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反骨仔(中)

    第二十三章·反骨仔(中)

    陆闯一死,是个人都想要坐到陆闯的位置上去,那些陆闯所培养出来的势力,哪一个不是白眼狼?其中的杀戮和虞诈,会让江苏的局势越来越复杂,矛盾越来越不可调和。

    而陈铭如果用“门客”镇压江苏的黑道,那绝对是一步非常危险的棋,无论胜负,都会造成极其惨烈的后果。“小孟尝”姜承友花了许多年的功夫才组件起来的暴力机构,也很可能会在镇压过程之中损失殆尽,而陈家所也将会面临整个江苏的bào dòng,到时候处理起来有多困难,是连陈千双都难以预料的。

    所以陈千双她越想头皮越是发麻,摸出shǒu jī,接二连三地摇着头,道:“不行……我还是需要祝健回来一趟,虽然陆闯在江苏的黑道界有绝对的话语权,但是只要有‘狮虎’祝健回来主持大局,江苏黑道就乱不起来。”

    “不必了,千双姨,我说过,我不会用‘门客’镇压江苏黑道的。而且我既然敢这么做,那就不会没有后路。”陈铭连忙拦住,他闭上眼,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道:“我已经说过,这一次不会借助健叔和老头子的帮助,完全依靠我自己。再说了,健叔既然这么急地赶去西北,那一定是那老头子遇到了有非常麻烦棘手的事情,才紧急召健叔西行,这个时候他要是回来了,那老头子那边该怎么办?”

    陈千双坐在车里,脸上恢复了平静,她不再说话,而是静静地盯着陈铭的眼睛。

    这种表情,陈铭当然见识过,陈千双那高深诡秘的心理cao纵术,是她当年纵横华夏商界的依仗,简单的一颦一簇,一言一行,都会被她直接翻译成肢体语言,从中提取出准确的信息。

    而在这一刻她陈千双却无法看穿陈铭,因为陈公子嬉皮笑脸的模样,竟然是发自真心的。

    “真不知道你这个兔崽子在想些什么。”陈千双咧开嘴角一笑。

    “噔”

    就在这个时候,一抹亮光从窗外she进来,照得整部车内通亮,陈千双一怔,瞳孔紧缩,立刻jing觉地伸出手朝陈铭脑袋上按下去。

    “趴下!”

    陈千双一声暴喝!

    那抹亮光立刻让陈千双联想到了是陆闯手下的报复,按照她的惯xing思维,这种时候,如果陆闯的人要来报仇,肯定是隔着车机枪扫she。跟着陈长生南征北战的那些年,这种场景可没让她少碰见过,而不知道是陈长生的命数太硬,还是她命不该绝,总之每一次都能够化险为夷。

    而陈铭轻轻一往后一仰,躲开陈千双,然后笑眯眯地推开了车门,径直走了下去。

    陈千双快要尖叫出来了,她赶忙伸出手要拉住陈铭,可哪里拉的住?陈铭就像泥鳅一样,踉跄了几步,又继续往前走。

    “不用紧张啦,千双姨,不是陆闯的人来报仇了。”洛水莞尔一笑,纤纤玉手在空中摇了摇。

    “你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陈铭你赶快给我滚回来!陈铭……我现在越发后悔,后悔让你去接手陈家的生意,我情愿放弃这一部分商业资源,也不愿意你去得罪陆闯的人!”陈千双几乎要尖叫出来了,她咆哮着,似乎是真的发怒了。

    听到陈千双的咆哮声,陈铭愣了愣,随即转身,伸出手往后指,道:“千双姨,来,你看,我来告诉你一切吧。”

    顺着陈铭手指的方向望去,陈千双看到一个年轻人,从陈铭的那辆宾利上走下来,低着头恭恭敬敬地走到陈铭面前。

    “铭哥,事情已经解决了,所有有资历的,或者说没有资历但有野心想坐到陆闯那个位置的刺头,今晚已经被兄弟们全部拔掉了。”这个年轻人,其貌不扬,但眼神特别狠,一头刺猬一样的头发,竖在头顶上,轻声地喘着气。

    说完这句话之后,身后的几辆面包车也到了,从上面下来十来号人。

    “没事,铭哥,都是兄弟,今晚死了八个,剩下的都挂了彩,不过帮铭哥解决了陆闯手下几个平时说得起话的,值了。”领头的年轻人颇为憨厚地笑了笑。

    “我来介绍一下,杨伟,江苏人,香港中文大学法律专业的学生,读到一半辍学回来加入黑道,陆闯的肱骨之臣,前段时间被陆闯喝醉酒打了一顿,两人因此有了罅隙,之后饱受排挤。”陈铭笑眯眯地把杨伟领到陈千双面前介绍道。

    “什么意思?”陈千双瞪大眼睛,显然她还没有反应过来陈铭这番话时什么意思,她心里面虽然有一个念头,但是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相信这个念头,因为对她而言,陈铭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怎么可能做出这么老辣彪悍的事情?

    可是,事实正是如此。

    “以千双姨的智慧,我想即使我不多说,你也能够猜到了,对吧?”陈铭笑意森然,伸手牵住从他背后走过来的洛水。

    “莫非……你……你……”陈千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前这小子,居然背着自己完成了这么大的手笔?

    “算了,杨伟,你给千双姨解释吧。”陈铭冷笑一声,牵起洛水的小手,把玩着她纤细嫩白的手指。

    “陈经理,陆闯的手下,凡是有机会坐到他位置上的人,已经被血洗,而他背后的势力,该整合的整合,该分化的分化,现在的江苏黑道,已经不姓陆了。”杨伟恭恭敬敬地禀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