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震慑

    第十四章·震慑

    “那天……晚上?”

    林子丞颇为惊奇地笑了笑,用异样的眼光盯着陈铭。一个邪恶念头闪过,林子丞摊了摊手,小声嗤笑道:“怎么?这洛水的男朋友,连这样的货se也看得上?”

    “子丞,不要在这里跟他们废话了……”说到这里的时候,柳茜茜忽然把声调提高,道:“我们走吧,你不是说还要让我试试你新买的那辆宝马m3吗?”

    这句话,显然是说给陈铭、洛水,还有那王莉听的。

    最便宜的宝马m3,报价也在80多万,由此看来,这位林子丞少爷,的确比年级里面那徐凌峰少爷有钱的多。

    宝马这种位列二nai车榜首的牌子,陈铭是没有的,因为“měi nǚ+bmw=二nai开车”,这个说法在中国已经广为流传。宝马之所以从很早的时候就被认为是二nai车的典型代表,是因为它的高品质和特权象征在很大一部分中国人的眼中就等于着与众不同,更重要的是宝马的一些车型并不算太贵,也成为二等款爷们展示自己的经济实力的绝好机会。

    喜欢宝马的“二nai”们不在乎舆论非议,只为心中的梦想之车,这类女子多数没什么太高的人生追求,多为颇有姿se的花瓶,而且是喜欢高调示人的花瓶。

    所以这款车不符合陈铭对轿车的审美,相较而言,陈铭喜欢低调的车,比如说那款300多万顶配的大众辉腾,挂着一个大众的标志,在街上出没,懂车的人立刻就看得出来,不懂的还以为是十多万的大众。

    陈公子就喜欢这种感觉。

    “嗯,这就去。”说着,柳茜茜挽着林子丞的手,大摇大摆地朝着中心食堂门外走去。

    “哼……陈铭哥哥,人家咽不下这口气。她可以看不起洛水,但是看不起洛水的男朋友,这就罪大恶极了。”望着柳茜茜远走的身影,洛水嘟起小嘴巴,娇嗔一声,粉嫩的脸蛋上满是怨气。

    可爱极了。

    “嗯。老婆大人想要怎样?”陈铭眯起狭长的眸子,笑容玩味。

    “你……你……不会是……想……”那王莉一愣,脸上直冒冷汗,她亲身经历过,当然知道得罪了眼前这位陈公子,是什么样的下场,所以这一次,她几乎认为那柳茜茜和林子丞两人,已经走不出中心食堂的大门了。

    “人家要……你懂的……”洛水莞尔一笑,倾国倾城。

    “准奏。”陈铭伸出手指划了一下洛水晶莹剔透的脸颊。

    望着陈铭和洛水两人打情骂俏的对话,王莉却不停地打着寒颤。

    “健叔,来中心食堂接一下我和洛水。我们想要去一趟王府井买东西。”陈铭站起来,笑嘻嘻地拨通了diàn huà,还是那款外貌感觉有些老土,实际上贵得惊人的vertu的signature直板shǒu jī。

    “了解。”diàn huà里面健叔的声音非常干脆,之后就立刻挂断了diàn huà。

    3分钟之后,中心食堂楼下开始发出些许的sao动声,此时此刻,柳茜茜和林子丞还没有走到楼下,就听见下方传来一群男学生唏嘘惊叫的声音。

    “我的天!?”

    “这个车碉堡了……”

    “这是那款豪车?”

    “我们学校的土豪真多啊……居然开得起这辆车。”

    “这牌子你们都不认识?这可是……”

    听到楼下传来一群男生羡慕的赞叹声,柳茜茜心花怒放,洋洋得意起来,她娇声道:“子丞,楼下那些人是在夸奖我们的车是吗?”

    林子丞皱了皱眉头,有些诧异,他知道,一辆宝马m3在大街上的确可以引来一些羡慕的眼神,但也仅此而已了,绝不可能让人发出这种惊叹的声音。毕竟这里是国立南央大学,重本之中的重本,相当于国子监,什么财大气粗的人没有?怎么可能因为看到一辆宝马m3而唏嘘惊叹成这样。

    柳茜茜和林子丞两人挽着手,走下楼,只见一辆宾利,停在自己宝马m3前面!而那群惊叹声,也是从几个围在宾利车周围的男生那里发出来的。

    林子丞一怔!果然不出他所料。

    “国立南央大学果然是土豪出没的地方,连宾利都能轻易见到。”林子丞啧啧惊讶道。

    “这是什么车?感觉外形一般啊,还没有我们的宝马好看呢。”柳茜茜嘟了一下嘴,显然刚才她的虚荣心没有彻底满足,让她整个人都不舒服起来。

    “别瞎说,这款车至少500万,不是我那辆宝马可以比拟的。”林子丞摇了摇头。

    的确,他林子丞家里面虽然有钱,但是要掏500w买一辆车,是绝无可能的。有钱不假,不动产多,再加上还有几个大股东,并不是他林子丞一家独大。

    而就在这个时候,让林子丞和柳茜茜更加瞠目结舌的画面出现了!

    陈铭,挽着洛水,缓缓从另一侧的楼梯走了下来,走到宾利旁边,然后陈铭笑嘻嘻地丢了一根烟给那开车的中年男子,而洛水,则是直接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这场面,除了让周围路过的人羡慕得要死之外,更加让林子丞和柳茜茜两人瞪大眼睛愣在了原地,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柳茜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还以为那陈铭只是一个普通的新生,工薪阶层,只能带洛水吃食堂。哪里想到,两人简直是在体验生活!

    她刚才不可一世的优越感,彻底烟消云散了,只有一种井底之蛙的自嘲,从她的心坎里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