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请君入瓮

    “认识认识,是将军派你们过来的!”几个士兵都点了点头。请大家看最全!

    云画意微笑着将食盒摆在了几rén miàn前的桌上,道:“这是将军吩咐我给几位大哥送过来的!”

    张弘飞一向对手下的士兵还是不错,闻言都点了点头,说着谢张将军等言!

    云画意道:“几位快用餐吧!”说着云画意便打开了食盒,却在几个人向着食盒看过来的时候,素手极快的一扬,一阵烟雾顿时便充盈满了这个本就不大的地牢。几个士兵都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纷纷倒地不起。

    梵音极快的走到了被绑在柱子上正昏迷的郑奇面前,不断的拍打着郑奇的脸呼喊道:“郑将军,郑将军!”

    郑奇缓缓睁开眼,见到梵音也不自觉的一愣,良久没有说话。

    云画意一直注意看着郑奇的模样,突然便道:“梵音,走!”

    梵音不解,但是她对云画意的命令几乎是本能般的执行,听到云画意这话立刻便跃开了郑奇身边,与云画意一起极快的跃出了地牢。

    梵音还来不及问便听到了外头传来的士兵跑动的声音,蓦地反应了过来:“王妃,咱们上当了!”

    云画意点点头,面上沉静如水,道:“开门!”

    梵音点了点头,一拉门房门果然便见外头已经被士兵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起来,原本守着院子的几个神志不清的士兵也早就已经没有踪影。

    士兵们皆是警惕的盯着梵音和云画意。

    正在此时,士兵们突然便向两边让开了一条道,只见由云轩成为首,张弘飞,陆繁桑还有泰州太守甚至太守夫人和邱叶儿皆是走了过来。

    见到云画意和梵音也都愣了愣,陆繁桑更是紧紧的盯着云画意,他没想到云画意竟然会亲自来了!

    后头的机关产生了一声轻响,梵音忙挡在了云画意身后,只见“郑奇”缓缓走了出来,梵音冷冷的道:“你不是郑将军,你是谁?”

    那男子突然便狂笑了一声,扯掉了脸上的rén pímiàn jù,却是云铁的面容。

    张弘飞见到两个是两个女子也皱了皱眉:“只有你们两个?!”

    陆繁桑和云轩成也知道张弘飞是没有见过云画意的,陆繁桑便低声提醒道:“张将军,她是淑华公主!”

    张弘飞顿时是一愣,几乎不用想都知道被护着的那一个就是云画意。

    “淑华公主,当真是令本将军十分的惊讶!没想到淑华公主竟然会亲自出手!”张弘飞挑眉道。

    云画意淡淡一笑:“张将军的防备心同样令本妃十分的惊讶,今天这样的日子,还能想得了如此多。”

    张弘飞大笑了一声,道:“淑华公主谬赞了!难道不正是因为这样的日子所以本将军才格外上心的么?”

    云画意挑眉:“那么想必张将军也知道本妃是为何而来了!”

    “公主是为了郑奇而来的?”张弘飞看着云画意,云画意亲自来救郑奇,将自己置于险地而救郑奇,这样值得?

    云画意颔首:“张将军爽快,如此还请张将军将郑奇交出来!”

    张弘飞微微一愣,半晌才大笑道:“淑华公主这是在说笑么?本将军费了如此大的心力就是为了保护郑奇不被劫走,淑华公主现在三言两语就想让本将军将郑奇交出来,难道不觉得太过可笑了么?而且淑华公主贵为公主之尊,贵为王妃之尊,现在居然穿着丫头的衣裳在太守府中,难道不觉得这是自降身份么?!”

    云画意扬了扬眉:“这与张将军无关!”

    陆繁桑看着云画意,云画意的行为当真是出乎意料,有谁愿意自己亲自涉险来救一个属下呢?尽管这个属下确实会打仗,可是会打仗的人又岂止郑奇一个呢?

    云画意的行为虽然令人讶异,但是如果他是郑奇,他必定会心生感激,云佩柔实在是不能与云画意相提并论,同样是东颐的公主,而且云画意还几乎是从冷皇后死之后便被放弃了,云佩柔还是被千娇百宠长大的,但是这区别,怎么会如此之大?

    陆繁桑现在更是不解自己当初为何会弃这样优秀的一个女人而选择云佩柔,尽管现在云画意已经生了孩子,但却还是那般的风华万千,仿佛只要她所站的地方就会聚集所有人的目光。

    陆繁桑目不转睛的看着云画意,同样有邱叶儿看着陆繁桑的模样心生怒意。

    她突然想起那日晚上陆繁桑好像喊了什么,现在想来那必定是喊的淑华。之所以那天她没有将这个事情说出来,也不过是想着她若是说了出来,那陆繁桑虽然不好,但是她也讨不了好,但是不说,她或许还可以嫁给陆繁桑。

    她现在虽然如愿的成为了陆繁桑的侧妃,但却发现陆繁桑喜欢的居然还不是那个东颐第一美人的淑文公主,而却是安王妃!但是看着安王妃,她也觉得心情很是复杂,安王妃现在只穿了丫头的服侍都如此的绝美,那气质更是无人可以比肩!若是恢复了安王妃的穿着打扮,那该是如何的清艳!

    云轩成看见云画意咬了咬牙,道:“淑华!你是东颐的公主,现在竟然帮着宁尘言攻打东颐,还要救敌人!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仔细我禀告了父皇去!”

    云画意闻言挑眉,很是诧异云轩成说得这番话。

    这叫怎么说的?难道当初送她去和亲不正是代表放弃她这个公主了么?这些年她在南越也没见东颐帮着出过头,即使有,那也只是云宇成以自己的身份,或许是借助了东颐的名义来办的!现在就会说她是东颐的公主了?

    云画意面上淡淡的,让人看不清表情,淡漠的道:“太子殿下这话说得未免可笑了些?嫁夫自然是从夫,难道我还要帮着你们对付我丈夫不成?”

    云轩成冷哼道:“就算如此,你也可以劝着宁尘言不要攻打东颐!你也可以退居后宅,但是你看看现在!哪里还有一个公主的影子?!本殿一定要禀告父皇贬了你的身份!东颐不需要这样的公主!”

    云画意耸了耸肩,很是无所谓的道:“那你尽管禀告!本妃却不在意!反正现在安王妃的头衔比那什么劳什子公主值钱多了吧?”

    “你!大胆!”云轩成怒声喝道。

    云画意微微蹙眉,面上有些不耐:“行了,本妃今天过来不是来和你们磨嘴皮子的,张将军,你现在还是将郑奇交出来!”

    张弘飞斜睨了云画意一眼,之前他还顾忌着云画意的身份,但是现在看来,连云轩成都是这样不待见云画意,他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淑华公主就别说笑了!你们两个女子还以为能做什么不成?既然淑华公主回来了,那也不必走了!”张弘飞微微眯了眯眼眸,既然都来了,那还是一网打尽的好!以免以后造成更大的威胁。

    陆繁桑听见这话也开始附和:“不错!淑华公主毕竟还是东颐的嫡公主!你若是诚心帮着我东颐一统天下,那皇上想必也会既往不咎的!公主,已经错了一次,可不能再错下去了!”

    云画意有些无语:“其实我倒觉得尘言攻打两国的决定没有错,你们这样的人,还是别祸害百姓了!”

    陆繁桑微微蹙眉:“公主!”

    云画意轻哼道:“那张将军是不告诉本妃郑奇的下落了?”

    张弘飞点头:“自然!”

    云画意微微眯眼,冷笑道:“那就别怪本妃不客气了!”

    说完只见云画意面前银光一闪,云画意纵身便跃了过来,云画意的目标很是明确,就是朝着云轩成而来。

    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云画意,他们从来不知道云画意竟然还会武功,一时大意,云轩成也没有还手!

    眼看着云画意就要到了云轩成面前却突然被一人截住了剑。

    仔细一看,却是云铁。

    云铁原本是站在云画意身后的,但他同样是小觑了女子,所以慢了一步,只在云画意之前截住了云画意的剑。

    云画意微微挑眉,二话不说便与云铁动起手来。

    云铁能作为云轩成的贴身护卫,武功自然是不差,但是云画意的武功在宁尘言的指导之下也一直在上涨,到了现在却也可以和云铁打个平手。

    陆繁桑干将将云轩成拉开,忙道:“保护太子!”

    梵音见云画意落空,自然也接替了云画意继续持剑向着云轩成而去。

    这次的侍卫们都眼睛都亮了些,赶忙有人上前来拦住梵音。

    张弘飞皱眉看着这样的状况,道:“太子殿下还请先离开!”

    云轩成脸上带着愠怒,他如果现在还不知道云画意想干什么那就是傻子了!

    “张将军可有把握?”云轩成怒声问道。

    张弘飞大笑了一声,道:“殿下尽管放心!末将正是担心今日有人闹事,所以防御比从前更甚,何况淑华公主不过就只有一个护卫,太守府有这么多的护卫,末将能保证会将淑华公主拿下,也不会让人救了郑奇去的!”

    云轩成这才点了点头:“有劳张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