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刁难(下)

    第三十五章·刁难(下)

    送完最后一批客人离开,薛义和夫人王玉颖缓缓朝家里走去。

    穿过后花园的时候,王玉颖忽然叫住了薛义,这位年近四十依旧风韵不减的贵妇,就这么站在灯火阑珊之下,竟恍惚像是校花薛雪之亭亭玉立于此。

    薛义怔怔出神。

    “丫头爸,我叫你去问小陈的一些情况,你究竟打听得怎么样?虽然说咱们两老尊重女儿的选择,但是也总归不能让丫头跟着一个不明不白的小伙子走吧。就算我们薛家不在意那小陈的家庭背景,但是最起码,小陈品行不能坏啊。”王玉颖秀眉微蹙,脸se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担忧之se。

    “放心吧,都是一个学校读书的同学,大学生,又不是街上打架斗殴的小混混,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再说了,咱们丫头或许jing明算计方面缺根筋,但识人辨物绝对jing准,她看上的男友,绝不会是没出息的。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跟着cao什么心?”薛义站在原地,隔了几步远,望着夫人,黄晕的灯光投she下来,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留下一抹深沉的yin影。

    “那你别急着回去,就在这外面,给我说清楚了,不然等一下回到房间里面,小陈在场,我也不好意思单独找你问话。现在我问你,叫你去盘问小陈,你问出一个什么结果来没有?你们在里面谈了三个多小时,你觉得小陈是一个怎样的人?会不会对咱们女儿不好?”王玉颖嘟了嘟嘴,在老公面前居然摆出些许娇态。

    看来这个嘟嘴的动作,薛雪之是遗传自她的妈妈。

    “帅才。”

    薛义直截了当地说道。

    “什么?”王玉颖一愣。

    薛义脸se露出些许意味深长的笑意,继续道:“帅才,听好了,我说的是‘帅才’,而不是‘将才’。我可以语言,凭借陈小子的资质,就算家里真如他所说,是开pī fā店的,没什么资本。但是只要给他机遇,凭借他的眼光和能力,那么不出三五年,他就能震惊整个金陵,甚至是整个江苏。”

    “这么厉害?比你年轻时候呢?”王玉颖又惊又喜,在听薛义描述陈铭的过程中,她拼命地点着头,眼神之中不断闪烁出惊喜的se泽。

    “我?我年轻时候是碰了不少壁自己摸索出来的,很多东西都是依靠自己的经验;而陈小子不一样,他很擅长从别人身上吸取经验教训,然后转化成自己的东西,而且在用人和危机处理方面,不夸张地说,有经天纬地之才!只要假以时ri,他恐怕又将是一位商界巨擎。”薛义点了点头,啧啧称赞。

    “那他岂不是很聪明,我们家雪之跟他在一起的话会不会有些吃亏?雪之又不是那种jing明的女孩子。”毕竟是母亲,血浓于水,对女儿的关心几乎到了无微不至的每一个细节,王玉颖刚刚平息了一层担忧,但又一层担忧出现了,真是刚下眉头,又上心头。

    “这个大可放心,我们的丫头,虽然识人断物全凭原始的纯真,但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中,却能够看到很多局中人无法看到的东西。再加上,我们的丫头的天赋在哪,你又不是不知道。”薛义每一句话都说得非常冷静,心思慎密,思维严谨,分析得头头是道。

    “嗯,对……丫头虽然不擅长勾心斗角,但是在管理经营上,却是她从小到大的强项,否则我也不会让她去选择经管作为专业。”王玉颖舒了一口气,安心地点了点头。

    “嗯,陈小子如果以后能够称为刘邦那样的枭雄,那么我们家丫头,就能当他的萧何,镇家业,抚下属,给馈饷,不绝粮道。”

    薛义的这番话,说得准确无比,而且具有可怕的前瞻xing。薛雪之的作用,恐怕是ri后陈铭永远也难以估量的一笔巨大财富。多少年以后,很多人都还在津津乐道,如今被整个华夏称为“女中萧何”的天才shǎo fù薛雪之,当年居然是这么被陈公子收入温柔乡之中的。

    而“女中萧何”这个典故最早出现,就是今ri从薛雪之的爸爸口中。

    不过,薛雪之的爸爸,薛义,有一点却是没有料想到——跟汉史上跟萧何萧相国齐名的,是张良张子房,而多少年后也有一位和“女中萧何”相映生辉的“女中子房”,那位替陈铭“运筹帷帐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另一位彪悍娘们儿,陈家公主,洛水。

    更巧的是,此时此刻,陈铭公子正好接到了洛水打来的diàn huà。

    “怎么?你要走?去哪?”

    陈铭依旧独自坐在薛义的书房内,不再去搭理站在外面跟他示威的季家少爷季经臣,因为洛水告诉了一件让他有些伤心的事情。

    “陈铭哥哥,你拜托我洗的那件毯子,我已经洗得干干净净了,我给你放在家里面的阳台上了。嗯……别的就没有什么了,陈铭哥哥,你要祝我学成归来之后,能帮你的大忙哦。”diàn huà里,洛水娇滴滴的声音,却让陈铭听得异常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