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宴会,相府千金

    “你们两个,大街大巷的在这里动手动脚成何体统?夫子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非得迫不得已,君子动口不动手也,就你们那点本事也敢拿出来给众人看,你们知不知羞?亏你们的父亲还都是同朝为官,又都是上位者,你们两个竟然学不到他们半点风范,真是……”

    说着,眼角瞥见一旁穿着粉色裙子的小女孩正眨着骨碌碌的眼睛盯着他看,便也瞪着眼,盯着她打量着,一大一小两人就这样干瞪着眼,谁也不先说话,似乎在比耐性似的。

    唐子浩见状连忙道:“夫子,我们还要去买东西,就先走了。”声音一落,拉着旁边的唐心便飞快的溜开了。

    正当他心下感兴趣着,这个小女孩是谁时,却见唐子浩拉着人就跑,不由气得干瞪眼喊道:“你这小兔崽子,给我回来!”

    另外几人见状,也都趁着他错愕的瞬间借帮跑开,一溜烟的,几人便都跑得无影无踪。

    “胖子哥哥,他是谁啊?你们看起来很怕他?”唐心好奇的问着,那名中年男子有那么可怕吗?

    一提起这个,唐子浩擦了擦冷汗,道:“你不知道,郭夫子的来头可大了,他是当今皇上的至交好友,又是皇子们的夫子,我们也是他教的,他这个人要是没什么本事我们倒是不怕,问题是他不仅文也好,武也好得不得了,就是每一年测试武之力也都是他当测官,可恐怖了,就是爹爹见了他也得低头三分笑,我们最怕的就是他了。”

    “真有那么厉害?”

    “那当然。你不知道,他平时最常教我们的就是君子动口不动手,一动手就要将人打得半死不活才肯罢手,有一回护国将军的孙子顶撞了他,被他打得在床上趴了三个多月,当时谁求情他也不肯收手,他揍人的模样,可恐布了。”说着,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叮嘱着:“mèi mèi,以后遇见他,你要乖乖的,不可惹他生气才好。”

    “喔。”她点了点头,心下则对那郭夫子起了几分好奇。

    逛了兵器铺后,唐心交待了那老板打造一套银针后,两人又转了几圈便回了家,一进家门,便见里面下人忙忙碌碌的在走动着,两人奇怪的找到了白嫣,一问之下才知道今日是对外公开认唐心为女儿的一天。

    “心儿,走,娘亲带你回房去准备准备,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让大伙看看。”白嫣牵起她的手便往院子走去,身后的唐子浩一见,便兴奋的道:“那我也去。”

    “郭夫子今天也会来,你还是乖乖的跟在你爹爹身边。”

    一听这话,唐子浩惊呼一声:“什么?郭夫子也来?娘,这是真的吗?爹怎么把郭夫子也请来了?明知我最怕的就是他了……”

    “瞧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郭夫子能来是给我们面子,行了,你找你爹去吧!”说着,便与唐心一同离开。

    正午时分,陆陆续续的客人进了相府大门,前院里摆着的酒席也随着宾客们的到来而坐满了人,婢女们穿梭往返的为客人倒着酒,说说笑笑的声音不时的传起。

    “呵呵呵,真不知是怎么样的小女孩能得唐兄的眼收为女儿,真是福气不浅啊!”

    “哎,照我说,唐兄多了个千金,才是可喜可贺啊!”

    唐正宇笑了笑,道:“呵呵,这是上天送给我的女儿,乖巧可爱,呆会各位见见便知道了。”

    相府门外,一黑一白两抺身影同时遇上,两人相视了一眼,帝殇陌笑道:“没想到殇陌今日也能遇见三王爷,王爷先请。”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他先进。

    沐宸风凤眸漠然的扫了他一眼,便迈步往里面走去,接待的管人一见两人,连忙高声喊道:“三王爷,帝少庄主到。”

    里面的众人一听,都纷纷站了起来,见两人进来纷纷眼前一亮。

    两人都是俊美绝伦之人,一个温文尔雅,一个冷峻刚毅,外面的人都盛传,天下第一庄的少主武之力已经到了拥有一百斤力道的武士七品,以他十二岁的年纪,这个品阶的实力可算是天才中的天才。

    而三王爷沐宸风,年仅十三岁,在众多的皇子当中唯一一个封王拥有府邸的,众人只知他惊才艳绝,实力近年来却没有测试,也不知他如今修为到了哪里。

    “三王爷和帝少主能应邀前来,实在是让唐某惊喜万分,两位请上坐。”唐正宇见到他们两人同时而来,不由的惊喜万分。

    帝殇陌温和的笑了笑,道:“家父得知唐相今日喜得千金,故让殇陌代为前来,送上一份薄礼聊表心意。”他挥手示意,让身后的随从让礼貌呈上。

    “帝庄主真是有心了,请帝少主代为谢过帝庄主。”他接过礼貌,又递给一旁的下人摆放好,这才领着他们往上位走去。

    沐宸风坐下后,同样一挥手,道:“唐相,这是本王的一点心意。”

    只见,一名黑衣护卫双手呈着礼物上来,唐正宇便也笑着谢过,这时,外面又传来管家的声音。

    “郭夫子到!”

    “啊?郭夫子竟然也来了,唐相真是好大的面子,竟然能请到郭夫子出席。”

    “是啊!平时的宴会郭夫子都不参加的,没想到今天却来了,这唐相的面子可真大啊!”

    听到众人低声窃语,同样身为相爷的右相段观华却是黑沉着一张脸,暗地里哼了一声,不发一言的喝着酒。

    “郭夫子,快里面请里面请。”唐相笑容满面的上前,请他上坐。

    郭夫子笑了笑,朝周围看了一眼,见三王爷也在,便笑道:“宸风也在啊!”

    “夫子。”沐宸风站了起来,朝他行了个礼。

    “好好好,都坐,都坐。”他笑眯着眼,转向了唐相:“呵呵,唐老弟,你送的帖子说把你刚认的女儿介绍给我们各位见见,我这好奇,什么女娃娃能入你法眼,便过来看看了,对了,那孩子在哪?快带出来让我们大伙瞧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