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绝境?

    第四十二章·绝境?

    此时此刻,也的确是陈公子所面临的死境!

    这和上一次不一样,上一次围殴陈铭的是一群没有职业素养的小混混;而这一次,陈铭是被一群训练有素的练家子,完全堵死在了ktv狭小的过道里面。

    从眼前这个季经臣眼神里面那副得意和自信,就可以看得出来,身后这群人,的确有着非凡的战斗力。

    陈公子要单挑挑翻一个,可能有有困难。

    “季少爷出手真是快啊,前一步给我忠告,下一步就动手了。”陈铭眯着眼睛,表情轻松,但是眼缝之中却闪烁着肃杀的光芒,扫过季经臣身后的那群练家子,冷静地分析着形势。

    季经臣冷冷一笑,肩膀微微耸了一下,道:“这就是本少爷的习惯,谁得罪了我,抢我的女人,那就不好意思了,必须死。今天你陈铭撞在我枪口上,那是你倒霉。”

    “季经臣,你要做什么?你这么做要是被jing察知道了……你……”被陈铭拦腰抱在怀里的薛雪之显然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和阵仗,娇躯在陈铭的怀里面不停地颤抖着,强鼓起勇气,对季经臣说道。

    “薛雪之,今晚看在薛义的份上,你和你的那些亲戚都平安无事,但是你要是再躺在陈铭的怀里面,那就对不起了,刀剑无眼,伤到你也没办法。”季经臣冰冷的表情微微一动,眼神中流露些许关切。

    不得不说,薛雪之的美貌,却是是让这位季家少爷动了心。

    “你……你敢!你这个……”薛雪之怒目圆睁,刚想要骂什么,忽然感觉到自己后劲部一阵撞击的疼痛,紧接着,顿时眼前天旋地转,世界仿佛沉沉地压了下来,最后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陈铭从后面,把她敲晕了。

    “抱歉,校花,待会儿可能会比较血腥,不适合你们这种小朋友观看。”说着,陈铭笑意玩味,把身旁的一间空的包厢门打开,然后把薛雪之放了进去,轻轻地关上了门。

    “哼,是不想让薛雪之看到他男朋友惨死的画面吗?怕给她留下yin影?”季经臣冷冷说道。

    “你在这里干掉我,难道就不怕陈家的报复吗?”陈铭关shàng mén之后,抬头便问。

    “陈铭,这就是你和我的差距,我能够算计你很多步,而你始终只能看到眼前的这一步,看来陈长生的儿子,跟他老子的jing明智慧比起来,真是差点天远,只是个会整天装逼打屁的废物而已。”季经臣轻蔑地摇了摇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你今天逃不了了,那么我告诉你也无妨。为什么我要把你骗到易咏海的ktv里面来?你在这里死了,全是他和他的保安做的,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这时候,只见另外几个季经臣的手下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抓着易咏海的头发,用一把西瓜刀抵住他的腰部,把他连推带拽,提到了季经臣身后。

    其余的几个则是控制住了所有这家ktv的保安和在场的工作人员,这些人全部被按在地上,大气不敢出一口。

    “今晚会有大手笔,所有的人都会陪葬,等到jing方调查的时候,只会说你陈铭少爷的人和易咏海的保安在ktv里面火拼,最后双双惨死。当然,我也会安排少数几个活下来的人做假证。”季经臣脸se满是yin笑。

    这个时候,所有的客人都已经被驱散了,ktv的大门也被季经臣的手下从里面锁了起来,看来陈铭今ri真是插翅也难飞。

    再加上还有薛雪之,陈铭自己都自身难保了,想要带着薛雪之一起溜走,那更是天方夜谭。

    薛川、王琴、王溥好三人已经被门外的大阵仗吓得屁滚尿流,他们哪里还敢出来,把豪华包厢的门锁得死死的,躲在包厢的厕所里面,暗自祈祷着,希望今晚能够逃过一劫。

    特别是薛川,他本来还想走出来跟他“兄弟”季经臣示好的,接过听到季经臣那句“今晚所有人都要陪葬”之后,吓得双腿直发软,哪里还敢开门?

    不过他们就算躲在这里面也没用,只要季经臣要shā rén,要斩草除根,这种门哪里挡得住几十号爷们儿?

    “不过这群人也真是素质高,这身板,这肌肉,没有十几年功夫,恐怕培养不出来这么jing英的部队。”陈铭望着眼前这群练家子,啧啧称赞。

    “这是你季家的暴力组织?”陈铭饶有兴致地这么一问。

    “没错。每个拉出去都是能一挑十的好汉,所以你陈铭公子,没必要做任何反抗。”季经臣哂笑一声。

    “那如果我手里有枪呢?”

    陈铭玩味一笑,将藏在内衣口袋里面的袖珍左轮shǒu qiāng拿了出来,银白se的光芒,即使在昏暗的走廊里,也能闪烁出锐利的光芒来。

    “哈哈哈,陈公子别开玩笑了。”季经臣看了shǒu qiāng,丝毫不乱,笑着摇了摇头,道:“陈铭公子难道以为自己在拍枪战diàn yǐng?这么窄小的走廊里开枪,你不怕子弹击中墙壁弹回来she伤自己?再说了,你以为我这些手下都是惧怕子弹的人吗?你那把左轮shǒu qiāng,转轮里最多就六发子弹,枪膛里面可装一发,也就是说,装满了,极限也就是七发子弹。我这里可有三十多号人呐。”

    陈铭邪气森然地一笑,道:“那我如果说,我这七发子弹全是对准你季经臣一个人开,你还会这么有恃无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