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生日宴(中)

    第三十一章·生ri宴(中)

    薛雪之或许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她今天的这句话,将会改变她一生的轨迹。或许起初她的目的仅仅只是让陈铭来假扮一下自己的男朋友,然后让那群死缠烂打的追求者死心,可是她怎么猜得到,从今往后,她就正式落入陈铭的魔爪之中了。

    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个假装的男朋友,当上了陈铭就绝对不会放弃的。

    “好啊。”陈铭毫无心机地点了点头,笑容清澈干净。

    “嗯,那现在我带你过去见我妈妈。”说着薛雪之伸出手去,牵住陈铭,当那双柔若无骨的玉手触碰到陈铭的时候,整个大厅里的气氛,瞬间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薛雪之始料未及,而陈铭却看在眼力,心头一阵窃笑。

    此时此刻,陈铭他能感受到,在场的所有三十岁以下的雄xing生物,都将仇视震怒的眼神,投向了自己。瞬间,陈铭便成为了这场宴会的焦点人物。

    而薛雪之的这个举动,却没让薛义感到多意外,他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似乎刚才陈铭上车的时候,他就有意无意地联想到过这番场景,再加上对于陈铭这小子的第一映像还不错,所以薛义对薛雪之的这个动作,倒也没有多少抵触。

    “这丫头片子,居然还骗我说是萍水相逢,原来早就确立的关系了,不早点告诉我。”薛义嘴角咧开一道不易察觉的弧度。

    牵住陈铭的时候,薛雪之心头还有些紧张,这是她第一次这么牵着一个男孩子,心头一阵热浪涌上来,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让她脑袋迷迷糊糊的,有些舒服,也有些紧张。

    陈铭环视四周,只见有无数道杀气腾腾的眼神,正落在自己的身上,特别是之前那被薛雪之所指出来的那两个男的,一个名叫易咏海,另一个叫季经臣。那眼神简直是恨不得把陈铭大卸八块,然后饮血吃肉。

    “安徽……季家,似乎听老头子唠嗑的时候提到过,虽然底蕴不及陈家,但是这几年借着一些比较蓝海的项目,迅速成长,大有在南方取代陈家霸主地位的趋势。”陈铭脑海之中的巨型人脉网又开始搜索起来,很快就将这安徽季家,以及其重要的几个人物联系起来。

    陈家这几年在南方的地位的确较前些年有些降低,主要原因是陈长生西征,和zhengfu合资开发西北油田和天然气,虽然这个项目是一旦建起来就是淘金利器,但是毕竟现在还处在投资阶段,陈家只能依靠强有力的资本强行顶住,所以对南方的很多事情,也无暇再去过问了。

    掌握这些信息之后,陈铭不动声se,只是脸上露出些许笑意。

    “妈咪……他……他名叫陈叔宝,是我……是我的……男……男……男朋友,我们是同学。你之前没有见过他,因为我们也是才确立关系不久。”薛雪之牵着陈铭,埋着头,就像是小时候犯了错在检讨一样,缓缓地走到她妈妈的面前,又乖巧又羞怯地说道。

    薛雪之的妈妈显然是被女儿的这个举动给惊到了,要知道,自己的乖乖女薛雪之,可是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谈过恋爱,虽然追求者一大批,但是没有一个人可以入薛雪之的法眼,而这一下忽然牵回来一个男朋友,顿时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啊!?雪儿?你说什么?你什么时候找的男朋友啊……怎么都不让妈咪给你参考一下呢?你是故意生ri给妈咪一个惊喜吗?”薛雪之的妈妈显然还没有接受这个事情,脸上满是惊异和喜悦,她从来不担心自己的女儿嫁不了一个好人家,可以说,从女儿十六岁开始,shàng mén求亲的青年才俊就络绎不绝,其中甚至不乏一些豪门世家,可是她向来都顺着女儿的意愿,只要女儿不同意,那她也绝对不会强迫女儿。

    可是这一下子,忽然出现一个不知名的小子,居然就成了她女儿的男朋友,这的确有些让她吓了一大跳,直到薛义走上来拍了片薛雪之妈妈的肩膀,脸上的笑容慈爱而温和,他嘴唇上的一字胡轻轻地抖动,道:“丫头妈,不要再大惊小怪了,现在的年轻人情感来得快,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样吧,我们先吃饭,饭桌上边吃边聊,让丫头把事情经过详细地说来听听。”

    “诶,好好好,先吃饭,先吃饭。亲戚朋友们大家都坐过去啊。”薛雪之的妈妈脸上的惊讶神se稍稍褪去,她站起身来,赶紧招呼周围的客人坐上桌去。

    “事情有趣了。”陈铭皮笑肉不笑,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周围每个人的表情。

    ※※※

    不得不说,薛雪之家里的饭桌真的很大,这台从香港万泰家具城花了185万港币拉回来的桌子,的确够气派,即使是陈公子,摸着这张桌子,也要赞叹一声。

    “主要材料是象牙和yin沉木……”陈铭坐在薛雪之旁边,轻轻地触摸着圆桌的边缘,从指尖传来的那种滑腻感,让他能够直接确认这张桌子的材质。

    “来,叔宝小子,你第一次来,我给你简单介绍一下,这位是王伯伯,这位是三叔……”薛义倒是颇为热情,赶紧带着陈铭认人。

    陈铭笑脸相迎,朝着圆桌上的每个人逐一点头,然后热情地寒暄两句,姿态低得不能再低。

    可是还是遭了不少白眼和冷笑。

    显然这位忽然间“空降”的薛雪之男朋友,除了薛义对他稍有好感之外,薛雪之其余的亲戚朋友,几乎都对他有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