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杀戮的夜晚

    “好了,两父子怎么一坐一起就吵起来?”一华贵的妇人走了进来,对帝殇陌道:“陌儿,娘亲虽然没见过你口中一直在说得唐心,但是数月前的那事却是听说过的,虽然不能说全是她的错,但这也让你父亲颜面尽失,如此失了礼数的女子,就算是娘亲同意你跟他往,但要进我们家门,却还是……”

    她没有再说下去,相信她的意思他是懂的。能让他儿子如此心系的女子,会是怎样的风华绝代?说她没武之力,只是一价普通人,却又连她夫君也能打败,虽然说是在没动用武之力的情况下,但就算是换做一般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做到的。

    她原本同意他与她交往,想着她夫君若能放下数月前之事,让陌儿娶她倒也无妨,只是,听今日她夫君的口气,根本就是一直没能释怀,若是为了一个女子弄得家门不和,她是断然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娘亲!”

    帝殇陌心下很是悲痛,家人与心爱的女子,这让他如何选择?他不过就是想和唐心在一起而已,为什么就要百般阻拦呢?难道爱一个人,真的就这么难吗?

    见自己儿子那悲痛欲绝的神情,贵妇人轻叹一声,语重心长的说:“陌儿,天下女子多得是,何必独爱她一人?唐心纵然有倾城美貌,可也体无武之力,只能算是一个普通人,你身为武者,品阶一步步进升,寿命长她好几倍,就算你真的与她在一起,以她普通人的寿命,也只有几十年的光华,再说,普通人无法保持容颜不变,将来若是她七八十岁时一副老态,而你却依然面如冠玉,你还会认为,你们两个是合适的吗?我们是你的家人,是你的父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

    “娘亲,父亲。”

    帝殇陌站起来,因亲事一而再的被阻,因被副在亲情与爱情之间做选技而神色悲戚:“我不否认,起初我确实是为唐心的倾城容颜所迷,可到了后来,我却是真真切切的为她的风姿神采所折服,她虽然体力武之力可修炼,可举手投足之间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很多修炼者都无法与之相比的,普通人,确实只有短短几十年的光景,而她的倾城容颜也会慢慢老去,这些我都想到,也都知道,可,我仍无法因为这样就放弃她,我是真的爱她,哪怕只有短短几十年的光景,爹,娘,孩儿求你们能成全我们!”悲戚的声音一落下,他也当即跪了这下去。

    而听了他的话,两人皱着眉头相视一眼,半响也没说出一句话来,原本怒意腾腾的帝宗痕在见到他竟然真的铁了心想娶她时,心下也是一叹:“那唐心就真的那么好吗?你就真的非她不娶吗?”

    他抬头,目光坚定不移:“孩儿今生,非她不娶!”

    “老爷,既然他都这样了,那就随他去吧!”贵妇人见状也跟着求情,毕竟她也就这么一个儿子,真的不想看到他们父子闹僵,而他将来又生活在痛苦之中。

    “罢了罢了,随你吧!”帝宗痕摆了摆手,大步的便往外走去。

    “孩儿多谢爹娘成全!”他一喜,悲戚的心情散去,顿时如同拨开乌云见晴天,整个人阔然开朗喜不自禁。

    而另一边,唐心正在院中闭目休息,脑海里则在回忆着这两天看的书籍,耳边一动,细微的声音传来,还伴着阵阵冰凉的气息,不用睁开眼睛她就知道定是那沐宸风来了,除了他出现会自带冷气之外,估计这皇城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你又来干什么?三天两头的往我这里跑?吃饱了没事干?”她懒洋洋的说着,炎热的六月天,真的是让人没精打采的,慢慢的睁开眼睛,果然见他出现在面前。

    “给你。”他随手一丢,把东西丢给她。

    “这么重?什么来的?”她诧异的接着,拳头大小的东西,拿在手里沉甸甸的,打开一看,脸上不禁浮现惊讶的神色:“夜明珠?哇!好漂亮的夜明珠,这么大一颗,用来磨成粉少说也能用上一两个月。”她惊奇的把玩着手中那颗拳头大小的珠子,欢喜不已。

    然而,沐宸风听了她的话却是嘴角抽搐了一下,瞥了她一眼,道:“给你照明用的。”这女人,敢情打算把这夜明珠给磨了?真不知她的脑子是什么结构组成的。

    “你怎么突然这么好心了?这么大一颗夜明珠,可是极其珍贵的,就这么舍得送给我?”她挑着眉,心下诧异于他竟然说这是给她照明用的。

    “不要?”

    “不要白不要,你都送shàng mén来了,我哪能不收,再说了,这么大一颗,估计整个龙腾大陆也找不出第二颗了,就算不磨成粉,那拿来卖也定能卖不少金币。”她笑盈盈的看着手中那颗漂亮的夜明珠,因为是白天,珠子的光芒并不剌眼,她也有夜明珠,不过都很小一颗,平时也就用来磨成粉,这么大一颗,真不知他是怎么得来的。

    看着她财迷一般的模样,他别开了脸,真有些对她无语,以相府的财力,以她鬼手天医的名誉,她会缺钱吗?真不知那脑袋整天都在想什么。

    把玩着手里的夜明珠,她贼兮兮的看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眸光半眯,笑盈盈的问:“你最近的身体怎么样?有没哪里,嗯,不舒服?或者有什么不一样?”

    “明知故问!”

    “呵呵呵……”她掩唇轻笑:“难道你的身体真的出了这问题?”狡黠的眸光贼兮兮的在他的身上转了转,笑道:“嗯,看你这几天脸色铁青阴沉不定,莫非是那里出了问题?”

    沐宸风唇角微勾,突然倾身靠近她的身边,双手扶在了她所躺着的卧榻上,俯着身子看着她,凤眸一片幽深:“女人,你真的是胆子不小。”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那,照你说,我身体的问题何时能好?”他挑着眉,看着近在眼前的她。

    “这可说不定,少则三五载,多则十年八载。”说着,她又笑道:“也有可能,以后就这样了。”

    “是吗?”低沉的声音似乎夹带着危险的气息,半眯着的凤眸掠过一抺暗光:“既然如此,那我就得用非常手段了。”

    “什么?”唐心一怔,还没回过神来,突然间被他搂入怀中,整个人被他压制住,连动都动不了。

    “沐宸风你又想干什么?”她挣扎着,无奈这家伙早有防备,就连手都被他扣住,无法有所动作。

    凤睥一眯,幽深的黑瞳中划过一抺暗色,道:“那日是你睡了我之后我就成了现在这样子的,你若不想办法帮我治好,我就只好拿你来当试验,看看温香软玉在怀,会不会有点反应?”

    唐心嘴角狠狠的一抽:“什么叫我睡了你?让不知道的人听了还以为我跟你怎么了呢!再说,就你现在就是有个měi nǚ脱光了躺你身上你也不可能有半点反应,抱着我又能怎么样?一样是没用的。”

    “是吗?既然没用,那也就只好你来负责我的下半身生了。”他凉凉的说着,看着她原本悠哉的脸色骤然变色,心下却是划过一丝苦涩。

    “不就是不举了吗?有什么大不了的?顶多给你治好还不行?”

    不举没什么?

    他斜睨了她一眼,这女人,还真的是说得出口。

    “还不放开我?”

    软软的身体,淡淡的香味,如此近距离的抱在怀中,真让他有些舍不得放手,然,他不是早就决定放手了吗?此时又有什么资格抱着她呢?

    手一松,唐心迅速便跳开了,还带着几分防备的看着他:“不知道好男不跟女斗吗?明知我没武之力还趁我不注意时出手,我可先说好了,下回若是再这样,后果绝对会很严重!”

    “你再不帮我治好,你的后果就真的很严重。”

    “不就是几针的事情吗?用得着说得这么严重吗?”她走了过去,取出银针在他的腰间几个穴位扎了几下,便收起针:“好了,包管你一夜御十女都没问题。”

    闻言,他嘴角一抽,这女人……

    “娘亲!”凤凤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沐宸风一听,瞥了她一眼,道:“我走了,下午老地方见。”声音一落,衣袍一拂便往墙外掠去。

    看着那不等她说话就走的人,她叹了一声,她都没说去不去,就这样定下了她下午的行程?

    “娘亲,刚才那坏人来了?”小家伙一进院子,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着,扫了扫周围,却没见半个人。

    唐心诧异:“你怎么知道?”

    “味道,有他的味道。”小家伙咧嘴一笑,抱住了她的大腿:“娘亲,今天陪凤凤去玩好不好?”

    “嗯,走吧!今天带你去狮子楼吃东西。”她轻刮了一下他的鼻子,牵起他的小手就往外走去,见夏雪和夏雨迎面走来,便道:“正好,一起去吧!”

    街上,人流涌涌,来走的行人,路边的小贩,以及林立的酒楼客栈,几人走在街上,不时的引得周围的人回首一望,自几个月前开始,皇城之中说不认识唐心的根本就可以说几乎没有,她虽然是众所周知的体无武之力,但却被百姓所敬仰着,只因她打破了普通人无法与武者相比的观念,让众人知道,这世上没有绝对的!

    “咦?那小丫头倒是长得挺出色的。”狮子楼上,一名身着长袍的男子瞥了那楼下的唐心一眼。此人身上弥漫着淡淡灵气,而普通人却是看不到他们身上的那股气息。

    对面而坐的那名男子也朝下面看去,目光沉思:“气质倒是不错,隐隐用发出来的就不是一般人有的气息,就连她身边那两名白衣少女也非一般人,不过,就这样看,那两名白衣少女身上有武之力的气息,而那名青衣少女却是没有。”

    “是啊!这倒是奇怪,不知若是测试,她们几个可具备灵根?”

    “这龙腾大陆灵气较少,有灵根的人自然也是极少,更别少有上好灵根的,若随便大街上的人都具修真体质,那这龙腾大陆就不会只是龙腾大陆了。”

    像是察觉到有两道打量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唐心本能的抬头看去,正好瞥见那临窗而坐的两抺身影,而他们身上的那气若有若无的气息,让她心下微下。

    修仙者?

    她知道初入修仙门的人被称为修真者,而突破筑基期的才能称之为修仙者,这两人,明显的就是突破筑基期的修士,只是,他们怎么还在龙腾大陆这边?难道那浮云山的异宝还没找到吗?

    “娘亲,我们快进去,要不然没位子了。”他来过几回了,这里的生意好得不得了,而东西也好吃,他都馋上了,跟在她身边这些天,他都似乎要从兽变chéng rén了。

    仰着头看着身边的她,她还不知道他其实是‘它’呢!想着要不要告诉她好呢?不过又觉得说不说没关系,反正她与它已经契约,她是它的主人,而这只是她自己还不知道罢了。

    “放心,这二楼的厢房有一间是固定留给我的。”唐心一笑,牵着他的手往里面走去。

    “xiǎo jiě好久没来了。”一见到她,管事亲自迎了上来,热情的招呼着:“二楼有雅间,xiǎo jiě请让二楼,想吃什么再让雪姑娘来点。”

    “嗯。”她轻应了一声,带着凤凤上楼,小雨跟在身后,小雪则在一楼处点餐。

    “小姑娘,进来坐会如何?”

    一抺灰色的身影站在一间厢房门口看着她。唐心浅笑:“我与前辈素不相识,蓦然打扰,实属不妥。”

    “呵呵,我们是修仙者,来龙腾大陆看看有没适合修炼的苗子,看小姑娘你气韵不错,不知可否让我为你测试一下可有修仙灵根?”

    男子的话一出,顿时让周围的人都惊愕的围了上来,原因是他本来说的话就不大声,但却是蕴含了灵气,不大不小的话语一传出就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让人震惊不已。

    “修仙者?竟然真的有修仙者?快,去楼上看看。”

    一楼处的人一听有修仙者在狮子楼中,一个个惊喜的往上而来,却又不敢冒犯而停留在楼梯处,不敢再上前,唯恐惊了仙人。

    在他们的眼中,修仙者就是仙人,他们会御剑飞行,会神奇的法术,会设立结界,修仙者的强大,就连武者都不能相比,更别说凡人了,只是,他们虽听说过修仙者,却从没见过,今日一见,那两人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虽然身着宽松的衣袍,简单而朴素,却自有一股仙人的风采。

    他们、他们真的是仙人吗?真的会御剑而行?真的会法术?他们所说的测试灵根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仙人要收徒?

    想到这个可能,一个个心头激动万分,如同热血充斥着身体的血脉,激起一阵阵沸腾,若是他们能被仙人收为徒,就算是不能像他们一样成为修仙者,也可以延长寿命,过着神仙般的日子,那得是多令人羡慕的生活啊?

    “仙人,仙人请收我们为徒吧!”

    一时间,楼梯里挤得密密麻麻的百姓都跪了下去,希望自己可以被仙人看中收之为徒。而狮子楼外面,因听闻楼中有修仙者的百姓们一传百百传十的传开了,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往狮子楼而来,消息一经传开,就连身处皇宫之中的沐天佑也惊了。

    “竟然有修仙者来到龙腾大陆?如此正在狮子楼中?”他震惊万分,心下更是激动不已。修仙啊!那可不是武者所能比的,哪怕他是一名武圣,但在修仙者的眼中,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小人物,他曾想过要前往修真者所在的虎啸大陆,却因顾忌那九死一生的幽冥森林而迟迟没有下定决心。

    “是!听说那两名修仙者是因为想要帮唐xiǎo jiě测试灵根才开的口,此时城中百姓全往那里涌去。”暗卫恭敬的说着。

    “唐心?”他一怔,皱头一拧,又是唐心?怎么每件事似乎都跟唐心有所关联?唐心,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就算她的美貌举世无双,就算她的身手诡异莫测,可怎么连修仙都都直言要帮她测试?

    莫非,此女本就与众不同?

    心下思忖着,然而,下一刻,他已经飞身往外掠去。

    修仙者?

    睿王府中,听到暗卫的禀报后,沐宸风的眉头也皱了起来,怎么这唐心又跟修仙者扯上关系了?想到她在林中被修仙者袭击,心下不放心,起身便往外而去。

    而苏家家主在听到这消息后,也是惊得从座位上直跳起来:“真的有修仙者来了龙腾大陆?此时就是狮子楼那里?快、快,快随我去看看!”

    “父亲,听说那里已经聚集了皇城的百姓,好像是因为那修仙者要在龙腾大陆收徒之事,不过,让那修仙者开口的是,又是唐心。”苏镇南复杂的说着,似乎,每一件事都会扯上唐心,到底这个女人有什么本事?竟然连修仙者都看上她想要帮她测试灵根?不过,就她那连武之力都没有的废物,怎么可能会拥有修仙的灵根?

    “又是唐心。”苏若水神色微变,唐心,就是她的克星!如果不是因为她,她也不会现在连见帝殇陌都不敢。

    “走吧!我们去看看,若是真的有修仙都来收徒,镇南,若水,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成为他们的徒弟,要知道,修仙者的存在可是非同凡响的,如果我们苏家能出一位修仙者,那将是天大的荣誉。”

    两人听了这话,皆点了点头,他们也知道,只是,想要成为修仙者的门下弟子,似乎是要测试灵根的,那东西是什么东西他们都不知道,他们会有吗?

    心,忐忑着,却又期待着。

    而另一边,狮子楼里,唐心听了他们的话,却是浅浅一笑,虽然有些受宠若惊,但不知为何,她心里却有些抵抗,但,两名修仙者的实力根本不是她能抵挡的,修仙者的威仪也不是如今的她可冒犯的,不可拂了他们的意,那也就只有从命的份。

    “两位前辈也许不知道,我在这皇城中身无武之力的事情是家喻户晓的,连武之力都没有,又怎么会有灵根可入仙门呢!”她眸光微闪黯淡,像是提起了什么伤心的事情似的,微顿了一下,在两人怔愕的神色下,又继续开口。

    “我本一普通凡人,若是能有缘步入修仙界,跟随两位前辈那定是我十辈子修来的福份,只可惜……”她轻抬袖作拭泪状,实则暗暗的翻了个白眼。

    这两人到底怎么回事?千人万人不挑,偏偏挑她来测灵根?紫幽说上品仙器就是修仙者见了都会窥觊,这两人的实力如何她又摸不清,身上又有上品仙器,此时还真有些担心会被他们发现。

    “是啊仙人,唐xiǎo jiě是真的没有武之力,这个我们全城的人都知道的,她连武之力都没有,又怎么会有灵根呢!”百姓中,不知是谁说了一声。

    而两名修仙者皆是一怔,他们没想到这相貌如此出众,气质如此飘逸绝尘的少女,竟然是个连武之力都没有的普通人?一时间,两人相视一眼,其中一人又道:“其实你无须失望,没有武之力的人并不代表没有灵根,你让我帮你测试一下,便可知一二了。”

    她的气质与气息都透着仙气,那是打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就算是修仙者还不见得有她那一身飘渺如仙的气息,这分明就是一个极好的苗子,只要测试一下,他们便可知道她到底有没灵根了,若是她真的拥有灵根,以她这一身飘渺如仙的气息,想必也定是极其少见的天灵根!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就真的捡到宝了。

    如果真的是天灵根,那他们为仙门找到如此高潜力的苗子,想必一定会得到赏赐的!想到这,他们看向她的目光越发的灼热,似乎她就是一个未被发现的宝矿。

    看着两人那像发像宝藏一样的目光紧盯着她,唐心只觉一阵毛骨悚然,像是被猎物盯上了一样,那种感觉很不舒服,只是,测试灵根?她虽然没有测试过,但她的已经进入炼气阶段,要是他们测试,会不会察觉?正当她心下发愁的时候,一道温婉的声音在这时传入她的脑海。

    “主人,无须担心,他们测试不出什么来的。”

    听紫幽这么说,她这才放下心来,走上前:“不知两位前辈想如何测试?”

    “呵呵,你进来吧!我们这里有测试灵根的灵石。”两人笑着看了她一眼,转身进了房,而唐心微顿了一上,交待夏雨看着凤凤,这才独自迈步进内。

    因二楼的地方不大,又挤满了人,一时间,个个都探首张望着,想看看仙人测试灵根到底是怎么样的?而唐心又是否具备修仙的灵根?会不会被这两位仙人给带去修仙界了?

    只见,众人透着窗口,以及房门往厢房里看去,那两名修仙者坐在桌边,突然间从手里就拿出了一块黑溜溜的石头放在桌面上,众人奇怪,不知他们那块石是藏在哪里的,怎么先前就没看见?

    “把你按在这块测试灵石上面,然后静下心,释放出你身体里面的气息就可以了。”其中一人说着,语气中带着难掩的期待。

    “好。”

    她伸出手,放在那块黑色的石头上,心里还是有着一丝紧张,当手掌心贴上那块黑石头时,只感觉一股灵气从石头中窜起透过手掌心进入她的身体里,迅速的在身体里流动着,她微紧张的盯着那块黑色的石头,目光一眨不眨的,她的紧张是担心会被探出她体内有灵气,然而,她的紧张落在两名修仙者的眼中,却成了她担心自己没有灵根,无法成为修真者。

    “没反应?”

    两名修仙者错愕的看着那没有一丝反应的黑灵石,似乎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幕,怔然的相视一眼,又看了看唐心:“你再试试。”怎么可能会没反应?这根本不可能啊!

    “好。”

    她心微松,继续那样试着,目光一直注意着那块灵石,依旧是没反应,这才抬头看向两人。

    “怎么会呢?竟然没有反应?”两人显然不相信会是这样的结果,以为是测试灵根的灵石坏了,于是自己伸手试了一下,当他们的手放上去时,一股剌眼的光芒瞬间从石头中反射而出,让那在外面看着的百姓惊奇不已。

    那两位仙人把手放上去都有光芒射出,而唐心却没有,那是不是说,她没有灵根?

    “前辈,难道我没灵根吗?”唐心微垂下眸,神色带着伤怀,看得周围的人一阵唏嘘,本以为她没武之力也许会测试出灵根,毕竟两位仙人都那样看好她,谁知她还是测试不出什么来,看来,她这一生,只注定跟他们一样当个普通人了。

    “没有。”

    两人眼中先前的灼热退去,剩下的只是淡漠,脸上的笑意也已经收起,看着她的目光仿佛在看着一件没有生命的物体一样,对她摆了摆手:“你走吧!”

    唐心‘伤心’的看了他们一眼,抬袖微拭着眼角,一副受了打击没精打采的模样,张了张嘴,却又没说出半句话来,最后,才黯然转身离去。

    “xiǎo jiě。”夏雪和夏雨迎了上来,两人都担忧的看着她。

    凤凤则眨了眨漂亮的眼睛看了看那里面的两个修仙者,这才牵着唐心的手,脆生生的说:“娘亲别伤心,凤凤带娘亲去吃好吃的。”

    “天啊!那个孩子叫她什么?我不会听错了吧?”人群中,有人惊愕万分的看着她们。

    “叫她娘亲,你没听错,别大惊小怪的,那孩子又不是她生的。”

    “那怎么……”

    “你知道什么?那是唐xiǎo jiě心地好,那孩子是一个弃儿,父母不要他了,唐xiǎo jiě把他带回去,而他也一直叫她娘亲,这些天唐家少爷经常带这孩子出来玩,我都见过好几回了。”

    “原来这样,我还以为她什么时候生了个儿子。”那人轻呼出一口气,明显的被吓了一跳。

    而在这时,沐天佑也来到了狮子楼,在听说了唐心测试不出灵根时,目光微闪了一下,大步的来到那间厢房,恭敬而有礼的抱拳:“在下沐天佑,见过两位仙人,不知仙人大驾皇城,实在是招呼不到。”

    原本以为找到了一个好苗子,谁知竟然是个什么灵根也没有的废物,两人此时的心情也不是很好,听到沐天佑开口,蕴含着威压的目光朝他扫了一眼,冷声开口:“有事?”区区一个武圣,也敢来跟他们攀话,这龙腾大陆,就是上不了台面,倘大的地方,竟然没人的修为高过武圣的。

    无形中,一股强大的威压朝他袭来,那不是武者的威压,修仙者的威压锋利如芒,剌得他顿时身体一僵,心头大惊,在他股强大的威压下,双膝竟然不自觉的就跪了下去。

    “哗!”

    哗然一声在狮子楼传起,围观的众人中除了百姓之外,也有不少高手,如今看到堂堂一国之君,修为已经到了武圣境界的沐天佑竟然当众跪了下去,众人只觉震惊不已。

    仙人就是仙人,竟然连武圣都得下跪,真的太了不起了!

    沐天佑心中又惊又惧,不是他自己要跪下,是那股强大的威压压得他下跪,压得他直不起身子抬不起头,惶恐的跪在地上:“仙人息怒,我本无意打扰仙人,只是听说仙人要在皇城寻找有灵根的人收入仙门,才冒昧前来。”

    听到这话,两人相视一眼,威压一收:“哦?你与你何干?你的年岁已经过了煤气的最佳时期,就算是测试出灵根也已经与仙门无缘。”

    这毫不留情当面直甩的话是嫌他沐天佑太老了?

    隔壁间,唐心好笑的勾起唇角,听着那隔壁传来的声音。想那沐天佑平日高高在上,今日竟然当着众人的面下跪,虽然说所跪之人是修仙者,但这让心高气傲的他也定然愤怒不已,然而,愤然却不能发作,因为他的实力不如对方。

    修仙者么?竟然连堂堂武圣级别的高手都惧他们,他们的实力,到底是有多强啊?以现在的她又要修炼多久,将来才能在修仙界拥有一席之地?无须看人脸色?

    一抺黑色的身影闪身进入了她所在的厢房,定睛一看,额头不由划过几条黑线:“沐宸风,怎么又是你?真是阴魂不散。”

    凤眸含着幽深的光芒睨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自顾自的走到桌边坐下。

    夏雪和夏雨则相视一眼,对他的突然出现,她们似乎也已经习惯了。倒是凤凤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着,脆生生的开口,也学着唐心的话,道:“阴魂不散。”

    “小鬼欠抽?”冰冷的眼眸朝他扫了一眼,带着警告的意味,顿时让凤凤缩了缩脖子。

    一旁的夏雪和夏雨掩嘴轻笑,凤凤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人。

    “好了,别吵。”唐心作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他们静静的听着。

    隔壁,两名修仙者挑了挑眉:“哦?你是说,可以把消息放出去,然后招收有灵根的人?”这个主意似乎不错,若真的能为仙门找到更多好的苗子,他们的功劳必不可少,而且,将来这些苗子成长起来,也势必不会忘了他们的好处,此事于他们,只有利没有弊。

    “是,仙人可以先到宫中住下,容在下好好招待,相信只要消息放出去,不出三天,四方的人必定都赶来皇城。”既然他已经无法入仙门,那就要拉好这关系,就算是留在这龙腾大陆,将来的潜在力也是不可限量的。

    “嗯,既然这样,那这事就由你去办吧!”

    听着那高高在上的语气,沐天佑虽然心下怄火万分,却不敢表现出半分来,当下应了声是,便退下了。同时,他也让百姓们不要围在狮子楼,以免扰了仙人的雅兴,而百姓们听到可以测试,一个个都兴奋难当。在后面赶来的苏家几人听到这消息后,惊喜的相视一眼,也都准备着到时前来测试,一时间,因皇城来了仙人的事一传开,城中众人皆都热血沸腾期待不已。

    “你上回让我找的那果子种植的没有,不过我听说在南面的那座山里有野生的,跟你形容的一模一样,但不叫樱桃,叫车厘子。”在隔壁的事情告一段落后,沐宸风不紧不慢的开口

    “野生樱桃?”唐心眼睛一亮:“南面哪座山?你看见了吗?怎么不帮我摘些回来。”

    紧抿着的唇瞥了她一眼,道:“我没看见,是上山的柴夫见到过,你想要自己去摘。”

    听到这话,她眉头一皱,自己去摘?因知道她的手镯里面可以种植,所以便想着先种种棵樱桃树,毕竟那东西不仅模样长得好,就是口感也让人回味无穷,不过她打听了很久都没打听到,便让他帮忙打听,没想到却说只有野生的。

    野生的不是更好吗?只是,要自己去摘?这就有点麻烦了。

    “今天反正有空,小雨,你回去说一声,就说我去找野生樱桃,让他们不用等我回家。”

    “你下午要给我当陪练,忘了?”沐宸风看了她一眼,那目光好像就在说,自己应下的事情就给忘了?

    “那就等我回来了再练啊!又不急于一时,再说了,你悟了这么久,都没领悟出来,要不就跟我一起去找樱桃吧!你多出去走动走动,沾沾人气,也就不会一身吓人的冰冷气息了。”她笑说着,看着他倒了杯酒抿了一口,又想起了他的那神仙醉,想着哪天去王府顺点回来。

    “那是深山,没有人,哪来的人气可沾?”

    “那你去不去?反正也是闲着,我这阵子都给你当陪练了,你陪我去找野生樱桃也不过份吧!”再说了,要是到了高的地方,有看到什么珍贵的草药,她也可以让他帮忙采啊!

    “不去。”

    “不去可不行,除非你是打算让我哪天又一针往你身上扎下去,那你就可以不要跟我一起去,今天天气虽然是热了点,不过这个时节正是樱桃熟时,要是可以采到,那倒也值了。”她挑着眉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瞬间难看的脸色,明目张胆的威胁着。

    于是,最后当然是沐宸风妥协了,当然不是惧怕她的威胁,而是对她的无奈与宠溺,对她的要求,虽想拒绝,却总是拒绝不了,然而,也在这时,当他们去了南山寻找野生樱桃之时,无声的危险正悄悄的朝相府靠近着……

    夜色宁静得如一汪湖水,然而,此时相府的周围却弥漫着一股骇人的杀气,数十名黑衣人持刀跃入相府,悄悄的终结着一条又一条的生命,鲜血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惊扰了正在后院喝茶的几人。

    “好浓郁的血腥味!”唐子浩敏锐的站起来,狭小的眼眸此时凌厉无比,如同夜间潜伏着的豹子,正扫视着周围的变化,当察觉到不对劲时,顿时厉声一喝:“小雨,保护我娘亲!”

    八道黑色的身影从暗处掠出,落在他们的面前,神色严肃的道:“是劲敌!实力比以往交手的都要强,而且暗处还有一实力深不可测的敌人存在着,我们挡着,你们马上离开这里!”

    “一定是那修仙者派来的人!”唐正宇脸色凝重的说着。

    “快走!再晚就来不及了!”八煞中的其中一人冷声一喝,示意他们快走。

    “可是你们……”

    “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你们,只要你们安全,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他们的生死早已经置之度外,但是他们不能让主子失望,主子那样看重她的家人,今晚的敌人就算再强大,他们拼了命也要护他们周全!

    “老爷夫人少爷,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小雨焦急万分,一手拉着白嫣,示意他们快点离开。

    前面的杀气越来越重,强大的气息几乎就在复盖整个相府,他们知道这次的敌人非常强,就算是留下,只怕也不是他们的对手,于是,便道:“那你们小心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