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弹尽

    第四十三章·弹尽

    陈铭当然知道季经臣的算计,的确如果他能够在这里干掉自己的话,那几乎可以将一切都推给易咏海,陈家的报复根本不可能波及到他们安徽季家,只不过此时此刻,陈铭即使心里面清楚这一点,也要假装不知道,然后故意去问季经臣,以此来拖延时间。

    显然季经臣也洋洋得意,此时此刻,陈铭插翅难飞,他也乐于把什么东西都讲出来,以发泄自己yin谋得逞的快感。

    而陈铭忽然掏出枪来,也的确是一个变数,让季经臣微微一怔。

    “我说,陈少爷,我不认为你可以击中我。”季经臣的笑容虽然微微凝固,但随后又恢复了那副yin笑的表情,他往后退了几步,故意站到了几个手下的身后。

    的确,即使陈铭的枪法再好,在这种昏暗的环境下,想要隔着几个人,从缝隙之中she击季经臣,对他而言,是绝对不可能完成的,而且这种情况下,不开枪还好,双反还有对峙的机会,一旦陈铭开了枪,那这群亡命之徒便会立刻冲上来,把自己砍死在乱刀之下。

    季经臣的每一个手下,手里面都cao着家伙,有好几个还是kǎn dāo,那玩意一刀砍在身上,绝对是皮开肉绽,就是高手也得服。

    陈铭举着枪,不说话,但是脸se丝毫不惧,表情轻描淡写,一抹微笑始终浮在他的嘴角。

    不得不说,陈公子的确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在这种场合,估计一般的公子哥早就吓得跪在地上求饶了,即使有点见识的,被这么堵住,估计腿也得发软;而陈公子,居然还笑得出来。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se,如此定力,令人发指!

    “陈铭,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季经臣冷笑一声,让一个大个子挡住自己大部分身体,表情轻蔑而不屑,“无非就是想拖延时间罢了,但是这是没有用的,没有人能够救你。不过你放心,我暂时不会砍死你的,我会把你砍成残废,然后眼睁睁地我如何让你的女人屈服在我胯下。哈哈哈哈……”

    季经臣笑得猖獗而狂妄,陈公子瞧在眼里,心头发出一声冷笑,不动神se。

    “砍死他!一刀十万!待会儿检查刀痕!”季经臣不再给陈铭任何机会,发出一声近乎病态的狂吼,伸出手指着陈铭,一声令下,顿时,他身后的那群人发出一声声咆哮,cao着家伙朝着陈铭劈杀过来!

    陈铭一咬牙,右脚往后稍稍一退,右手持枪平伸,左手弯曲,左手掌托枪柄,他那犀利的眼神,穿过枪身,落到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壮汉身上!

    “嘭!”

    一声抢响!

    陈铭左手大拇指按在右手中指处,眼神冰冷地看着前面冲过来的那个壮汉应声倒地!

    这种“威氏”的she击法,可以提高命中率,控制紧张情绪和解除心理压力,对此时此刻一rén miàn对二三十号爷们儿的陈铭而言,有非常显著的效果!

    可是,这却并无法阻止后面冲上来的那群人,可见这些人跟陈铭之前所遇见的那些小混混相比,职业素养要高的很多,丝毫不顾及自己的生死,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砍死陈铭。

    季经臣的命令也下达得非常明确,每砍一刀,奖励十万,在场二三十号人,砍五十多刀,就是五百万!算下来每个人手上都能分到几十万!

    同进退,一荣俱荣!这是季家的原则!

    这群为季家卖命的狂匪,似乎根本没有自私的观念,眼前倒下了一个人,后面的人眼神之中居然没有丝毫的惧怕,依旧朝着陈铭冲过去!

    “嘭!”

    “嘭!嘭!”

    又是三枪!

    这一次只倒下了两个壮汉,有一发子弹擦着一个季经臣的打手的手臂而过,然后深深嵌入了墙壁之中!

    还剩下一发子弹!

    虽然倒下了两个人,但却只是稍稍减缓了冲过来的这群人的步伐而已,仅仅过了半秒,后面冲上来的人就踏过了那两具尸体,继续朝着陈铭冲杀过来。

    “cao!”

    陈铭怒骂一声,朝着旁边的ktv包厢里一蹿,然后狠狠地从里面抵住了门!然后赶紧上锁!

    锵!

    一连串的踹门声响起,陈铭赶紧死死抵住包厢的门不放,虽然把锁转上,但是这种不锈钢玻璃门能够抵挡住几波的冲击?眼看就要被活活踢碎!

    “妈的!怎么还不来!”陈铭咬紧牙关,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滴。

    他的身旁,正躺着被他敲晕的薛雪之,如果这群人一窝蜂冲进来,恐怕薛雪之都会被乱脚踩死!

    “走你!”

    陈铭也不管那么多了,一把抱起薛雪之,把她朝着一旁的沙发丢了过去,只看见薛雪之轻轻的娇躯,落到沙发上,这丫头也睡得真是香,丝毫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咣当!

    玻璃门被敲出一大个窟窿,破碎的玻璃渣飞溅出来,弹开好几步远!

    “妈的……还剩最后一发子弹。”陈铭咬紧牙关,把shǒu qiāng对准那个窟窿,准备将第一个冲进来的人she杀!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陈铭听到从远方传来的一阵巨响!那是电锯锯开卷帘门的巨响!

    然后,一群人的爆喝声传过来!

    “门客出征!”

    “寸草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