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鸿门宴?(上)

    013-12-23

    第八十一章·鸿门宴?(上)

    陈公子当然不会认为陈家能够在之后的动荡之中完全稳cao胜券,虽然暂时能够被黄家排除在怀疑的范围内,但也只是相对而言的,陈铭这一手属于兵行险招的xing质依旧没有丝毫的改变。

    险棋,那就意味着要冒风险,或成神,或成屎,就在一瞬间。

    陈铭只能保证通过预判,把风险降到最低,但不能完全规避。

    陈铭又拨了几个diàn huà出去,把一些细节吩咐到位,然后跟金成仁简单地聊了两句,便匆匆离开了陈氏集团。

    对于那位陈氏集团的首席执行官,陈铭也只能说到一定程度就打住,毕竟他所从事的是陈家台面上的东西,对于很多上不了台面的事情,金成仁有时候的确是有些力不从心。陈铭之所以跟他简单地提一下,目的是让这位首席执行官坐镇江苏陈氏集团大本营,配合一下自己在安徽的动作而已。

    “季经臣,爱玩是,老子就陪你玩到底。安徽季家,以后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陈铭脸上掠过一抹诡秘的微笑,开着车,缓缓行驶在高架桥上。

    现在陈铭是不用担心季经臣还会派什么人来暗杀自己了,毕竟这里是江苏,在遭遇到一支阵容强大的暗杀队伍全军覆灭之后,季家在这方面的小动作也会少很多。

    毕竟,暴力组织,不是那么好培养的,陈家大菩萨一样镇在江苏这么多年,也就一支“门客”拿的出手,季家再彪悍,在一晚上损失了十几号亡命之徒后,短期绝对不可能再有新的动作。

    除非,木门仲达从京城带下来的那支队伍,会不计任何成本地帮助季家,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木门仲达不是傻子,在分析对比成本和收益之后,木门仲达在这段时间内,应该会比较安静。

    陈铭也没觉得自己的这一招算的上是金成仁所说的“奇策”。也许这手段能瞒过季家一部分人,也许也能让黄家替自己充当扫除季家的先锋,但绝对不排除有明眼人逆向思维把陈铭的计策看穿的可能。他金成仁之所以听完之后震惊不已,是因为这小子没见过世面,虽然在商业运作上是一等一的好手,毕竟是经过陈千双一手调教的弟子。不过可惜的是这小子从小经受正统教育荼毒太深,又是法律专业毕业,事事都讲一个法理,一碰上涉黑的场面,这小子多半抓不住缰。

    陈铭倒也疑惑,千双姨多彪悍的人啊?早先年打天下的时候跟着陈长生什么场面没见过?怎么现在漂白了之后教个弟子出来也畏首畏尾,一副位卑未敢忘忧国的模样。

    短信一个接一个地发过来,陈铭看了前面几条之后就懒得再翻下去了,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弧度,望着前方大雾弥漫的夜se,幽幽道:“今晚开始,安徽的局势,就不会在明了了啊……”

    diàn huà肯定是姜承友和杨伟打过来的,都是捷报,陈家这一手没有人能够算的到,属于突袭,而且不是针对敌对的季家,所以根本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可以说是势如破竹,捷报频传,眼看即将大胜。

    陈铭这些短信他都没有理会,他在等一个人的意见,上一次就是这个人的预判,让他陈铭从惨败的边缘转了回来,勉强捞了一场平局,或者小胜。

    “洛水……”

    陈铭的思绪沉浸在一片牵挂之中,他知道,姜承友如今在行动前都会把消息汇报一次给洛水,然后听取洛水的意见。那位陈长生的义女,陈家的小公主的意见,总是非常有参考价值。

    这位一直呆在陈铭身边沉默不语,用妖孽般洞察和预判能力帮陈铭总揽大局的丫头,确实让陈铭佩服,知xing,懂事,能够猜到陈铭的每一步打算,并且总是微笑着观望,把绝对的发号施令大权交给陈铭,并且为陈铭把关,只要不出现大方向的偏差,洛水绝不会用自己的意见干扰陈铭的判断。

    何为知己?这就是知己。

    有时候陈铭甚至在庆幸,幸好这丫头是自己的,要是换一下身份,这丫头成了敌人那边的人,陈铭估计很难战胜。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

    洛水的diàn huà始终没有来。

    陈铭心里算是有些放心了,洛水不说话,不提醒,那就是这步险棋没有大偏差。

    手机的信箱里已经快要爆满了,都是前方发来的捷报,陈铭粗略地扫了一下,也不每条打开,心头一阵热血激荡。

    而这个时候,一个陌生的diàn huà,忽然响了起来。

    diàn huà来源地:安徽。

    陈铭心头一怔,心跳加频率直线加速。

    “什么情况?这么快就暴露了?”陈铭心头一阵盘算,然后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把diàn huà接了起来。

    “喂?”陈铭故作镇定地问了一声。

    “陈少?”diàn huà里,是一位老年人沙哑的声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