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换一品鸡?

    第六章·换一品鸡?

    陈铭摇着杯子里面的红酒,然后缓缓地倒进自己嘴里,已经完全清楚这个名叫唐萧然的背景之后,陈铭已经完全没有任何顾忌了。

    其实他本来也不会有什么顾忌,只要不是从北方京师南下的过江龙,在江苏一带还真没有人能够动的了他,毕竟江苏陈家,要论底蕴和财力,没有任何人能望其项背。

    现在就等眼前的这个唐萧然唐少爷如何出招了。

    毕竟,总不能一见面就平白无故动手把别人打成残废不是?陈铭又不是那海定银枪小霸王,陈铭明白如何让自己站在有理的那一边。

    这个时候,只见两个浓妆艳抹、颇为妖娆的女子,推开了雅间的房门,走了进来。

    一品鸡!

    绝对是这座英伦国际的头牌!

    修长的měi tuǐ上裹着蕾丝边的sī wà,闪亮的高跟鞋,娇挺的胸部,水蛇一般的腰身,脸蛋也足够妖艳,这两个无论放到哪里去都足够吸引大量回头率的měi nǚ,便是今晚唐萧然唐公子的筹码。

    几个和洛水同一个寝室的女生自然不知道唐萧然唐少爷想要做什么,现在她们除了对洛水这个没品味没礼仪教养的男朋友评头论足之外,便什么都不能做了。这场陈铭和唐萧然唐少爷之间的yǐn xíng博弈,她们处在最微不足道的最底层。

    当然,她们自己不知道。

    两个一品鸡扭动着她们水蛇一般的腰身,探出那修长的měi tuǐ,缠绕在唐萧然身上,一时间,唐萧然唐少爷温香软玉抱满怀,意气风发,好不得意!

    陈铭虽然大概知道眼前的唐萧然唐少爷想要做什么,但是在这种场合之下,没有理由自己先出手,于是绕有兴致地观望着这一男两女。

    越来越大胆粗俗的动作,加上两个一品鸡的配合,唐萧然唐公子很快就让两个一品鸡娇喘连连,yin糜的声音,情yu的氛围,立刻弥漫了整个雅间。

    陈铭神se平淡,眸子里面隐现着玩味的光芒,静静地欣赏着唐萧然和这两个一品鸡上演真人版的现场av直播。

    周围的几个女生,纷纷看的面红耳赤,不过这个时候她们没有任何发言权,几个唐萧然唐公子的小弟已经看好她们几个了,现在她们只能够做没有意义的观众,看眼前这个飞扬跋扈的唐少爷,如何捉弄和戏耍那不知天高地厚的陈铭。

    一声音调极高的急促喘息,响彻了整个包厢,其中一个jí pǐn鸡瞬间进入了高chao,jing彩的表演渐渐落下帷幕。

    洛水自然是没有跟陈铭那样,去欣赏唐萧然的龌龊行为,而是塞上了耳机,一边听着手机里面的歌,一边喝着果汁,她现在太安心了,有陈铭坐在她身旁,在洛水的认知里面,再也没有比这个更能够带给她安全感了。

    即使泰山崩于眼前,只要有陈铭在,那么一切都不值得担心。

    一个女人,能够对一个男人产生这样的安全感和信赖,那还需要怎样的期盼呢?这不是莫大的幸福又是什么?

    陈铭望着洛水漆黑的眸子里透出来的那种恬静和闲适,心头一阵温暖。

    洛水,我陈铭或许是个混帐,或许没有什么权倾天下的壮志,但是能够抱着你一起走过一生,就足够了。

    一个念头轻轻地在陈明的脑海里面浮现。

    “嘿,陈叔宝兄弟,这两个一品鸡怎么样?质量好不好?”唐萧然颇有用意的一句话,把陈铭从思考中拉回了现实。

    “哦?”陈铭转过头,脸上依旧挂着标志xing的笑容,只是笑意的深处,藏着冷冽的杀意。

    唐萧然自然没有看出陈铭的杀气,继续追问道:“这两个一品鸡味道怎么样?要不然咱们换换?我两个,换你身后的那一个,如何?”

    “陈铭身后那一个”,用膝盖想,也知道指的是洛水。

    冷意瞬间弥漫了陈铭的双眼!如同一头被激怒雄狮,一股杀气腾腾的凶光,顿时凝聚在陈铭的眼神之中。

    一怒,天下流血。

    不过陈铭还在忍,他还在等对方最后的手段。

    冷意,藏在笑容的最深处,不易察觉。

    陈铭摇了摇手里还剩下一点点的红酒高脚酒杯,眼睛眯成一条线,笑容和煦可掬,幽幽道:

    “好啊,不过还要添一点零头。”

    唐萧然一愣,原本陈铭被激怒的模样,本来应该是他意料之中,可是现在陈明忽然笑容可掬的模样,却让他有些乱了方寸。

    “哦?是什么零头?”唐萧然显然没有明白陈铭的用意。

    “嗯……这个嘛。”陈铭站起身来,端着酒杯踱了几步,仰头优雅肆意地喝下最后一滴红酒,淡然道:“比如说你顶着的那颗狗头。”

    “你说什么?”一听到陈铭这种身份的人居然敢直接骂自己,唐萧然唐少爷脸se顿时变得狰狞起来,一声yin沉的冷笑从他鼻子里面冲出来,“小子,你说话别这么冲,弄不好你今天就不能竖着从这间包厢出去了。你究竟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唐萧然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咆哮着吼出来的,他指着自己的鼻子,越说越气,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陈铭这种平民阶层居然敢在他面前放这种狠话。要知道,在他的认知里面,在金陵,他是官二代和富二代之中的佼佼者,是掌握实权的上位者,他的潜意识里面,充满着对陈铭这种平民的蔑视。

    “我就实话给你说吧,你身后的那个婊子老子今晚是要定了!老子要把你打成残废放在旁边看着,好好看着老子今晚如何在床上调教你背后那臭婊子!”

    唐萧然恼羞成怒,已经开始准备动手指挥几个小弟的动手。

    可是,明显慢了陈铭一步!

    “砰!”

    一声脆响,陈铭手中的酒杯顿时在墙壁上敲碎,紧接着陈铭一个健步朝着那唐萧然冲了上去,这两步一气呵成,快如闪电,周围几个唐萧然的几个小弟和朋友几乎还没有反应过来,陈铭就已经冲到了唐萧然面前!

    陈铭的速度快到了什么程度?当他站在唐萧然面前开始动手的时候,唐萧然居然还在破口大骂,他虽然感受到了陈铭所带来的危险,但是他的大脑还没有来得及指挥他的身体做出反应!

    “啪!”

    锐器划破肌肉的声音!

    那破碎的酒杯,顿时插进了唐萧然的脸颊!

    破碎的玻璃渣,全部深深嵌入唐萧然的脸庞,紧接着陈铭猛力向上一拉,一道深深的口子顿时在唐萧然的脸上割裂开来!

    鲜血狂涌!

    动我女人心思者,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