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刁难(中)

    第三十四章·刁难(中)

    晚饭之后的huó dòng有很多,但是陈铭没有来得及参加,就被薛义独自叫到书房里面去了。

    毕竟是薛雪之的家人,说不担心,一切选择权交给女儿,其实背地里怎么可能放心把这么优秀的一个女儿随便交到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手里,于是在薛雪之妈妈王玉颖的鼓动和催促之下,薛义便把陈铭喊道书房里去,关shàng mén来好好审问一番。

    薛义书房不大,灰棕se的中xingse调,营造出一种安静、清爽的气氛,几乎完全隔绝了外面的声音,使得书房非常安静。再加上风格柔和的字画,和浅**的地板,配以两盆小品盆景,承托出文雅幽静的氛围。

    “来,坐。没事,不用紧张,就只是想简单地跟你聊两句而已。”薛义淡淡一笑,搬了一椅子过来,让陈铭坐下。

    陈铭环顾四周,一边赏玩着这间书房的jing妙饰品,一边扫视着书架上的书籍,最后,陈铭的眼光落在了书桌上那本李宗吾的《厚黑学》上。

    “唷。”陈铭颇为惊讶,想不到这本非常符合自己口味的书,也能够在薛义的桌子上看见。

    《厚黑学》所宣扬的,是“脸皮要厚如城墙,心要黑如煤炭,这样才能成为‘英雄豪杰’”,这一点,倒是非常符合陈铭的作风。

    “来,你不是说有很多东西想请教叔叔吗?现在正好是个机会,有什么问题,或者说是人生道路上的瓶颈,都可以说出来,让叔叔帮你出谋划策。”薛义倒是笑得颇为憨厚。

    “好啊。”陈铭于是坐下来,耐心地跟薛义交流起来。

    这一次交流,是刚刚尝试执掌家业的陈家公子,和一位商业奇迹的缔造者之间的过招。

    不得不说,这位连续几次登上央视的创业明星,身上的确有很多值得陈铭研究和学习的地方。薛义对于当今经济形势,有着非常正确而深刻的认识和高明的见解,每一句话,都如同醍醐灌顶一般,让陈铭茅塞顿开。

    而陈铭的一些犀利观点,也让薛义震惊,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大学生所能够想出来的,角度新颖,颠覆传统,在很多领域,两人都是一拍即合,互相弥补着对方的观点的缺陷和lòu dòng,然后达成惊人的一致!

    两人针尖对麦芒,热火朝天,几乎将薛雪之的事情全部抛在一边,面红耳赤地聊着如今的商业动向,投资方案,每一个观点拿出去估计都能够当作是商业机密chū shòu。两人总结出来的方案,就算是立刻拿出来开始投资实施,所承受的风险都是极小,利润都非常客观!而且其中对于竞争对手的打击方式,几乎都是一针见血,见血封喉!根本不留任何后路!

    薛义早就将夫人王玉颖的叮嘱丢到一边去了;而陈铭也早就忘记了薛雪之叫他要“小心说话别穿帮”,两人越是交流,越是兴奋,最后直接站起来,一拍即合,相见恨晚。

    不得不说,陈铭这个从小跟着陈长生、祝健、陈千双这群智力临近妖孽化的人长大,多多少少都经受了些熏陶,再加上本来就不低的智商,使得他的商业天赋几乎是与生俱来。

    狠辣决绝的眼光,敏锐独到的见解,使得陈铭思维的魅力,顺接折服了薛义。

    而这两个都是极富商业才华和思想的人,一时间难分伯仲,不相上下!

    可谓,一时瑜亮。

    时间过得很快,两人还聊得正在兴头上,三个小时就已经过去了,书房外已经有一些客人陆陆续续准备走了。这个时候,薛雪之的妈妈王玉颖,走过来敲门让薛义送客。

    这才让薛义有些扫兴地开了门,走出来一一地送客。

    而薛雪之作为主人家,当然也要陪同爸爸妈妈送走客人。

    而这个时候,书房里就只剩下陈铭一个人。

    “陈家公子,陈铭,居然会在这里见到你,不简单呐。”

    声音从书房外传来,虽然没有路面,但陈铭早就猜到是谁了。

    能够在这里识破自己小号的,也恐怕就只有那安徽季家的少爷,季经臣了。

    “哦?”陈铭玩味一笑,并不站起身来,“季少爷莫非是想当作戳穿我?”

    “这倒不是,陈公子用心良苦地放低姿态潜入薛家,实在是太让人感动了,所以我季经臣也不忍心坏了陈公子的如意算盘。不过说来,陈铭公子那句‘pī fā店’,也真是一个非常传神的比喻呐,陈家在江苏,在南方,的确算得上是一个规模惊人的‘pī fā店’。”季经臣轻轻一笑,靠着墙壁,并不现身,只是用声音跟陈铭交流着。

    “承蒙看得起。”陈铭优雅一笑。

    “陈少爷也不必得意得太早。因为很快。江苏就会姓季了。不仅是江苏,这个女人,薛雪之也会姓季,不信你看。”季经臣果然是语出惊人,正和之前陈铭所料想的那样。

    不叫唤的狗,是会咬人的。

    “哦?季少爷胃口这么大?那不知道江苏,季少爷吞不吞得下?”陈铭眯起眼睛,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