皇后一个没有,太后就更不必说。倒是有那么一位公主,出生之后就受尽荣宠,更有无忧老人预言,此女子天生凤格,得之者得天下!漠北皇是以赐名为“凰”,并封为倾凰公主。但这位公主,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的飞扬跋扈,除弱扶强,强取豪夺,无所不为,更是见着美男子就不知所谓,口水横流。于是,大家便都当无忧老人的话是一句戏言,甚至于连美誉响彻天下的无忧老人的名誉,也因为她受了很大的影响!

    再想想这女人今日的所作所为。于是,面前这个女人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而就在这会儿,澹台戟已经为澹台凰的无礼,向钟离城赔礼完毕,大步跨入殿中,警告性的看了澹台凰一眼,而后走到她的前方,一手放在胸口,弯腰道:“澹台戟代漠北恭贺东陵皇登基之喜!”

    澹台凰马上低下头,制造自己的不存在感。前方一道视线压得她透不过气,后背还觉得毛骨悚然,真是煎熬!早知道这么快就又遇到那妖孽,她就不烧他的屋子,也不拿他的东西了,现在好了,前有狼后有虎!

    皇甫轩冰冷的唇角扯起,皮笑肉不笑的道:“漠北大皇子太客气了,不知你身后这位是?”

    “乃是舍妹,更是父皇最宠爱的倾凰公主!”澹台戟笑着回话,唇角带笑,眼中却有迟疑,难道这丫头跑出去一天,又将东陵皇给得罪了?

    果然是澹台凰!皇甫轩冷笑,开口道:“倾凰公主长得十分眼熟,今日朕遇刺,那个刺客……”

    说到此处,澹台凰骤然抬头看着他,刺杀皇帝,就算她是公主恐怕也不能幸免于难,说不准还影响两国邦交!于是,迎视着对方那双灿金色的眼,她状似不经意的晃了一下自己的脚!

    这一晃,皇甫轩的脸色马上就青了!这个女人的意思很简单,即,若是自己说出了她绑架自己的行为,她就会将那双袜子的事情公诸于众!刺客若牵涉到一国公主的身上,史书上必会记载,那么连同臭袜子这件事情……也就是说,他现下要是接着指正,他皇甫轩光辉的一生,就会在史书上留下被塞了臭袜子到嘴里这一笔!遭后世耻笑!

    而且这里各国的人都在,恐怕不必等到后世,明日起他就会沦为天下人的笑柄!于是,他说到一半的话,就这么止住了,看向澹台凰的眼神也更加可怖了,这个该死的女人!

    澹台戟见他说到一半顿住了,奇怪的抬头看了皇甫轩一眼:“那个刺客如何?可是与凰儿有什么关系?”

    皇甫轩铁青着脸看了澹台凰半晌,终于决定暂且憋下这口怨气!开口道:“那个刺客逃跑之时,撞倒了一个女子,被撞倒的好似就是倾凰公主!”

    “正是本公主!刺客凶神恶煞,那会儿可是吓死本宫了!”澹台凰赶紧顺坡下驴,心下略为得瑟,这下这家伙就不能再跟她计较刺客的事情了,即便是翻旧账的机会也没了!但她也知道,这个男人不可能善罢甘休!

    “岂止凶神恶煞,更是恶胆包天,百死不足以谢罪!”灿金色的眼眸冷睇着她,一字一顿咬着牙说着。

    四下宾客都看出了这两人中间的不寻常氛围,各自埋头喝酒,左右聊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是眼睛却在偷瞄事态发展,耳朵也不自觉的竖起……

    就在这会儿,门口太监尖细的嗓音传来:“皇太后驾到!”

    皇甫轩此刻也只得敛下怒气,开口道:“漠北大皇子,三公主,请坐!”

    “谢东陵皇!”澹台戟礼节性的回话完毕,就带着澹台凰坐到了一边。

    而这会儿,澹台凰才开始扫视这古代的宫殿。金碧辉煌,庄严大气。黄金打造的龙椅,四下林立的蟠龙金柱,两排坐着各国来使和东陵的大臣,而大殿的角落和大臣们的身后,零零散散的站着手持花瓶的宫女,瓶中有些鲜艳的桃花,使这一殿庄严中多了些暖色调的装点。东晋三皇子赠礼完毕,东陵的皇太后就进来了。而澹台凰此刻却无暇去管,因为她很悲催的发现,这整个屋子都被坐满了,唯独她对面的桌子还是空的!

    而那个妖孽还没进来!也就是说,那个位置八成就是那妖孽的,等对方往那里一坐,只要一抬头,就正好看见她了!要不要这么苦逼!

    皇太后进来之后,整个殿中的气氛活络了不少,而皇甫轩shā rén般的眼神一直放在澹台凰的身上,就在这会儿,门口的太监又是一阵高声禀报:“北冥太子到!”

    这话一出,殿内瞬间一片寂静!静得呼吸都听得见,所有人皆转过头看着门口,北冥太子君惊澜,在这片大陆,已经是被神化了的人物!周岁被封为太子,七岁才震天下,十一岁独率两万大军平定五王之乱,十三岁摄政独揽北冥王权!十五岁夺回北冥独立权,不再向东陵朝贡,并数次大破东陵边城。而十八岁,北冥在他手上,已经成为泛大陆首屈一指的强国!这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谋定天下,指点江山,近乎无所不能!

    这些,即便是一个在政场上游刃了多年的老手,一生都难以做到!可,就这么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却轻而易举的做到了!少年成名,艳惊天下。是以位列天下十大美男子之首,更是无数闺阁女子的梦中qíng rén!

    所以,没有见过他的人,此刻都看着门口,想要一睹这位北冥太子的风采!而见过的,则是好整以暇的等着看戏,君惊澜和皇甫轩这二人,可是夙敌!唯独澹台凰一个人将脑袋拼命的往下埋,看这些人的反应,就知道那个妖孽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她真是命苦!

    而这会儿,那锦衣玉带的人,也已缓步踏入。他唇角噙着一抹慵懒的笑意,盼顾间是无人企及的风采,一步一步踩在地上,却让人心中不自觉的缩紧。而澹台凰此刻,则耳尖的听到她身后那些官家xiǎo jiě倒吸冷气的声音,还有人小声惊呼:“天哪,北冥太子方才看了我一眼!”

    “不要脸,分明是看我!”

    “胡说,明明是对着我看来的!”

    于是,澹台凰终于明白了这妖孽那会儿说自己对他求而不得,必定自尽而死的自信是从何而来!

    而君惊澜这一进来,对众人的注目礼,早已习惯。而那狭长的丹凤眼,却不觉的瞟到一丝熟悉的波光,往那个方向一看,那是漠北王室该坐的位置!而那边,有一个女人,正低着头,眼神心虚的四处乱瞟。薄唇勾起,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她在这里!

    但,他也并未露出异色,缓缓的收回了目光。既然是公主,火烧了他的寝宫,而他本人又没什么大碍,漠北赔个礼就是了,可仅仅是如此,岂不是太便宜那个女人了?所以,还得换种方式。大步到了大殿中央,道:“恭贺东陵皇登基之喜!”

    “北冥太子请坐!”皇甫轩的表情也十分疏离而淡定。从表面上看,并看不出这二人剑拔弩张的关系。

    而君惊澜却不动,只是笑着开口:“不知火烧本太子寝宫的凶手,东陵皇找到没有?”

    这话一出,澹台凰的头低得更下了!看不见我,看不见我,都看不见我!

    皇甫轩皱眉,叹了一口气,道:“暂且还没有消息,还请北冥太子耐心一些,朕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如此,就多谢东陵皇了!刚至东陵几日,就遭逢如此大劫,本太子甚感难过。而东陵和北冥于历阳还小有冲突,更是让本太子寝食难安,近日还不慎染上了风寒,咳咳……”说着,还咳嗽了几声助兴。

    这下大家方才注意到,这暮春三月,北冥太子的身上竟然裹着狐裘。敏锐的政客,自然都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些意思,心下大叹,北冥太子果真名不虚传!以后坚决不能轻易让这个人去自己的国家!

    皇甫轩自然也能明白他的暗示,即凶手可以不用找了,交换条件,就是自己撤回历阳城外的士兵。于是,他此刻真的不得不开始思虑那把火是不是君惊澜自己放的了!但,人就是在他东陵出事,现下还病了,要是自己不负责任,到哪里都说不过去,还会遭天下人非议!就是抓到了凶手,君惊澜病了这件事情也不能轻易盖过去!

    历阳城外便是绲州,历代以来,都是东陵和北冥各占一半。而撤回士兵,就等于将半个绲州拱手相让!地方不大,可作为帝王,对自己的领土自然难舍。

    但,各国使臣都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方装病相逼,他再不甘愿,也只得咬牙吃下了这个暗亏,开口道:“朕也觉得历阳之外太过混乱,正准备撤回士兵,还请北冥太子放宽心!”

    于是,澹台凰就明白了,这妖孽为什么不举报她,原来是想着这一层!那这么算起来,自己也算是误打误撞帮了他一把,那就不会再跟她计较了吧?

    她正想着,君惊澜却对着皇甫轩道:“如此,便多谢东陵皇体恤了!”

    语落,转过头看着澹台凰,浅笑道:“好久不见,我的太子妃!”

    ------题外话------

    【注】:女主的名字,读澹(tan)台凰,那个字不读(zan),读tan。

    另:那啥!有人说比我大,不愿叫山哥,那可以叫山帝,啊哈哈哈!

    【特别鸣谢众弟兄的爱抚】:【潇湘钻石恋】花4,【北凰墨邪】花2,【smile7426】花3,【闹小闹】钻2,【凤倾凰】钻5,【绝樱】钻30,【小清清88】钻20,【初墨蝶】花1,【18078122288】钻30,【冰城残留的冰凉】花10,【泠子寒】钻5,【夕颜末年】钻1,【carynq726】花1。及【fujiechd】、【清茶禅心】、【泠子寒】、【carynq726】四位亲的五星级评价票!

    对于给哥送钻送花送五星级评价票的娃子,俺只能说,你们太有眼光了!啊哈哈哈!

    ——谁家的臭鸡蛋,别乱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