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五灵根,修炼废物!

    见唐心应下,那女人眼中这才有了一丝笑意,问:“还不知你叫什么名呢?我看你身上没有灵气,你应该还不是修真者吧?”

    “我叫唐心,我确实不是修真者。”

    蒙着黑纱的女子眼睛一亮,道:“哦?既然这样,你何不入了我绿倚门?”

    因她的话,身后的一众少女错愕连连,那名粉衣少女更是不依的开口:“师傅,她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怎么可以进我们绿倚门,再说了,我们绿倚门在虎啸大陆好歹也是数一数二的门派,岂能随意收徒?”

    唐心一怔,继而盈盈一笑:“多谢前辈好意,只是,我天赋普通,只怕……”

    “唐心,我绿倚门在虎啸大陆威名远扬,门中弟子有上千人,多少贵族子弟想要进我绿倚门都被我摒之门外,今日若非看你得我眼缘,我也不会说要收你为徒。”沙哑的声音低低的传出,她看了唐心一眼,再道:“而且,我是筑基七级的修仙者,放眼眉整个虎啸大陆,筑基七级以上的修仙者并没有几个,你,可要想清楚了。”

    她语中的威胁她自是听得明白,只是,为何她要收她为徒?还半带强迫性的?若是拒绝,那她就又多了一名筑基七级的敌人,若是接受?那……

    敛下的眸光中掠过一抺幽光,再抬眸时,眼底一片的清明,如同一个不解世事的少女一般,盈盈笑问:“那,你可会教我法术?像刚才她那样的?”

    “那是自然,不过,还得看看你是什么属性的,才能决定你适合修炼哪一种术法。”沙哑的声音缓了一些,已经不见了先前声音中的厉色,似乎,因她的服软而感到满意。

    “那,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她当即双手抱拳,恭恭敬敬的向她鞠了一躬。

    “你这算什么礼?哪有拜师礼是这样的?当然得跪下才算行了拜师礼。”一旁的粉衣少女开口呵斥着,美丽的眼眸中尽是针对她的不友善。

    唐心眨了眨眼睛,低下了头,道:“可是,我们那边都是这样的啊!而且我爹爹说了,除了父母,就是师傅也是不能跪的,要是一定得跪,那我还是不要拜师了。”

    一听这话,那蒙着黑纱的女子这才挥了挥手:“好了好了,不跪就不跪,既然你已经拜了我为师,等出了这森林,就随为师回绿倚门吧!”

    “好,多谢师傅。”她笑盈盈的道谢着。

    “你入门晚,她们都是你师姐,以后对师姐要客气一点,她们都是来自大家族的子女,知道的东西也比你多,日后你有不懂的也可向她们请教。”

    粉衣少女以及那十几名少女全都骄傲的仰起了下巴,轻蔑不屑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扫了几下,粉衣少女更是俨然一副师姐的模样,开口道:“唐心,还过来见过你的众位师姐!”

    “众位师姐好。”她上前,也有模有样的向她们行了一礼。

    “嗯,这还差不多。”粉衣少女睨了她一眼,这才走向那蒙着面纱的女人:“师傅,我们走吧!”

    “嗯。”沙哑的声音应了一声,看了唐心一眼,这才带着众人往林中走去。

    唐心跟在后面,再抬眸看去时,眸光中光芒流动,一闪即逝,快得无人察觉。她如一天真无知的少女一般,乖巧的走在后面,时不时的跟着那些少女扯谈到着,而前面,蒙着面妙的女子虽然没有回头,却一直竖着耳朵在注意着她。

    只是,一行人往前继续走了不久后,便又遇上了风狼,风狼的出没是成群的,当那飞窜而来的风狼将她们一行人围住时,唐心‘惊慌’的大叫着:“啊!师傅!有狼!”

    “你躲在为师身后,这里间交给我们就行了。”沙哑的声音传出,她示意唐心躲在她的后面,唐心一听,当即就来到她的后面,一双‘惊恐’的眼眸还带着几分的‘怯意’朝那些风狼看去。

    而那十几名少女一见她那胆小如鼠的模样,一个个不屑的哼了一声,各自亮出了wǔ qì准备对付那些风狼。

    “嗷!”

    一声低嚎声传出,二十几匹风狼不约而同的扑了上来,狼嘴大张露出尖尖的狼牙,滴着白色的唾液,张开利爪狠狠的爪下,将唐心护在身后的面李婉秋,也就是唐心的那个师傅,衣袖一抖,双手手凝聚灵气化作攻击,两道凌厉的风刃咻的一声朝那些风狼劈去。

    唐心一见,目光一眯,好快的速度!风刃的攻击远远在那些风狼之上,而且出手之快,让人防不胜防!这个女人确实如她所说,实力不低,甚至,可以与那要杀他的修仙者相比。

    “咻!嗷……”

    凌厉的风刃划过,鲜血飞溅起而出,那风狼低鸣一声,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而似乎因血的味道,让那些风狼越发的发起狂来,原本只有一两只攻击李婉秋,到现在一连几只专门攻击她,她心苗头不对,连忙跑开。

    “啊!师姐救命啊!”在那数头风狼扑向李婉秋的同时,她也迅速退离李嫁秋的身边,转而来到那粉衣少女的身后,一手紧紧的捉住了她的衣角,惊慌失措的说:“师姐,那些狼好厉害!你可得护着我,我还不想死呢!”

    “滚开!”

    粉衣少女一怒,大声的喝着:“躲在我背后干什么?自己想办法对付风狼,我才没空去管你!”说着手一推,就要将她推开,唐心又哪肯就这样放过她,侧身一闪,带着惊恐的声音慌乱的道:“可是、可是我只会三脚猫功夫啊,而且你是我师姐,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我死在风狼的爪下?师傅都会不同意的。”

    “你!”

    “语蝶,护着你请师妹,她若出这什么事,我唯你是问!”李婉秋沙哑的声音传来,正对付着数头风狼的她,此时分不开身去护着唐心,也只能交给她们了。

    “师傅!”粉衣少女不依,跺了跺脚,瞪着唐心的目光尽是怒火。

    “师姐小心!有狼!”唐心大喊一声,拉着她就往上顶去。

    被拉着衣服挡在她的前面,林语蝶怒骂出声:“该死!你别揪着我的衣服!”声音一出,见那风狼发狠的扑了过来,当即位凝聚一记水能量击了过去。

    看着她复手之间便凝聚出一股水气,迅速成形后化为水柱的朝那扑来的风狼袭去,水柱穿透风狼的狼身,砰的一声,原本悬空扑上来的风狼便失去了战斗的能力,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

    又是这招?

    清眸一闪,她看着面前的这个粉衣少女,她是水属性的?能那样迅速的凝聚水柱,她的实力应该也不低吧!眸光瞥见身后一头风狼扑来,她连忙伸手一拽,拉过她便喊着:“师姐,后面后面!”她的师姐可不是白叫的,必要时,她就得帮她挡危险,要不然怎么对得起她的这一声师姐?

    然而,林语蝶被她扯着就往后拉,身体本能的被她那样拉了过去,一时间只觉头晕得不行,身体还没你站平衡,锋利的爪子已经朝她的手臂爪下,硬生生的撕下了她的衣截衣袖,连带的划出了几道爪子,鲜血直涌而了,她忍不住的痛呼出声。

    “啊!”

    “啊!”

    唐心也像被吓到似的,跟着她一起尖叫着,眼见那风狼就要扑下来,她一手抱着头一手拉着她的衣角就蹲了下去。

    而正砍杀了第十头风狼的李婉秋一听唐心的叫声,以为是她被伤到了,连忙回头看去,这一看,正见一匹风狼朝她扑下,目光一冷,手掌一翻,猛然一抖,一道凌厉的掌风伴随着灵气便从她的手心击出,将那头狼击飞了出去,重重的撞上了一旁的大树。

    风狼像是受了惊,低嚎一声,剩下的十几只飞快的撤离,就如同他们先前风一般的而来,没一会,便消失无踪。

    “师姐,你、你怎么样?”唐心看着林语蝶那胳膊处的几道爪痕,一时‘感动’的看着她:“师姐你真是对我太好了,竟然为了救我自己被狼伤成这样,师姐你放心,这一路上,我一定好好照顾你。”

    原本正打算怒骂出声的林语蝶听了她这话,又见她师傅走了过来,顿时气得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

    李婉秋看了受了伤的林语蝶一眼,见唐心没事,这才道:“唐心,你帮语蝶处理一下伤口,剩下的人所这些风狼的晶石挖出来。”

    “是。”

    唐心随便的给她处理了一下伤口,又在林中摘了些草药,在嘴里咬了咬就要往她的伤口敷下,谁知那林语蝶看着那被她咬了烂烂甚至还沾着唾液的草药露出一副嫌恶的表情:“你就打算用这些恶心的东西给我敷药?这上面还沾着你的口水呢!给我拿开,少恶心死我。”

    “师姐,你就别闹别扭了,这草药真的好用的,而且唾液我还是故意加上去的,对伤口有好处,你就将就一下。”唐心才不管她恶不恶心,说着,不顾她那见鬼似的惊恐神色,当下就把沾着口水的草药往她放胳膊上敷下,顺带的伸手一撕,从她裙子上撕下一条布条来。

    “你、你干什么撕我裙子!”她气炸了,伤口本就痛,她二话不说把那令人恶心的草药就往她伤口上敷就不说了,现在竟然还撕她的裙子,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她无辜的道:“不撕哪来的布条给你包扎?”

    “你可以撕你的!”

    “可是撕你的比较顺手。”

    “你!”

    “师姐,你不要动,再动伤口会痛的。”她边包扎着,不经意间的一个加重了力道,痛得她哇哇直叫。

    李婉秋在一旁打量着她,似乎想要将她看清,一个毫无自保能力的人,怎么会在这林中仍安然无恙?难道真像她先前所说,她是跟着一队佣兵团才能活到现在的?

    半个月,整整半个月,唐心一直没有机会离开,那李婉秋一双眼睛总是时不时的落在她的身上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她本想下药,但却不敢冒那个险,半个月的相处,她知道李婉秋不同那些佣兵,她的警觉性高,防人之心也强,就连她要小解什么的她都让人跟着她一起,好听一点是保护她,说白了也不过了防止她跑路。

    眼见就要出林了,她也改变了主意,既然她那么想留住她,那她就留下吧!看看这绿倚门是不是真的如她所说,是数一数二的大门派,再者,她还没接触过属性术法,这样一来也可以先了解一下。

    “今晚就先在这里休息吧!明日一早便可出林了。”李婉秋开口,依旧是那沙哑的声音。

    唐心几次猜测,那黑色的面纱下蒙着的是一张怎么样的容颜?丑的?美的?她的声音又为何是那般的沙哑?按理说,她既然是一名筑基七级的修仙者,应该不至于老得太快吧?

    “师傅,出了幽冥森林,我们要多久才能到绿倚门?”她走到她的旁边坐下,不管她的目的是什么,至少她的安全目前还是无须担心的。

    “绿倚门在玉女峰上,从这里要两天的时间才能到。”

    “师傅,那我们会经过城里吗?我还没来过虎啸大陆,不知道这里的城镇会是怎么样的,到时能不能让师姐带我去逛逛?”

    “嗯,可以。”她点了点头对林语蝶道:“进了城,你就带她去转转吧!”

    “是,师傅。”林语蝶瞥了唐心一眼,自顾自的在旁边坐下。

    次日,当她们一行人出了幽冥森林,唐心回头一看,心下暗忖着,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是否也安全出林了?

    “唐心,你走不走,全等你一人了!”林语蝶回头喝了一声,不满的看着她。

    “来了。”唐心回头,敛起眼中情绪,再一抬眸,一片清明,倾城绝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笑意:“师姐,进了城,你就带我去转转吧!”

    “急什么,等我们到城里时,至少也是下午时分了。”

    一行人,而且都是年轻女子,个个都长得俏丽娇美,走在路上自是引人注意,进了城门,来来往往的街道上的百姓更是惊艳的看着她们,当然,是她们当中,那一袭青衣容颜倾城的唐心,唐心的美,任何一个见过她的人都忍不住惊艳,更别说城中的普通百姓了。

    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目光,唐心倒是没什么,而那十几名少女,包括林语蝶却是妒忌得要死,一双双几乎忍不住要喷火的眼睛时不时的朝唐心扫去,恨不得能划花了她的脸,毁了她的倾城容颜,而走在前面的李婉秋,在看到那街上百姓甚至是某些修仙真者惊艳的目光后,慢慢的敛下了眼眸,掩去了眼中一闪而过的神色。

    在一处客栈落脚后,唐心便拉着林语蝶出门了,当然,若是可以自己出门更好,只是她知道,李婉秋是不会同意的,前脚才迈出客栈的大门,后面便传来李婉秋沙哑的声音。

    “语蝶,你们两人出去不要惹事,逛一会就回来,不要太晚了。”

    “是,师傅。”

    一到街上,唐心便放开了林语蝶,自顾自的往前走着,不时的看着街边的东西,见都是些跟龙腾大陆一样很常见的东西,不禁觉得无趣,而后面,林语蝶又要挤开人,又要看着她不让她走丢了,根本连大街上有什么都没心思去看,见她在前面的一处小摊停下,本以为总算跟上她了,谁知她放下手中的小玩意儿,又往前面走去,气得她在后面直喊着。

    “唐心!你给我等等!”天知道她跟着她有多捉狂,明明她是师姐,却总被她吃得死死的,现在还得负责陪她逛街?真不知师傅为什么这么偏心她!

    “嗯?灵药种子?”她眼睛一亮,朝前面的那间铺子走去。

    “姑娘,买种子?想要哪一种灵药的种子?我们这里应有尽有。”掌柜见有客shàng mén,连忙迎了上来。

    “你这些都是灵药种子?”她上前,打量着那摆放在台面上的那些种子,有的已经发芽,有的只是种子,而在每一种种子的面前,都详细的写着那一种种子的药用价值以及价钱。

    “那是当然,姑娘您看,这是和筋草,也是最为常用的灵草,一般种下后,三个月便可入药,生长快,丹徒们都会用这制作一些适用于刀剑的金伤药,和筋草的价格也不贵,只要十枚金币,而这一种,白鹤灵芝则是较是贵重的灵药,十年才能长成二十年才算初熟,而真正能入药,就必然得三十年,所以这药极金贵。”

    “什么?要三十年才能入药?三十年,那得等多久啊?如果有的人等这药救命,那岂不是得等到头发发白?”她嘴角一抽,灵药?她总算有点认知,灵药与普通的草药的分别就在于,拥有灵气之后外,还很难成熟。

    “呵呵,像一些深山密林或者悬崖峭壁鲜少人去的地方也会有这些灵药的出现,只不过一般上好的灵药都是有灵兽守护的,也有的人会种植着一些这样的灵药,不过因为这成熟白鹤灵芝的珍贵,所以一般都不会有人拿出来卖,通常都是拿出相对应的宝物去交换。”

    唐心点了点头,转了一下,便道:“那好,你把那几样较为少见的种子给我各拿三株吧!”她的药田正空着,买点去种也不错。

    然而,那掌柜的听了她的话却是一怔:“姑娘想要哪几种较为少见的?”看她的样子,不像是丹徒,怎么一帮就要帮那些极其珍贵的灵药种子?

    “这种和那种,还有这几种。”她点了几种,都是她在看完他这铺里所有的种子后决定的,这些种子的生长期长,也许她将来会用得到也说不定。

    “只是,姑娘,别说那一些了,这可种子可是很贵的,你……”

    “别担心,我买得起。”她一笑,拿出一张黑晶卡:“这个你们这里也是可以用的吧?”

    “晶卡?可以。”黑晶卡?看来这姑娘不是一般人家的人,一出手就是黑晶卡,虽然在这虎啸大陆中,黑晶卡较为普遍,但也只有一些家族的人才拿得出来,黑晶卡上面还有金石卡和紫金卡,不过那些极为少见,只有很具实力的人才拿得出来,在这城镇之中更是不可能见到。

    把几样种子包好给她后,那掌柜的想了想,又问:“姑娘可是丹徒?”

    “不是。”

    “那是炼丹者?”

    “也不是。”她轻笑着。

    “那、那是炼丹师?”那掌柜的咽了咽口水,看着她,神色带着几分激动。

    “呵呵,不是,我只是买这些回去种着玩。”她轻笑出声,见那掌柜的一脸愕然,便转身往外走去,一出外面,正见那林语蝶正一副焦急万分的模样在大街上东找西找的,还时不时的大喊着,她摇了摇头,将种子收入空间手镯,这才走入人群中。

    “师姐,我在这呢!”

    一见到她,她气急败坏的走上前怒骂着:“唐心!你跑到哪去了!有你这样逛街的吗?”

    “师姐,小声点,他们都在看你呢!”她示意着,大街周围,此时不少的人正对着怒气冲冲的林语蝶指指点点。

    见到那些人对着她指指点点,她不由脸色一红,怒扫了唐心一眼,压低声音:“快走!跟我回去!”当下,拉起唐心就往回走去。

    街上也没什么好买的,而种子她也买到了,便也跟着她回客栈,来到客栈时,两名少女便迎了出来,对林语蝶说:“林师姐,师傅让你和唐心去她房里。”

    “喔,好,师傅在哪间房?”

    “我带你们去。”说着,少女转身前面带路,往二楼走去。

    “师傅,林师姐和唐师妹来了。”

    “嗯,进来。”

    沙哑的声音从房中传来,门外,唐心推门而进,见李婉秋坐在桌边,面前摆放着一块黑晶石,她心下了然,定是她想帮她测试是否具备灵根。

    “师傅。”两人同时开口,来到她的面前。

    “嗯,唐心,这一路都没时间帮你测试灵根,今天为师就帮你测试一下,回到绿倚门也好给你挑选适合的功法。”她示意她坐下,又对一旁的林语蝶说:“语蝶,你一旁等着吧!等会我有话问你。”

    “是。”林语蝶恭敬的应了一声,便站到一旁。

    “师傅,我要怎么做才能测试?”她一脸懵懂的看着那块黑晶石。

    “你将手握住这块晶石,闭上眼睛,静心聚神,你是什么属性的灵根,这块晶石就会显示出来。”

    “好。”她伸着手,握住了那块晶石,闭上了眼睛,感觉一股灵气透过手掌窜入她的身体。

    李婉秋微提着心看着,当看到那块黑晶石显示着火属性光芒时,她眼底划过一抺精光,原来是火属性……只是,很快的,火属性的光芒暗了下去,又升上了水属性。

    “双灵根?”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惊喜,看着那块涌动着水能量的晶石。

    而一旁的林语蝶也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这唐心竟然是双灵根?不会吧?然而,就在她们以为她是双属性时,那水属性却又渐渐隐去,浮xiàn jīn属性以及土属性和木属性,看到这,林语蝶微放下心,眼中闪过一丝轻蔑。

    哼!五灵根?那可称得上是废材的灵根,而且五根根最难修行,就是最大的成就估计也只有到筑基期吧!而她们可不一样,修为是无止尽的,就算再怎么样,相信在几百年后也能成为结丹修士,她,跟她们根本没法比。

    “唉!”

    听见一声轻叹,唐心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李婉秋:“师傅,怎么样?我可有灵根?”

    李婉秋看了她一眼,收起了那块晶石站起来道:“你是五灵根。”真没想到她竟然是最难修炼的五灵根,只要,要到筑基期没那么容易啊!

    “五灵根?那是不是说我五种属性都能修炼?”她眼睛一亮,如果是这样,那就好了。

    “哼!看你那样子,还在沾沾自喜?你不会不知道,五灵根也被称之为废材灵根,五种属性都可以修炼是不错,只不过,你体内的五种属性相生相克,想要修炼可没那么容易。”

    “那也是说还是能修炼的吧?”

    听见这话,李婉秋眼底光芒一闪,是啊!是可以修炼,如果有上好的丹药辅助,她进入筑基期应该不难。想到这,抬眸看向她,眸光中已经带着柔和:“你说得不错,五灵根也是可以修炼的,只不过会比普通人要付出的更多。”

    “那就好。”她一笑,显然是放下了心。

    “嗯,唐心,你先出去吧!我有话要问你林师姐。”她挥了挥手,示意她先出去。

    “好。”她应了一声,便往外走去。

    待她离开后,李婉秋这才开口:“语蝶,今天你们出去她都做了什么?”

    “师傅,她就是一个土包子,空有一副倾城容颜,却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人,上了大街跟个疯子似的到处先跑,那兴奋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被人关起来没上过街的,我跟她出去了一下,几乎被她气死,就一直是她在逛街,我在后面跟着她跑,师傅,你为什么要收她为徒啊?她的天赋又不要,干脆不要她算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这一路上,你还得多照顾着她点,毕竟她是刚进门的有很多事情都不懂,另外,她已经是我绿倚门的弟子,那也就是你的师妹,今后不得再对她挑三捡四的,你也下去吧!”

    听了这话,林语蝶眼中闪过不解,想要再问,却见她已经闭上了眼睛,当下只得道:“那弟子就先出去了。”

    房门关上的那一刻,李婉秋睁开了眼睛,冰冷的眼眸中划过一抺暗光,她伸手隔着黑纱轻抚了一下自己的脸,又看了看自己皱了的皮肤,眼中闪过一抺坚定。

    虽然是五灵根,但她相信,只要她精心调教,再配以丹药相辅助,她一定能突破筑基期的!只要她到了筑基期,一切就好办了……

    另一间房里,唐心躺在床上闭目休息着,正想着五灵根的事情,这时,房门被推开,林语蝶走了进来,见她躺在床上,当下走了过去指着她娇蛮的道:“唐心,你给我下来!这床给我睡,晚上你睡地上。”

    闻言,她睁开眼睛,道:“师姐,那怎么能行?全部都是两个人一间房的,这床这么大,我们两个人睡刚好。”

    “我才不要跟你睡一张床!下来!”说着,她伸手一拉就想要将她拉下来,而这时,唐心手指间的一条银针一动,剌入了她的身体,一瞬间,那林语蝶便晕了过去,整个人半趴在床边。

    “想睡床?下去吧!”唐心抬脚一踢,将她踹下了地面,任由她躺在地上,不是她黑心,而且她本来就没那么好心。

    闭着眼睛沉沉睡去,直到,天渐亮时,她才起床把在地上睡了一夜的林语蝶给提上了床,自己则整理一下衣裳,收拾好后才用银针剌了她的穴位一下。

    “嗯?天亮了?怎么这和快?啊嚏!”她冷不防的打了个冷颤,抱紧了自己的身体喃喃的道:“怎么感觉像是着凉了似的?”

    “师姐,快起床了,今天还要回绿倚门的。”唐心已经整理好衣裙发饰,头顶上的小丹依旧静静的盘着,也不动半分,就如同一枚真的发饰一样,泛着水蓝的光,美丽而耀眼。

    “知道了,不用你提醒我。”她提起精神说着,整理了一下衣裙,这才往外走去。

    下了楼,让小二准备了早点,她们便十几人坐了四五张桌子,个个都是娇俏佳人,让那一大清客栈的人都眼前一亮,唐心和林语蝶以及另外的一名女弟子坐一桌子,剩下的一个位置是给李婉秋的,不过她还没下来,就空着。

    这时,客栈进来了一名虎腰熊背的大汉,一进大门,那一双带着猥琐的目光便直勾勾的在大厅中十几名少女的身上打转着,直到看到那一袭青衣的唐心时,顿时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