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相约浮云山

    这时,房里金色的光芒突然消失了,除了夏雪和夏雨两人,其他人都在猜测着,那金色的光芒到底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会在房中传出?为什么会那么剌眼?

    房里,沐宸风站在床边静静的看着,那双幽深的黑瞳此时浮现着一丝错愕的震惊神色,没人比他更清楚的看到刚才的那一幕,那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一幕,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他的面前。

    床上,盘膝而坐的唐心缓缓的睁开双眼的同时,感觉浑身一阵前所未有的舒爽,耳边的听觉,双眸的视觉,似乎都发生了奇异的变化,而背后灼热的感觉不见了,手腕处却像是多了什么似的,低头一看,是一只紫金色的精美镯子,紫色与金色相溶合着,竟然奇异的相衬,精美得让人爱不释手。

    然而,就在这时,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却响起。

    “花开了。”

    “什么?”她一怔,才想起他还在这里,记得自己浑身赤果,当下美目一瞪,拿起原先挂在床头的外衣被上。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你背后,那朵金莲开了。”

    开了?唐心神色一呆,十年一点变化都没有的金莲终于盛开了?这是怎么回事?左手腕突然多出来的这只紫金色的镯子,又是怎么来的?

    “我走了。”低沉的声音一出,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

    沐宸风回头,神色淡漠的问:“还有事?”

    “从后窗走!”这家伙,竟然想从正门出去?不知道门外堵着一大群人吗?存心害她是不是?

    瞥了她一眼,这才转身往后窗口走去,打开窗户,目光落在外面幽深的夜色中,冷不防的说了一句令唐心捉狂的话就跃入黑色的夜色中消失不见。

    “你的身材还真不怎样。”

    “可恶!”唐心气炸,占了她便宜还说出这样气人的话来,真是气死她了!好个沐宸风,她跟他没完!

    “mèi mèi?mèi mèi你怎么样了?”

    “心儿?心儿你还好吧?”

    门外,传来他们担忧的声音,房里的唐心连忙起身穿好衣服,轻呼出一口气平复胸口的怒火打开房门:“我没事了。”

    “mèi mèi,你刚才是怎么回事?吓死我们了,还有,刚才我怎么听你跟谁在说话?”唐子浩探着大脑袋往她房里看了看,却不见半个人。

    “心儿,没事吧?”唐正宇开口问着。

    “没事了。”她浅浅一笑。

    闻言,唐正宇点了点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夜已深,早点歇着吧!”说着,便对唐子浩道:“好了,别缠着你mèi mèi问东问西的,快回去休息。”

    “心儿,那我们先回去了。”白嫣轻声说着,拍了拍她的手,便与唐正宇一同往回走去。

    “mèi mèi,那我也回去了,你既然没事就早点休息。”

    “好。”她微笑着,心里暖暖的,有些事情不是她想瞒着他们,只是觉得不让他们知道是保护他们,毕竟知道越多越危险……

    直到他们离开,暗处,墨才闪身走了出来,见他还在这里,夏雪和夏雨都是一怔:“墨,你还在?”她们刚才一直没察觉到,以为他是先回去了。

    那双血色的目光越过夏雪两人,落在唐心的身上,却没开口。

    看到他的目光,唐心一笑:“你回去休息吧!我没事。”

    闻言,他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离开。

    见到离开,夏雪和夏雨便问:“xiǎo jiě,那睿王沐宸风怎么来了?”似乎除了xiǎo jiě前不久以鬼手天医的身份帮他母亲治病之外,他们之间就没交集啊!

    一听说起沐宸风,唐心的脸色不由一变:“谁知那混蛋来干什么!”声音一落,便是转身往里面走去。

    夏雪和夏雨见状,不由相视一眼,上前将她的房门关好,这才转身离开。

    次日,清晨

    “帝公子,我家xiǎo jiě还没起来,不如你先坐一会。”夏雪引着帝殇陌在院子的石桌坐下,夏雨则奉上了茶。

    “无妨,我就在这等她起来。”他温和的说着,却不知,这一等几乎就是一上午。

    直到近正午时分时,才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帝殇陌起身看去,见她依旧一袭青衣,墨发随意的挽着,因刚睡醒,绝美的面容带着几分睡意,看上去娇憨却不失灵气,等了一个上午,却见到她平时不常见到的一面,眸光一柔,便迎了上去。

    “起床了?你可真能睡。”

    “咦?帝殇陌?你怎么在这?”正伸着懒腰的唐心一见他,美眸浮现几分错愕:“什么时候来的?”

    “早上来的,这一等你睡醒,就是几个时辰。”他笑了笑,完全看不出有什么不满,来到她的面前,极其自然的伸手将她垂落在脸颊的一缕发丝夹到耳后。

    “昨日让你一人回来,心生歉意,所以今天特意一大早就过来了,打算邀你一起去浮云山游玩。”

    “浮云山?”她一怔:“那里离皇城少说也有一天的路程。”

    他笑了笑,看了一下天色,道:“我们坐马车去,估计在今晚能到达,你常年在这皇城少在外面走动,浮云山的景色定是不曾见过,可有兴趣一同前去?”

    “心儿,你久未出皇城,随帝公子出去走走也好。”白嫣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本来她是来看看她的,没想到见帝殇陌也在这里。

    天下第一庄少庄主帝殇陌,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谈吐不凡,温文尔雅,不少的千金xiǎo jiě都倾心于他,他既对心儿有意,若是心儿也对他有情,也不失为一段好姻缘。

    “娘亲。”她上前扶着她走到石桌边坐下。

    “夫人。”帝殇陌行一礼,面上还是那温和的笑。

    白嫣微微一点头:“帝公子请坐。”

    “谢夫人。”他衣袍一撩,在桌边坐下。

    “心儿鲜少出去走动,还请帝公子路上多照顾着她。”白嫣拉着唐心的手,微笑着看着他。

    “夫人放心,殇陌定然会好好照顾她。”

    唐心一听,笑道:“娘亲,你真想让我去浮云山?这一去,你可就几天见不着我了。”

    “去吧!玩得开心点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