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刁难(上)

    第三十三章·刁难(上)

    用“pī fā店”来形容陈氏帝国的大宗商品交易链条,的确是非常传神的,也亏得陈铭公子想得出来。

    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形来看的话,估计陈铭会话很长一段时间在薛雪之面前假扮这个城乡结合部“pī fā店”少主的身份。因为从之前薛雪之拒绝的那群人来看,其中也不乏一些身份地位显赫之辈。如果陈铭公子这个时候把身份暴露出来的话,无疑是落了下乘,现在要做的,恐怕就是用这个比较弱势的身份,来追求校花。

    谁知道校花是不是口味独特,唯独偏爱平民阶层的子弟呢?陈铭决定尝试一下。

    和薛川、易咏海两人稍稍过招之后,陈公子立刻转移战场,将战火烧到另外一边,也就是薛雪之的那些舅舅舅妈、伯父伯母那群人里面,陈铭知道,不和这群人过一下手,给他们留下“我就是薛雪之男朋友”的印象,估计要在薛家立稳脚跟会比较难。

    “小陈,这位是易江,易叔叔,也就是刚刚跟你喝酒的易咏海的爸爸。”这时候薛义替陈铭介绍着,脸上笑容满面,“老季和我呢,是多年的世交了。你可要好好敬你季叔叔一杯。”

    陈铭立刻就明白了,怪不得之前进来的时候看那易咏海和薛雪之的妈妈聊得颇为开心,原来早就有了这么一层关系。

    乐子大了。

    陈铭心头暗暗一笑,刚才把易咏海瞪了回去,现在又轮到他老子?真是父子啊,一碰就是碰一对。

    “小伙子,不错,能够追到雪之,真是有本事。不比我的儿子,没什么出息,追了几年了都没有追上。”那易咏海的爸爸易江,长得就是一副商人的脸,身材不胖,却是肥头大耳,有福相。

    这句话说得倒是颇为慷慨,但陈铭却从中听出了些许酸意,那杯酒陈铭没有急着喝,而是一脸笑容地盯着易江,继续听他说下去。

    果然不出陈铭所料,正戏很快就上演了。

    只见易江的笑脸上闪过一丝戏谑,他举着酒杯的手,腾出两根指头指了指薛义,道:“其实还有一层故事小陈你估计不知道,以前雪之其实和咏海是定了娃娃亲的,可是这丫头啊,眼光高,哈哈哈哈……”

    同样是做笑面虎,陈公子做得也不含糊,跟着笑了起来,表情真挚,而那杯酒还是举着,不急着喝,听易江继续说着。

    “不过啊,年轻人,你们以后还要经历很多的东西,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或者说不顺利的事情,毕竟现实非常残酷。你不放弃一些东西,那么你也不能得到一些东西……”说着,易江举着的酒杯终于在空中轻轻一扬,然后收了回来,一饮而尽,而陈铭也陪着把一整杯红酒给干了。

    显然,易江最后一句话,才是他的核心。而陈公子自然听出了他的意思。

    而薛义自然也明白,他表情颇为玩味,大声喊了声“丫头”,然后用一种宠溺中带点呵斥的语气,对薛雪之道:“听到没有,丫头,易叔叔可是成功人士的资深典范,阅历丰富,他指导你们一句话,抵过你们读好几年大学了。我当年要是有易叔叔这样的人生导师指导迷津,估计今天的成就还能再大。”

    “知道了,爸爸。”薛雪之嘟着小嘴,不赖烦地回答了一句。

    这个心思简单的丫头,怎么可能感受得到这饭桌上无形的硝烟战火,她还以为易江是真的发自内心在替陈铭指导人生轨迹呢。

    薛义的表情和这番用意颇深的话,给了陈铭一个准确的xìn hào,那就是此时此刻,这位未来的岳父大人,也是在有意地试探和考验自己,按理说,易江这种全是道理叠加的话,薛义道行这么高深的人,轻而易举就能听懂,而他之所以要装成糊涂,就是有意无意地告知陈铭,你小子今天不给几位薛家的亲戚留下点好印象,那你这个薛雪之男朋友的身份就得不到承认。

    “多谢易叔叔指点。”陈铭喝完整杯酒之后,恭恭敬敬把酒杯倾斜起来,里面一滴酒也没有滴下来。

    “哎呀,我们家雪之当然有分寸的,不管这位陈叔宝小伙子怎样,只要雪之过得开心,幸福,那就行,对不对?”这时候,似乎薛雪之的妈妈,王玉颖,也有些看不下去几个大老爷们儿围攻陈铭,赶紧站出来替陈铭打圆场。

    接下来陈铭倒是一路顺风,其余的几位伯伯阿姨,都还算是和蔼,并没有太刁难陈铭,除了对陈铭家里是开“pī fā店”这一点有些惋惜之外,其余都还非常满意。

    毕竟陈公子的容貌也还算是健康俊朗,一米七九的个子,还有些胸肌,整个人的外形还算是过得去,在加上灵活健谈的口舌,礼貌客气的态度,是个长辈都还比较喜欢。

    直到饭局结束,陈公子发现有一个人一直没有说话。

    那就是之前一直坐在薛川身旁的季经臣,季公子,安徽季家的少爷。

    或许真的是因为和薛家不熟,仅仅是以薛川好朋友身份出席这场宴会的季公子,从头到尾,除了给几个比较重要的人敬酒之外,便没有了其余的动作。

    这倒是让陈铭公子有些在意。

    毕竟,不叫唤的狗,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