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险死还生

    就在我即将坠崖的一霎那!突然,手腕上一紧,身子猛然一顿,下落趋势顿时停了下来。

    抬头瞄了一眼,我心中一定:是小鬼的藤蔓!

    “啊……”

    砰!一连串的叫喊声在一个重物落地声音后戛然而止!

    探出头向下方俯望一眼,嗬!只见三当家呈大字型趴在地上,**迸裂!摔的那叫一个惨呐!看得我嘴角直抽,心里为他一阵默哀!

    唰!金光一闪,我竟然二十八级了!没想到这样也能给经验!

    身体忽然一动,接着开始缓缓向上,我知道这是小鬼要拉我上去。身体没有乱动,让它将我一点点拽上悬崖。

    上了悬崖,我一下就趴在地面上,尼玛!还是在地面上让人感觉安心呐!

    女孩赶紧过来将我扶起,一脸担心两眼含泪:“大哥哥,你没事吧?”

    抬手捏捏她的鼻子,我说:“没事!但是,如果我们再不离开,就要有事了。”

    “啊?”女孩一怔。

    我可没时间跟她解释了,因为那些强盗已经越来越近,一把抓住她的手:“快过来。”

    拉着她赶紧来到悬崖边一颗大腿粗的树下,我从包裹里掏出两困麻绳扔在地上。这是我在去救她之前,从山上收集的,就怕有不时之需,此时还真用上了。

    迅速把两困绳子接在一起,我将一头系在女孩腰间,又围着树干缠绕一圈以作减速之用,然后一指悬崖对她说:“快,下去。”

    “啊!下……下去?”女孩的声音都在颤抖。

    我确定的点点头:“是,快下去,不然就还不及了!”

    女孩战战兢兢的走到悬崖边向下望望,赶忙又退回来,一脸可怜的表情看着我:“我……我害怕!可不可以想别的办法。”

    我眼睛一瞪:“想什么办法?这里三面绝壁,只有正面能下山,你认为那些强盗会让嘛?”

    她瘪瘪嘴,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儿:“我……我……”

    我心中一软!她毕竟只是女孩子,害怕是应该的,虽然我着急,可也不能太严厉!

    唉!可是不从这里下去,我俩都得遭殃!至于去平顶山牢房,我不是没想过,可是我俩已经暴露了,此时再去牢房只会连累其他人一起暴露,这绝对得不偿失!

    走上前轻轻抚摸她的脸颊:“相信我,别怕!难道你想再次被抓回去当压寨夫人吗?”

    女孩脸颊微红,考虑一下,然后重重点点头:“嗯!我下。”

    我向她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表扬道:“这才乖,快点。”

    我不能不急呀!因为那些强盗已经到了,我赶紧命令三兽上去阻拦。还好没有b人物,普通强盗智慧又不是太高,凭三兽的能力顶一会儿没问题。

    女孩再次来到悬崖边向下望望,然后收回视线狠狠深吸两口气,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我还是发现她的腿在微微颤抖。

    唰!女孩眼一闭竟然从崖上跳了下去,我看得一声大叫:“,是下,不是跳!d……”

    “啊……”崖下忽然传来女孩痛呼声。

    同时我感觉绳子一紧,我知道一定是这丫的砸在岩壁上了。但我此时已经顾不了那么多,手中绳索微放,绳子立刻延伸出去。

    一边放绳索,一边在心里暗暗计算距离。忽然一阵寒风从背后袭来,我虽惊不乱,右脚抬起踩住延伸的绳索,上半身向前弯曲。

    砰!一把钢刀砍在我面前的树上,主人是一个强盗兵。躲过袭击,我上身未动,左脚猛力后踹。

    强盗兵被我一脚踹在肚子上,蹬蹬蹬向后退去,正好停在小鬼边上。小鬼立马一个缠绕把他捆在原地,不让他再过来找我麻烦。

    手一松,绳索继续向下放去,十几秒后我心中一动:差不多了!

    右脚猛然抬起踹在面前树上,双手狠狠的抓紧绳索,但还是让绳索继续下滑了两米,才止住坠势。

    这次停止与刚才那次完全不同!第一次时,绳索刚刚下放没有多久,绳索上没有贯力。可第二次时,绳索连续下方十几秒,绳上的贯力非常之大,就算我准备充分,也差点没拉住。

    绳索剧烈摩擦让我双手火辣辣的疼,可现在这些全都顾不上了。心底计算一下,女孩距地面绝对不超过五米。

    我不敢再快速放绳,努力的控制着绳索一点点延伸。又放出四米左右,绳索忽然一轻,我顿时喜出望外:成了!

    赶紧放下绳索,跑到悬崖边向下望去,果然女孩已经到了地面,只是好像腿受了伤。

    其它事现在没法管,还是自己先下去再说。转身跑回树下,同时看一眼战团。

    嗬!这个惨呐!以前都是三兽围攻别人,现在好!它们别几十强盗给围攻了,在我看去时,正好一只白熊惨嚎一声挂了。

    tmd终日打雁,今天终于让雁啄瞎了眼睛!……

    几个强盗兵向我冲来,我连忙抬手招出死亡的白熊,几只强盗兵立马被阻拦下来。

    远处忽然传来鼎沸的人喊声,抬头望去。!只见几百的强盗兵,在一个身体健壮的大汉带领下向这面赶来。

    去尼玛!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迅速把绳索绑在树干上,然后猛然扯下身上wěi zhuāng衣的一块布甲,把布甲缠在双手之上,抓着绳索就来到悬崖边。

    再次回望一眼三兽战场和远处赶来的人群,我张狂的大叫一声:“劳资想走,谁能拦住?”

    当然,我特么主要是给自己壮胆,这玩意你不上不知道啊!几十米悬崖边,在山风呼啸中,我还要以极快的速度双手抓住绳索滑下,没点胆量真特么不成!

    一咬牙双腿弹起,身子猛然向后跳去,呼!强烈的山风袭来,吹起我的衣服和头发在空中飞扬。一股急速下坠的刺激,涌上身体与心间!

    身体离开岩壁沿着绳索向下滑落,几米距离后身子猛然撞向岩壁,曲腿踹在岩壁上再用力一弹,身子立刻离开岩壁继续向下滑行。

    唰唰唰!三道光芒闪现,三兽被系统传送至我身边,悲催的是三兽可没有绳索牵引。直接出现在空中,然后急速向下落去!更悲哀的是三兽下落速度很快,眨眼间就超出十米距离,被系统再次传回我身边,接着继续下坠。

    如果此时在远处观看,定会看见一幅奇景!一个人以极沿着绳索从悬崖上下滑,偶尔还会在岩壁上蹦一下。

    而在他身边有两只白熊一根藤蔓呈自由落体式降,在三兽下落距离超出那人十米范围时会瞬间消失。出现时又回到了那人身边,然后继续下落。再超出距离被传回,再下落!如此反复……

    这种情况我能做什么?我只能在心里为它们默哀:跟了我这样的主人,你们自认倒霉吧!不过像这种青蛙跳,可不是一般兽能够体验的!虽然没有任何安全设施……

    身体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手中的布甲片先是一阵火热,接着热的烫手,最后我竟然闻到一股肉香四溢。

    “tmd,手都要熟啦!”

    可我不敢有丝毫减速,我心里清楚,每在空中耽搁一秒,我都十分危险!

    眯着眼睛向下瞥一眼,嗯!还有二十米,只要再给我一两秒的时间就成。

    我心里想的挺好,可是却有人不想让我如愿。从我下落到现在时间虽短,但也有三秒!三秒不长,却能改变很多事。

    这在我思考如何落地,是来个前空翻,还是后空翻时!手中的绳索忽然一松,身体更是向下猛的一坠,下落速度立刻巨增。

    “我!谁tmd把绳子割断啦?啊……我不要成为永恒里第一个摔死的玩家!啊……”

    甩开绳索我双手四处乱抓希望能捞到救命的稻草,可惜一切都是徒劳!看着与地面飞快接近,我只能努力调整着陆姿势,以求在这二十米高空坠体中幸存下来!可我真特么是没底啊!

    砰!砰!砰!连续三个重物撞击的声音。

    “啊……”

    一声惨叫传出,我只感觉浑身如同散架一般,全身骨头每一处不疼,那种感觉真是锥心刺骨啊!

    等了几秒!咦?我好像没死啊?怎么感觉姿势有些不对涅?悄悄挣开一只紧闭的眼睛看看。

    发现自己的身体贴着岩壁倒悬在空中,距离地面两米远,我立刻兴奋的大叫起来:“,劳资真没死!哈哈……”

    勉强抬头向上看,原来又是小鬼救了我,此时它一头缠在一颗生长在岩壁上的树干,另一头缠住我一只脚裸上,将我倒提在空中。

    “小鬼,好样的……”

    咔嚓!一声什么断裂的声音在上方岩壁出回荡。

    我心中一颤:“不会吧!啊……”

    噗嗵!

    我实实在在的趴在地面上,要不是在着地时,我用双手尽量卸去力道,现在我可能已经脑震荡了!

    虽然浑身剧烈疼痛,但我还是憋出一句话:“tmd,终于着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