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沐宸风的相请

    “睿王沐宸风!”

    一时间,拍卖场中的众人因他的出现而惊呼连连,就连那第一排的几大家主以及那实力强硬的一方霸主都因他的出现而惊愕万分,内心的震撼非言语可言表。

    三王沐宸风,可说是龙腾最为特殊的一个王爷,他拥有封号,拥有封地,都传他是沐天佑最疼爱的一个儿子,但他却从不上朝,鲜少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只知道他拥有帝王之相,强者之魄,一身实力更是无人得知深浅,这样一个鲜少出现在众rén miàn前的人,今天竟然就这样出现了!

    因见到他的出现,以及周围众人惊愕震撼的神色,沐天佑锐利的眸光中掠过一丝暗光,扫了那缓步走来的儿子一眼,唇角勾起一抺笑,从他的口中传出低沉的笑意,道:“呵呵呵,宸风,你也来啦!”

    “拜见圣上。”

    冷漠的声音带着疏离淡淡的响起,只见他抱拳向他行了一礼,深邃的眸光幽深如古潭,哪怕是面前站着的是他的父亲,他身上那股冷峻的冰寒气息也没少半分。

    圣上?

    众rén miàn面相觑,看着他们父子两人怪异的相处模式,周围的众人心下纷纷暗自诧异。看来,他们父子的关系并非如同外界所传的那样和睦,至少他们现在看到的就是另一副模样。

    听了他的话,沐天佑眸光一闪,锐利的黑瞳扫落在他的身上,看着面前的儿子,他唇角勾起一抺高深莫测的笑:“无须多礼,宸风,你来这里莫非是为了鬼手天医而来?”

    沐宸风抬眸往站在二楼处的白色身影看去,微顿了一下,这才点头应了一声:“不错。”声音一落,也不等他多说什么,便转向二楼处,双手抱拳:“在下沐宸风,想请鬼手天医前往府中为我母亲医治。”

    闻言,众人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他这话一出,任谁都知道他是以一个儿子的身份在请鬼手天医出手,论势,在场的人不泛权势滔天,论钱,只怕这鬼手天医也不放在眼里,论地位,他王爷的地位在鬼手天医的眼里更是算不上什么,然,他以儿子的身份相请,动之以情,自然是最为合适不过。

    龙腾大陆,谁都知道这沐宸风的生身之母体弱多病,因当年的一场事故,她险些命丧黄泉,也正因为如此,自沐宸风封王立府的那一刻起,她便一直跟着儿子住在一起,久居深院从未露面,成了最为神秘的一位皇妃,也是最为特殊的一位皇妃。

    因他的话,站在一旁的沐天佑微怔了一下,慢慢的敛下眼眸,面上神色浮现一丝恍惚,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似的。

    而周围的人也恍然,沐宸风虽然生性冷漠,但极为孝顺府中母亲,他们早有听闻沐宸风四处的打探鬼手天医的下落,只是一直未果,今日鬼手天医出现在皇城,他又焉有不来之理。

    站在二楼处的唐心唇角含笑的看着底下的沐宸风,这家伙她可是从小就和他不对盘,不过他倒也算守承诺,自当年栽在她手上后一直没找过她麻烦,虽然是看着讨厌,不过也不失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

    外界一直传他的母亲神秘非凡,她一直心生好奇,倒是可以借这机会一窥,她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只是,照当年他追了她几条街都要拿到的那药方来看,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母亲应该活不了这么多年的。

    眸光微闪,心下暗自盘算着,就算真想去看看,也不能白去,她得狠狠的敲他一笔才行。

    邪气的笑意跃上俊美的脸上,她挑了挑眉,开口道:“想请我去你府中倒也不难,只是,我为什么要去你府中为你母亲看病呢?”

    深邃的目光直视着二楼处的白衣少年,他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冷峻的声音带着xìng gǎn的磁性缓缓的在拍卖场中响起:“我府中珍贵的药材千万,可供你随便挑,只要你能治好我母亲的病,我还会为你办三件事。”

    他的声音一顿,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眸光一闪,冷峻的声音带着一丝狠厉与狂妄的响起:“但,若是治不好,我便要了你的命!”深幽的眸光直视唐心的眼睛,认真的神色让人清楚的知道,他并没有在开玩笑。

    场中,一片抽气声响起,没人想到他竟然会用这样的语气对鬼手天医说话,要了鬼手天医的命?他倒是好狂妄的口气!若是因此而激怒了他,就算他家中珍贵药材有千万,只怕也难请鬼手天医走这一回。

    帝殇陌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停留了一会,便淡淡的移开了。世人都将他与沐宸风相提并论,若不是十年前的几面之缘,他与他可说是互不相识,本想着十年后的他会是怎么样,今日一见,他的威压,他的气势,他的帝王气魄都让他知道他与他是不可相提并论的两个人。

    沐宸风,只怕,若是两人较量,他的实力应该也远远在他之上吧……

    正当场中的众人因他狂妄的话而惊心的时候,正当他们都在猜测着鬼手天医到底会怎么做的时候,却听见一阵低低的邪笑声传来。

    “呵呵呵……”

    唐心低低的笑着,眸光光芒流动,唇角微勾意味不明的道:“不愧是沐宸风,好!这事我就接下了!不过,你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众人愕然,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以礼相待,敬他如神,真心相请他却不为所动,而唐子浩的相求他便赠下万金难买的珍药,沐宸风的狂妄冷冽却让他欣然答应,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难道你还怕我食言不成?”

    唐心笑而不语,瞥了他一眼,便对唐子浩道:“你回去吧!把药丸拿给左相服下,不出一个时辰他便会醒过来。”

    唐子浩朝她看了一眼,这才点点头,一拱手,便往外面走去。见他离开,帝殇陌也跟着拱手一礼转身离开。而沐天佑则看了沐宸风一眼后,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来,顿了一下,也跟着离开。

    “请!”沐宸风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深邃的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