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命悬一线

    更新时间:2013-11-26

    虽然纸上画的是tú piàn,可是也累得虬龙够呛。三个配方,上百种材料,数量还各不相同,还要从小山般的奇花异草中找出来。

    还好,虬龙比较聪明,先找第一种丹药的配料,这样就不用担心材料弄混了。

    虬龙捧着第一种丹药,屁颠颠的来到是地长的面前。刚想说话,抬头一看,闭住了嘴!

    是地长面前凝聚了一个一米见方的鼎炉,是地长的头上已经微微冒汗了。

    虬龙赶紧将材料往是地长身旁一放,转身就要去寻找第二种丹药的材料。

    “慢着,把那琼花的花瓣给我摘一片过来!”是地长低声吩咐道。

    琼花,虬龙知道!

    如果不是那该死的琼花,就不会碰到魑魅,石峰和秦玲珑也不会死。

    刚才虬龙挑选材料看到琼花时,都想着一脚把它踩烂。可是一想秦玲珑可能会复活,而且秦玲珑说过,琼花对于炼丹炼器之魂体,是最好的东西。所以才忍住了即将踩下去的脚。

    没想到这是地长也知道琼花的妙用,否则他不会只让取一片花瓣的。

    虬龙赶紧快步跑到奇花异草堆前,摘下一片琼花的花瓣,送到是地长手中。然后回头继续寻找炼制第二种丹药的材料。

    再看到琼花时,虬龙多了个心眼。

    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还是把它收起来。否则一旦是地长起了贪心,那琼花就不是自己的了。秦玲珑复活以后也就没有琼花了。

    虬龙偷偷的看了四周一眼。

    是天生正在全神贯注的分离魂丝,双目微闭,额头上露出了点点汗迹。虬龙暗叹,果然不是一个轻松的活,以是天生的修为,这么一会就累成这个样,分离魂丝的难度可见一斑。

    杨玉环则闭着双眼,嘴里不停的嘀咕。

    虬龙暗想,杨玉环一定正在出自内心的不停的嘀咕着,你们两一定要分开。

    是地长接过虬龙递来的琼花花瓣以后,双眼不离面前的丹炉,说手不停的变换姿势,一会要拿地上的材料放进丹炉,一会又从丹炉里取出东西来。有的扔掉,有的则悬浮在他伸手可及的地方。

    虬龙一看三个魂体都没有注意自己,赶紧将琼花装进凝魂袋,然后继续寻找第二组材料。

    虬龙将第二组材料放到是地长身旁时,又看了一眼三个魂体。

    他们还是一尘不变的在那里忙活着手里的事情。

    虬龙将第三组材料配齐后。只有无聊且焦急等待的权力了。

    是天生仍在不停的忙活,头上的汗已经开始形成颗粒了,面前的魂丝团,虽然下部还是一团,但是上面已经看得出,明显的分离开了。

    杨玉环仍在不停的嘀咕,估计那是她说千遍也不厌倦的话。

    让虬龙纳闷的是,这炼丹难道这么难?自己寻找完第一组材料。再寻找第二组和第三组材料,怎么也要花费将近两个时辰。怎么这么久,是地长还没有炼出一枚丹药呢?

    虬龙坐下,接着又站起,接着绕着三个魂体转一圈,其间不停的搓手!

    嘴里还不停的嘀咕,“怎么这么久?怎么都没有动静?主人啊,主人夫人,你们可一定要活过来呀!”

    现在的虬龙只能干这些事情了。

    又过了两个时辰左右,是地长终于从面前的丹炉里面取出了两枚圆圆的东西,然后让它们悬浮在半空。

    动手拿虬龙准备的第二组材料。

    看来第一种丹药炼制好了。

    第二种丹药是地长用的时间不长,也就是一个时辰左右。

    是地长仍然让两枚丹药悬浮在半空,然后开始拿第三组材料。

    此时,是天生面前的魂丝团,已经只有一少部分相连了,而且已经分离的魂丝团,一半是显现灰土色的小球,另一半则是凝实的玲珑心的形状。

    虬龙一阵欣喜,那灰土色的小球真是石峰剩下的,那凝实的玲珑心,正是秦玲珑剩下的。

    “龙头,把第一种丹药递过来!”是天生低低的一声,吓了欣喜的虬龙一跳。

    一直没有任何声音,突然出现的声音肯定会吓的正在欣喜当中的虬龙一跳。

    大爷叫虬龙,不叫龙头!虬龙在心里低低的反抗了一下,嘴上却不敢吱声,行动上更快。

    飞步跑到是地长面前,取过悬浮在半空的第一组两枚丹药,反身就跑到是地长面前,恭敬的将两枚丹药递到是天生的手中。

    简直可以用瞬间来形容虬龙完成这件事情的过程。

    “凝魂丹入,魂凝聚!”是天生口中念念有词的将两枚丹药打碎,分别融入灰土色的小球,和玲珑心。

    “取第二种丹药来!”是天生声音又起。

    要是平时,虬龙肯定大骂了!折腾你龙大爷呢?一次全取来不就行了,还要让龙大爷再跑一趟。

    可是此时的虬龙万分听话,没有其它任何想法。眨眼间又将第二组丹药递到是天生手中。

    “魂丝丹入,魂丝成!”是天生继续念念有词,又将两枚丹药打碎,分别融入灰土色小球和玲珑心。

    在虬龙期盼的目光中,灰土色小球上面出现了魂丝头,然后慢慢的越来越多,隐隐的,灰土色小球有变作两个小球的迹象。

    玲珑心外面则慢慢的不满了细微的魂丝。

    虬龙在焦急的等待。

    是天生全神贯注的盯着面前正在慢慢变化的小球和玲珑心。

    杨玉环则紧闭双目,在那里叨咕那说一万遍也不厌倦的话。

    是地长则大汗淋漓的忙着炼制随后两枚丹药。

    虬龙又回到了除了焦急等待,不能做任何事情的状况。

    最让虬龙关注的当然是是天生面前的状况。

    慢慢的灰土色的小球变成了两个,一个是灰土色小球,另一个则是淡淡的略微有点灰色的小球。

    玲珑心上慢慢的布满了魂丝,魂丝正在慢慢变粗。

    只是小球的底部和玲珑心的底部还有一丝相连,没有完全分开。

    在又过了大约四个时辰以后,是地长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站起身,双手比划了一会,将面前的丹炉消散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一手擦着脑门上的汗水,一手递出新炼制出来的两枚丹药。

    “累死了!炼丹真是体力活!龙头,过来拿好丹药,等我大哥需要的时候递过去!我要休息一会!”

    虬龙刚接过两枚丹药,是地长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有身份的魂体,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刚好,是天生喊虬龙了。

    “龙头,把最后两枚丹药拿来!”

    看来龙头就是是氏兄弟眼中虬龙的名字。

    虬龙不作他想,知道关键的时刻到了。飞步将最后两枚丹药递到是天生手中。

    “成形丹入,新命生!”是地长这次是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出来的!

    随着两枚粉碎的丹药分别进入两个小球和玲珑心,两个模糊的身影渐渐凝实,渐渐出现在四个魂体眼中。

    “噢!太好了!成功了!”是氏兄弟大喊。

    “主人,主人夫人!你们终于回来了!”虬龙摸着眼泪低声呜咽。

    “石峰,玲珑!终于又见到你们了!”杨玉环也激动的擦着眼泪。

    石峰和秦玲珑的样子越来越清晰,渐渐的有了明显的模样。

    是氏兄弟和虬龙以及杨玉环激动而期盼的期待着石峰和秦玲珑立刻生龙活虎的出现在众魂体面前。

    突然,正在凝实的石峰和秦玲珑的身影虚晃了一下,接着慢慢淡化!

    “怎么回事!”虬龙和杨玉环异口同声,同时看向是天生!

    “怎么回事?”是天生略一沉思,脱口大叫,“坏了!忘了一件事!”

    虬龙和杨玉环狠狠的盯着是天生。

    “怎么办呢?不能功亏一篑啊!”是天生焦急的看着继续淡化的石峰和秦玲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