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不识伊人是旧人

    苏镇南眸光中流露出惊艳的神色,几近痴迷的看着那缓步走来的青衣少女,他本以为世间不会有人比他堂妹若水还要美,却不想这青衣少女无论是气质还是容颜竟然都更胜一筹,这样绝美的女子,想必没有几个见了会无动于衷。

    自认见过美人无数的柳少白同样怔愣的看着那绝美的青衣少女,她不同一般大家闺秀的温婉,举止间流露出的是一份洒脱与随意,世间女子的美态有千万种,她独特的那份气息,硬是能轻易的将别人的风头给压下去,苏若水的美已经是天下少有,而青衣少女的出现,不用一言一语,一颦一笑,便能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住,令人无法移开……

    就在众人因惊艳而怔愣着时,便见一道肥胖的身影跑到了她的面前,亲热的牵起了她那雪滑的柔荑:“mèi mèi,你怎么这么慢现在才来。”

    唐心盈盈一笑,道:“是你跑太快了,我都追不上。”声音一顿,又问:“菜点好了吗?”

    “我们来晚一步,没有红烧狮子头了。”

    听见这话,唐心眸光一转,笑盈盈的问:“那,我们是还在这狮子楼吃,还是去别的地方吃?”

    原本一心放在美食上面的唐子浩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他mèi mèi的身上,那色眯眯的眼神看得他心下一阵恼火,当下用自己肥胖的身体把她护住,挡去众人的目光,一边说:“mèi mèi,这一楼人太多,你们到楼上厢房等我,我让小秋另外准备一些菜。”

    见他像母鸡护小鸡一般的半推着她上楼,唐心不由笑了笑,应道:“好,那我们到楼上等你。”说着,便带着夏雪夏雨两人往二楼走去。

    “请等一下。”

    就在她们上楼的时候,一道温润而磁性的声音传来,这道声音一出,不止唐心停下了脚步,就连站在台前的几人都诧异的看向了开口的那一人。

    帝殇陌无视众人的诧异走上前,俊雅的面容带着温和的笑容,泛着柔和眸光的黑瞳落在唐心的身上,开口道:“适才我们在言语上冒犯了令兄,实在是过意不去,如果几位不嫌弃,不如与我们一桌吧!也好让我们以茶代酒,向令兄致歉。”

    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明着邀请他知道她绝不会与他们同桌用餐,这样一来,反倒有了几分可能性。

    不可否认,初见她,她的美令他失了心魂,再见她,她的美与那份独特的气质撩动了他的心弦,生平第一次,他对她动了心,迫不急待的想要知道她的一切,想要了解她……

    苏镇南和苏若水同时看了他一眼,见他的目光由始于终都落在那青衣少女的身上,两人不约而同的敛下眼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柳少白则挑了挑眉,看了看那绝美的青衣少女,又看了看那垂睥静立的苏若水,再看了看那一双眼眸都落在青衣少女身上的帝殇陌,继而勾起了一抺看戏般的笑意,双手环着胸,也就那么站在一旁看着。

    倒是唐子浩见帝殇陌一直盯着他mèi mèi看,心生不悦,大步的走过去挡在他的面前,双手叉着腰,不客气的道:“你谁啊?刚才我一句话都没跟你说过,你什么时候得罪我了?”说着,瞪了他一眼,又道:“一直盯着我mèi mèi看干什么?我告诉你,别打我mèi mèi的主意,要不然我要你好看!”

    而站在楼梯处的唐心在看到一身蓝衣的帝殇陌时,打量了一会,绝美的脸上露出盈盈笑意,眸光如月牙般弯起,问道:“帝殇陌?”虽是问,但那语气却是带着肯定。

    听她竟然一语便说出他的名字,帝殇陌微怔:“我与xiǎo jiě素未谋面,xiǎo jiě怎么知道我就是帝殇陌?”

    “呵呵,你忘了,我们是见过的,还不止一次。”她轻笑出声,道:“刚才没注意,没想到你也会在这里,十年不见,你也没什么变化,认出你不难。”

    闻言,再仔细观她神色,想到先前苏若水称她兄长为唐公子,脑海里一道亮光划过,骤然想起一个模糊的身影,顿时错愕的看着她,语带惊愕的道:“你、你是唐心?”

    这怎么可能?

    他明明记得,唐心脸上的那道疤极难消除,就算用再好的药,估计也只能淡化而不能完全消除,而她,脸上光滑如凝脂,哪里有什么疤痕,她、她怎么会是当初那个小女孩唐心?

    “可不就是我,怎么?不认得了?”

    “不,我只是太意外了。”是啊!太意外了,他没想到相隔十年会再遇到她,而她还是那个令他心动的女子,命运的安排总是那样的神奇。

    “弄了半天,原来都是认识的呀!”柳少白笑眯着眼走上前,拍了拍唐子浩的肩膀道:“既然大家都认识,那不如就坐下聊聊吧!走,我们二楼去。”

    “谁跟你认识了。”唐子浩拍掉柳少白放在他肩膀的手,瞪了他一眼,转而打量了帝殇陌一眼,狐疑的问:“mèi mèi,他真的是帝殇陌?”

    唐心点了点头,笑应:“嗯,是他没错。”

    “本想过几日再去相府拜访,却不想会在这里遇上你们。”温润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帝殇陌看了面色不善的唐子浩一眼,道:“子浩,少白是我的朋友,还望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与计较。”

    唐子浩睨了柳少白一眼,摆了摆手道:“算了,我也不是什么小家子气的人,才不跟他一般见识。”

    原本敛着眼眸沉思着的苏镇南见帝殇陌的神色,想起离家时父亲的交待,当下便露出笑意,对唐子浩和唐心拱手道:“在下苏镇南,也想与两位交个朋友,不如,一起到楼上坐坐吧!”

    “久闻唐xiǎo jiě美名,若水久居皇城,却从未有缘相见,今日一见,惊为天人。”她轻声说着,清雅绝美的脸上带着温婉的笑容,道:“唐xiǎo jiě,既然几位都是认识的,请楼上一聚吧!”

    唐心看了她一眼,眸光一转,落在帝殇陌的身上,笑道:“今日你们朋友相聚,我们兄妹就不掺和了,改日吧!”说着,对唐子浩道:“胖子哥哥,我在楼上等你。”

    “好。”唐子浩明显的很开心,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