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情断!

    “想跑?没那么容易!”

    就在他们才跃离的瞬间,数十名黑衣人咻的一声落在院子里,其中一人嗜血的声音阴沉学的扬起,在这夜幕中令人心寒。只见数十名黑衣人,一半对付八煞,一半去追唐子浩他们,而在此时,夜空之中,那御剑而立的男子眯着阴狠的目光睨了底下一眼,微微皱起了眉。

    “唐心不在?”

    “铿锵!”

    刀剑相碰的声音铿锵的在夜色中响起,强大的气罡之气呼呼而出,散发着骇人的气息,相府中,八煞奋力相抵,使出了生平绝技,招招狠厉,剑剑致命!凌厉的剑气一出,势必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对方性命,只是,今夜的劲敌,实力都高于他们一个品阶,久战之下,虽以刁钻诡异的手法杀了对方不少人,他们八人也是弄得浑身是伤,触目惊心!

    “唐心何在?”

    夜空中,灰衣人阴冷的声音再次传出,同时伴随着一股强大的威压袭向他们八人,顿时,只觉浑身被束缚起来,无法动弹,眼见对方的黑衣人持剑袭来,若是无法避开那绝对死在这里,生存的念头激起了他们体内潜在的能力,提起体内武之力奋力一挣,大喝一声。

    “啊!”

    八人的声音,汇聚成一道压抑而夹带强大气息的洪亮声音,只见无法压抑的强大气流自他们的身上猛然迸射而出,八人身上的黑色夜行服也在这一瞬间啪啪的嘶裂而开,露出了精壮结实的胸膛。

    八人的上衣在碎裂的瞬间,那原本在持剑而上的黑衣人皆是一怔,眼中掠过不可思议的神色,只因,那八人蕴含在衣服下的身体竟是结壮无比,六块腹肌纹理分明,手臂上更是紧绷而肌肉微突,像是蕴含着无尽的能量在身体里似的,而最让他们震惊的是,八人的身体布满大大小小的伤痕,有的在现在看来,仍然深可见骨,若是放在当时,想必也是命在一悬之间。

    身为shā shǒu,受伤本是难免,但,这么多的伤,却让太叫人吃惊了,尤其是他们的年龄都比他们小太多了!真不知到底他们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弄出了这样的一身伤,又是在怎么样的环境下,生存了下来。

    谁知,八煞在见到他们那一瞬间的愣神后,冷漠的眸光一闪,身体在下一刻瞬间闪出,锋利的剑尖毫不犹豫的划过他们的脖子,顿时,鲜血飞溅而出,洒落一地,同时也惊醒后面的黑衣人。

    “把主子给的药丸吃了!”

    冷煞的一声令下,八人相视一眼,暗暗的掐碎了各自手中的一颗药丸外面的腊,迅速服下药丸,只见,药丸一吃下,八人身上的气息全在瞬间澎涨而起,体内武之力如同江水翻滚,汹涌而澎湃,这是唐心给他们防身用的药丸,可在瞬间增强自身的实力,久战也不会感觉到体力流失,他们一向都用不着,没想到今夜倒是派上用场了。

    强大的气场让剩下的二十来名黑衣人心生错愕,明明他们的体力在迅速流逝,怎么瞬间又恢复如初?甚至双绞线起先前更加的骇人?

    身形动,剑光闪,杀戮的气息弥漫在夜色中,地上鲜血形成细流,一具具的尸体凌乱的倒在地上,却无人去关心,此时,八煞的眼中只有对方的存在,心中只有一个强烈的念头,杀了他们!像他们以往所对付的敌人一样,毫不留情的杀了他们!

    “咻!嘶!啊……”

    骇人的剑气拂过,一剑划过对方的身体,锋利的利剑一收,那黑衣人的头颅猛然飞了出去,只听八煞扬声大喝,光赤着臂膀的他们身上脸上都沾满鲜血,他们像浴血的战士,眼中只有敌人的存在,眼中只有浓浓的杀气与战意,不死,不休!

    半空中,那高高在上俯视着下面一幕的灰衣人,眼中闪过一抺轻蔑,竟然这么多人都敌不过那八人,真是太没用了!眼见下面胜负已成定局,他皱着眉,朝唐正宇几人的方向追去。

    “xiǎo jiě,那是小雨的xìn hào!”

    采到了樱桃往回去的唐心一行人,因夜色渐晚,便在半路休息,可当看到皇城方向的上空飞射出数道xìn hào时,唐心和夏雪却是心头一惊。

    “马上回去!”唐心心头大惊,莫名的感到一股不安,难道,难道是相府出了什么事了?那几道xìn hào,除了小雨的,还有八煞的,除非是十分紧急,否则他们绝不会连发xìn hào!

    沐宸风看了那夜空一眼,微皱着眉头,再看她担忧的神色,便道:“我带你回去。”说着,站起身搂过她的腰,运起体内的武之力提气而上,只是,他心下明白,这里离皇城还有段距离,如果真的是出了什么事了,只怕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夏雪见状也连忙抱起凤凤迅速跟在后面,八煞的xìn hào,小雨的xìn hào,那绝对是相府出事了!少爷,小雨,你们坚持住,坚持住!我们马上就来了……

    “少爷!”

    见他厚实的背被劈中了一刀,鲜血顿时涌出,不禁惊的大叫出声,可她又要护住夫人,分身乏术,根本没能力再去帮他,看到老爷独自一人对付数人也是弄得遍体鳞伤,不由眼眶微红,担忧不已。

    “保护好我娘亲!我不要紧!”唐子浩虽然身为武宗,但对手的实力与他相差不多,而且又是人多势众,一番应战下来,肥胖的身体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却仍咬着牙忍了下来,一声不吭。

    “噗!”

    唐正宇失手被擒,因受了黑衣人一掌,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整个人也失去了反搞能力。

    “爹!”

    “夫君!”

    “老爷!”

    三人惊呼出声,白嫣更是颤抖着,看着浑身是伤的他,红了眼眶:“你们不要伤害他,不要伤害他……”

    黑衣从冷眼扫了他们一眼,停下了战斗,冷声喝道:“说!唐心在哪!”

    “不、不……我们不知道……”

    “啊!”

    冷不防的,黑衣人手中的剑便剌入了唐正宇的大腿,威胁般的看着他们:“不说?真的不说吗?那你们就看着他在你们的面前受尽折磨!”

    “不要!”白嫣双手捂住了嘴,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混蛋!”唐子浩紧拧着拳头,气红了双眼,一身的杀气迸射而出,此时却奈何不了他们。

    “不说?”黑衣人剌在唐正宇大腿处的剑一转,硬生生的在他的腿上挖着,痛得他冷汗直冒,紧咬着唇:“我、我没事!就算是死,也不能让心儿、心儿的置身危险!啊!”

    黑衣人眯着眼睛抽出了剑,顿时鲜血如血柱一般的直喷而上,唐正宇压抑着痛意的声音也禁不住的叫出声,这一幕,看得白嫣险些昏了过去。

    “畜生!有本事冲着我来!”唐子浩怒骂着,恨自己此时的无能为力。

    “说!唐心在哪!”

    “你省省吧!就算是死,我们也不会出卖自己的家人!”

    唐子浩怒喝着,看着自己的父亲受着这样的罪,心里既难受,又痛恨,如果,如果他足够强大,那就可以保护他们不被欺压了,如果,如果他足够强大,那mèi mèi也不会被这些人追杀了!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样,想要强大起来,他发誓!若今日不死,他定要踏上修仙的道路,只有成为真正的强者,才能保护他所想保护的人!

    “家人?似乎,唐心与你们没有血缘关系?为了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在死自己的面前?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了你!”那黑衣人嗜血的眸光一冷,抬起脚重重的踹出!

    “嘶!”

    “爹!”

    “夫君!”

    唐正宇被一名黑衣人一脚踹出,再加上身上多处受伤,身体重重的往外摔去的瞬间,整个人也昏了过去,而这一滚,竟然是往山下滚去,看到他被踢下山的瞬间,被护在身后的白嫣猛的推开了夏雨飞身便扑了过去抱住了昏迷过去的他,两人抱成一团,一同的滚下山坡,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娘!”

    “夫人!”

    唐子浩怒极,看着自己父母在自己的面前滚下山坡,这后山本就陡峭不平,这样摔下去不死也成重伤,可他们原本身上还有着伤,这一摔,生死难测!

    “我跟你拼了!”他发了狂一般的就要扑上去,却被夏雨拉住:“少爷!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快走!快走!走啊!”

    唐子浩红了眼,一身的武之力澎涨而出,身上杀气弥漫:“我要为我爹娘报仇!我要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杀了我们?你还不够资格!”黑衣人冷哼一声,手中泛着寒光的利剑飞袭而出,凌厉的剑光带动着骇人的剑罡之气,以掩耳不及的速度朝唐子浩袭去。

    “铿锵!”

    两剑相碰,清脆和铿锵声骤然传出,划过夜色,在空中传开,唐子浩与黑衣人纠缠在一起,起初只有一名与他对战,后来则是加入数名,而夏雨也被数名黑衣人围攻着,白色的轻纱,血迹斑斑……

    “噗!”

    终是不敌黑衣人,夏雨被一掌拍出的同时,只听那利穿透身体的声音异常的剌耳,唐子浩回头一看,脸色一变:“小雨!”

    “嘶!”肩膀处,利剑穿透而过,让她倒抽了一口冷气,却仍抬起手中的剑朝对方剌去,却轻易的就被挡开了。

    这时,夜空之中那名灰衣人御剑而来,皱着眉看着下面的一幕:“唐心为何不在?”

    “果然是你!今日你最好是杀了我!否则,他日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从那人的出现,空气中强大的威压便摄得他无法动弹,下一刻,人已经被他们所擒住。

    灰衣人居高临下的睨了他一眼,衣袖一拂,一股强大的力道从袖中拂出,硬生生的将他撞飞了出去。

    “啊!”

    “少爷!”

    被擒住的小雨挣扎着,想要上前,但那按在她肩膀处的两双大手却加重了力道,掐得她的伤口鲜血直流。

    阴狠的眼眸闪过残忍的厉色,冷声道:“给我打断他的腿!看他说不说!”

    “是!”黑衣人应了一声,其中四人走上前,两人用脚踩住了他的手,让他无法动弹,另外两人抬起脚,狠厉的眸光一闪,汇聚了武之力的气息,一脚狠狠的就朝她的膝盖处踩下。

    武者所修的是力道,而这力道非同小可,两人的一脚的踩下,清脆的骨头碎裂声伴随着唐子浩凄厉的惨叫声划过夜空,呼得人心惊胆战,看得人惊心不已。

    “啊……”

    “少爷!你们放开他!放开他!”看着他被人按在地上踩断了腿,小雨歇斯底里的喊叫着,泪,不知何时划过脸颊,看着他痛得嘴唇发抖,身体在那里痛苦的抽搐着,她的心真的好痛,好痛……

    那是少爷,那个总摆出少爷模样却对她们爱护有加像哥哥一样的少爷,那个会在她们生辰那天送上礼物的少爷,她心里一直当他是亲哥哥,姐姐爱着他,她也盼着有一天她成为她的姐夫,可、可现在,这个打小就疼着她们的少爷,现在就在她的面前活活着着折磨!

    “放开他!你们放开少爷……”她哭喊着,从家人被杀的那一天起,她就已经不曾哭过了,可是,现在眼泪却是不自由主的掉了来,看着那黑衣人的脚抬起,就要朝他的胸口踩下,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她突然间挣脱开了黑衣人的手,猛的扑上前去抱住了唐子浩。

    “噗!”

    夹带着武之力的一脚踩下,夏雨一口鲜血喷出,浑身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似的,奄奄一息的趴在他的身上:“少、少爷,其实、其实我也想、想叫你胖子、胖子哥哥。”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的,而身下的唐子浩,此时已经呆住。

    “小雨?小雨你怎么样?没事的,没事的,mèi mèi会救你的,你不要担心,没事的,等你好起来,你跟mèi mèi一样也叫我胖子哥哥好不好?”他的心在抖,那一却的力道那样的重,隔着小雨连他都能感觉得到,她、她怎么受得了?

    半空中,灰衣人阴狠的目光朝底下瞥了一眼,冷漠的吩咐着:“既然不肯说,那就杀了!”眸光看向夜色,那个人,到底在哪?本以为今晚能取了她的性命,谁知还是让她逃过一劫,难道她就真的命不该绝?

    “呵,想杀我mèi mèi?你是杀不了她的,相反的,今日你杀了我们,她一定会为我们报仇的!知道吗?她认得你,她会为我们报仇的!她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混账!”灰衣人一怒,衣袖一拂,一股强大的风劲袭向了两人,一举将夏雨给摔到了一旁,而唐子浩也因受了一击而滚落一旁,只听头顶上那人传来狠话:“死无葬身之地?今日我就让你尸骨被野兽啃个无存!”声音一落,大手一拂,一掌击落在唐子浩身上,受不了那样强大的一股暗劲,唐子浩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两眼一黑,整个人也昏死了过去,力道一带,连人滚下那片山下的密林。

    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的夏雨此时连话都说不出,她慢慢的闭上眼睛无声的流着泪,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就连那些黑衣人什么时候走的,她都不知道……

    直到,八煞寻之而来,看到那倒在血泊之中的夏雨,八人迅速上前:“夏雨?你怎么样?”手一动,武之力的气息复上她的身体,为她续气。

    “咳咳。”

    夏雨咳了一声,慢慢的睁开眼睛,嘴角的血却是止不住的流出:“老爷、老爷夫人滚下了山坡,生、生死不明,少爷、少爷双腿被废,也没、没了,噗!”

    “夏雨你撑住,主子马上就到了!”冷煞扶着她,见她一边说一边呕着血,气息又那么弱,心里不禁担忧,她能撑到xiǎo jiě回来吗?

    “没用了,我、我五脏俱裂,活、活不了了。”微弱的声音越不越低,若不是有冷煞以武之力为她续气,只怕她也撑不到现在。

    “xiǎo jiě,小雨不能、不能陪着你了……姐、姐姐,小雨终于可以、可以再见到爹娘了……”

    手,无力的垂落着,她缓缓的闭上眼睛,唇角含着浅浅的微笑,就这样断了气,就这样没了呼吸,八煞面色肃然,神色有着松动,眼中带着悲戚,一个个就这样看着她,看着她的白纱染成了血衣,看着她面带笑容的死去……

    六月的天,本应没雨,然而,今夜却突然下起了滂沱大雨,雨声风声相伴着狂扫着,打落在人的身上,却是痛入了心扉。

    沐宸风带着唐心回来相府,然而,飞身跃入相府的那一瞬间,却是怔然,他回过神,凤眸带着担忧的看着身边的唐心,看着她一步步的走在雨中,血水中,看着大雨打落在她的身上,看着她的青衣一片湿渌,看着她拳头紧拧,看着她无声却悲切的心情。

    “爹?娘?胖子哥哥?小雨?你们在哪?”

    看着那一地的尸体,看着那雨水混着血水在庭院中流淌着,她的心狠狠的抽痛着,这些人何其无辜?那个人到底为何连他们都要杀害?鲜红的血,深深的剌痛了她的眼,剌痛了她的心,第一次,她惶恐了,她的亲人呢?她的亲人是否还活着?

    当夏雪抱着凤凤飞掠而来时,看到那一地的尸体,一地的血,心头的不安不停的在扩散着,都说双生子心有灵犀,就在刚才,就在她抱着凤凤飞奔而来的半路,她的心突然狠狠的抽痛着,像是心脏被人狠狠的剌了一刀似的,痛得她险些无法呼吸。

    站在沐宸风身边的凤凤眨着眼睛,看着那一地的尸体,他也知道他娘亲此时很伤心,而且似乎,爷爷奶奶和胖子舅舅还有雨姐姐都不见了。

    “主子。”

    一抺黑色的身影从雨中掠来,落在了院子之中,看着眼前的一幕,微怔,前段时间主子批准他去处理自己的事情,他去了隐门,取了那个人的首级,赶回来时,在半路上看到那夜空之中的暗号,因夏雪和夏雨跟他说起过,所以他认得那是她们的暗号,只是,没想到回到这里,却见到往日喜乐融融的相府,今夜竟成了人间地狱。

    沐宸风朝他扫了一眼,问:“你也刚回来?”

    “半路看到xìn hào,便赶了回来,这、怎么回事?”他迟疑了一下,还是问出。

    “主子。”

    一道声音传来,几人都转过身去,看到八煞赤着上身,一身的伤痕,雨水打落在他们的身上,沾湿了他们的头发,淋湿了一身,身上的血有的被雨水冲洗掉,较口较深的仍在流着血,为首的一人,怀里抱着一袭白纱染成血衣的夏雨,看到夏雨被抱着回来,夏雪失了神的冲了上去,颤抖着伸着手,伸向了那张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脸。

    “小雨……”颤抖的声音带着不可置信,她不相信,她的mèi mèi的竟然、竟然就这样没了!

    “小雨!”她从冷煞的手中接过小雨,跌坐在地上紧紧的抱在怀里:“小雨,你不要吓姐姐,小雨,睁开眼睛看看姐姐可好?小雨……”她一声声的呼唤着,却已经唤不回她的回应。

    唐心迈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走上前,伸着手轻抚着夏雨苍白的脸色,脸上,分不清是泪,还是雨,当她的手把上她的手脉,眼中的恨意猛然迸射而出:“我绝对!绝对要他死无全尸!”

    看着沉痛的她,冷煞顿了一下,开口:“主子,今晚总近四十名黑衣人,实力与我们几人不相上下,还有一名修仙者,我们几人掩护老爷他们离开,但被阻拦,一半的人去追他们,等我们赶到时,只见夏雨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我以武之力为她续气,她说,老爷夫人摔下山,少爷身受重伤被废了两腿,已经……”

    “少爷也已经死了么?”听到这个消息,夏雪整个人像失去了支撑的力量似的,心痛过度,一重重的打击接二连三而来,让她无法承受,只觉气血往上一冲,眼前一黑,整个人也昏了过去。

    唐心静静的扶住她,她抿着唇,不语,但那眸光却是迸射出凌厉而骇人的杀气与恨意,周身之边,弥漫着一股悲戚的伤痛,让人看了都不由为之心疼。

    血煞敛下眼眸,开口道:“我们几人下山寻找,却没找到他们几人。”那林,浓密而鲜少有人走动,如果不是被人救了,只怕,是葬身野兽口中。

    沐宸风走上前,看着蹲在地上的她,道:“我回去后让人去搜山,看能不能找到,夜已深,进去吧!都伤口都处理一下,再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

    蹲在雨水中的唐心并响没有说话,她的目光落在昏过去的夏雪和已经死了的夏雨身上:“冷煞,帮我抱她们进去。”

    冷煞和血煞走上前,一人抱起一个,大步的往里面走去。

    “娘亲。”凤凤来到她的身边,想告诉她不要伤心,可是却说不出口,因为他自己也很伤心,他们对他都那么好,现在却死的死,下落不明的下落不明。

    沐宸风伸手扶拉起她,沉声道:“只有照顾好自己,才有机会报仇,唐心,进去吧!他们都需要你!”

    墨和另外的几煞都站在雨水中陪着她,看着她,她的伤心,他们都明白,可,事已至此,伤心也是于事无补,反而,他们都得好好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想要取她性命的是修仙者,实力之强,绝不是他们能抵挡的,他们又应该如何才能在她的身边保护她?

    “主子,进去吧!”

    她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慢慢的敛下眼眸,是的,她不能倒下!也绝不能倒下!她还要为他们报仇!就算她爹娘和胖子哥哥已经死了,她也得找到他们的尸体!

    “进去吧!”她转身便往里面走去,可当视线划过那一地的尸体,心,仍在抽痛着。

    次日,相府一夜险遭屠杀的消息一经传开,整个皇城都震动了,就连身处皇宫的沐天佑也震惊不已,一夜间灭了相府?到底是何人所为?要知道以唐正宇的实力和他府中的暗卫,一般人根本做不到屠杀!

    “那唐心呢?唐心如何?”他沉声问着身边的暗卫,想着那个令人惊艳的女子,若是就那样死了,未免可惜。

    “唐心昨日去了南山阴差阳错逃过一劫,唐相夫妇和唐子浩全都死了,相府中上下,只有唐心和她身边的一个婢女活了下来。”

    “竟然一夜就灭亡唐正宇一家,可查到是何人所为?”沐天佑沉声问着。

    “查不到一点线索。”

    闻言,他拂了拂手,示意暗卫退下,往座位后靠去,沉思着。

    各方势力在听到相府一夜间被人屠杀,只剩下唐心一人,一时间都震惊不已,其中,也有不少人心下暗喜,如此一来,相府那就将不会再是相府,少了唐正宇的相府只能算是唐府,更重要的是地位一落丈,已经不再是那皇城第一世家,如今唐府只剩下唐心一人,又还是个没有武之力的普通女子,自然没人会再将她放在眼里。

    更何况,有的人早盯上她美貌的人,正趁此机会盯上了唐府,想要夺得美人的同时,一并吞了唐家的财产。

    八煞和墨的存在,外人根本不知,所以只以为如今的相府里面只有唐心和她一个婢女的存在,虽然如此,他们却还是按奈着,毕竟,相府是没了,可不是还有个天下第一庄吗?

    那帝殇陌对她一往情深,如果真的娶了她,那他们也不敢去动天下第一庄的人啊!

    没人知道,因听说皇城来了修仙者,帝宗痕夫妇陪同帝殇陌一同来到了皇城,本想着让他去测试一下有没灵根,能不能进入修仙门,谁知一进皇城便听到了那样的消息。

    “爹!我必须去相府看唐心,相府惨遭屠杀,如今只剩下唐心一人,她一个女子此时又该多无助?你就让我去吧!”本想出门的帝殇陌却被他父亲给拦了下来。

    帝宗痕睨了他一眼,沉声道:“你知不知道我托了多少关系才能让你今日安排到去测试灵根?如果不是因为天下第一庄的名号,你排到三个月后也排不到你测试,机会如此难得,怎么可以说现在去看那个唐心?你马上跟我去测试场,别误了时辰!”说着,上前扣住他的手就要往外走。

    “爹,那我测试了之后,你不能再阻拦我去见唐心,你和娘亲已经答应过我的了,不再反对我和唐心的婚事。”

    他瞥了他一眼,沉声道:“测试之后再说!”

    另一边,沐宸风来到相府,看着坐在院中的她,走了过去:“我派人去山中寻找,不过昨夜的雨太大,冲洗了地上的线索,我的人只在林中找到一只靴子。”说着,把他带来的靴子递上去。

    “这是胖子哥哥的靴子。”看到靴子,她眼眶微红,心下痛苦万分,胖子哥哥真的死了吗?受了重伤又被废了双腿,昨夜又下了那么大的雨,能存活的机率根本是零。

    “你打算怎么做?现在外面的人都在说相府就剩下你和夏雪,不少心怀鬼胎的人都盯着这里。”

    “盯着这里?呵,相府是谁都动得了的吗?”她冷笑出声,眼中寒光凛冽。

    凤眸落在她的身上,黑瞳深处,仍有着一丝担忧,他知道她的能奈,不过,那些人却也不能不防的,尤其是沐天佑,那个人是野心家,他早就盯上了她,如今相府成了这样,只怕他的手还是会再次伸向她。

    对付沐天佑,他可以帮她挡下来,只是,挡得了一时,也挡不了一世,当然,如果她是他的女人,相信绝对没人敢窥觊于她,只是,她的眼中似乎只有帝殇陌的存在,既然如此,唯今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天下第一庄护着她。

    想到这个,他心中微痛,若是可以他真希望这个守护着她的人是他,而不是帝殇陌。

    停顿了半响,他闷声开口:“其实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天下第一庄对你的认可,如果他们放出消息,说你是天下第一庄未来的她少夫人,我想除了那个修仙者,没人敢动你,也没人敢动相府。”他不否认,就连沐天佑对天下第一庄也有几分的忌惮,如果说沐天佑是掌制皇权的皇帝,那帝宗痕就是江湖势力的王者。

    她敛下眼眸,淡淡的道:“就算不用天下第一庄,我也可以护住这里。”

    他看了她一眼,当然知道她所说的是亮出她鬼手天医的身份,如果她鬼手天医的身份一经传开,别说是没人敢动她,所有的势力都会过来巴结她,只是,他知道她不会在这个时候公开,如果真的想公开,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就让人通知我。”他说着,身形一闪,飞身往外掠去。

    午后阳光异常的灿烂,帝宗痕夫妇的心情也是如此,激动,开心,欣喜,充斥着整个心头,因为他们的儿子,竟然被测出了身怀灵根,根本还是天赋极佳的天灵根,如今已经被那两位仙人认可,只要等这测试一结束,便要引荐他入仙门,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因为那两名修仙者说,整个皇城,还是第一个测试出天灵根的苗子。

    而此时,帝殇陌的心里却是喜剧掺半,原因无他,喜的是他有缘进入仙门,而忧的则是,为什么偏偏是在这时候?如果进入仙门,唐心又去不了,而且她现在亲人双生死不明,若是他在这时离她而去,岂不是落下负心之名?

    “爹,娘,我去相府看唐心。”他停下脚步,看着他们说着。

    闻言,帝宗痕脸上笑容一敛:“你现在的身份可不同了,你是要进仙门的人,怎么可以还掂记着那个唐心?别忘了,那两位仙人已经说了,等这场测试会一结束,就要带你增去仙门的,也亏你现在还有心思想着儿女情长的事情。”

    “是啊陌儿,如今你跟唐心的距离是越来越远了,先前别说她体无武之力可修炼,本想着你既然喜欢她,那娶她过门倒也不是不可,只是,现在你的身份不一样,切不可为了儿女情长的事而误了自己无量的前途,那两位仙人也说了,你的天赋在修仙界中极其少见,那可是属于天灵根,将来的修为甚至会超越那两位仙人的,当你成为仙门弟子,你和唐心就已经不再有可能了,她只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普通女子,将来仙门之中,你想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你就忘了她吧!”

    他的心在挣扎,一面,他知道他们说的都没错,一面,他心里又放不下唐心,原本他告诉她,等他回来,他带她回去见他的父母,他们一定会接受她的,可是现在……

    世事无常,无法预料,而这样的处境,他在里面挣扎着,不知如何是好。

    那一次面临死亡时,他想要变强的心是那样的强烈,而如今,就有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放在他的眼前,他是抓住?还是放弃?前面的两条路,一条有着不可限量的前途,一条却只是安于现状,推掉这机遇留在这里,可,眼下的这个情况,只怕他爹娘也不会同意让他错失这个机会去娶唐心,那么,如果她坚持要娶唐心,那不仅没的是无量的前途,还会是他的亲人……

    心在痛,在挣扎,为什么他的人生这么多的选择?为什么在他排除了万难后又给他一条新的选择?难道他与唐心真的无缘吗?如果有缘,又为何会出现这么多的阻拦?

    “你要想清楚,如果你真的为唐心而留下来,那你与她在一起的时间也只不过是短短和几十年,唐心她无法修炼,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到时,她死了,你却依然还活着,到了那时,你的人生已经不可重来了!如果你跟她就这样断了,踏入仙门,你的前途无量,知道吗?是前途无量!应该怎么样选择,三岁小儿都知道。”

    帝宗痕沉声说着,看了他一眼,又道:“既然你要去见唐心,那走吧!我们跟你一同去,顺便把事情说清楚!我们绝不会让她误了你一生的!”

    “爹!”

    “陌儿,我们不会害你的,既然你说不出口,那就由我们去说吧!”

    “娘!你们能不能不要再逼我!”他痛苦的抱着头,低声的咆哮着,此时的他,没了平日里的温文尔雅,只像一个被困在笼中出来来的人,他在挣扎,他在痛苦,却不知应当如何?

    “逼你?我们这是为你好!如今唐家就剩下她一个,娶了她又有何用?今天,我就去唐家把话说清楚了!免得你跟她扯不断!”帝宗痕沉着喝着,大步的便往唐家而去。

    “爹!你不要这样!唐心会受不了的!”他上前,拉住了他,祈求道:“给我点时间吧!我自己跟她说,但不要是现在,不要是现在……”

    这几日,唐心一直呆在家中,没有外出,虽然知道外面在测试灵根,那两个修仙者在寻找好的苗子进入仙门,她也未有放在心上,因为与她无关,此时她只想头上,如何找出那个人,如何为她的亲人报仇。

    直到,这一日,沐宸风来到府中,看着那坐在院子里的她,他半没有上前,只是静静的站在她的不远处,就那样看着她。

    唐心有些意外,抬眸问:“怎么了?”

    “你还不知道吗?城中在传,帝殇陌被测出天灵根,已经被两名修仙者看中,测试会一结束,就要引荐他入仙门,而且,他来皇城已经数日,难道他没来见你?”

    闻言,唐心一怔,摇头一笑:“不可能,他不会的。”

    “整个皇城的人都知道了,你还被蒙在鼓里,现在竟然还在说他不会?”他的脸色变得难看,不知心中的怒气从何而来。

    “xiǎo jiě,有个小孩拿着这封信说交给你。”夏雪走了进来,身边跟着凤凤。

    “信?”她眼中闪过诧异,怎么会有信?拆开一看,脸色却是一变,眼眸中的温度也渐渐的冷了下来。

    ------题外话------

    亲爱滴们,情断啦啦啦,希望别再养文鸟,不然唐心也要伤心呐,后面剧情持续精彩。帝唐的决裂,沐天佑的魔爪再次伸出,沐宸风的陨,唐心的奋起,唐子浩的去向,慢慢揭晓,你们的追文,留言,点亮五星,以及票票,都是对我以及文文的认可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