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错将萝卜当人参

    外面,贴着耳朵偷听的唐子浩在听了帝殇陌的话后,狭小的眼珠转了转,心下打着小九九。而身后站着的夏雪和夏雨两人见了,抿着唇笑看着,至到,见他迅速的退了回来,装模作样的跟她们两人叮嘱着话语。

    “我说小雪,要是我mèi mèi出了外面,你们可得多盯着点,小心有人对她不利,知道不?你们也知道她又没有什么自保的能力,却又长得那么美,很容易引来别人的垂涎的。”

    他说着,狭小的眼睛不时的往回瞄去,当见到帝殇陌牵着唐心的手走出来时,当下眼睛一瞪,肥胖的身体迅速一转身,连忙跑了过去,瞪着眼睛指着帝殇陌便大吼着:“你你你!谁准你牵我mèi mèi的手的?放开放开!”

    快步的冲了过来挤在两人的中间猛的拍掉帝殇陌的手,继而以着保护者的姿态将唐心搂在怀里,微仰着双层的下巴用着狭小的眼眸睨着帝殇陌警告般的说着:“我可先跟你说,你追我mèi mèi可以,但是不能毛手毛脚,不能意图不轨,不能靠得太近,尤其是不能占她的便宜,就算是牵着小手也不行!”

    帝殇陌愕然,看着挤在他与唐心中间的肥胖的唐子浩,不由愣了愣,有一瞬间说不出半句话来。

    唐心则抿唇轻笑出声,手肘顶了顶他尽是肥肉的腰间,笑道:“胖子哥哥,牵一下手又不会少块肉,你这么小气干什么?”她眸光带笑,眼底的深处一片的柔软,她的亲人,总是怕她吃亏,怕她被人占了便宜,这般的呵护,她又怎能不感动?

    哪知,唐子浩撇了撇嘴,道:“你可是清清白白的女儿家,哪能让一个大男人占去了便宜?就算是牵着小手这要是让外人看见了对你的名声也不好,再说,他帝殇陌一个温文公子,难道会不懂这个?”狭小的眼睛一瞥,肥腰一扭,撞了一下旁边的帝殇陌,挑眉道:“你说是不是?”

    夏雪和夏雨两人脸上浮上掩不住的笑意,看了那挤在两人中间的唐子浩一眼,纷纷笑着移开了目光。少爷对xiǎo jiě的事一向分外上心,这帝殇陌若真要追xiǎo jiě,只怕也得费上好一番功夫。

    帝殇陌看了他一眼,继而温润的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俊雅的面上带着儒雅的笑容,道:“我自然不会做出有辱唐心声誉的事情。”

    四目相对,两人相视而笑。中间的唐子浩见了,搂着唐心肩膀的手加重了一丝力道:“既然要出去,那一起吧!我正好也出去走走。”不等他们多说,搂着唐心便往外走去。

    帝殇陌见了,只是笑了笑,迈步跟着走上前。夏雪夏雨两人也随后跟上,谁知,正当他们一行人刚出大门,便见到外面那蹲在门口守株待兔的身影。

    一听开门的声音,蹲在一旁的段无止眼睛一亮,抓起身边的一个大盒子忙站起身看去,这一看,不由惊喜的跑上前:“唐心唐心,你的病好啦?我好久没见你了,你好像瘦了,是不是身体还虚弱着?你不好好在家里养病怎么跑出来了?难道你是因为知道我在这门外等你所以你才出来的?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不理我?唐子浩那死胖子一直不让我进去看你,我本想fān qiáng进去的,不过你家护卫盯得紧,我没找着机会,对了,你看,我还给你带来一条千年人参,好大一条呢!让你好好补补身子。”

    他一凑上前来不等别人说什么,便自说自话的说出一大堆话来,献宝似的把盒子打开,讨好的看着面前绝美动人的她。

    “你瞧,这是我在药材市场买的,那小贩说他从深山里面挖来的,好大一条千年人参呢!不过他算说我是他第一个客人,所以便宜卖给我,只收我五百金币,你说我是不是运气很好?”他乐呵呵的看着她,期待从她口中听到一两句赞美的话来。

    然而,唐心几人却在看到那盒子里面的所谓千年人参时怔了怔,不约而同的看向那还在傻乐着的段无止,唇角微不可察的抽搐着,却憋着没笑出来。

    “你没见过白萝卜?”

    错愕过后,唐心唇角含笑的看着他,这盒子里哪是什么人参?根本就是一根形状跟人参相似的白萝卜罢了,准是那小贩拿来蒙他这不识青菜萝卜的公子哥的,还五百金币?这一个铜币的东西竟然还能卖到五百金币的天价,估计也只有段无止这冤大头肯上当了。

    “白萝卜?”他愣了愣,不知她为何突然问这牛头不对马嘴的话,不过还是应道:“见过啊!我怎么可能没见过,平时家里饭桌上,有时也有清炒萝卜丝呢!清清淡淡的我娘最喜欢吃了。”

    果然,这斯根本就不知道萝卜的原貌,被人坑了还在这傻乐。

    “噗嗤!哈哈哈,笑死我了,你这段无耻,也太白痴了,拿着萝卜当人参这种事也只有这你傻子才做得出来,哈哈哈……”唐子浩忍不住的大笑出声,中气十足的笑声伴随着他那大嗓门,连门里面的护卫都听得清清楚楚。

    被他这样说,段无止脸色涨红,怒瞪着他:“你这死胖子胡说什么!这怎么可能是白萝卜?白萝卜我见过,不是长这样的!这可是我花了五百金币买回来给唐心补身的千年人参!你再敢胡说小心揍你!”

    见他本着一片好心,唐心收起了笑意,对他道:“段无止,你被人骗了,这真的是白萝卜,要是刚买不久的,快去看看还能不能把金币追回来,这个放在菜市场,几个碎银子就能买到了。”

    “什、什么?这、这真的是白萝卜?”听她这么一说,他不由傻眼了,抱着盒子里的东西看了看,不死心的道:“可是,它长得跟人参一模一样啊!你们看,它有两脚还有这么多根,这怎么可能不是人参!”

    因为是送给唐心的,他还特意在这千年人参上面系了条红丝带呢!现在这么一看,白白胖胖的千年人参系着红丝带多好看,可、可这要真的是白萝卜,他这脸就丢到姥姥家了。

    ------题外话------

    沐宸风:女人,你最好给我离那姓帝的小子远点!

    唐心:你个闷sao男,你是我什么人啊?凭什么听你的?

    “你的身子都让我看光了,你说我是你什么人?”

    “你放屁!”

    “你暴cū kǒu?”

    “是又怎么样?我还要跟帝殇陌去培养感情呢!”她挑衅的说着。

    “你敢!”他脸黑沉得可怕,气得牙狠狠的。

    “有什么不敢的?我这就去。”说着转身就走。

    沐宸风伸手一拉,将她扣入怀中霸道的吻了下去,半响,放开脸色泛红的她:“玩玩就好,别对他认真。”

    “好。”

    “不许他吻你。”

    “好。”

    “玩够了一脚把他踹开。”

    “好。”

    “乖……”

    五一快乐哟妞们,弄个小剧场让大伙乐乐,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