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山中遇险,遇神秘男

    清晨,帝殇陌与柳少白以及苏镇南三人相约今日去相府拜访,来到相府门前时,却见那扇红木大门紧闭,门外连外护卫也没有,几人不由相视一眼,眸光中闪过深思。

    “奇怪,这大白天的,堂堂左相府怎么关着大门啊?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柳少白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的人,心里想不明白的便直接说了出来,一把扇子悠哉的晃了晃,见旁边两人没有开口,便道:“我去敲门看看。”

    帝殇陌与苏镇南两人并肩站着,看着他走上前,敲了敲红木大门上的两个铁门环,铁门环敲打在门板上,发出了响亮的叩叩声,不一会,几人便听里面传来了脚步声。

    “嘎呀!”

    大门被打开一条小缝,一名侍女站在门的里面探了探头,见门前站着一名风度翩翩身着白衣手执扇子的俊朗男子,不由微怔了怔,面上一红,轻声问:“不知公子有什么事?”

    柳少白露出了一个自认为迷死人不偿命的阳光笑容来,温柔的道:“在下柳少白,身后两人一人是天下第一庄的少庄主帝殇陌,另一人则是苏家的少爷苏镇南,我们专程来府上拜访,劳烦姑娘通传一声。”

    侍女看了他们三人一眼,想到少爷的吩咐,便道:“我们少爷有令,谢绝客访,几位公子请回吧!”

    见她要关门,柳少白连忙一挡:“哎,等等等等,我们还是你家少爷和xiǎo jiě的朋……”谁知,他的话还没说完,那侍女因见他凑上来一慌,砰的一声连忙把门关上。

    碰了一鼻子的灰,柳少白怔了怔,错愕的瞪着那关上的红木大门。

    而身后的帝殇陌和苏镇南则眼中浮现着深思,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那关着的大门。苏镇南沉声道:“这相府莫非,真的出了什么事不成?大白天的竟然闭门谢客?”

    “我们回去吧!打听一下相府出什么事了。”帝殇陌开口说着,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便转身往回走去。

    “少白,还站在那干什么?走吧!”苏镇南喊了他一声,看了那关着的大门一眼,敛下的眸光微闪。

    另一边,相府里面

    听到了侍女的禀报,知道外面来的是帝殇陌几人,唐子浩只是嗯了一声,便不再多言。眼下是谁想要加害他们还尚且不明,他爹爹的安危最是重要,自然是不能在这个时候见客。

    只是,想到一晚上了还没他mèi mèi的消息,他心里还是有些担心。那再怎么说也是一名武宗高手,她能应付得了吗?

    “少爷,从昨晚到现在你都没休息,喝杯参茶吧!”夏雪端着参茶上前,见他眉头微拢,便轻声道:“少爷可是担心xiǎo jiě?”

    唐子浩抬头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我能不担心吗?也不知mèi mèi现在怎么样了?”说着,接过参茶喝了一口。

    “xiǎo jiě也许是在找可以解毒的草药,她很快就会回来的。”

    夏雪说得一点也没错,此时的唐心,正是深山密林中找着可以解去唐正宇身上剧毒的草药,她攀爬上山,寻找最后的一味药,蛇灵草。

    当她在一处地势极为险恶的峭壁之上找到蛇灵草时,却又为无法采到蛇灵草而发愁。她虽然有一身浓郁的灵气,却不会运用,更不像夏雪她们一样因修炼会提气飞行,所以她要到峭壁下方采到蛇灵草,只能借助外力。

    所幸因这密林之深,藤性植物不少,她便用随身的bǐ shǒu切了一些绑成一条,一端绑在一棵大树上,另一端系在自己身上,小心翼翼的爬下峭壁。

    “不会飞真的是一大遗憾啊!采药都不方便。”她一边往下爬,一边呢喃的轻叹着。

    见离那蛇灵草越来越近,她不由露出了笑容,慢慢的往那边上爬去,却总差那么一点没抓到,只能一手紧抓着蔓藤,脚往壁上一蹬,借力荡过去。

    “呼!总算采到了。”轻呼出一口气,把蛇灵草放进怀里,正打算爬上去,谁知却猛然间从峭壁的小洞口中窜出一条青黑色的双头蛇来,咻的一声便咬上了她的大腿内侧,痛得她惊呼一声。

    “啊!”

    迅速取出bǐ shǒu攻击那条双头蛇,但因身系在蔓藤上,那双头蛇又两头攻击,飞窜而出的速度又极为灵敏,只见影子一闪,其中的一头缠住了她的蔓藤,张着尖尖滴着毒液的蛇牙便朝她袭来。

    双头蛇是剧毒猛蛇,毒性之烈让她的大腿处隐隐透着痛意,头也渗出了阵阵冷汗,只觉眼前有点发黑,她咬牙一挥手中bǐ shǒu,精准的切掉了其中的一个蛇头,可因bǐ shǒu的锋利无比,这一切竟是连蔓藤也切断了,身子一悬空,整个人猛的往下掉去。

    “该死!”

    身体摔落间,摔在了浓密的树叶上,只听树枝被她摔下的力道折断整个人也随着摔落在地上,顺着地上的斜坡滚了下去,直到撞上一颗树身方停了下来,只是,这个时候的她,dú sù漫延全身,唇色也渐渐变成紫色,身体也因中毒而泛软无力。

    她撑着最后的一丝意志,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子倒出剩下的一颗丹药服下,黑暗袭来,手一软,瓶子也滚进草丛中,而她也失去意识的昏了过去……

    当头顶上的太阳斜斜的透过浓密的树叶洒落在地面时,一双黑色绣着金龙的靴子踩着沉稳的步伐来到她的身边,看着中了毒面色泛黑唇色变紫的女人,深邃的黑瞳泛过一丝莫名暗光,浓密的剑眉微拧,薄唇抿成了一条线。

    他弯下腰,检查了一下她身上的擦伤,却没看到她身上有任何中毒的伤口,眼底闪过深思,他又再仔细的找了一遍,终于发现她的裙子上有一道泛黑的血迹,只是,若伤口在那个地方……

    他伸出手微顿了一下,看了那昏迷着的女人一眼,还是撩起了她的裙子,果然见里裤上染着黑色的血,当下也没耽搁便撕开了她伤口边的里裤,露出了凝脂般的玉肤,然,那大腿内侧的肌肤上,却是有着两个深深的蛇牙印。

    若是换成别的男子,只怕面对这样一个绝美的人儿又见了她如此隐密的大腿内侧,想心神不乱也难,然而,这男子却是目不斜视心无杂念的想着怎么帮她把毒逼出来。

    他眸光微闪,伤在大腿内侧,又不能用真气逼出,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题外话------

    千呼万中唤才肯死出来。亲爱滴们,猜猜这男子是谁?他接下来又会怎么做?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