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查探

    平顶山强盗老巢:

    一条身影在夜色中四处穿梭,一会儿躲在大石后,一会儿又潜伏在房屋阴影中。

    “tmd,这要怎么给平顶山弄些事情呢?再磨蹭一会儿,天都亮了!”

    在山上已经转了半个多小时,我却没有找到适合下手的地方,随着时间慢慢流逝,心里不由暗暗焦急。

    躲开一队巡逻强盗,我从藏身处跑出来,几步窜到一栋房屋阴影里。

    身子刚刚潜伏下,我就听见一阵微弱的女人哭泣声和喃喃自语,声音断断续续,听不真切。

    我心中一动:怎么回事?

    谨慎的看看左右,确认无人后,我小心的寻找声音源头。再次躲开一对强盗巡逻兵,我来到一栋房屋后。

    仔细听了听,那声音确实是从这间房里传出的。而且是低泣声,不注意还真难听清。

    山上的房屋延续着中国古代建筑风格,窗棂上镶嵌的非是玻璃,而是以前的那种窗纸。

    再次看一眼左右,确认无人后,我把食指放在嘴里沾湿,然后探出指头在窗纸上轻轻一点。

    额……没反应!稍稍用力一捅,额……还是没反应!kao,我这个气啊!电视里面的情节果然不能全信。

    生气之下,我伸手从包裹里捞出把bǐ shǒu,照着窗纸上一扎。噗!一声轻响,窗纸被我扎出一个三角口。

    tmd,非要劳资给你来硬的!收起bǐ shǒu,我用手指把小口扩大,然后眯起一只眼向房中窥探。

    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一张木床,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桌上还点着一只蜡烛。除了这些房中还有一个人,她面朝着门背对着我,坐在其中一把椅子上。看背影只能看出她是名女子,至于年龄则不清楚,听声音应该不大。

    她低声抽泣中带着自语,我没有轻举妄动,将身子紧贴墙壁上,减少被发现几率,静静的听着她的低语。

    听了几分钟,随着她的自语,再加上自己的一些猜测,我终于了解了事情的大概。

    其实很简单,她是千古大山里一个村庄的人,平顶山强盗下山掠夺时发现了他们村子。很不幸,她们全村人老弱儿童被杀,剩下的都被掠上山,女子供强盗们发泄使用,男子则充当强盗小兵。

    而她,也是一起被掠上山的,上山后直接被大当家看中,要收她为压寨夫人。她现在还能幸免完全是因为平顶山与城主府一战失利,大当家根本没时间来享受她。

    弄明白事情始末,我不由在心里暗叹平顶山的强盗够牛b,杀了人家亲人,抢了人家老婆,竟然还敢让人家给你当小兵?尼玛!也不怕那天他们趁你睡着了,一刀把你弄死!

    事情既然已经弄清,我就要想办法帮帮她,混了这几天,我渐渐弄明白一件事:像这种突然**件,大都会有意外收获!

    眼珠一转,考虑一下我没有现在出去救她,现在当务之急应该先摸清平顶山的状况,然后才能找到可趁之机救人。

    想至此处,我瞄一眼四周无人。腰身一猫,蹭!我离开房后,唰唰几闪,再次消失黑夜里。

    躲开一队队巡逻强盗,我四处探查着平顶山后山状况,前山我是没敢去,那里的强盗只会更多,去了我可能就得栽到那里。

    转着转着我再次来到一间房屋后,主要还是屋里那**的笑声将我吸引过来,故计重施把后窗户捅个小孔,我向里面一看,d差点没把我肺气炸了!

    只见房中一群赤身裸~体的男男女女正在进行原始运动,唯一不同的是,男人们都是一脸**舒爽,女人们则是两眼发直面如死灰,偶尔有那么一两个有反应的也是嘴角流血泪如雨下。

    不用想,这些女人一定都是被强盗掠上山,亲人遭难,如今自身又落入魔掌遭受侮辱,不是这种表情才怪!

    我最见不得这种事,怒气上涌好几次都差点破窗而入,全靠着强大的自制力强行控制才没做出此事。

    要知道房间中可是有几十的强盗在,我这一冲进去,不仅谁都救不了,怕是连自己都得交待在里面。

    深吸两口气强压住心中的冲动,我猛地一咬牙:这事劳资记住了,劳资发誓一定让你们付出代价……

    唰!身形一闪,我离开这充满悲凉和污秽的地方。

    十几分钟后,平顶山后方的一处角落,这里有一栋超大型建筑,占地足有近千平。整个建筑呈长方形,全部由石头堆建,门口还有四名强盗兵把守。

    看着眼前的建筑,我心里暗自嘀咕: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其它的房屋都是木制,这里的建筑竟然是石头造的!而且还有人把守!

    心中疑惑,我远距离的围着建筑转了一圈,发现整个建筑全是封死的,除了大门外连一个窗户都没有。

    看来只能走上路了!悄悄来到建筑后方,抬头看看建筑高度,有四米多!现阶段玩家想凭个人能力上去根本不可能,但是俺有小鬼帮忙。

    抬手招出小鬼,上山后它就被我收了起来,像这种潜伏探路的事情,带着它实在不方便。

    小鬼出现马上领悟我的意思,整条藤身摇摇晃晃爬上建筑顶,一阵细微的响声后,小鬼垂下根部。

    抬手抓住藤蔓,我缓缓的用力拽拽,还好满结实的,也没有什么声响发出。

    顺着藤蔓爬上建筑顶,抬眼一瞧,我不由咧嘴一笑:小鬼这家伙还真聪明!没有固定处,它竟然把一块瓦片翘起来,然后藤蔓缠在房梁上以做固定。

    赞赏的拍拍小鬼的身子,我轻轻把那块翘起的瓦拿下,房间里顿时有火光映射而出,是火把。

    探出脑袋向里面望望,借着火把的光芒,我终于看清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是监狱啊!房间里由大腿粗的木头分隔出一间间牢房,每一间牢房中都有一两个或三五个人。这些人都穿着粗布麻衣,结合我对平顶山所见所闻,我立刻猜出这些人肯定就是被掠上山的村民。

    看来平顶山的当家也并不是那么傻嘛!没有抢上山立刻就让他们当强盗,而是先关在这里了!

    将整个牢房的情况记录在心,我重新放回瓦片,悄悄的顺着小鬼的藤蔓下到地面。

    藏在建筑的阴影中,我手捏下巴凝神思索:看来自己一开始想的太简单了,本以为只要上山后想办法弄些事出来,就能让平顶山乱上一乱。可现在看来,禁凭我一个人,还真难以让强盗们乱起来。这可咋办呢?

    就在我苦恼时,一对巡逻兵从不远处经过,我赶紧将身在贴在墙壁上。待他们走过,我才放松下来,不经意间扫到巡逻兵手里举着的火把,我猛然一怔!随即眼睛一亮:,既然人力不行,但我可以借助外力啊!哈哈哈……强盗们,劳资今天就给你们来个火烧平顶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