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反骨仔(下)

    第二十四章·反骨仔(下)

    杨伟非常清楚,眼前的这位陈千双,就是当年纵横华夏商界的鬼才,而她的侄儿,也就是站在一旁把玩洛水玉手的陈铭,更是一个让他杨伟看到这辈子最大机遇的贵人。

    中午时候商议的谋杀陆闯的计划,当晚实施,午夜凌晨时候开始善后,一直到现在临近清晨,已经彻底解决了问题,能够行事如此雷厉风行,疯狂直截,没有理xing到极致的城府和判断力,恐怕没有胆子去做这种事情。

    不得不说,眼前这位十仈jiu岁的年轻人,让他杨伟都打心眼里佩服,虽然杨伟的年纪比陈铭大了五岁还多,不过也要喊陈铭一声“铭哥”。

    如今的社会,不可能像小说diàn yǐng里面那样,看你不顺眼就能搞死你,毕竟法制的社会,就算是海淀银抢小霸王犯了法也要被正法,所以说能够像陈铭这样谈笑间shā rén的,没有强大的魄力和胆识,还真的很难办到。

    他杨伟也不是傻子,在中午的时候接到陈铭的diàn huà后,他也考虑了很久,但是他知道,这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机遇,抓住了,抓好了,就能平步青云,飞黄腾达;抓不住,那就只能跟之前那样浑浑噩噩地替别人当小弟。

    而且陈铭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也足够让他杨伟服帖。

    “你是说,一夜之间,你就将陆闯的党羽清理干净?”陈千双还有些难以置信,她jing觉地盯着杨伟,眼神之中满是怀疑。

    “陈经理,是这样的,我之前本来就是陆闯的亲信,所以在内部都有关系圈和人缘,就是这层身份,让我比任何人都要适合去清理陆闯的其他亲信,包括他的家人、关系密切的一些朋友云云,都无一幸免。”杨伟眼神之中的凶光越来越闪,即使是在黑夜里,也能够看得清,他身后静静等候的一群小弟,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满了鲜血,或许是还没有来得及去清理,就邀功心切地赶过来向陈铭汇报战果了。

    “原来是个反骨仔,那么我如何相信你,不会再一次反叛,今天你可以背叛陆闯,杀他全家,那明天你就有可能背叛陈铭。”陈千双字字切中要害,立刻就把最紧要的说出来了。

    “不,我杨伟虽然是个反骨仔,不过我也有我的准则,那就是利益,足够的利益,铭哥能够让我坐上陆闯的位置,对我现在而言,很知足。而且我知道,凭借铭哥的手段,今天能够让我坐上去,明天也就能够轻易地让我死下来。这和杀陆闯是一个道理。”杨伟的这番话,很直接,很露骨,但又很真实,丝毫不掩饰他的贪婪,但却又把最关键的部分给说了出来。

    那就是利益,足够的利益。

    或许他的胃口会越来越大,总有一天会不满足眼前的利益,但是他陆闯知道,有多大的能耐,才能吃多少的饭,他有野心,有想法,但他不傻,他知道他今天能够坐到陆闯的位置上,全是拜陈铭所赐,要凭借他自己的能力,恐怕跌爬滚打几十年也未必能有今天的成就。

    所以他现在,很知足,也很坦然,他猜得到,站在不远处的铭哥,也是欣赏这份坦然的——这时候,把他杨伟对利益的贪婪毫无保留地表露出来,对陈铭和陈千双而言,比得上任何信誓旦旦的表忠。

    “好。”

    突然,陈千双埋下腰,迅速地撩起裤脚,从小腿间赫然拔出一把jing致的袖珍shǒu qiāng,抵住了杨伟的脑门,这个动作连贯而迅速,快如闪电,着实把杨伟身后的一群小弟给吓着了,龇牙咧嘴就要往上冲。

    “给我站住!”杨伟大喊一声,手一扬,让背后的那群小弟安静,“陈经理不会动手的!”

    陈千双的眉毛紧蹙,双眼如炬,眼神似乎能够洞察人心!只见她盯着杨伟,并不说话,如同一个气势威严的审判官,在审查罪犯一样,一秒,两秒,三秒……足足十多秒钟过去了,陈千双也没有说话。

    “你听好了,江苏的黑道,你真能够完全吃得下,陈家自然不会对陆闯的死做任何调查,但是如果你吃不下,那对不起,杀陆闯导致江苏黑道大乱的罪名全部都要背在你身上。你既然敢替陈铭做这种事情,那么就应该早有觉悟了才对。现在你说你已经解决了大部分刺头,好,那我会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来观察。如果你通过了,你的脑袋也就彻底保住。”陈千双冷冷一笑,言辞犀利,让杨伟大气不敢出一口。

    看样子,这位反骨仔杨伟的坦诚,通过了陈千双的读心术。

    让千双姨检验完毕之后,陈铭才乐悠悠地走上前来,一脸玩世不恭的嬉皮模样,道:“千双姨,有些事情,你从今天起,可以安心交给我去做了吧。”

    陈铭之所以刚才沉默不语,其实就只是满足陈千双对自己的庇护心理而已,他知道如果今晚不让陈千双彻底放心,那么今后真正想独当一面其实是很困难的,如果陈千双对自己还像对小孩子那样放心不下的话,那自己在调动江苏陈氏集团资源方面就绝不会太顺利。

    至于杨伟,陈铭相信利益,只要能给他足够的利益,那么他也会足够的忠诚,现在的社会,诚信、忠诚都是虚的,效忠于利益才是真实的。

    而今后会不会出现更大的利益诱使他杨伟再做一次叛徒呢?对于这一点,陈铭现在并不担心,因为陈铭知道,自己有办法把他抬上去,那就有办法把他搞下来,反手之间,就可以定他生死。

    这就是陈铭的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