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死局活局

    第七十四章·死局活局

    (三千多字大章,求收藏,没有注册的兄弟们记得注册一个纵横帐号,再来看这本书,因为注册之后点击率的效果比没注册时候要好很多倍,非议想要冲击一次新书榜,因为非议觉得这本书不比那些新书榜上面的书差!老是被别人压在下面,非议很憋屈!兄弟们给点力!)

    绿化带的周围,已经完全被那群暗杀者包围了,虽然他们出于对陈铭那枪枪爆头的惊艳准心有所惧惮,但也仅仅只是惧惮而已,出于对那上百万的悬赏,他们依旧抵挡不住yòu huò,一步一步朝着陈铭逼近。

    一旦陈铭被发现,绝对坚持不了半分钟,就会被砍死,毕竟对方都是练家子,而且人又这么多,还个个手持kǎn dāo,陈铭那三脚猫的功夫,根本抵抗不住。

    死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而那群人也逐渐朝着陈铭的藏身地越来越近,整个绿化带的搜索范围i额也越来越小,眼看这群人就要走到陈铭的跟前了。

    此时此刻,陈铭几乎将微弱的呼吸声都尽力克制住,整个人趴在金叶女贞的深处,如同一具死尸,一动不动,平心静气,心头空荡如止水。

    如果是常人,在面临这种生死悬一线的情况,恐怕早就吓破胆了,而陈铭毕竟是从小被那中南军区的二叔一手调教,可以说越是危险的关键时刻,心头越是平静,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做到理xing的分析,并且及时抓住最后的一线生机。

    现在陈铭在等,一是等交jing过来,二是等“门客”赶到,这两件事无论哪一件先发生,都能够救他一命。刚才发生那么严重的zhuī wěi撞车,虽然这条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都不算多,但毕竟jiān kòngshè xiàng头的拍摄之下,虽然不一定拍摄得到之后发生的事情,但至少不久之后交jing便会闻讯赶到,而这群亡命之徒也不敢再那么猖獗了。

    这是第一个办法。

    第二个办法就是指望于“门客”的增援,这对于陈铭而言是最好的办法,只要“门客”能及时感到,那么陈铭下一步棋就绝对好走许多。

    不过眼下也只能跟缩头乌龟一样趴着,丝毫动弹都不能有,一旦被发现了,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陈铭咬紧牙关,神经紧绷,用余光去瞥着那群朝着自己越走越近的亡命之徒。

    但有些时候,实际情况总是在考虑的范围之外,不遂人愿的事情太多,就比如现在。

    陈铭的手机忽然响了!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个瓜……”

    那台威图的手机却是音量不大,但在这四周安静的情况下,却能够被听得清清楚楚。

    “cao!”

    陈铭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举起shǒu qiāng,朝着四面八方围上来的亡命之徒做出即将扣动扳机的手势,脸上肌肉抽搐,爆喝道:“妈的!谁敢上来!老子第一枪崩了他!钱是季经臣的,他们命可是你们自己的!季经臣给你们多少老子给三倍!”

    这一声喊,倒是发挥了些作用,果然有几名歹徒停住了脚步,似乎是在思考陈铭的话。

    的确,他们来杀陈铭,目的也就是为了钱,可是为了这点钱,被爆了头多不划算,现在如果陈铭能把xiàn jīn交出来的话,他们也就没必要喊打喊杀的了。

    毕竟,刚才陈铭的枪法,他们也是领教过的,这么近的距离,一抢一个绝对没问题,他们一群人一拥而上,倒是的确能砍死陈铭,但保不准谁运气不好,要成为别人的垫脚石。

    不过这一瞬间的犹豫,倒是给了陈铭机会,他站在包围圈zhongyang,大笑起来。

    虽然这一阵笑声,并不能替自己拜托困境,但对于冲击对方的心理防线,倒是有些帮助。一个人心头摇摆不定的时候,其实是心理防线最为薄弱的时刻,如果这个时候发动心理攻势,成功的几率比平时要大许多。

    而陈铭正是看准了这个时机。

    “你们都是有家人的,对不对,钱挣得再多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和家人过得好一些,你们现在上来我当然是挡不住,但我有信心随机地带走你们其中的三到五个。你们要钱我给,何必要把我搞死?你们知道我的身份,我一死,陈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肯定要报复,那么你们作为亲自参与动手的人,到时候绝对会被季少爷拿出来充当替死鬼。”

    陈铭虽然知道自己这一番话说得很没营养,但此时此刻,能拖一时便是一时,只要能够让这群人杀自己的决心没那么强烈,那陈铭的目的就答道了。

    “想不死也行,现场拿一千万出来。我们立刻走人。”这时候,一个歹徒里面的瘦高男子冷哼了一声。

    “老兄,你也要动点脑筋,我的钱在那辆凯美瑞里面,你他妈那一撞,我现在身上还有个屁的钱。”陈铭冷笑一声。

    “那还是砍了你来得靠谱。记住,是季少爷要你的这条命,你死了以后要喊冤要报仇,去找他说吧,兄弟们几个只是负责送你上路而已。”

    瘦高的歹徒冷笑一声,提着刀就大步流星地走了上来。

    “诶!等一下!”

    陈铭还要解释什么。

    当然,现实里面不像是小说diàn yǐng那种,坏人在做坏事之前总是会等主角把话说完,这几个都是经验丰富的亡命之徒,根本懒得再跟陈铭废话,提刀就砍,陈铭只感觉面前锋芒闪烁,猝不及防,眼看就要被当场砍死!

    “cao!早知道跟二叔多学点近身肉搏的……也不至于这么悲催……几个人团团围住,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避开劈向要害的几刀,陈铭心头暗暗叫苦,他此时此刻已经彻底挂彩,手臂、背部、胸口,都有或多或少的刀伤,虽然不伤及要害,但也疼得要命。

    “你的左轮shǒu qiāng里面应该最多还剩下一发子弹,你是留着当光荣弹用呢,还是怎样?”这时候,站在那群歹徒外围的大胡子冷笑连连,眼看着陈铭就要坚持不住,被砍翻在当场,发出一声嘲讽的笑声。

    “看来这群人果然不像之前碰上的小混混,身为shā shǒu果然职业素养要高很多,现在好了,shǒu qiāng的威胁彻底没了,难道老子今天就真的要死在这里?”陈铭浑身浴血,心头一阵悲凉,他眼神中闪烁这犀利的光芒,即使在那血腥的刀光之中,也晃眼夺目。

    一个侧身,闪过一刀狠劈,陈铭顺势朝着那歹徒的肚子上就是一脚,将他踹得连退几步,和身后的冲上来的几个人撞在一起。

    看着撞开一道豁口,陈铭顺势举起已经一发子弹都没有的shǒu qiāng,对准那个大胡子,脸上的表情狰狞而血xing,他张开嘴,发出撕心裂肺的怒吼,道:“想弄死老子!?好!老子死活也要拉一个垫背!就你了!”

    说着,陈铭扣动扳机,那把没有子弹的左轮shǒu qiāng顺势发出“咔嚓”一声,把那个大胡子当场吓得脸se惨白,表情扭曲,抱头躲闪!

    这一刻,那群围攻陈铭的歹徒,瞬间都停住了,目光全部转移到那大胡子的身上,可是半秒钟之后,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上,并没有多出一道弹孔。

    “咦?”

    大胡子歹徒死里逃生,脸上顿时露出窃喜的表情,而他嘴唇微动,刚要发出一声yin阳怪气的笑声的时候,忽然间,“嘭”的一声,头颅爆炸,血浆飞溅!

    一个活生生的人脑袋,瞬间炸碎,化为一团脓血!

    “什么!?”

    这群歹徒简直吓傻了,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延迟爆头的枪法,一个二个就像是看妖怪一样地盯着陈铭,目瞪口呆。

    而这个时候,一阵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威武,气势如虹。

    “门客出征,寸草不生!”

    陈铭这才发现,远处,姜承友身边跟着一名带着夜视仪的狙击手,朝着自己这边缓缓地走了过来。

    再转头,只见四面八方,都有“门客”的成员,每一个手里面都cao着家伙,朝着这几个亡命之徒小跑而来!

    瞬间,战局逆转!

    这群季经臣临时征调的歹徒,哪里是训练有素的“门客”的对手,光是“门客”之前的气势,都把他们给彻底压垮了,一照面,这群歹徒顿时腿软,眼花缭乱,头重脚轻,根本就不具备战斗力,“门客”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完全压制住了这群人。

    紧接着,“门客”趁胜追击,在远方几名狙击手的火力压制下,这十来号亡命之徒,兵败如山倒,死了一半,其余全部被“门客”当场zhì fú,趴在地上,痛苦地shēn yín着。

    死局,活了!

    陈铭脸上露出些许庆幸的神se,如果姜承友率领门口晚来半步,自己根本就扛不住那十几号爷们儿的车轮战砍杀,估计再过个半分钟,姜承友就只能来收尸了。

    望着浑身是血的陈铭,姜承友脸上露出一副歧视的表情,冷笑一声,道:“小少爷,这群人怎么处理?”

    陈铭气喘吁吁地站起身来,望着那群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歹徒,脸上满是恨意,他当然想下令全部剁成肉浆,但他的理智告诉他,要是那样做了,那今天这刀子也算是白挨了。

    这群剩下的人,不能杀。

    “留着!给我全部注she大量镇静剂,关起来!ri后我有大用!”

    陈铭发号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