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第73章 亲人见面

    正在我犯难时,忽然发现房间里所有的女人眼神都转向了我,虽然她们身体依然未动分毫,但是眼睛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看着我,那眼神中带着不信、迟疑、希翼……

    房间中依然没有人说话,我也被这种诡异的情形吓得冷汗横流,脚下开始向上窜凉气儿!这种情况谁见了都得冒汗,安静的房间、2、30个裸~体女人、以一种诡异的眼神注视你、死灰般的眼神中还带着如此多的情绪……

    就在我要落荒而逃时,终于有个女人说话:“你……说得是、是真的吗?”颤抖的声音中带着不自信,更多的是一种希翼!

    有人说话了!我悄悄舒口气,抬眼望向说话之人。那名女人年龄大概在40左右,算是这里年龄最大的。虽然年岁最大,但是风韵犹存、白皙的皮肤上很多青痕、胸前两个东西饱满硕大、头发披散、脸上表情凄凉、嘴唇被咬破、嘴角还带着鲜血。(长得不好,强盗也不会留下来,是不?)

    把胸前的荣誉勋章显示出来,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缓一些:“这位大姐,我说的都是真的,这是我的勋章!此次我偷上平顶山,是准备探查下这里的状况,没想到见到诸位姐姐在这里受苦,我又怎能袖手旁观?所以我在山上放了把火,现在来救大家,你们还是赶紧随我一起离开这里再说吧!”

    一口气说了这些,我也只是想让她们相信我,然后赶紧随我离开这里。没料到我的话说完,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我蒙了!这啥情况?还不相信我?

    接着让我更蒙的事出现了!在我话落十几秒后,房间里的女人哭泣起来,开始还只是一两个,到最后整个房间里的女人都哭起来,而且是嚎啕大哭!

    站在门口处,手足无措的看着哭喊连天的众人,我彻底蒙了!到底怎么了嘛?我有说错话啦?没有啊!

    足足三分钟,还是一开始与我说话那个女人,可能是她的年岁要大一些,控制能力比其她人要好。虽然同样泪如雨下,她还是勉强的招呼其她女人:“姐妹们,咱们还先随恩公离开这里!有什么委屈等离开这里再说。”

    我也赶忙开口:“是啊!是啊!众位姐姐!此地非常危险,强盗随时都有可能回来,咱们还是先离开再说。”

    ……

    在我和那个女人共同的努力下,众女终于勉强稳定下来,开始寻找能穿的衣服往身上套。有一些女人可能遭受蹂躏太大,连站起来都困难,更别说穿衣服!

    此时此刻我也顾不了太多了,撸起袖子上前帮忙。再次耗费五分钟,众女勉强套上衣服,虽然依然春光外泄,但总算遮住大半身躯。

    让众人相互搀扶着离开房间,我面色阴沉下来。冷眼巡视一下这个布满污秽、罪恶之地,从包裹里拿出酒坛,猛然摔在地上、床上、墙上。

    啪啪啪……一阵坛子破碎声,我将剩余的酒坛全扔出去。然后掏出火把引燃甩在上面,抬腿离开房间。

    带着门外等候的众女,我们迅速离开此地。如今的平顶山已经大乱,熊熊烈火借着风势引燃了附近的建筑,而且被侵袭的位置越来越广。

    山上的强盗都跑去救火,根本没人注意我们。按照记忆我带着众人一路悄然急行,在五分钟后目的地终于在望。

    让我现在带着她们出山,那是绝对没可能的,所以只能给她先找一处落脚点,而这个点就是眼前的建筑:平顶山牢房

    原来守在牢房门前的四名强盗,现在只剩下两人。这两人看见我们后,其中一个立马伸手向我们一指:“哎!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在距牢房还有二十米时,我一挥手示意身后众人停下,自己则迈步上前。一边向前走,一边呵呵笑着说:“两位兄弟,我是奉大当家的命令来的,这不是山上起火了嘛!大当家怕这些娘们跑了,所以让我把她们送到牢里。”

    说话那名守卫强盗半信半疑:“哦?真是这样吗?”

    此时我已经走到两人七八米处,听到他的话,我肯定的点点头:“真的是这样……”

    没有说话那名守卫强盗忽然开口道:“三哥别信他,这小子衣服不是我们山上的。”

    先前开口的强盗大惊!呛!拔出佩刀向我一指:“你到底是什么人?”

    既然被识破,我也不再wěi zhuāng,表情一变厉声道:“要你命的人。”

    唰!手一扬,两个魔法阵出现在他二人身旁,光芒闪过小鬼和一只白熊现身,猛然扑向两人。

    事发突然,两名强盗都是一愣!一个被白熊拍出去,一个被小鬼缠绕在身。这种情况下,他们怎能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被拍退那名强盗开口就要喊人:“有奸细,来……”

    我早防备他呢!没等他完全喊出来,我闪身冲到他面前,一脚踹在他肚子上,直接让他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tmd,劳资攻击不行,但是打断你丫的说话还不是问题滴!

    他再想喊却已经没机会了,白熊咆哮一声冲上,将他逼在角落,自身都难保了,哪还有时间喊话。

    五秒一过,另一只白熊也被我招出参加战斗,不到一分钟两名强盗双双损命。

    蹲下身收起强盗掉落的钱币,心中感叹:蚊子再小也是肉!

    站起来我悄悄走到牢门前,眯着眼向里面窥视,可惜乌漆嘛黑的啥都看不见。不过,我还是十分小心谨慎!

    抬手抓住门把,运足气力身子猛然向旁边窜去,牢门被我带起的贯力咣铛一声打开。

    唰唰!两道寒光闪现,躲在门后的两名强盗偷袭落在空处。

    “劳资之前在房顶就看到他们了!怎么可能被偷袭成功?嘿嘿……”我得意的一笑,命令三兽扑上。

    两名强盗见偷袭落空,再想来攻击我已然不及,只能无奈的招架三兽袭击。

    对于三兽来说,围攻两名二十级强盗是小菜一碟,又是一分钟,两名强盗先后归西而去。

    一切障碍终于扫平,我向后方众人一挥手:“你们赶紧进来!”

    众女相互搀扶着走进牢房里,那个年岁大些的女rén miàn带疑惑:“您为什么带我们来这里?”其她人也是一脸不解的左右观瞧。

    “你们不要疑惑,带你们来这里也是无奈之举!你们也看到了,我只是一个人,想要带你们离开平顶山绝对没可能,所以只能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让你们栖身。”对于这件事我也是十分无奈,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佩柔,佩柔是你吗?”

    忽然,牢房里传来一个男人粗犷的声音。

    门口众女都是一愣!唯一没有愣住的则是与我说话的那个女人,她先是一惊!随即脸露狂喜之色,转身向声音处跑去:“夫君是你吗?”

    “啊!真是佩柔!佩柔是我啊!我是铁山。”

    此时,女人已经跑到声音处,忽然跪倒地面,手扶牢间木柱放声痛哭:“呜呜……夫君真的是你!呜呜……”

    离的较远,我也看不清具体情况,只看见从牢间里伸出两只大手一把抱住女人:“佩柔,我的好妻子,都是我没用,让你受苦了!”女人没有回话,抱着木柱呜呜悲泣。

    那边两夫妻相逢,门口这里可炸锅了!

    “啊!铁山大哥在,那张三是不是也在这里?张三,夫君你在吗?”

    “在啊!我在,小多我在这里。”

    “李四你在吗?”

    “在……”

    ……

    好家伙!呼啦一下,门口众女都冲了进去,寻找自家亲人,瞬间原地只剩下我自己了。

    她们能够在这里找到亲人,我也十分高兴!但是,现在还不能掉以轻心,我小心走到牢房门口,扒着门上四周看看。

    周围静悄悄的,强盗们救火还没回来。抬眼向远处看看,好家伙!半个平顶山都被照的通明,大火烧红了半边天,那个方向更是人声鼎沸,闹哄哄的与这里形成两个极端。

    看着自己的杰作,我这个得意:哥真是人才啊!哇咔咔……

    将门口的两具强盗尸体拽进牢房,回手又把门带上。在牢里守卫的两名强盗身上摸出钥匙,我抬腿向牢房里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