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惩戒!

    柳少白嘴角微抽,不由的多看了唐心一眼,那一脚分明就是故意的,竟然还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估计也只有她做得出来,只是,那看似没什么力道的一脚,为何地上的三人抱着肚子卷缩成那样?连脸上的痛楚都是掩无可掩的?

    而苏镇南苏若水见了,则认为她这一脚没有什么力道,只是觉得应该是三人喝了酒没站稳所以被这一踹才倒了下去,但对于她一个大家千金竟然当众抬脚不顾形象的一踹还是有些错愕。

    “你、你这婊……”

    “哐!啊……”

    那从地上爬起来的锦衣男子一句话还没骂出口,只听瓷器打碎的声音清脆的响起,紧接着便是一声尖锐的惨叫声传遍狮子楼上下,惊得楼上楼下的人纷纷跑出来。

    苏镇南以及苏若水神色微怔的看着那面容带笑的唐心,似乎没想到她竟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那样的事情来。而柳少白则唇角含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倚在门边观看着。

    帝殇陌神色如常的站在一旁,由着她自己处理面前的事情,只是,他也没想到她做出那样的举动,不过,那几个男的也着实欠收拾,竟然出口成脏,眸光微冷的扫过地上那几人,他重新把目光放在前面唐心的身上,心下暗自思忖着。

    楼上楼下围上来的食客们一见那一幕,纷纷傻了眼,只见地上跌坐着的三人浑身挂着还冒着热气的酸菜和鱼,手上和脸上的皮肤被烫得通红,一身狼狈的惨叫着,而他们的面前,站着一名气质出尘容颜绝美的青衣少女,此时,她唇角含笑,然而他们却莫名的心底一颤,只为她那诡异的眸光莫名的让人心惊胆寒。

    原来,刚才那名锦衣男子骂脏话时,唐心顺手就将从她身边经过端着一大碗冒着热气的酸菜鱼汤往三人的头顶扣去,就那样的出现了面前的这一幕。

    她不紧不慢的走上前,绝美的脸上噙着浅浅的笑意,美眸一转,落在他们的脸上,轻声问:“你们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要不,你们再说一遍?”

    轻柔的声音带着盈盈笑意,似不带一丝的危险气息,然而,周围的人都清楚的知道,若是那三名男子再说出什么放肆的话来,她一定绝不会让他们好过,只是,那被鱼汤烫到的三人却没认清这一点,因手背和脸上传来的火辣辣而怒火腾升,原本的醉意也因那痛意而消失无踪,他们咻的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愤怒的目光直视着面前的唐心。

    “该死的婊……”

    “小雨。”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扬起,前者怒火腾腾甚至还夹带着几分杀气,后者慢悠悠的,带着几分的悠哉。

    众人只见,一抺白色的身影咻的一声从后面掠出,啪的一声甩向了那名锦衣男子,蕴含着暗劲的一掌掴落,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只见几颗牙齿啪嗒啪嗒的从那男子口中掉落,惊得周围众人纷纷倒退了一步。

    “嘶!”

    那锦衣男子倒抽一口气,猛的往后退了一步,舌头一卷,竟然掉了好几颗牙齿,鲜血从嘴角流出,不由捂着嘴瞪着那突然冒出来的白衣女子,眼中明显的带着惊惧。

    因为,这名白衣女子的实力明显的在他之上,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连闪避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掴了一巴。只是,此时的他没想细想,以他武师的品阶,为何连续两次避不开没有一丝武之力的唐心突如其来的攻击?

    “啧啧,这几人怎么去惹唐家千金了?难道不知道她身边的两个婢女都是修为极高的高手吗?真是不要命了。”

    “就是,那唐子浩疼妹如命,要是让他知道他的宝贝mèi mèi让这几人调戏了,非废了几人不可。”

    “别的不说,就眼前来说,那天下第一庄的少主还陪着唐家千金,要是他出手,那几人休想活着离开狮子楼。”

    听着周围那不大不小的议论声,三人惊得脸色苍白,嘴唇止不住的颤抖着,他们没想到这个绝美的女子就是那唐家的千金,而帝殇陌,刚才他们一颗心都放在唐心的身上,根本没去注意他,现在看他的神色,想死的心都有。

    然而,唐心只是瞥了几人一眼,便对夏雨道:“把他们丢出狮子楼,交待管事,从今天起,不准他们踏入狮子楼半步!”

    闻言,苏若水心生轻蔑,狮子楼幕后的老板大有来头,就连这楼中主事见了大家族的人也不轻易低头,她倒是好大的口气,竟说不准那三人再进狮子楼半步,真是可笑。

    在场不少贵族中人,听了她的话也都心下暗自好笑,不过为免得罪人,他们倒没说出口,只是暗笑她的天真,然而,正当他们准备转身各自回厢房用餐时,却见狮子楼的管事匆匆而来,见了那一幕后,连忙来到唐心的面前。

    “唐xiǎo jiě受惊了,这几个人就由我来轰出去好了,唐xiǎo jiě放心,从今日起,本楼绝不接待他们三人。”

    看着管事那恭敬又小心翼翼的态度,不少的错愕的瞪大了眼睛,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瞪着眼前这一幕。那楼中管事本就是一名高手,心高气傲那是自然的,连大家族的人都不放在眼里,为何对唐心却如此唯命是从?

    帝殇陌几人眼中皆闪过诧异,毕竟狮子楼的名声他们都听说过,这楼中幕后之人来头不少,以至于没人敢打这狮子楼的主意,也没人敢得罪这里的人,而这楼中管事也是心高气傲之人,为何却对她如此恭敬?

    一时间,众人心下思绪万千。

    “管事,为何你对这唐家xiǎo jiě的话如此顺从?”倚着红木门的柳少白笑着问出众人心中所想,若有所思的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来回打量着。

    只见管事一笑,看了柳少白一眼,道:“我们楼主有令,在楼中闹事者都不再接待,唐xiǎo jiě又是我们楼主吩咐好好招待的贵客,自然不能怠慢了。”

    “哦?原来唐xiǎo jiě还认识狮子楼的楼主?”

    众多双眼睛刹那间全朝她看去,那一双双的眼睛中,有着诧异,有着怔愕,有着不可思议,毕竟多少家族人物想要结交狮子楼的楼主都无法见他一面,而这唐心,竟然能得他的眷顾?这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她的倾城美貌?

    ------题外话------

    因原本的文名有冒号不合规格,所以改名为《鬼手天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