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丑态百出的苏若水

    “唐心!”

    “唐心!”

    两道惊呼的声音一同响起,前者是帝殇陌,后者是段无止。只见被恶狼包围着的帝殇陌大手一拍,蕴含着暗劲的一掌夹带百斤力道的拍出,一举将朝他扑来的恶狼拍飞了出去,旋身一转,就要朝摔下来的唐心掠去。

    而段无止听到唐心的惊呼声睁开眼时,本想扑下去救她,可他自己本事不到家,这一迟疑,便错失了救她的机会。

    原本苏若水是在一旁看好戏的,等着她掉入狼口被底下的恶狼撕成碎片,但注意到有一道目光一直看着她,本能的抬眸看去,却见正对付着恶狼的柳少白皱着眉头看着她,那一眼中所包含的是责备与不赞同,让她不由心一虚,咬了咬牙,提气伸手一拉,将往下掉的唐心拉了上来。

    没人看到,往下掉去的唐心眼底掠过的冰寒,也没人看到她顺手的捉住了趴在树枝上的一只东西,悄然无声的放进苏若水的裙子里,让它爬上去……

    看到唐心被苏若水救了上去,帝殇陌和段无止心下一松,前者继续对付扑上来的恶狼,后者则愧疚的看了唐心一眼。

    柳少白深深的看了苏若水一眼,目光从脸色吓得苍白的唐心面上掠过,这才专注对付恶狼。苏镇南扫了树上的两人一眼,也不知在想什么,一个不留神,竟被狼爪抓伤了手。

    “嘶!”

    “堂哥小心!啊……”

    突然间,惊慌失措的惊呼声划过夜色,分外的剌耳,只见苏若水放开了唐心跳了起来,双脚站在树干上,一手扶着树枝,惨白着脸一手在自己的身上摸了摸。

    “什、么东西?是什么东西?”慌乱的声音带着无法掩饰的恐惧,那在自己身体里爬来爬去的东西让她又惊又惧,鸡皮疙瘩蹭蹭蹭的窜了起来,却始终没能捉住那乱跳的东西。

    “怎么了?苏xiǎo jiě你怎么了?”唐心一脸‘担忧’的看着她毫无形象的在几个男rén miàn前自摸……

    一旁的段无止见了她一会往自己的胸部摸去,一会又往衣襟里摸去,不由看得脸色涨红。这苏若水,搞什么鬼?

    “有、有东西在我衣服里……快、快帮我弄出来,快啊!”那说不出的恶心感觉让她惊得快哭出来,连忙求助于身边的唐心。

    唐心一愣,连忙点头:“喔!好。”她上前在她的身上到处摸了摸,见她胸前的衣服动了动,当即伸手按住:“啊!我捉到了,好像、好像是四脚蛇!”

    “什、什么?”苏若水眼睛一红,脸色蓦然惨白:“快、快帮我捉出来!”

    “可是它钻在你的衣服里……”

    “撕了!撕了!快撕了!快!”

    “好。”没人看到,唐心敛下的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笑意,双手毫不留情的三两下就把她的外衣脱了下来,直接就甩向下面,不一会就被下面的狼撕碎了。

    段无止惊愕万分的瞪大了眼睛,嘴巴因不可思议而大张着,看着苏若水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少了,到最后,只剩下一件贴身的白色肚兜,最让他嘴角抽搐的是,唐心竟然从苏若水的肚兜里捉出一只丑不溜丢的四脚蛇,也是俗称的变色龙……

    这绝对是一只好色的四脚蛇,要不然干嘛单单趴在苏若水的胸前?然而,眼见那只四脚蛇就要被唐心捉出来时,却听她惊呼一声,手一抖,那只四脚蛇又掉回她的胸前,死死的趴着不冒头。

    “啊!”

    苏若水脸色惨白,只感觉滑滑的舌头在她的胸前舔了一下,那股恶心与惊悚的感觉让她几乎快昏了过去。

    而正与底下的恶狼厮杀的帝殇陌几人回头一看时,看到那一幕纷纷傻了眼,如果不是眼下无法分身,他们真的想问一下,她们到底在搞什么?

    “快捉出来!”苏若水惨白着脸,连看都不敢往她的胸前看一眼,如果不是她的身后抵着树干,只怕早就往树下倒去了。

    “我、我不敢……”唐心退了一步,美眸中带着惧意的看着她的胸口:“那是四脚蛇,我不敢捉。”

    一听这话,苏若水险些没气晕过去,见段无止偷偷朝这边瞄来,又飞快的转过了头,脸色不禁由白转红,见底帝殇陌几人忙着对付狼群没看这边,便压低声音:“段无止,你过来!”

    “干、干嘛?我、我可没偷看你。”

    唐心嘴角一抽,这话一出,真的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若不是气氛不对,她真想笑出声。

    “给我把四脚蛇捉出来!”

    “不要!”段无止想也没想的就拒绝了:“那只变色龙趴在你胸口上,我去捉一定会碰到你那个的,要是你要我负责,我岂不是亏死了?”

    一听他的话,唐心连忙微低下头掩住唇边掩不住的笑意。而苏若水则气得不轻,咬牙切齿的低骂着:“混帐!我还看不上你!”要不是她从小惧蛇,连同这四脚趴趴的四脚蛇也不敢碰一下,她岂会让这混蛋占便宜!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想找我负责。”说着,他这才慢腾腾的移了过去,看着她曼妙的上身只剩下一件肚兜,那胸前的美好因她的吸呼而起伏着,雪白的肌肤在月色下泛着晶莹的光泽,一时间,不由看痴了。

    “段无止!”

    “喔,来了。”他连忙回过神,伸出手朝她胸口而去,只是,伸了一半的手,还没碰到她,他却又猛的缩了回来:“唐心,这可不是我自己愿意占她便宜的,是她让我这么做的。”

    “嗯,我知道。”她忍着笑,一脸正色的点了点头。

    闻言,他这才伸出手,可才伸到她胸口,又缩了回来,傻傻的冲着她笑着:“唐心,在我眼里你才是最美的,回去后,我让我爹去你府上提亲可好?”

    “段无止!”苏若水咬着牙,身体颤颤发抖,克制着想一掌拍死他的冲动。

    话被打断,他不满的嘟哝着:“知道了知道了,催什么催?你不要乱动,四脚蛇可是会咬人的,要是让它在你那里咬上一口你就惨了。”说着伸出手就朝她胸口而去,谁知在这时,一声怒喝伴随着一股狠厉的暗劲扑面而来。

    “段无止你找死!”

    ------题外话------

    推荐维丝的文《重生之将门狂妃》

    她女扮男装,毅然从军,狂剑天下,成就玄武大陆一代名将!

    他权倾天下,娶妃从妻,遮天荣宠,只为给她一生平安喜乐!

    前世,她为爱郎放弃武道,放弃花家剑法的继承,甚至割袍决裂叛出家族,原本以为幸福一生,却不想迎接她的是蚀骨地狱!

    家姐含笑而来,用家族秘传剑法一剑剑送走她的性命,他冷漠而来,不顾幼子哀求,生生掐断他的喉咙!

    他说,娶你不过为夺去你的继承权,对你甜言蜜语让我觉得恶心。

    他说,让你生下这个孽种,不过为让你爷爷不再是你最重要的人。

    他说,夺你继承权,诛你爷爷,杀你儿子,灭你家族,为的不过我和玲珑厮守一生。

    家姐笑容灿烂,低低俯首:“mèi mèi,你真傻!”

    真相,居然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