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真相!

    看着他黑沉而夹带着怒气的俊脸,她挑了挑眉,上下打量着他,忽而凑上前,像只小狗似的在他的身上闻了闻,又扯过他胸前半敝开着的衣襟,忽而抬起头:“昨晚那大暖炉是你?”

    他抿着唇,不语,凤眸一片幽深的盯着她。

    “你身上的味道有点熟悉。”奇怪了,她怎么会在他的身上,感觉到那日中毒时那冰凉而舒适的气息?

    “你属狗的?这样闻出什么来了?”

    “不可能不可能。”她自顾自的摇着头,否认着脑海上的那个念头。当时她和他一见面就是水火不容,他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那里?还救了他?分明当时就是帝殇陌救她的,她是脑袋烧糊涂了才会有那个念头,旋即,又似乎察觉到两人现在的姿势,不由瞪起了双眼。

    “你怎么爬上我的床了?”

    他凤眸一眯,忽而勾起了唇角,倾近了她将她压在床角,低沉而带着沙哑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说着:“告诉你,我不止爬上你的床,就连你身上的衣服也是我帮你换的。”

    “你你你!好你个沐宸风!你趁我病竟然乱来!”她气得脸色涨红,分不清是怒还是羞,虽然上回她险些走火入魔也被他看了个精光,但那是情势所逼,而他现在,占了她的便宜还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说出来,气死她了气死她了!

    “乱来?”凤眸一睨,深邃而蕴藏着危险:“谁救了你的命你都不知道,还敢说我乱来?”这个女人,当初他为了她以身引水蛭,她倒好,一句感激都没有,甚至还一直跟他对着干,真是笨得可以。

    “什么?”她一怔,不知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以为在那林中,是帝殇陌用水蛭帮你解的毒?”

    心头一跳,怔愣的看着他:“难道不是?”

    “是?哼!真没见过像你这样笨的女人,当初就该让你死掉算了,免得气死人。”

    他冷哼一声,在心底暗骂着,那水污秽至极,又因他在那里面浸泡了被水蛭吸住,回去后好几天腿都是又痒又痛,那帝殇陌倒好,平白无故的就捡了他的功劳,本想着这事也没什么可说出来的,毕竟是他自己没事找事要救这个女人,不过没想到这事她却一直放在心上,那日在测试场中,她竟然因这件事而饶了帝殇陌一命,要是换成是他,一剑就了结了他。

    “你、你别告诉我,是你?”她错愕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明显在闹别扭的男人。

    哪知,沐宸风懒得理她,自顾自的下了床,站了起来披上自己的外衣,哼也不哼一声的就往外走去。

    唐心傻了眼,喊道:“你这这样走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她一直以为帮她帮去蛇毒的是帝殇陌,怎么、怎么原来不是?

    “娘亲,娘亲你醒啦!”凤凤跑了进来,飞快的扑到她的怀里,嘟着小嘴抱怨着:“娘亲,那人坏人不让凤凤进来陪你,那个坏人脱了娘亲的衣服只自己看,不让凤凤看,他还不让凤凤跟娘亲睡一起,自己却跑来跟娘亲睡在一张床上,娘亲,他昨晚有没欺负你?”

    听了他的话,唐心就嘴角一抽,这都什么跟什么?

    夏雪走了进来,看着坐在床上的她,露出了一抺浅浅的笑容:“xiǎo jiě醒了?我准备了早点,xiǎo jiě吃点吧!”

    “嗯。”她下了床,穿上了外衣,这才走到桌边坐下。

    “xiǎo jiě,昨日之事传遍了皇城,原本一些在外面盯着我们相府的人已经退离,似乎是昨日之事起了威摄之意,还有刚才段无止来过,我告诉他您还没醒,让他下午再来。”

    唐心静静的吃着早点,听着夏雪的汇报,这几日确实有不少的盯着相府,以为相府是一块可以任人宰割的肥羊,昨日她对苏若出手,一面是解气,一面也是威震众人,她要让他们知道,就算唐家只剩下她一人,也不是谁都可以欺压的!

    “主子,大门外来了一队人马,正在敲门。”浑身散发着浓浓煞气的墨闪身进来,黑色的紧身战袍包裹着他健壮的身体,长垂到地的黑色披风垂落在身后,随着他进门时的一个转身而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血色的眼眸就算是在白天也叫人不敢直视,当然,唐心几人除外。

    “一队人马?”她挑着眉,对夏雪道:“去看看。”

    “是。”夏雪应了一声,往外走去。

    唐心看了一身战袍的墨一眼,忽而扬起唇角,赞道:“墨,这身战袍很适合你。”

    墨微怔,血色的眼眸一闪:“谢主子。”这衣服,是她特意吩咐人订做给他的,收到这衣服,他很意外,也很感动。

    “那件披风是用特殊材料做的,可防攻击,只可惜这衣料不够,要不然给八煞他们也做一件,总归是保险一点。”她托着下巴,看着面容俊美的他,血色的眼眸成了他的特色,忽的,像想到什么似的,又问:“对了,我前阵子在研制一种药水,可以让你的眼睛变成普通的黑色,等研制出来再给你试试,也许你将来会用到也说不定。”

    “是。”他恭敬的应着。

    “嗯,下去吧!”她挥手示意了一下,他也在下一刻又隐藏起来,消失无踪。

    大门前,夏雪冷着一张美丽的容颜,看着面前的一行人,目光落在那为首的中年男子身上,冷声道:“我已经说过,我家xiǎo jiě不见客!”

    “姑娘,我家爷想要见见你家xiǎo jiě,那是你家xiǎo jiě的福气,你可知,我家爷在江湖上可是大有名气的,惹火了他,对你们可没好处!”为首的那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微抬着下巴高傲的睨了她一眼,语带威胁的说着。

    夏雪冷笑,伸手就要关上大门,谁知那人竟然伸出一脚拦住猛然倾身过来,她一怒,腰间软剑咻的一声瞬间掠出,只见寒光拂过,一声惨叫伴随着惊呼声响起。

    “嘶!啊!”

    凛冽的寒剑抵着那名男子的喉咙,她一步步的逼近着,声音中带着摄人的杀意:“不走?那就把命留下来!”眸光一冷,手中的剑就在划过,而那人却是连连求饶。

    “姑奶奶饶命,饶命啊!我走、我马上就走。”那人的被被划出深深的一道口子,鲜血正顺着衣袖滴落,颤抖着的身体表现出他此时内心的惊恐,两腿间,湿了一片,一股尿sao味传出,顿时让夏雪皱起了眉头,嫌恶的抬脚把他踢离面前:“滚!再敢来,定让你有来无回!”

    “给我、给我上!把她捉起来!”那人被后面的人扶住,一远离夏雪的剑尖,顿时大喊出声,让后面的护卫上前抓住她。

    本想转身回去的夏雪见他们又冲了上来,皱了皱眉头,手中的剑尖划出,一道凌厉的剑气咻的一声让那些人连连后退,不敢再上前。

    武师巅峰高手?这个少女竟然是武师巅峰高手?那八字胡的中年男子咽了咽口水,一边后退,一边喊着:“回、回去禀报爷,让爷来收拾她!”

    见他们离开,夏雪收起了手中的剑,这才转身进府,回到院子,把刚才的事情跟唐心说。

    坐在院中的唐心喝着茶,因昨日淋雨发烧,今日人还懒洋洋的,听了夏雪的话后,她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我估计这阵子事情都不会少,别管他们了,如果真的有自己送shàng mén来了,那就打开大门让他们进来。”声音一顿,清眸中闪过一抺冷意,唇角勾起一丝诡异的笑,慢悠悠的道:“让他们进得来,出不去。”

    也确实,没等多久,那一伙人去而复返,这一回带来的人马依旧是十几人,不过实力却都是武师级别的护卫,为首的那一人虎腰熊背,浓眉大耳的,一副凶残之相,从他们一行人这样气势汹汹的往相府而来时,便引起了皇城不少人的注意,其中,包括百姓,以及一些家族的人和一些流浪在江湖的高手,他们怀着好奇的心,也跟在那一行人的后面来到相府的门前。

    “来人!给我踹开这扇大门!”为首的那名汉子大声的喝着,身后的一名护卫便快步上前,一脚抬起,还没踹出,大门已经从里面打开。

    一袭白衣的夏雪站在门口,看了面前的一队人马一眼,缓步走了出去:“阁下是何人?为何想要擒闯相府?”

    “哼!我乃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雷老虎,今日你们伤了我的人,我是特意前来讨个说法的!”他扯开喉咙大声的说着,像是生怕别人不识他的大名似的,看着面前同样美貌的夏雪,眼中划过一丝yin邪的光芒:“唐心呢?她躲在里面不出来当缩头乌龟吗?”

    夏雪眼中划过一丝杀意,她瞥了面前的十几人一眼,又看了那身后站在几米之外看热闹的众人一眼,道:“阁下真的想找我家xiǎo jiě讨个说话?难道就不怕进得去出不来?”

    “哈哈哈哈!笑话!谁人不知唐心不过就是一个没有武之力的普通女子?如今相府只剩下你们主仆二人,难不成还会吃了我们?还是说我们这一行人会连你们两个小女子都对付不了?”

    夏雪冷笑:“既然如此,那就请吧!我家xiǎo jiě说了,来者是客,必须请进府里。”她扫了后面看热闹的众人一眼,扬声道:“各位还有没想进去的?如果有,不妨也一同进去,免得三天两头的来打扰。”

    听了这话,其中有不少人跃跃欲试的就想要上前,她都这样说了,进去看看又有何妨,可,才迈出了一脚,就听她的话再度传出,听了她的话,他们不由硬生生的顿下了脚步,不敢再往前迈一步。

    “不过,我话可先说在前头,进得去的人,不一样出得来。”夏雪看着那些人的脸色变了又变,原本迈步上前的人也顿住了脚步,冷眼一扫,这才转身往回走去。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有人心头一惊的问着,把迈出去的一脚缩了回来,总觉得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进得去不一定出得来?相府如今不是只剩下她和唐心两人了吗?”

    后面的一人睨了他们一眼,道:“我劝你们还是别有什么心思,这唐心,可不是一般的人,要知道连苏家的若若水都败在她的手里,甚至,苏若水被唐心毁了容,又当场碎了她一身衣服,让她在众人的面前出尽了丑苏家家主都没敢找唐心惹事,可想而之,这唐心是惹不得的。”

    “就是,虽然相府现在大不如前,唐家也只剩下唐心一人,但是却没人敢小窥于她,你们试想想,有几个人能在不远用武之力的情况下赢得了天下第一庄的庄主?又有几个人敢当着苏家家主的面毁了苏若水的容?又有几个人敢豪言放下狠话,只要苏家少主敢对她动手,她就敢废了他?”

    听着周围众人的话语,那些刚才想迈步进去的人背后不由都渗出了一身冷汗,果然啊!这唐心就是一个奇特的存在,就算她没有武之力,就算唐家只剩下她一人,也没人敢小看了她。

    “啊……”

    就在这时,相府里面传来了一声声凄厉而尖锐的惨叫声,听得众人惊愕连连,有的才想跃身上墙上去看,谁知那惨叫的声音不过片刻的时间便消停了,速度之快,让众人惊心。

    “怎么回事?”

    此时,外面的人怎么也想不到,那刚进相府不久的那一行人,不过片刻的时间便全被杀死,一个个的倒在血泊之中,而唐心,就坐在不远处静静看着,看着八煞冷厉而狠绝的手段。

    “用化尸水处理了。”她淡淡的吩咐着,起身往后面而去,不再看那一地血腥一眼。别人不惹她,她不会去惹别人,但惹不知死活的人硬要shàng mén来送死,她不介意送他们一程。

    只是,她没想到,那沐天佑竟然也在这时把手伸向了相府,伸向了她……

    次日,清晨,相府便为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沐天佑不请自来,在厅中坐下后,便让夏雪去请唐心出来。

    “xiǎo jiě,他这个时候来,只怕也是心思不纯,xiǎo jiě还要小心为好。”夏雪担忧的说着,毕竟那沐天佑可是武圣级别的强者,与先前的那些人截然不同,不可小视。

    “嗯,我知道。”她应了一声,起身往外走去。

    厅中,沐天佑独自一人坐着喝茶,今日,他只是自己一个人来,他想要探探她的口风,看看她的意愿,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如今她只剩下独自一人,她不靠向他,又能靠向谁?

    “来了?坐。”

    见唐心缓步而来,坐在主位上的沐天佑反客主为,示意她坐下,而那一双锐利而蕴含着精光的眼睛则一直落在她的身上,看着她倾城的容颜,出色的风姿,目光微眯。

    不管何时,她的美,都叫他失神,看着她一袭青衣素雅的妆扮,仍是有着一种别样的美,虽然她没武之力,但她的美貌已经足够让他下决定将她占有。

    “不知圣上大驾,是有何事?”她没有行礼,直接走过去就在位子上坐下。

    “唐心,唐家如此只剩下你一人,相信你也知道有不少的人都盯着相府倘大的家业与财物,虽然你比一般人的能力要强,但我相信,以你一人之力护住这里却是艰难,我曾说过的话至今仍然算数。”他的声音一顿,深邃而锐利的目光紧盯着她,再一次的开口:“跟我进宫,我许你皇后之位。”

    她轻笑,清眸中暗光流动,抬眸朝看了他一眼,道:“圣上今日来,就为了说这个?”

    “你应该清楚,你没有拒绝的余地。”

    唐心轻笑:“身为皇权掌制者,你确实有这个能力,不过,想让我低头?却没那么容易,我已经说过,你的后位我根本不屑一顾,如果你想动用皇权想我臣服,那好,我等着。”她挑衅的睨着他,无视他散发出来的帝王气息。

    她一而再放肆的话语,目中无人的狂傲,徹底的激怒了他,猛然的站起身,强大的武之力从身上释放而出,那阴鸷而满戾气的面容散发着骇人的气息,杀意在一瞬间迸射而出,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大手以掩耳不及之势掐向了唐心的脖子,然而,却有另一道身影比他快一步的搂着唐心退开,同时手掌击出一道凌厉的掌风,震得沐天佑倒退了几步。

    “厚颜无耻!”

    唐心怔愕的看着搂着她浑身散发着冷冽气息的沐宸风,这家伙什么时候来的?不过,此时他似乎没看见她愕然的神色,那双深邃的凤眸此时正冷酷而森寒的紧锁着前面的沐天佑,虽然他没你表现出一丝怒火,但她此时却能清楚的感觉到他在生气,而且还是很愤怒的那一种。

    “是你?”

    沐天佑看到是他,顿时皱起了眉头,目光落在他那紧紧搂着唐心的腰的手上,目光阴鸷可怕:“你怎么在这?”一手捂着胸口,那里刚才冷不防的受了他一记掌风,此时正隐隐作痛,沐宸风,他众多儿子当中天赋最好实力最深不可测的一个,却偏偏一直跟他对着干,甚至,想要杀死他!

    想到这,目光中划过一丝戾气,他身居高位,尊贵无比,就算他的儿子,敢与他作对,下场也只有死!

    “若敢再打她的主意,我会亲手杀了你!”

    冰冷而蕴含着警告的声音从沐宸风的口中而出,凤眸中迸射出的杀意与冷厉让人毫不怀疑,他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真的会杀了他!

    听着这杀意凛冽的狠厉话语,沐天佑仰头一笑:“哈哈哈!”笑声骤然而止,眼中厉色迸射而出:“就凭你?”

    大厅中,铺天盖地的武之力从他们两人的身上释放而出,充斥在这空气之中,凝重的气息,蕴含着强者的威压,剑拔驽张的气势仿佛一触即发,怒意的释放,威压的迸射而出,让唐心体内的气血也跟着翻涌着,似乎在从胸口喷出一般。

    再一次,她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强大的武之力威压的挤压,若不是因为她体内有灵气相护,只怕此时根本连站都站不住,这让想要为亲人报仇的她,不禁对自己产生怀疑,她的敌人是强大的修仙者,就凭现在的她真的可以与之对抗吗?

    仿佛察觉到唐心的不对劲,搂着她的沐宸风迅速收起体内的气息,自己为她挡下沐天佑袭来的威压,冷眼扫了沐天佑一眼,凤眸半敛,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她,问:“怎么样?可还好?”

    沐天佑见唐心的脸色不对,便也收起了气息,唐心,他是势在必得!在他还没得到她之前,他是不会放让她死的!相反的,沐宸风敢坏他的好事,他绝饶不了他!

    “今天,我就暂且放过你,若有下次,哼!”他戾气的目光扫向沐宸风,语带警告,杀意清晰可见。瞥了唐心一眼,衣袖一拂,大步的往外走去。

    她轻呼出一口气,慢慢的平息下胸口的气息,这才从他的怀里退出,抬眸看了他一眼:“跟他闹僵,对你没好处。”如今他所拥有的一切,有一半都是他给的,沐天佑不是心慈手软的人,相仿的,他狠厉凶残,就算他是他的儿子,他也绝对可以杀了他,毕竟他身为武圣,寿命有几百年,何惧再无子祠?

    闻言,凤眸微眯,睨了她一眼:“先离开避避风头。”

    “嗯?”她挑着眉看着他,很意外他会说出这话来。

    “你曾说过在浮云山中也有修仙者想要置你于死地,而这次唐相惨遭屠杀,那人的目光既然是你,就一定还会再来,你只是一个普通人,连武之力都没有,就算身手诡异步伐飘渺,但对于修仙者而言,这些根本算不得什么,他要杀你轻而易举,而且,沐天佑也开始出手,你根本无法顾得过来,暂时离开,是最好的办法。”

    听着他的分析,她眸光微闪,没错,他所说的,她这几天都想到了,那修仙者的实力根本不是她可以对抗的,就算她现在有心报仇,能力也不所及,既然如此,唯今之计最好的就是先避避风头,想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只有拥有了强大的实力,她才可以不再惧于任何一人,才能帮她爹娘以及胖子哥哥报仇!

    只是离开……

    她心中一直不舍,因为这里是她的家,她在这里生活了十年,这里有她十年的欢笑,这里有疼她爱她宠她的亲人带给她的温暖,这里的回忆,是美好的,她怕这一再,再也不能再回来……

    “既然你的敌人是修仙者,那么,你就必须踏入仙门,成为一名修仙者,而且还是一名实力比对方强的修仙者,你才能报仇,才能活下去。”他声音微顿,凤眸中一片的幽深,黑瞳凝视着她:“想办法进入仙门吧!除了这条路,你无路可走。”

    “那你呢?惹恼了沐天佑他不会放过你的。”她本没想置沐天佑于死地,不过他一而再的犯她,这让她起了杀他之心,如今这杀意更是与日俱增!她知道,只要他一日是这龙腾大陆的皇权掌制者,只要他一声令下,追杀她的人多如过江之鲫,所以只有将他从皇权上面拉下来,对她才是最好的!

    “他想杀我没那么容易。”他沉声说着,背过身去,目光微闪:“而且,我在这里还有事情要做。”他体内的那颗珠子拿不出来,他的性命也是危在旦夕,体质已经被身体里的那颗珠子改变,寒气在与日俱增的情况下,身体根本吃不消,就算如今有灵器护体,却也只能缓和症状,他还有多少时日可以活,根本无从知道。

    也正是这个原因,当初他明白自己对她的心意时,才会没有去争,一个时日无多的人又还有什么资格去获取爱情?又有什么资格去争夺?他选择放手,让自己默默的守护着她,为的就是看着她幸福,只是没想到,终究那帝殇陌也非她的良人。

    唐心没有多想,以为他确实是有事情要做,便道:“我知道了,我会尽快离开皇城出去避一下风头,再想办法去虎啸大陆拜入修仙门下。”

    “嗯,要走就要快,还要走得无声无息,我走了,好好保重。”他没再看她,迈着步伐就要往外走去。

    “沐宸风!”她喊了一声,有些生气的瞪着停下脚步却没回头的他:“你就不问我去哪里避风头?不问我何时回来?”

    “不要告诉我你去哪里,也不要再回来。”他沉声说着,凤眸落在前方,迈步走去。

    唐心愕然,他竟然就这样又走了?抽什么风呢?她还想着告诉他防着沐天佑一点,谁知他倒干脆,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主人,为什么你不告诉她你的身体的问题?”娃娃在他的胸口轻轻的动了一下,自从它跟了主人,便吸收着主人身上的冰凉气息,也知道主人身上的冰凉气息是吸之不完的,正是因为如此,它才担心,再这样下去,主人是会死的。

    “说了她也无法将我体内那颗珠子取出,我体内的寒气还是会存在,既然说了无用,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关系?”

    “主人,那主人真的会死掉吗?主人要是死掉了,娃娃怎么办?”奶声奶气的声音带着哭腔,很是担心的问着。

    闻言,沐宸风眸光一闪:“我把你送人可好?这样你就不用再跟着我了。”它是一枚灵宝,虽然还没修成形,但却也有一定的保护作用,若是给了唐心,也许在日后也能帮到她,哪知,他心下才想着,便听那焦急而带着哭意的声音传入脑海。

    “不要!娃娃只要主人,娃娃不要跟着别人,主人,娃娃跟你契约,生死都在一起,娃娃才不要跟别人。”

    他沉默着,慢慢的往王府走去,半响,才应道:“嗯,那就跟着吧!”

    相府里,唐心叫出了八煞和墨,一行人都聚在厅中,她坐在主位,怀里抱着的是眨着眼睛好奇的看着的凤凤,一身白衣的夏雪则站在她的身边。

    “准备一下,今晚我们连夜出城,回毒林。”毒林,她的另一个落脚点,龙腾大陆的人只听说了鬼手天医所居住的地方叫毒林,却从不知这毒林是在什么地方,毒林的神秘,就跟鬼手天医一样,无从窥知。

    在场的人,除了墨和凤凤不知毒林在什么地方之外,其他人都知道,尤其是八煞,他们以前就一直居住在毒林中。

    “娘亲,毒林是在什么地方?”凤凤好奇的问着。

    “去了你就知道了,今wǎn niáng亲就带你去,好不好?”她轻点着他的鼻子,轻笑着。

    “好,只要娘亲去,凤凤都会跟着去的。”

    “嗯,凤凤真乖。”她在他粉嫩的脸上吻了一下,看着小家伙红红的脸蛋,还羞涩的表情,唐心忍不住的轻笑出声:“你这小鬼头,还会害羞啊?”

    “凤凤才不是害羞。”他仰着小脸,刚想开口,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喊门,顿时皱着眉头:“娘亲,这是那个呆呆的人的声音。”

    唐心一笑,知道他说的是段无止,一个眼神示意,八煞和墨同时闪身隐了起来,夏雪则走去开门。

    “唐心唐心,我来了。”段无止身上背着一个包袱,气喘喘的跑了进来。

    见他还拿着包袱,她笑了笑,问:“你怎么了?拿着包袱做什么?昨日我听小雪说你要来,不过却没见你。”

    一听这话,他一喜,眼睛都亮了起来,把包袱放下后便走到旁边坐下,欣喜的说:“原来你在等我啊!我昨天是要来的,可是被我老爹发现了,他把我锁了起来,我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所以带着包袱打算来你这里住,这样一来天天都可以看到众多,还可以保护你,一举两得,多好啊!”

    “你拿着包袱要来我这里住?”她嘴角微抽,这人又闹哪般?她可没闲功夫陪他玩。

    “是啊!你看我都离家出走了,你不收留我那我怎么办?”

    “那可不行。”她摇了摇头,正色的说:“你看我现在相府只有我和小雪,你一个大男人进来住?那不是存心让人说闲话吗?所以你还是回去吧!”

    闻言,他面带担忧的道:“可是,可是我担心有人对你们不轨啊!”

    “你有这个心已经很好了,放心吧!有小雪在,我会很安全。”她笑说着,示意小雪道他出去。

    “段公子,我家xiǎo jiě要休息了,你请回吧!”

    “那、那好吧!唐心,那你自己小心一点,我回去了。”他抱着包袱站了起来,一副不舍得走的模样,走了几步,又回头道:“唐心,我爹老是不让我出来见你,可能我这一回去又会被他关起来了,不过没关系,等我出来了一定会再来看你的。”

    她笑着应了一声:“嗯,好,去吧!”看着他离开,唐心不由的轻叹一声,这段无止,唉!

    夜,悄然无声的降临了,相府里,唐心将值钱的东西全都收入空间手镯中,也在这一刻,他们几人才知道原来她有一件灵器,在收拾好东西后,夏雪抱着凤凤,墨则带着唐心,八煞四人在前四人在后护着,一行人在夜色中悄然无声的离开了皇城。

    而有一抺墨色的身影,站在夜色中静静的看着他们一行人的离去:“终于走了……”只是,为何他的心中尽是浓浓不舍?这件的离别,他朝还有再相遇的机会吗?

    孤寂的身影静立在月色下,月光洒落在他的身上,带起一层迷离的色彩,他静静的站着,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直到,天渐渐亮起,他才转身离开。

    “什么!”听到禀报的沐天佑拍案怒喝出声:“相府一夜之间人去楼空?”

    “是。”

    “该死!竟然逃走!”愤怒的气息弥漫在他的身上,他紧紧的拧紧拳头:“唐心!无论你跑到天涯海角,我都一定会把你揪出来!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下令通辑!逮捕她回来!”阴沉的声音下达着命令。

    只是,他没想到,本以为轻易便能抓住的人,却在离开皇城后就没了踪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寻之无踪,找之无迹,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仍没找到她的下落,他心中的怒气也与日俱增着,似乎就差寻到一个触点而引暴。

    “圣上,属下找遍皇城附近的几个城镇,仍没有唐心的下落。”一名护卫恭敬的禀报着,只是,在沐天佑骇人的威压与压抑着的怒气之下,声音却有着一声的颤意。

    “废物!”衣袖一拂,一股强劲的风力猛然袭去,一举将那名护卫给拂了开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锐利而凶残的目光蕴含着熊熊怒意,他冷漠的瞥了那撞破了头昏迷着的护卫一眼,忽然想到了那日沐宸风出现在相府中,眸光中厉色一闪,沐宸风知道她的下落?

    “来人,备人马!马上去睿王府!”

    沉声一喝,衣袖一拂,他大步的往外走去,就要到手的猎物跑了?那绝对是拂了他的面,让他堂堂帝王自尊受损!一个区区小女子,竟然敢无视他的存在,竟然敢挑衅他的威仪,他会让她知道,强者,尤其是帝王般的强者,是她所得罪不得的!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她弱,就注定成为强者的猎物,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与此同时,睿王府中,沐宸风叹着气:“娘,你又是何苦呢?”

    “宸儿你不必再说了,娘亲是不会离开的,不管会面临什么,娘都希望跟你一起去面对,只是,一直都苦了你,若不是因为那颗珠子在你的体内,你也不会弄得身体这样。”说着说着,她不由掉起了眼泪。

    “主子,外面大批人马包围住王府,为乎的是当今圣上!”暗卫如鬼魅一般的出现在院子里,恭敬的禀报着。

    凤眸微闪,他唇角微勾,冷笑一声:“他终于还是来了。”

    “宸儿……”

    他回过身,扶着她的手道:“娘,你留在这里,我出去看看。”

    “不必了!朕已经来了!”夹带着威压的声音低沉而阴狠的传入院子,沐宸风扶着身边的娘亲,冷冽的面容不带一丝情绪,凤眸一片的幽深,看着那大步走了进来的沐天佑,他的父亲!

    看到沐天佑的出现,被扶着的妇人明显的身体一颤,脸色也渐渐发白,怔怔的看着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这么多年,他还是那个样子,曾经最亲密的ài rén,如今站在面前,却是这般的、这般的……

    一脸阴鸷的沐天佑扫了她一眼,锐利的眸光不带一丁点的温度与感情,从她那枯瘦毫无血色的脸上移开,落在了沐宸风的身上:“说!唐心是不是被你藏起来了?”

    他想来想去,除了被他藏起来,唐心别无去处!以她一个毫无武之力的女子,身边还带着一个小孩,怎么可以避得开城门的护卫而悄然离开?又怎么避得开他一连的追查?除了他的帮忙,别无他人,也没有别人!

    看到那张枯瘦而苍老的脸,再想起唐心那张倾城的容颜,以及她那清傲的气质与自信的气势,越发的坚定,他绝不会放她离开!也绝对要拥有她!地位,他有了,寿命,他有了,女人,自然也必不可少!唐心,她注定是他的!

    沐宸风抿着唇,示意他娘亲退开,抽出了泛着寒光的剑横挡在身前,凤睥中,凛冽的杀意涌动,周身之间的冰寒气息也随着武之力的运行而弥漫在身上,冰冷而摄人。

    看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股不同寻常的寒气,沐天佑冷笑一声:“寒气入体,这么多年都没死去,你的命也算硬,想跟我动手?两个沐宸风也不是我的对手!若是不想死,総uì dǎng鎏菩纳碓诤蔚兀裨颍莨治也豢推 

    凤眸一睨,寒光咋现:“是吗?那就看谁的剑厉害!”

    ------题外话------

    明天,小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