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悔青肠子

    第五十九章·悔青肠子

    “大姐,这里的茶还对你胃口吧。”陈铭走进来,笑脸之中带着几分狰狞,眯着眼睛,对那坐在椅子上的年轻女人说道。

    “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我知道我之前做得过分了,但是在交jing大队的时候我已经对你们道歉了,你们……你们还想怎样?”年轻女人显然有些害怕,她又不是那种刀口舔血的爷们儿,虽然有个算得上强势的背景,但是面对这种直接连母带子一起绑架的事情,还是怕得直哆嗦,哪里敢再跟陈铭和杨伟两人用之前的那种狂妄语气说话。

    “我呸!你他妈还好意思说道歉?老子一走出交jing大队,你他妈叫了一群小混混在门口堵老子!你这臭婆娘要不是老大找你有事,老子早轮了你!”杨伟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的模样,把那年轻女人吓得全身发颤,怀里抱着的小孩也跟着嚎啕大哭起来。

    “马上把你儿子的哭声给我止住了,否则全部砍了。”陈铭皱了皱眉头,冷冰冰地说道。

    “是……是……”年轻女人赶紧诓着她怀里的儿子,可是这种小孩子的哭,哪里是可以轻易止住的,越诓哭得越凶。

    “吵得我耳朵疼,杨伟,把他关到另外一个房间去。”陈铭眼神之中凶光四溢,吓得那年轻女人不敢做半点反抗,只得任由杨伟抱着他年仅几岁的儿子,走到了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去。

    她显然不是那种为了子女可以不顾一切的母亲,儿子对她而言,其实很大程度上来讲只不过让她能够源源不断地从包养她的男人那里拿到足够她挥霍的钱的保障而已,这个时候,其实对她而言,自己的xing命可能更加重要。

    她绝对是花瓶,而且之前还是一座嚣张的花瓶,每天最大的爱好可能就是炫富和显摆,同时花钱购入各种奢侈品。

    杨伟将这年轻女人的儿子抱到另外一间小房间里面去关上房门之后,陈铭总算是可以听清楚这个女人说话的声音了,陈铭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点了一根烟,淡淡道:“你叫什么名字。”

    “路佳丽。”女人用颤抖的声音回答到。

    “你男人叫季遇?安徽季家那个?”陈铭没有抬头,继续问道。

    “嗯,他很有钱。你们究竟要多少,只要开个价就行了,我给他打diàn huà,无论多少钱他一定会送来的。不过请一定要保证我……还有我儿子的平安。”那名叫路佳丽的年轻女人显然以为这只是一桩简单的lè suǒ钱财的绑架,连连道。

    “你不知道我是谁?”陈铭冷冷道。

    “不知道……但我真的……不该那样嚣张……那样骂你们……对不起……我很后悔……”那名叫路佳丽的年轻女人真的是肠子都悔青了,她之前一直以为凭着自己男人有钱有势,她就可以横行霸道,目中无人,看谁不爽就可以打谁,用钱都能砸死人,没有人敢跟她叫板。没料到两个开烂面包车的年轻人,居然彪悍到她无法想象,得罪了这么一号人,她自己也后悔得狠。

    她甚至开始反思,觉得自己一定是平时仗势欺人惯了,这一次是上天的惩戒。

    不过她看着这豪华商务套房的布置,也猜得到陈铭和这杨伟两位年轻人,身份绝对不简单。平常的绑匪怎么可能绑架人到这种地方来?

    “你是南央大学的学生?”陈铭忽然问了一句。

    “呃……你怎么知道?”女人瞪大眼睛,惊奇地望着陈铭。

    “你那辆宝马z4我在学校里面看到过。所以猜不是老师就是学生……不过想来这座大学再怎么也是百年名校,要是出个这种被包养的老师,实在是说不过去,那就只能是学生了。研究生院的?”陈铭诡异一笑,眼神似乎是要穿透那路佳丽的心一般犀利。

    “对……没错……我读běn kē的时候就被季遇包养了,这已经好几年了,běn kē毕业的时候生下了季遇的儿子,但是我一直都很隐蔽的,我家里面和学校都不知道……”路佳丽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季遇有几个儿子?”陈铭继续追问。

    “据我所知,除了我之外,他还包养了一个大学生,好像也有儿子了……但是我具体也不清楚,因为我不敢问。如果算上那一个的话,应该有两个。”路佳丽说着说着,眼神之中就有了些许怨毒的神se。

    “哟?这位季家的二少爷,还真是偏爱大学生妹子啊。看来是真没上过大学,专上大学生去了。”陈铭打趣地笑道。

    “……你们究竟要把我怎样?我给他你们钱还不行吗?”路佳丽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自己哪句话激怒了陈铭,给她自己招来祸端。

    她现在一想到今天自己说的那些话,简直后悔得要死,做什么不好,偏偏惹到这两个惹不起的人。

    “季遇的diàn huà是多少?你用你的手机给我拨个号过去。”陈铭抬起头,把烟头杵灭。

    “我的手机在他那里……他为了不让我联系外界,早就给我拿走了。”这时候,路佳丽伸出手,指着陈铭身后的杨伟,委屈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