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反骨仔(上)

    第二十二章·反骨仔(上)

    陈铭的会议开到了深夜才结束,他从陈氏集团的会议厅走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圆月已经挂上云霄。

    洛水依旧在他的怀里,这个心明如镜的女子,和陈铭拥有天然的默契,这种默契任何人都无法给与,仿佛就是与生俱来的一样。

    洛水穿着白se的连衣裙,jing致,纤巧,白se的肩膀从镂花的短袖中露出来,在月se的映照下,洁白如玉,晶莹剔透。

    “那几个叔叔都走了,除了姜承友叔叔之外,其余的表情都很生硬,今晚应该是给他们留下了一个永生难忘的记忆。”洛水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楼道里,显得那样的轻灵和婉转,美得让人窒息。

    “没想到接管这些生意,需要注意这么多细节,一一处理完居然就已经深夜了,再过几个小时估计天都快要亮了。”陈铭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刚才的那场会议的确让他有些焦头烂额,不过一切都算是顺利,阎雅、王毅重的生意,陈铭已经掌控了七八成,眼下就等两人回去之后反馈回来的xìn hào,不过应该仈jiu不离十了。

    毕竟,这几个都是jing明人,他们也知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道理,好好活着没什么不好,况且他们每个人的存款都是上亿,足够他们后半生挥霍了,陈家也算对得起他们。这个时候将他们把手里面生意还给陈铭,虽然每年会少赚九位数,但总归能抵一条命。

    而“小孟尝”姜承友,手里面并没有实体的陈家生意,有的是比生意更加重要的东西,关系、人脉、信息。

    这三个东西,对于陈铭而言更加重要,所以这一次能够得到“小孟尝”姜承友的支持,对于陈铭而言,是最兴奋的事情。

    “天过一会儿就要亮了,丫头,我们去开房好不?”陈铭望着那斑斓的月光,搂着怀里轻轻颤抖的娇躯,温柔地问道。

    洛水嫩白如雪的脸蛋上闪过一抹绯红,她嘟了嘟小嘴,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陈铭哥哥不是答应过洛水,要等洛水成年以后才……”越是说着,洛水俏丽的脸蛋就越是红晕,最后羞得通红,洛水娇滴滴的话,也说不下去了,小声得如同蚊子声。

    “那好。等你十八岁那一天,给你pò chù。”

    陈公子倒是丝毫不避讳,直接大声地就说了出来,没等洛水羞红的脸上闪过嗔怒,陈公子就脱下那件格子衬衫,给洛水轻轻地披上,温柔道:“看你小身板冷得发颤了,把这件衣服裹上。”

    一半粗俗得要死,一半又体贴得无微不至,这陈公子的言行倒也jí pǐn得令人发指。

    洛水的刚想要指责陈铭那句“pò chù”破坏了大好的圆月浪漫,却感受到从臂膀上传来的温度,那是从衬衫上传来的陈铭淡淡的体温。

    九月天,天气转秋,夜间转凉,有了陈铭这件衬衫,洛水觉得很温暖。

    “陪你看星河流转,看江山如画。”洛水站在月光下,双手合在胸前,纤细的手指捏住格子衬衫的衣领,心头低声道。

    ※※※

    穿着一件贴身t恤的陈公子,和披着格子衬衫的洛水,缓缓地走出陈氏集团,这个时候陈氏集团的大厦已经关闭,不过有陈千双事先打好了招呼,自然而然有保安来给他们开门。

    不仅如此,陈氏集团安装在每一个楼层的jiān kòngshè xiàng头,也在陈铭召开会议之前,全部关闭,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打开过,这也是陈千双的主意,她或许没有料到陈公子敢杀陆闯,但或多或少有些预感,不得不说,这位当年震惊华夏的商业鬼才,的确有着惊人的第六感。

    陈铭走出陈氏集团的大厦,陈千双已经坐在车里等候陈铭和洛水两人了。

    一辆英菲尼迪的suv,外形秀气,前脸煞气,线条和外形都非常适合陈千双这种女人的气场。

    “千双姨。”陈铭拉着洛水,坐进车里去,脸se挂着嬉皮的笑容,一脸没心没肺的表情。

    “你觉得你今晚做的事情,怎么样?”陈千双面无表情,眼神直视前方,并没有急着发动,而是这么轻声的问了一句。

    “没怎么样。都还好。”陈铭当然明白千双姨的意思,不直接挑明,用“还好”两个字搪塞过去。

    “什么叫还好?今晚你或许是帮助陈氏集团拿回了陈家在江苏的商业系统,但是代价有多大你知不知道?”陈千双这句话并没有丝毫的指责之意,反而是一种平辈之间聊天探讨问题的态度。

    “然后呢?”陈铭笑意优雅,并不打断,继续听陈千双说下去。

    洛水脸se挂着淡淡的笑容,乖巧地听着两人谈话,她虽然知道陈铭想要说些什么,在做些什么,但是并不会插嘴,只是静静地做着一个倾听者。她从自己的挎包之中,将一枚卡片小心翼翼地取出,放在手里,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然后?代价是从今以后江苏黑道的混乱和bào dòng,陆闯一死,江苏黑道可谓群龙无首,你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要知道或许祝健在江苏的时候,他出面还能够镇住一二,现在他也不在江苏,你让谁去撑住?你吗?大学还没毕业的学生?”陈千双这句话,依旧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仅仅只是用陈述的语气,在向陈铭阐述一个事情,但是从她的言辞之中却可以听出,陈铭今晚做的事情,或许会让陈家的整个江苏大局崩盘。

    “我手里面,有‘门客’。”陈铭伸了伸手,从洛水手里接过那张“小孟尝”姜承友的那张名片。

    这张名片,早就放在洛水手中准备好了,就等陈铭拿来用。

    两人的默契,的确已经到了心灵相通的地步。

    “你想用‘门客’镇压整个江苏的黑道?”陈千双一怔,她神se开始有些紧张起来。让“门客”出手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全面开战,这会让整个江苏都陷入bào dòng之中!而且一旦动作太大,惊动zhengfu,陈家极难收场!这是她陈千双都无法控制的局面。

    “不是……”陈铭笑容依旧无懈可击,他指了指窗外,淡淡道:“镇压他们,还用不着‘门客’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