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章 江畔

    梁欣恬这一晚睡得并不好,因为一直在做梦,做了很多梦。

    梦里,张帅来了,又走了,接着,穆扬来了,也走了,还有一个和自己长得极其相似的男人,到了自己的身边,也走了。

    只不过,梦里,至始至终有一个人,他一直站在自己的身后,不远的地方,默默地守护着自己……自己痛,他给自己涂药,自己开心,他陪着自己笑,自己难过,他抱自己入怀。

    只不过,梁欣恬看不清他的脸,“你到底是谁?”梁欣恬每次问他,他总是不回答,他总是站在自己的身后,站在那里……

    一觉醒来,泪痕还在脸上,梁欣恬发现自己和衣卧在酒店的大床上,她坐起来,看到叶嘉躺在床旁的沙发上,已经睡着了。

    蹑手蹑脚地起床,梁欣恬离开了酒店。

    这个酒店是奇俊集团旗下的,坐落在城的襄江旁。

    襄江是横穿城的一条大江,梁欣恬两岁时被养父母收养,从在城长大,就是在襄江里学会的游泳。

    在城,梁欣恬是闭着眼睛都能走任何一条路而不迷路。

    走出酒店,梁欣恬打了一个冷战,虽然已经是六月,但城的气候还是比较凉,何况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又在江边,江风一吹,只穿了一件衬衫的梁欣恬还是觉得有点冷,忍不住用双臂抱住了胸口。

    搂着双臂,梁欣恬走到了沿江风光带,看着滔滔的江水,远处是城第一大桥,上面灯火通明,一辆有一辆的qì chē从桥上开过。

    虽然是黎明前,江两岸的沿江路上,还是开着路灯,灯光投射在江水上,星星点点的。

    梁欣恬坐在江边,整个人,脑子里都是空白一片,她没了思绪,只是这么坐着,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坐在这里,但是,她很想让自己平静一下。

    天渐渐地亮了,路灯一盏一盏地灭了,看着江面,慢慢地升腾起一些白色的雾气。

    梁欣恬站起身来,突然很想到江面去,于是,她离开了沿江风光带,跨过了隔离栏,走向了江边的沙滩。

    这里是梁欣恬时候年年暑假都要过来的地方,那时自己才读学,养父便带着她从沙滩下水,到江里游泳。

    那时城没什么泳池,到了夏天,江水退潮,变得非常浅,城的老百姓都是在江水里游泳,洗衣,梁欣恬也跟着养父在水里学游泳。

    可是现在,物是人非,养父母已经离世。自己也长大,时候和养父在水里嬉戏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diàn yǐng《茜茜公主》里曾经有这么一段话——当你感到忧愁和烦恼的时候,就到这儿来敞开胸怀,遥望大自然。你能从每棵树,每朵花,每一个有生命的东西里,看到上帝无所不在,你就会得到安慰和力量。

    走到江边,梁欣恬用手轻轻地拨弄着水。

    她还清楚地记得养父用自己的话,诠释了《茜茜公主》里这段话的含义,他是这么对梁欣恬的,

    “女儿,如果你将来的生活中遇到了伤心,难过的事情,你可以到这里来,江水可以抚慰你的心灵,冲刷掉你的忧伤,等你被江水洗涤过后,你就会发现,一切都能重新开始。

    “爸爸,你在哪里?你能陪女儿一起到江水里游泳吗?”梁欣恬坐在水边,泪水一滴一滴掉进水里。

    “爸爸,我现在很难过,很不开心,您告诉我,我该如何快乐起来?”

    梁欣恬抱着膝盖,坐在水边的沙滩上,她把头埋进了双膝间……

    ……

    叶嘉跑到电梯旁,焦急地按了一楼,可是电梯还在二十几楼缓慢地下降,叶嘉再也等不及,便跑到楼梯处,飞奔下楼。

    跑到一楼,他忙问值班的前台,“我昨晚带来的女孩子离开了吗?”

    “有个一米六左右女孩子,大概一个时前出去了,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您带来的,因为你们进来的时候,我们没太看清她的样子。”

    前台姐客气地回答叶嘉。

    确实,凌晨,熟睡梁欣恬是被叶嘉抱进酒店的,他们又是施骐总裁亲自安排的,前台姐哪里敢去仔细研究梁欣恬的相貌啊。

    一个时前……

    也就是,梁欣恬已经离开一个时了……

    “如果她回来了,打diàn huà通知我,并且千万不能让她再离开酒店了!”

    叶嘉对前台叮嘱了一番后,又立马拿出手机给柯城和罗迪分别打了diàn huà,通知他们全城寻找梁欣恬,接着,叶嘉便冲出了酒店。

    酒店就在江边,叶嘉一走出酒店,就到了沿江路上。此时,沿江路上都是晨跑的人,而不远处的沿江风光带那里聚集了很多人,仿佛在看什么热闹。

    “年纪轻轻,就要寻短见吗?”

    “唉,这几年,在这里跳江的女孩子多了,大都是情感问题啊,这个恐怕也是……”

    “报警了没?”

    “已经有人打110了,不过jǐng chá还没来呢……”

    “这年头,jǐng chá出警动作也挺慢的,估计等警车来了,人也没了……”

    叶嘉听到这晨跑的人的议论,忙问道,“那边是怎么回事?”

    “一个二十几岁的姑娘站在江边,像是要投江自尽的样子呢。”一个晨跑的大妈道。

    另一个大妈补充道,“恐怕又是遇到情感问题了,这几年,年年都有投江自尽的女孩子啊……”

    投江自尽?

    情感问题?

    二十几岁的女孩子?

    叶嘉听到这几个词,心骤然缩紧了,他忙问道,“什么样子的女孩子?在哪里?”

    “就在那水边,一个一米六左右的姑娘吧,马尾辫,长得倒是挺漂亮的,就……咦,年轻人,怎么跑了?……”

    这个大妈还没完,叶嘉便往人多的地方跑去了。

    他跑到人最多的地方,拨开人群往江边一看,果然是梁欣恬,她挽着裤腿,往江水里一步一步走去,江水已经没过了她的膝盖……

    “傻女人!”叶嘉恨恨地埋怨了一声,便冲向了江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