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沐宸风vs帝殇陌

    怒火旋即从胸口冒起,该死的!竟然敢伤她!她最怕疼了,从来都不让自己受伤,现在这个身体身上有好几道鞭痕不说,又被这个杀气腾腾的少年给伤到脸了,真是气炸了!

    虽然说是她拿了他的锦囊是不对,但也不用这样对她下毒手吧?要是此时她有银针在手,非给点颜色他看看不可!

    “拿命来!”

    冰冷的声音一落下,只见他的身影如鬼魅一般的飞掠而出,手中的利剑横扫出一道道凌厉的剑气,唐心顾不得其他的四处躲闪,一边大喊着:“混蛋!快住手!”

    听着那剑刃在身边划过,咻的一声,如同旋风扫过地面,剑气激起的旋风过后,地面浮现出一道道的剑痕,看得她心惊肉跳。

    这地方的人都有这么好的身手吗?竟然逼得她直跳脚,虽然此时命悬一线,她仍不得不佩服这少年的一手剑法耍得漂亮。

    “兄台,这样为难一名小孩,实在非男子汉所为。”

    只闻一道温和的声音在这夜色中响起,唐心只觉面前蓝色的身影一闪,便见一名蓝衣少年挡在她的面前,看着突然出现的蓝衣少年,她怔了怔。

    少年一身蓝色的锦袍,玉带束身,腰间别着一把扇子,脚蹬着一双白色锦靴,气宇不凡,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不用想也知道定是出身不凡。

    她一向独来独往,还鲜少有人会挡在她的前面,这少年与她又不相识,却肯出手,当下对他的好感大增。若是没本事的人料想也不敢管这闲事,他敢插手,定是能与那冷峻少年对持,当下快步上前抓住了他的衣袖。

    “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俊美不凡的好心大侠,请救救我吧!这个人他想杀我!”她直拿他挡箭牌,躲在他的后面避开了那冷峻少年冰寒的目光。

    帝殇陌微低下头,怔愕的看着那躲在他身后的小女孩,忽而轻笑出声:“呵呵,小mèi mèi,你真是有趣。”

    小mèi mèi?姐上一世的年纪和这一世的加起来,当你阿姨都行了!

    唐心暗地里撇了撇嘴,奈何还得要他帮忙,于是扬起小脸冲他一笑:“大侠,你不会见死不救的吧?”

    在看到他的容颜后,她不禁暗叹一声,这古代盛产美男不成?那冷面帅哥是刚毅冰冷型男一枚,这个则是温文尔雅的儒雅少年,再过几年,多了男人的成熟气息,岂不是都得成万人迷了?

    “让开!不要多管闲事!”沐宸风凤眸半眯的扫了他一眼。

    闻言,他拱了拱手,笑道:“在下帝殇陌,正好路经此地,见兄台对一手无寸铁的小女孩这样苦苦相逼,实在是看不过去,我见兄台气轩不凡,想必不是寻常人物,何苦与这小女孩过不去呢?”

    “天下第一庄少庄主,帝殇陌?”

    “正是在下。”

    沐宸风没因对方的身份而面色缓和,反倒声音越发的冷冽:“本王倒是不知,你帝殇陌竟是多管闲事之人!”

    一听这话,帝殇陌一惊,当即细细打量着他,在看到他手中的那天下第一名剑雪龙剑时,才知他竟然就是那位惊才绝艳的三王爷沐宸风!当下拱手道:“不知竟是三王爷,殇陌失礼了。”

    唐心见状,微感不妙。那冷峻少年还是个王爷?她不会这和邪门吧?也不知这个叫帝殇陌的会不会把她交出去,想了想,她拉了拉他的衣袖。

    帝殇陌一低头,便见她眨着一双清澈的眼眸看着他,见她破烂的衣服隐约可见几道结了疤的鞭痕,脸上又被剑气所伤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年纪小小便经历这些,心生不忍,当下便对沐宸风道:“王爷,不知可否饶这小女孩一命?”

    “饶她一命?”沐宸风瞥了唐心一眼,冷声道:“她已经犯了不可饶恕的死罪!本王非杀她不可!”

    一听这话,帝殇陌微皱起了眉头,看了身后的小女孩一眼。

    唐心一听,不就是把他那张破药方丢了吗?这就不可饶恕了?当下眼珠一转,连忙道:“我不就丢了你的药方吗?我再背下来给你不就得了,你何必非要我的命不可?我又不是故意要丢掉的,再说,你这一路又追又杀的,现在又伤了我的脸,我以后随时都会因为毁了容而嫁不出去,这后果已经很严重了你还想杀我,也太黑心了!”

    “你都记下了?”

    “是啊!我打开看时就顺便记下了,你要我现在就可以背下来给你。”不就是一张破药方吗?真不知他到底紧张什么,就那张药方,顶多也就是让人吊着命没那么快死,根本就不是什么根治之法。

    听着两人的话,帝殇陌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当下便笑道:“王爷,既然如此,那就让她把药方写下来吧!”见他没有说话,他便知他是默许了,于是便道:“前面有户人家还亮着灯,不如就去那里借笔黑纸砚。”

    于是,沐宸风收起了剑便转身往前面走去,两人在后面跟着。约过半柱香的时间后,唐心把写好的药方递给他:“呐,都在这里了,你看一下。”

    沐宸风接过她手中的药方看了看,他原本也看过药方,不过没记下全部,现在见药方上写的跟原本的那张差不多,便也信了五分,他瞥了她一眼,道:“你怎么能确保,这上面的药你没记错?”

    一听这话,她不禁来气了,当下便道:“我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不信,你大可一试。”真是瞧不起人,她堂堂天医,会记不住这区区几味药?

    最后,沐宸风还是试了一下,因这药方对他来说是不容出错的,他母妃的身体已经不起折腾了,要是出错,那可是会害她丧命的,不过,当他验证了她所说的话后,心下不禁对她另眼相看。

    小小年纪竟然真的能过目不忘,他日的成就定是非凡。

    一旁的帝殇陌眼中掠过一丝幽光,像发现了什么珍宝似的盯着唐心看。只听他笑问:“小mèi mèi,不知我可否为你测一下武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