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zhuī wěi

    第五十四章·zhuī wěi

    “对不起,给你带来这么多麻烦……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也不会得罪了季经臣和易咏海他们这群人了……不过我会跟爸爸说的,让他帮你说话。不让他们仗势欺人。”薛雪之的俏脸上,带着些愧疚之se。

    “没事,能够和校花一起。别说得罪这两个富家公子哥,就是得罪了全天下的富家公子哥,哈哈,我也愿意。”陈铭丝毫不在意地笑了笑。

    “不是的……你不知道,那易咏海心胸狭窄得狠,而且一直对我死不罢休。以前学校里有个男生跟我表白,结果被他打成了重度残疾……我怕他把你也……”薛雪之抿了抿嘴唇,脸se有些担忧,道:“这次你是直接以我男朋友的身份亮相的,我怕他更是恨你入骨。”

    “嗯,说的也在理。”陈铭看似在深思的样子,点了点头,道:“所以说你就要加大宣传力度,不仅是让你的亲戚们,还有你的那些朋友,都知道我这号人物的存在。让我这个男朋友的形象深入人心,这么一来,易咏海想要整我的话,那就属于是挖墙脚的恶行了,那么你的亲戚朋友他们都会站到我这一边,保护我的。我猜他们其中也不乏一些有钱人是吧。”

    薛雪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嗯,你说得对。我听你的。”

    陈铭看着眼前这傻姑娘郑重其事的模样,简直是哭笑不得。是个人都看得出来是陈铭在占她便宜,但是眼前的这个姑娘居然觉得是陈铭在吃亏,真是可爱得让人没有语言。

    “嗯,好的,叔宝。那我回去跟爸爸商量一下,就说要搬出来跟男朋友一起住。”薛雪之天真地点了点头,然后把手里塞进了她那jing致的小挎包里。

    听到薛雪之还在喊自己“叔宝”二字,陈铭埋着头稍稍沉思了半秒,然后又换上了那副单纯的笑脸,道:“噢,还有一件事没告诉你,陈叔宝是我的名字没错,这是我二叔给取得,我还有一个名字,就是我**上的,叫陈铭。不过和我关系比较亲密的人呢,都是叫我陈叔宝,所以你既然喊顺口了,那以后就喊叔宝就行了。我就是给你说一下。”陈铭觉得瞒着薛雪之自己的真名始终不好,索xing告诉她好了,再说了,在江苏,能有几个人知道陈铭就是江苏陈家少主这件事?

    “嗯。”薛雪之温婉地点了点头,道:“陈铭,陈叔宝,是同一个人。我记住了。”

    “对了。你还吃饭吧?我带你到楼下吃碗面怎么样?然后再介绍个人给你认识。”陈铭站起身来,把笔记本合上。

    “呃……”薛雪之轻轻地摸了摸肚子,的确是有些饿了,从昨晚莫名其妙晕过去,到现在快下午了,她就没吃过一点点东西,虽然其中大部分时间她都是在昏睡中度过,但是总归是十多个小时没有进食了。

    于是两人走到公寓楼下,陈铭给杨伟打了个diàn huà,告诉杨伟到楼下面馆来。

    等到杨伟跑过来的时候,简直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他张大嘴巴望着薛雪之,就像这辈子没见过měi nǚ似的,过了很久才缓过神来,对陈铭道:“大哥,这姑娘谁啊?”

    “你嫂子!”陈铭望着杨伟一副没出息的样子,没好气地说道。

    “哎哟,就知道是嫂子。嫂子你好。我叫杨伟。”杨伟坐下来,恭恭敬敬地对薛雪之点了点头。

    “大哥?”薛雪之轻轻地歪了歪脑袋,疑惑道。

    “哦,是这样的,他是我一哥们儿,我年纪比他大点,所以喊我大哥。不是那种**大哥。”陈铭笑着说道,随即在桌下踩了杨伟一脚。

    杨伟立刻会意,他也算是个聪明人,立刻明白了陈铭公子这是在用独特的方式追女孩子,所以马上点头,没有丝毫的犹豫。

    “哦,你好,杨伟。”薛雪之礼貌地点了点头。

    薛雪之多纯洁一个姑娘啊,肯定不明白杨伟这个独特名字在男人的世界观里面是怎么一种难言之隐的存在,平时杨伟自报家门的时候总能够换回来一大串笑声,而这一次薛雪之不仅没笑,连异样的表情都不存在,杨伟立刻明白自己的大哥是在追求着怎样纯洁的一个姑娘。

    “雪之,待会儿先送你回学校怎么样?”陈铭问道。

    “嗯。我正好要回寝室一趟。”薛雪之点了点头。

    “不过,你也知道,我家是开pī fā店的,只有一辆面包车,所以就委屈你坐面包车了,我这个兄弟开车。”陈铭柔声道。

    “不委屈。都一样。”薛雪之轻灵地点了点头。

    于是杨伟开着那辆破到家的面包车,载着陈铭和薛雪之,一路风sao地朝着中环路开进,直奔南央大学而去。

    杨伟的车技绝对没得说,一辆破面包居然能够最快开出120码,而且车不飘,稳得跟越野车一样。在各式各样的小车缝隙间穿梭,走位风sao,抢道犀利,一路上至少超了三四辆跑车。跌了一大街人的眼镜。所有人看着这辆破面包车一路飙进的时候,不由都会停下来称赞:“好风sao的面包车。”

    不过,最终到还是撞了。

    倒不是杨伟驾驶的问题,是他安安静静,安分守己地停在人行道前面等红灯的时候,莫名其妙地被后面一辆宝马追了尾。

    杨伟探出头去,只见后面追自己尾的那辆宝马车座驾里面,一位年轻的贵妇,也跟着探出头来,表情高傲而厌恶地盯着杨伟,以及他的破面包车。

    “cao,měi nǚ开车。”杨伟小声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