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把你放倒很容易

    “那我们就更不能要他的。”她朝唐子浩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把东西还给人家。

    唐子浩嘟着嘴不舍的看了看手中的瓶子,又见唐心正看着她,这才把东西递上前:“我mèi mèi不要,那还给你吧!”

    见状,帝殇陌目光微闪,看了她一眼,便接过瓶子,对她说:“如果将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可以找我。”说着,便转身离开了。

    “哎?”

    唐心怪异的看了他离去的身影一眼,暗想,这人是什么意思?不会是以为她无法修炼所以对她心生同情吧?

    入夜,随着前面客人们的相继离开,唐正宇与白嫣一同来到唐心的院子,一进院子,便见她坐在唐子浩绑成的秋千上面荡着,两人相视一眼,便走了过去。

    “心儿。”

    “爹爹,娘亲,你们怎么来啦?”她从秋千上跳了下来,小跑着走向他们。

    “我们来看看你睡了没。”唐正宇弯腰将她抱了起来,笑问:“自己一个人在想什么呢?”

    她双手顺势环住便宜爹爹的脖子,眼珠一转,笑盈盈的问:“爹爹,我在想为什么我们这里叫龙腾大陆啊?这个世界有多大呢?龙腾大陆上是不是有很多很厉害的人?”

    “呵呵,你呀!人小鬼大,子浩都没问过的问题,你倒是问出来了。”他与身侧的白嫣相视了一眼,笑道:“既然你想知道,那爹爹就讲与你听。”

    “这世界之大,无边无际,有许多未知的地方,也有许多未知的事物存在着,我们这里之所以叫龙腾大陆,是因为我们所在的地域的形状有如龙形,在龙腾大陆的另一边,相传是一个叫虎啸大陆的地方,那地方有着修真者的存在,传闻,修真者的生命是普通人的好几十倍,是修炼武之力的武者的数倍,不过我们这边却从没见过修真者出现过。”

    闻言,她眨了眨眼睛,道:“那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呵呵,哪里那么容易。”白嫣轻笑道:“在两个大陆之间隔着冥海地域,听说凶险万分,就算是拥有五百斤力道的武宗也不敢去那样的地方。”

    “那,就是说那边的人都很厉害了?”

    “傻丫头,我们称他们为仙人,你说,仙人厉不厉害?”唐正宇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道:“好了,你乖乖的去睡觉,脑袋瓜子里别想太多了。”说着,这才放下她,两人一同出了院子。

    “修真者?仙人?”她轻声呢喃着,看了看头顶上的星空,伸了伸腰便准备往房里走去,却突然感觉一道冷风袭来,回头一看,不由吓了一跳。

    “哇!你、你、你怎么在这?”

    夜色下,一身黑衣的沐宸风双手环在胸前倚在墙角冷冷的瞥着她,如鬼影子一般的出现在她的院子里,这样冷不防的出现,还真的是吓死人。

    “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他冷漠的声音在夜色中带着一丝xìng gǎn的磁性,瞥了她在那拍着胸口压惊,唇角微不可察的一勾:“看来你是亏心事做太多了。”

    唐心一挑眉:“你半夜来这里做什么?有什么话就说,别拐弯抹角的。”

    “来看看你被测出没有修炼天赋,会不会躲在被窝里哭。”他走了过来,随意的打量着她的院子:“看来,唐相夫妇待你不错。”

    听到这话,唐心诡异的笑了笑,自顾自的从身上的裙子取下一根缝衣服的针把玩着,那在夜色下泛着亮光的针莫名的散发着一股寒意,看得对面的沐宸风凤眸一眯。

    “反正还早,不如,我们来玩玩。”她笑意盈盈,异常闪亮的眼眸诡异得紧。

    “我奉陪!”他也想知道她到底还有什么本事!

    只是,他没想到话才一出,她竟然已经动了起来,红色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闪动着,如鬼魅掠过,只觉身侧一阵夜风拂过,手臂传来一阵剌疼,却又酸入骨髓,让他心头震惊万分,迅速的以掌风反击,身形退开,一看,她正挑衅般的扬着她手中的那根细细的针。

    “本来呢!我是可以让你一针就倒下的,不过倒下就不好玩了,只好给你点甜头尝尝,怎么样?这酸中带疼的感觉不错吧?”

    “一针就放倒我?”他挑了挑眉,凤眸中光彩流动,神色却又表现出不信她的空口大话。

    “不信?”她笑眯着眼看着他,眼珠一转,道:“不如这样吧!我也不想你三天两头的跑来搅和,我们来赌一赌,如果我能一针放倒你,那你以后就不许再找我麻烦,当然,也不能找我家人的麻烦,怎么样?”

    “如果栽在我手上呢?”

    “那简单,我跟你走,任你收拾。”

    “好!呃……你……使诈!”

    他怒目以对,黑暗袭来前,他只看到她诡计得逞笑得跟花儿一样的笑颜。

    “嘿嘿,这你不能怪我,明跟明的交手,我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不出奇不意,岂不是得栽在你手上?我是小孩,你得让着点,知道不?”她蹲在他的旁边拍着他的脸,自顾自的说着。

    只是下一刻,她便皱起了眉头盯着倒在地上的沐宸风看着。

    “这么重,我怎么搬得动?”眸光一转,眼睛一亮:“有了。”

    她往房里跑去,抱了一床被子出来就帮他盖在身上:“看我多好心,还帮你盖被子,要不是这穴位扎了针一时半刻醒不过来,你也不用在这露天的院子里睡觉了。”

    处理好地上的沐宸风之后,她伸了伸腰,打了个哈欠,便也往房里走去。

    大约五更天的时候,在外面院子中盖着被子的沐宸风被冷风吹醒,三月的天气,清晨和夜晚都是冷风嗖嗖的,虽然有被子在身,却仍被冻得手脚冰冷。

    “该死的小鬼!”他咒骂一声,冷不防的又打了个喷嚏。

    丢开身上的被子,他起身便往房间走去,一推,门从里面锁着,正打算用剑把门挑开,谁知里面却传来了唐心带着睡意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