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不可思议的真相!二更送上

    “墨!你去哪了?可知道是谁掳走了我娘亲?”唐心惊喜的上前,却见他身上的黑衣被划破了好几道口子,血腥的气息随着走近而扑入鼻中,一怔:“你受伤了?”

    他就是墨?有着一双红色眼睛的年轻男子?

    唐正宇和唐子浩两人不约而同的打量着他,见他浑身散发着冷冽的肃杀之气,那是一股常年在厮杀中才会染上气息的人,一身的煞气更是叫人见了心头一惊。

    “主子,在你们走后不久,府里来了一批黑衣shā shǒu,他们先用mí yào将府中的护卫和侍女迷晕,暗卫发现不对劲时,已经被一刀割破喉咙,我在听到不寻常的动静后去看时,便看到那些黑衣人掳着夫人往后山的方向掠去,于是便暗中跟在他们的后面直到找到他们的落脚点才回来。”

    “那,为什么死去的暗卫手中会有你的衣物?”唐子浩问着。

    墨朝他瞥了一眼,血红色的目光冰冷而无情,却是看着唐心开口:“我经过前面时,一名暗卫抓住了我的衣角指着那些人离去的方向,也许是在那时被撕下了一角。”

    “那些人是什么人?他们的实力很厉害?”唐正宇皱着眉头问着,面前的人一身如此浓烈的杀气都不敢直接和他们动手救回他夫人,想必那些人的实力一定非同寻常!

    “一名武圣强者,十二名武宗巅峰高手。”

    “什么!”

    唐子浩倒抽了一口气,狭小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一名武圣强者外加十七名武宗巅峰高手?这、这些人到底为什么掳走我娘亲?”难道他没有跟那些人动手,原来那一伙人竟然这么强!只怕,他们就想是想救,也没那个实力在这么多个高手的手中救回他娘亲。

    “这样的强队,在大陆并不多见。”唐正宇脸色凝重的说着:“凭我们的实力,根本无法跟他们对抗。”

    唐心沉思着,半响,问:“墨,他们落脚点在哪里?”

    “后山那片竹林里。”

    突然间,一道凌厉之气咻的一声朝唐心袭去,气势之猛令人心头一颤,离她最近的墨第一时间察觉,冷声一喝:“主子小心!”身体本能的已经做出反应,将她推开的同时接住了那飞袭而来的暗器。

    “是字条!”夏雪见那枚暗器所夹着的一条字条,取下一看,脸色一变:“xiǎo jiě,那些人的目的是你,他们要你明早到竹林里去,否则就杀了夫人。”

    “什么!”唐子浩惊呼一声,眼中浮现焦急的神色:“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如果就这样去了,指不定全都得死在那些人手里还救不回娘亲。”

    唐正宇沉思着,半响,问道:“心儿,一名武圣以及十二名武宗巅峰高手绝不是开玩笑的,这是极其惊人的战斗团队,就凭我们几人是无法与他们对抗,你看,是不是可以请上回的那几位前辈出手帮忙?”

    “上一回能让他们在那么短的时间通知到他们到来,是因为他们体内毒物的作怪,上次我已经帮他们解了毒,现在想要通知他们根本就是难过登天,而且他们几个一向来去无踪,根本无迹可寻。”

    花非花说他要离开了,也不知是去了哪,而另外几个老怪物更不用提了,想要找他们帮忙除非他们自己找shàng mén来,要不然想找他们没那么容易。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只能靠我们自己了。”清眸慢慢的敛下,眼底深处划过一抺冰寒的厉色,那些人既然敢用她娘亲来威胁她,就要付出惨痛的后果!

    次日,竹林中

    因双手被捆绑一夜导致酸痛不已而幽幽转醒的白嫣一见那周围的十几人,不由的心头一沉。她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被掳到了这里,这些人到底想要干什么?捉她又是为了什么?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把我捉到这里来?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拿唐心的命来换你的命!”一名黑衣人缓步走了过来,在她的面前负手而立,一双泛着阴沉气息的目光紧盯着她:“如果她今天不来,那么,你也就活不过中午了!”

    “我们唐家与你们无怨无仇,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对你们到底有什么好处!”目光在周围那些人的身上扫过,见他们的修为竟然是她看不透的,心头一由一惊。

    这些人的实力那么强,心儿他们要是来了,那岂不是很危险?不行!她不能让他们为了她而冒这个险,她应该怎么做?怎么做?

    “没好处?哼!没好处我们会这么做?”那黑衣男子冷哼一声,又看了头顶上的天色,心下暗忖,那个唐心会来吗?她明知来了就是送死,她会为了这个不是她亲生娘亲的女人来竹林吗?

    “女人,你最好祈求她会来救你,否则,我非让你生不如死!”黑衣人掐着她的下巴用力的一甩,几个鲜红的手脚便印在白嫣的下巴处,同时也让她的脸色越发的苍白起来。

    “有人来了!”

    一道声音响起,那十二名武宗巅峰高手便迅速的围成一圈站在黑衣人的身后,其中一人更是拿着剑架着白嫣的脖子。

    当看到那几道身影渐渐走近时,为首的黑衣人冷冷的勾起一抺笑意,看来,这个女人还有点用处。视线落在那走在中间的那名青衣女子身上,容颜确实是倾国倾城,身上也确实是没有一丝武之力的波动,看来,她就是那个唐心没错了!

    好,很好!轻易的就能完成任务了,他们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十三个黑衣人,一个个的眼中都跃着兴奋与期待的光芒,一双双的眼睛都像盯着猎物一般的落在一袭青衣的唐心身上,只要杀了她,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而那个人许诺他们的,也将可以得到!

    这个唐心没有武之力根本不足为惧,而她身边的那几人也只是那个有着一双血色眼眸的男子比较棘手,其他的几人以他们的实力而言,很容易就能将他们全部扼杀!

    打量着那前面的十三名黑衣人,在看到其中一名黑衣人手中的剑正架在她娘亲的脖子上时,眸光一冷,冰寒的肃杀之气在眼底掠过,转眼却又恢复如平静淡漠的模样。

    这些人的实力确实非同一般,武宗巅峰高手外加一名武圣,到底是谁想要取她性命?竟然这么大血本?而这些人拥有这样的修为竟然甘心沦为shā rén的刀,又究竟是什么在背后驱使着他们?让他们非置她于死地不可?

    “娘亲!”唐子浩大步上前,却被身边的唐正宇挡下了:“不要轻举妄动。”

    “娘亲,不用担心,我们会救你的。”唐心轻声说着,轻柔的声音如一抹春风划过心田,让人莫名的心安。

    白嫣面露担忧之色,见他们都来了,还多了一个不认识的红眼男子,可就算这样他们也是敌不过这些黑衣人的,心里焦急不已,冲着他们喊着:“心儿,你快走,他们想要杀你,他们的目标是你!夫君,快带心儿离开!快离开,不要管我,快走啊!再不走来不及了!”

    “娘亲,我们怎么可能放着你不管呢!”她微微一笑着,眸光微闪,清幽的目光在十三名黑衣人的身上掠过,最后落在为首的那一名黑衣人身上:“我依约来了,阁下是不是可以先放了我娘亲?”

    “哈哈哈哈……”

    那黑衣人仰头大笑,笑声骤然而止,阴狠的眸光扫向唐心:“你以为你们来了还能活着回去吗?今天,你们全部都得死在这里!”

    随着他的声音一落下,那些黑衣人迅速的上前将他们包围住,刷刷刷的几声响起,一把把泛着寒光的利剑脱销而出,横指地面,随着剑气的动荡,以及他们身上杀气的弥漫而出,竹林中的竹叶纷纷飞起,竹子沙沙的摇动着,骇人的杀气,一时间充斥在半空中。

    唐正宇几人也在那些黑衣人将他们周围的瞬间几人迅速的靠在一起围起一圈,警戒的看着周围,双方之间弥漫出来的杀气一触即发。

    为首的那名黑衣人阴狠的目光扫过他们几人,低低的笑了:“跟我们动手?就凭你们几个?真是不自量力!”说着,微侧着身瞥了一旁被绑在竹子上的白嫣:“既然你们一家人都到齐了,那,我就让你们看看她是怎么死在你们面前的,动手!”

    “娘亲!”

    “夫人!”

    看到那站在白嫣身手黑衣人的举动,唐子浩和唐正宇两人同时惊呼出声,身形一闪就要窜上去救她,谁知在这时,周围的那些黑衣人也在这一刻朝他们发起了攻击。

    唐心清眸半眯,寒光掠过,青色的身影在为首那名黑衣人的命令一下之时便掠了上去,飘渺云踪步的诡异步伐出神入化,青色的身影在闪动的那一瞬间,衣袖下,几道银光顺着衣袖的拂动而射出,状似无意不引人注意,却一出便是直令其致命!

    那名把剑架在白嫣脖子上的黑衣人手才一动,几道寒光朝他射来,那极快的速度让他连闪避的机会都没有,便感觉手腕猛的被什么射入,剧痛袭来,利剑无力的从手中脱落,定睛一看,才见那竟然是几根细如毛发的银针!

    一怒,提起另一手猛的就挥出一掌袭向被捆在竹子上的白嫣,谁知在这时面前一抹青色的身影如鬼魅般的掠过,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握上他的手腕处。

    “咔嚓!”

    “啊!”

    骨头断裂的声音清脆得让人心惊,凄厉的惨叫声如杀猪一般的在竹林中扩散而开,惊得众名黑衣人心头一颤,猛的回头看去,这一看,更是震惊不已。

    堂堂武宗巅峰级别的高手,竟然被一个毫无武之力的女子给折断了手?只见同伴那被硬生生折断的手腕无力的垂落在身侧因椎心的痛意而颤抖着,剧痛让他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脖子处青筋浮现,似乎在强忍着多大的痛楚似的,而那个唐心,竟然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白嫣的身边,以一副保护者的姿态站在那里看着他们。

    绝美的脸上绽开了浅浅的笑意,眸光却冰冷如霜,浑身散发出来的杀气竟然叫他们都忍不住心惊,更是开始质疑着,一出手就从他们的同伴手中救下她娘亲,让一名武宗巅峰的高手在她的手中受伤,她真的只是个普通女子吗?真的是一个不惧杀伤力的女子吗?

    “你的确实是有恃无恐,想必也压根没想让我们活着回去,要不然也不会连脸都不蒙就出现在我们面前。”她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却带着一股莫名的冷意,让那些黑衣人都警惕了起来。

    清眸朝他们扫了一眼,继续道:“是谁指使你们来杀我的?又为什么要杀我?”

    “你真的是唐心?”

    为首的那名黑衣人皱着眉头打量着她,暗忖,会不会是随便找了个人来顶替?但不可能啊!他们已经打听过了,唐心一袭标示性的青衣,绝色的容颜,以及毫无武之力,这皇城压根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谁让你们来杀我的?为什么要杀我?你们真的不打算说吗?”她睨了他们一眼,眸光微转,杀意在眼底掠过,好看的唇角微勾起一抹弧度,低低的笑着:“没关系,现在不说,呆会就会说了。”

    “墨,替我照顾好他们,别让他们受伤了,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狂妄而冷冽的声音一落,青色的身影蓦然飞闪而出,那飘渺却虚无的青色身影在急速的闪移着,掠动着,躲开了那些黑衣人的攻击的同时,更是瞄准了目标纤手一转,便朝一名黑衣人袭去。

    世人都称她为鬼手天医,却不知鬼手到底是何物,更不知为何要称她为鬼手天医,那是因为,那些见过的人都已经死了,自然是没人看见,没人知道,今日,她就让他们看看鬼手天医的名号是怎么来的!

    “嘶!你、你……”

    惊恐的倒抽气声伴随着断断续续的话语,然,他后面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因为,唐心那纤细白皙的手,看似毫无杀伤力的手,此时正掐着他的脖子让他说不出话。

    “救、救命……”

    她一手掐着那黑衣人的脖子,也不知她用的是什么方法,拥有武宗巅峰级别的高手在她的手中却毫无反抗的能力,就如同一个大人正捉着一个小孩似的,连挣扎的力道都没有,黑衣人的脚微提着,因她的手往上提而沾不到地,那脸色也在众人惊愕震惊的目光中渐渐的变成紫色,到死灰色……

    “只要你告诉我,是谁指使你们来杀我的?又为什么要杀我?我就让你死得痛快一点,要不然,我会剥光了你的衣服,把你掉在林子里,让野兽慢慢的把你撕了。”轻柔的声音低低的在黑衣人的耳边响起,似诱哄,似威胁,明明说着残忍无比的话语,却偏偏一副清纯不解世事的模样,清澈的眼眸此时更是干净得不染一线杀气,却叫一个个的黑衣人都心惊胆战。

    谁来告诉他们,为什么这个女人如此可怕?

    墨血色的眼眸染上了丝丝亮光,为她那出神入化的身手,也为她那狠厉凶残的手段,此时,心下激动而澎湃着,沉寂已久的血液似乎再一次的涌上了热流,身体里嗜血的细胞都在跳动着,只觉胸口热血沸腾,亢奋不已。

    唐正宇和白嫣两人则神色微怔,他们从不知道心儿也有这样的一面,似乎,冷冽中透着一股邪气,这样的她,是他们平时都不曾看到过的,看到为了捍卫他们而变得狠厉冷冽甚至邪气的她,夫妻二人心下尽是满满的感动,因为她在他们的面前毫无遮掩,她一直在努力的保护他们,用她自己的方法在保护他们,这样的她,让他们感动,也心疼着。

    好厉害!

    唐子浩怔愕的看着唐心,以他的修为,竟然还看不出她刚才的手法是怎么变换的,竟然能在那样的速度下靠近一名武宗巅峰高手的身边将他制伏,而且那个武宗巅峰高手竟然还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她那是什么手法?似乎比起昨日在台上看到的更加的精湛,也更加的狠厉,速度之快,让人咋舌不已。

    “放、放开我……”

    那黑衣人的脸色越来越紫,双手紧紧的握住了唐心掐着他脖子的手,似乎想要把她的手掰开,但使尽了浑身的力道也无法让她的手移动半分,呼吸越来越重,似乎一口气上不来就要死去一般,他求救的看着同伴,可此时,却没人上前,一个个都被面前的这一幕吓到了。

    “不说吗?”唐心挑眉瞥向了那十几名黑衣人,最后落在为首的那人身上,对着身边正垂死挣扎的黑衣人轻笑着:“看来你的同伴并不怎么想理你呢!你还想继续为他们卖命吗?说出来,你就不用受这苦了。”

    为首的那名黑衣人阴沉着脸看着面前这一幕,对她的手段多了一分的认识,同时也开始意识到,这任务的艰难性,但,他们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我说……放开我、我说……”

    听到那名黑衣人的话,为首的黑衣人阴狠的目光中掠过一丝杀意,手一动,一枚暗器咻的一声朝唐心袭去,武圣的修为本就非同一般,而这黑衣人欲置人于死地的暗器更是渗了剧毒,因见那枚暗器朝她袭来,唐心当即迅速的拉过身边的黑衣人往身前一挡。

    “嘶!”

    只听闷哼一声,那黑衣人倒抽了一口气,身体也在下一刻僵硬而无力的停止了挣扎,他的脸色迅速的由紫变黑,唇角流出一丝黑血,双眼死死的瞪着前方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剩下的十一名黑衣人看到那枚泛着剧毒的暗器剌入他的胸口导致了他的死亡,全都愤怒的看着他,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重视他们之间的那股感情,而是因为现在他能杀了他,那么总有一天他就有可能杀了他们!

    为首的黑衣人阴沉的目光扫过他们众人,冷声道:“我要杀的是唐心!”

    “杀的是唐心?你当我们是瞎子吗?你那枚暗器射出,她自然会用他去挡,而这正中了你的计划,你分明想杀的就是他!我告诉你,虽然你的实力比我们强一个品阶,这次的行动也是听你的,但是,你若对我们动了杀意,我们绝不会轻饶了你!”

    为首的黑衣人抿着唇没有开口,但脸色明显的阴沉可怕,狠厉的目光扫过他们十一人,冷声开口:“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动手杀了唐心!否则我们谁都没有好处!”

    “想杀我?那也得看你们有没那个本事。”唐心仍开那已经死去的黑衣人,慢慢的走上前,她的身上没有wǔ qì,脸上一直带着浅浅笑容,却,让人不敢小窥她半分,只因她的危险程度与杀伤力不低于任何一名武宗巅峰的高手。

    手,放在身侧,泛着肃杀之气的目光却是落在了那些黑衣人的身上:“下一个,轮到谁呢?”她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在询问着那十一名黑衣人的意愿,然而,正当那些黑衣人准备动手的时候,她唇角勾起一抺诡异的笑意:“既然你们都是武宗巅峰的高手,那,我就拿你们来给我的人练练手。”

    正当黑衣人们不解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之时,突然间林中的竹子像被什么使劲的摇晃着,竹叶沙沙的响着,一片片的叶子从空上飘了下来,密密麻麻的半遮挡着众人的视线,强大的气息伴随着风劲呼呼的在竹林中呼啸着,吹得众人无法睁开眼睛,也就在这时,八名身着白衣面容清秀俊朗的男子面带杀气的从空中旋身而下,手中泛着冰寒气息的利剑直指站在地面上的那些黑衣人。

    杀气,在一瞬间涨到了极点!强大的气息如同一张巨网将竹林笼罩起来,气息似乎凝聚着,飘散在空中的竹叶在半空中凝固起来,时间似乎在一瞬间停止。

    唐正宇和唐子浩怔愕的看着那八名白衣男子,心头如同掀起了汹涌澎湃的骇浪!只因,那八名白衣男子的修为竟然全是武宗级别,虽然不是武宗巅峰,但是那一身的威压与凌厉的杀气比起那十一名武宗巅峰级别的黑衣人竟是不逊色半分!

    血色的眼眸微闪,他虽然才到相府没多久,但也感觉得到相府的周围像是有什么高手在盯着一般,现在看来,应该是他们这几人没错,只是他很奇怪,为何昨日他们却没有出手反而任由白嫣被掳走?

    “小雪,他们难道就是、就是……”

    夏雪轻移了一步来到他的身边,眸光落在那八抺白色的身影身上,轻声道:“少爷,他们是xiǎo jiě一手培养起来的,全都武宗级别的高手,平时就在相府周围暗中保护着,没有xiǎo jiě的命令,他们从没现身。”

    “他们虽然都是武宗级别的高手,但,那些黑衣人全是巅峰级别的,只怕他们也不是黑衣人的对手。”唐正宇脸色凝重的说着,担忧的看向那八名白衣男子。

    “老爷您不用担心,他们的的身手绝不一般,别说是武宗巅峰,就是他们的对手是武圣他们也能将对方打败!”夏雨骄傲的仰起了下巴,泛着亮光的双眸落在那八名白衣男子身上,他们可是xiǎo jiě一手调教出来的,就是她和姐姐两人联手也打不赢其中的一个,他们的战斗力绝对是非同一般的!

    白嫣听了他们的话这才放下心来:“这样就好,这样我就没那么担心了。”她轻声呢喃着,温柔的目光落在一袭青衣的女儿身上,眼底有着为人母亲的骄傲与放心。

    “铿锵!”

    刀剑相碰的铿锵声清然的传出,也打破了那一瞬间凝聚着的压抑气息,空气中,肉眼可见的气息如水纹一般的扩散而开,呼的一声,竹叶猛的荡开。

    只见,八名白衣男子以倒立的姿势手持长剑停在半空,锋利的剑尖抵住了黑衣人挡上来的剑刃,一黑一白的身影就那样维持着,两剑之间,那股武之力的气流却是暗自较量着,嗡嗡的声音自剑身中散发而出,弥漫在空气中显得有些剌耳。

    手中的剑力道越来越沉,那股凌厉之气更是直逼他们的面门,一滴滴冷汗自额间渗出,骤然间,随着黑衣人猛然的抽回利剑,身体迅速的往后退去,面露惊恐之色的看着那八名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也同时翻身一跃,却在翻身落地的那一刹那间一道道骇人的剑气咻的一声朝黑衣人袭去,白色的身影稳稳落于地面,泛着气流的锋利剑尖直抵着地面,剑气流荡,浮现着杀气的目光直视着前面的黑衣人,浑身弥漫着的凌厉气息散发着凛冽的冷厉的气魄,直叫人心神皆惧!

    “夺命八煞!”

    顾不得身上被他们的剑气所伤的伤口,黑衣人震惊的瞪大了眼睛面露惊骇的看着那八名白衣男子,心头如同被投下一记惊雷,震得他们心惊胆战惊悚不已!

    “不错嘛!你们还有点见识。”唐心浅笑着,难得的夸着他们,似乎心情很好的欣赏着他们惊惧、震惊、惊慌、无措以及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绝不是唐心!你、你到底是谁!”

    龙腾大陆上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夺命八煞,索命幽灵,白衣胜雪,侍主天医!

    侍主天医!侍主天医!

    哪怕是他们从未与夺命八煞交过手,但也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们以武宗的实力战胜武圣而闻名,他们以出手必夺人性命而被封夺命八煞!他们行踪飘渺,他们身手诡异,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的主子是那名闻天下的鬼手天医!

    此时,就连那名实力到了武圣级别的黑衣人也露出了惊恐震惊的神色,一个念头隐隐的在心底浮出,却不想去承认。

    “我是谁?你们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她浅浅的笑着,这一个个武宗巅峰级别的高手,在对面死亡之时,似乎也会惊恐,无措,而她,似乎很喜欢看他们露出惊恐的神色。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是鬼手天医!”那黑衣人后退了一步,眼中的不可置信与震惊是那样的明显,本以为他们要杀的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谁知她竟然会是名闻天下的鬼手天医?

    夺命八煞再加上鬼手天医,他们根本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别说要取她性命了,一个不慎,他们也会命丧此地!

    一个念头在脑海里浮起,逃!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想逃?我有吮许吗?”唐心冷笑着,手一动:“那十一人就交给你们了,这个我亲自对付!”声音一落,青色的身影迅速闪出,那快如鬼魅飘浮不定的青色身影几个移动间,就在那黑衣人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来到了他的面前,凌厉的攻击袭向了他,而若非他本身是一名武圣高手,反应又比一般人要快一些,只怕也在那一瞬间被唐心擒住。

    黑衣人步步后退,相对于她诡异而敏捷的攻击招式,他越防守越是心惊,只因她的速度之快竟然快赶上他的速度,而那凌厉的招式更全都是必杀之招,稍有不慎便是性命不保!

    “咻!”

    黑衣人手中的利剑划过一道凌厉的剑气,在避无可避之时,在生命受到威胁之时,他只有反击!不是生就是死,他要放手奋力一博!毕竟再怎么说,这唐心身上也没有武之力的涌动,他就不信他堂堂武圣级别的高手会输给一个没有武之力的女子!

    阴狠的眸光半眯,眼中杀意涌现,周身的威压以及骇人的气息全在下一刻从他的身上涌出,对于普通人而方,修炼者的威压也是一道无法抵挡的无形利器,他倒要看看这个毫无武之力的唐心会如何受得了他强大的摄人威压!

    气息涌动的瞬间,空气中风力也随着拂起,由小慢慢的变大,这股由威压带动起来的风劲与一般自然的清风不同,风劲中夹带着丝丝杀气,凌厉如刀,划过脸颊时会让人感觉丝丝剌疼,而且由于空气中的威压一度的浓郁,就连呼吸的节奏似乎也变得困难。

    面对武圣释放出来的威压,墨双眼一眯,护着唐正宇他们往后退去,血色的眼眸落在那抺青色的身影身上,有些担心。她没武之力,就算身手再快也只怕无法抵挡这股浓郁的威压,然而,正当他想着之时,却突然察觉她的神色一直都没有变过,哪怕是这空气中弥漫着连他都有些受不了的浓郁威压,她也依然神情自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空气中弥漫着的浓郁威压对她没有效?

    “你、你……”黑衣人似乎也察觉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心里涌起了波澜,却是无法平静下来。

    “就你的这股威压,我还不放在眼里。”身形一晃,人已经到了黑衣人的身后,纤细白皙的手一转,诡异的手法猛的袭向了那名黑衣人。

    “嘶!啊!”

    冷不防的被她扣上肩膀缷下了手臂,整条手臂无力的垂落在身侧,骨骼错位的痛让他倒抽了一口气,额头也渗出了一丝丝薄汗,他心一惊,迅速的后退着,谁知她却一步步的逼紧,那看不清怎么出招的纤纤细手,像阎王派出的鬼差一般,伸着鬼手往他抓来,让他避无可避,守无可守,攻无可攻!

    “啊!”

    “说!谁让你来杀我的?”她的手扣上了他另一只手,手一转,巧妙的夺过了他手中的利剑,同一时间扭住了他的手腕。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清脆的响起,她眯着眼盯着面色惨白的黑衣人,眼中掠过一丝嗜血的杀气。

    与此同时,八名白衣男子剑下对敌十一名黑衣人,只见,他们的招式凌厉中夹带杀气,狠厉敏捷,更透着一股诡异莫测的高深,虽然修为尚不及黑衣人高,但他们却是全面的,他们把剑法运用得淋漓尽致,他们把招式的必杀之技展现无疑,他们八人齐心一致,比起十一名黑衣人的各自攻守而言,团结,无疑是在应敌时最强大的wǔ qì。

    也难怪他们能以武宗的实力战胜武圣,试问八人齐心,招式又变幻莫测,或防守,或进攻都配合得天衣无缝,又岂能不出奇制胜?又怎能不战胜对方?

    一旁,唐正宇和唐子浩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八名白衣男子,与十一名黑衣人的战斗,他们竟然能稳占上风,那样惊人的战斗力以及八人之间的那股默契,配合着他们诡异的招式竟是所向无敌!

    十一名黑衣人或受伤或死亡,而他们却依旧一身白衣胜雪,把shā rén的招式舞得那样的优美,仿佛他们不是在shā rén,而是在跳着优美的舞蹈一般,一招一式都像带着一股魔力似的,让他们的目光不自由主的随着他们的招式而移动着。

    “咻!”

    “啊……”

    凌厉的剑罡之气咻的一声从八人的剑尖袭出,划过半空,精准无比的割向那些黑衣人的脚筋,只听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那些黑衣人全都半跪向地面,脚跟处鲜血直流,剧痛让他们整张脸都扭曲了。

    也在那一瞬间,八道白色的身影飞掠而上,手中的利剑架上了那些黑衣人的脖子处,浑身骇人的杀气弥漫,目光冰冷的盯着他们。

    唐心扫了被制住的黑衣人一眼,同时将为首的那人提起一脚踢向他们中间,自己慢慢的跺着脚步走过去。

    “主子,如何处置?”一名白衣男子沉声问着。

    “爹爹,您先带娘亲回去吧!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也许是太在意他们对她的感觉,不希望他们会惧怕她的手段,因此,不希望让他们看到她狠厉冷血的一面。

    唐正宇点了点头:“那好,我先陪你娘亲回去,你们处理完就回家吧!我们在家等你们。”

    “好。”

    看着他们两人的身影渐渐往林中远去,她这才收回目光,清眸落在唐子浩的身上,带着丝丝狡黠与笑意:“胖子哥哥,你就不怕被我吓到吗?”

    “呵呵,mèi mèi,这阵子你给我的惊喜还不够多吗?我早就习惯了,再说,对付敌人严刑逼供什么的,小雪和小雨都不怕我怕什么?放心吧!这点小儿科是吓不到我的。”他拍着胸脯咧着嘴笑着,那模样,让一旁的小雪见了都不由轻笑出声。

    闻言,唐心眸光一转,落在那名白衣男子的身上:“随便你们用什么办法,只要把我想知道的dá àn问出来就行了。”

    “是!”白衣男子应了一声,手中寒剑利落的一转,毫无预警的便剌入了那黑衣人的大腿。

    “嘶!”那名黑衣人紧紧的咬着牙没有开口,但却还是狠狠的抽了一口气,脸色也刷的一声变得惨白。

    “说!谁指使你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你们休想从我们的口中问出什么!”

    “是吗?”

    白衣男子面无表情的抽出剌入黑衣人大腿的剑,一转,一剑便削下了他的一条手臂,手起剑落的瞬间,鲜血飞溅而出洒落一地,顿时,浓郁的血腥味随着林中轻风而弥漫在空气中,伴随着那一声尖锐的惨叫久久无法散去。

    “你们呢?也不说吗?”白衣男子冷冽的目光朝一旁的那几名黑衣人扫去,手中的剑却像是在削萝卜似的在转动着,一动,黑衣人的耳朵飞落地面,当黑衣人因凄厉的惨叫而痛叫出声时,一节舌头再度飞出,正好落在那些黑衣人的面前。

    鲜红的舌头染着鲜血的掉落在他们的面前,饶是他们这些在刀口上一步步走上来的人,此时也不由心惊胆战惊悚不已,看着那白衣男子把那名黑衣人的四肢,耳朵,舌头,鼻子全部削去,一件件的飞落在他们的面前,深深的剌激着他们的视觉与神经,那惨不忍睹的死状让他们一个个的脸色刷刷刷的惨白着,血色尽退,面如死灰……

    ------题外话------

    二更送上,亲们涌跃冒泡,涌跃砸票哟,你们的活力也是我码字的动力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