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宝马女车主

    第五十五章·宝马女车主

    一辆绯红se的宝马z4,用zhuī wěi的方式直愣愣地插入杨伟那辆破面包车的菊花里,感觉就像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一样。让周围路过的行人都有一种大快人心的感觉。

    毕竟,宝马这个车系,在中国大街上还是挺遭仇恨的,因为相较于同等价位的别克、凌志、奥迪而言,宝马的xing价比的确不是那么高,所以一般自己挣钱,又舍得买宝马的人不是很多;但是对于很多二nai而言,就不一样了,反正钱来的容易,花的也快,加上自身不懂车,就知道宝马是个豪华品牌,开出去有面子,能炫耀,买起来毫不犹豫,所以弄得如今宝马有了个二nai车的绰号。

    这种现状莫名其妙地为宝马车拉来了许多仇恨,如今大街上基本上只要是měi nǚ,再加上开了一辆宝马,就会有路人骂二nai。

    就比如说这位探出头来破口大骂的měi nǚ车主,瞬间就为自己招来了街上路人大量的仇视眼神,一来是她的这辆敞篷的宝马z4的确有些拉风,再加上她嘴里骂出来的脏话和她那张清秀的脸孔很不相符合,所以顿时引来大量围观。

    “老大,这娘们儿嘴还挺臭的,要不要下去收拾一顿。”杨伟把头缩了回来,脸上的表情有些无语。他平ri里就最看不惯这种开着辆宝马牛气上天的女人,但是再看不惯,也只是望着那辆宝马从他身边呼啸而过罢了,他也找不到地方发泄自己的不满;现在好了,今天让他逮着个活的,而且就在屁股后面追着尾呢。

    于是杨伟跃跃yu试,只要陈铭一发话,他就立刻跳下车抽她丫的。

    “不必,就快进入南央大学的校区范围内了,我猜这位姑娘应该是南央大学的学生。同在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是吧,说不定哪天撞见了,还不好待见。”陈铭这句话显然是说给薛雪之听的,毕竟校花在车里坐着,他陈铭要是跳下去打一个女人,或者指示杨伟去打一个女人,都不好看,索xing等着,让交jing叔叔来处理好了。反正这个开宝马z4的牛气姑娘肯定是负全责,有jiān kòngshè xiàng头记载的,清清楚楚,跑不掉。

    而这辆破面包车里面的人的沉默,却让那开宝马z4的女人更加得寸进尺了,她索xing开了门走出来,走到陈铭他们的烂面包车前面挡着不让走,叉着腰,牛气得不得了,继续骂个不停。

    这个时候,陈铭才完全看清楚这个女人,容貌还不错,就是粉涂的挺厚的,眼眶用眼线笔涂的很浓很黑,看上去年轻时尚,穿金戴银,珠光宝气,一副被包养得很滋润的高贵样子。

    “这女人是神经病吗?”陈铭坐在面包车里面,就像看耍猴一样,盯着那站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叫嚣的女人。

    路上的行人纷纷朝着陈铭他们的面包车投来惋惜的眼神,他们望了望后面那辆敞篷宝马z4,然后对比了被zhuī wěi的破面包车,叹了口气,异口同声地表达了一个意思,“唉,这面包车里面搞橱柜的两个人,真是可怜啊,估计要赔掉大半年的工钱了。”

    的确,开这么烂一辆面包车进城,不是派件发货的,就是搞橱柜装修的,这么一辆车和宝马撞了,是个人都会同情面包车里面的人。

    “叔宝,怎么办?她不饶人,我们走不了了。”薛雪之坐在后面一排的位置上,嘟着小嘴,柔声道:“要不然我给爸爸打一个diàn huà,让他帮忙解决一下。总不能就这么堵着吧……我还想回去上下午的课呢。”

    “不需要,雪之,不用给薛叔叔添麻烦了,她是负全责,我们不用担心。等一会儿交jing来了,她自然就闭嘴了。”陈铭眯着眼睛,笑得极其单纯。

    看着陈铭这表情,顿时杨伟全身发麻,他简直不敢想象,上个星期直接用左轮shǒu qiāng干掉江苏黑道第一把交椅的陈铭,居然会露出这种天真无邪的表情。

    “看来老大为了追这个校花,真是不遗余力。”杨伟心头泛起一阵寒意。

    见着坐在烂面包车里面的两人几乎没有在意自己,反而有说有笑地聊起天来了,在外面骂了足足十多分钟的时尚女人,更加气愤了,她指着陈铭和杨伟两人,气急败坏,居然情不自禁地骂了一句:“我草!拽是吧?不下车是吧?行!今天他妈谁都别走了!老娘马上叫人来砍死你们!你他妈的两个傻比,你们知不知道老娘是谁包养的?”

    这句话说得非常大声,顿时将周围的路人所有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一时间,隔着十多步远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这个时尚女人的这句话,的确足够激起整条街道的人的仇富情绪,毕竟这种宝马女车主仗势欺负穷苦面包车车主的场面,是让所有平民老百姓非常不齿和愤怒的,但是毕竟他们还是有理智,或许真是被这个女人那句“喊人来砍死你们”震慑住了,还真没人敢走进了看。

    女人的咒骂声还在继续着,后来,她再一次重复骂了一句:“滚下来,穷鬼们!知不知道包养老娘的是谁?”在趾高气扬地停顿了三秒钟之后,这个女人终于嚣张地吐出两个字。

    “季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