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错过好戏的狸猫

    梁天和白天心带着大包小包回去了,半路想起狸猫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最新最快更新,tí gòng免费

    “没事,我们自己吃!”白天心好像心情很好,“偶尔吃点普通人的零嘴也挺有意思的。”她把一颗蜜饯丢进嘴里。

    梁皮嚼着花生米点头,两人一路吃吃吃,回去的时候时间就耽误了,等到了皇宫的小院就看见门口围了一大堆人。

    “就是她!”几个小厮看见白天心跟打了鸡血似的扯着脖子喊。

    这里面有个人他俩认识。

    木锦堂冷着脸走过来,他和家主正在商量怎么请赢擎苍一伙人去做客,虽然木婉清的脸是那只狸猫伤的,可单单白天心的修为就足以让他们不计较这件事。

    不但不计较,还要尽量交好。

    可这时候木森却被人抬了回来,小厮几句话就把事情交代清楚了,他们虽然恨木森不开眼去惹白天心,可他们没想到白天心竟然废了木森的丹田

    “白姑娘。”木锦堂尽量冷静的说,“小侄做了什么,你出手如此很毒?”

    如今木森的这种情况,木家是不可能善罢甘休的,就算小小年纪修为高又如何,木家也要讨个交代。

    “他轻薄我,说要把我带回家做暖床小妾。”白天心冷笑,“对一个分神期的修士说这种话,我觉得我没杀了他已经是给木家面子了。”

    木锦堂脸色难看,他能说什么?换成是别人那是活该,可现在是自己家人,他难道就这样算了?

    “白姑娘,请你跟我走一趟?我们家主想见见你。”

    他没说的是,他大哥木锦洪的原话是把白天心带回去废了她的修为,然后丢给木森当丫头。

    “不好意思,我不想见他。”白天心绕过他就走。

    木锦堂一掌劈上去,却在半路收回了掌风跳出几丈之外。

    白天心身前碗口粗的藤蔓疯狂舞动着,吞吐着黑色的毒气。

    “小小年纪如此心狠手辣!”木锦堂口气冷厉,手中不止何时多了把剑。最新最快更新,tí gòng免费“既然你不肯去,那老夫只好帮你去了。”

    话音刚落,就见梁皮嗖一下蹿进院子里,还喊着:“你们慢慢打,我先回避一下!”

    “呵呵!这就是你师弟?”木锦堂哈哈笑起来。

    白天心没理他,手中藤蔓化作长鞭甩出去:“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怎么带走我!”

    “师傅!师傅!”梁皮从屏风后面冒出个脑袋小声喊,“师姐能打过那个老头吗?”

    他又不傻,他修为没木锦堂高,留在那是白天心的负担。反正有赢擎苍在,白天心肯定不会出事。

    赢擎苍靠在床边的软塌上,目光一直看着床上的狸猫,瞟过来一眼道:“打不过。”

    “啊?”梁皮急了,“那那怎么办?”

    赢擎苍甩手丢过来一根毛。

    没错!就是一根黑色的毛。

    “头发?”梁皮搓了搓。

    “拿着,如果天心不敌,就把毛丢出去。

    梁皮抽了抽嘴角:“师傅啊,这是什么的毛啊?”他还以为是赢擎苍的头发来的,结果真是根毛。

    “你管什么毛,又不吃。”赢擎苍白了他一眼,“赶快去,

    天心快坚持不住了。”

    梁皮拿着毛就跑,到了院子口就看见白天心被木锦堂从天上打下来,她鞭子上的黑雾也淡了好多。

    “师姐!”梁皮跑过去扶起她,还笑呢,“你没事吧?”

    “没事。”白天心扫了他几眼,“师傅给什么了?”

    梁皮抽了抽嘴角把那根毛给她看。

    “臭丫头,你打不过我的,还不乖乖跟我回去!”木锦堂落下来笑道,“放心,我会给你求情的。”

    梁皮漂亮的眼睛满是不削,直接把毛丢了出去:“你能活着离开再说吧!”

    木锦堂看见那小子挥了下手,还没明白他啥意思呢!天上突然莫名其妙的冒出一小团黑气。

    “是那根毛!”梁皮和白天心却看得清楚。

    那根毛变成了一团黑气,越来越大,同时一片威压从半空传来,白天心还好,梁皮差点现了原形。

    “什什么东西?”他慌了。

    这是没把敌人干掉,自己就先死的节奏啊!

    木锦堂也感觉到了,他皱了皱眉,掐出几道法诀,剑光一闪,数把寒剑在他身前发出争鸣。

    “咦?”梁皮突然轻松起来,他身上的威严不见了。

    而木锦堂那边却无风自动,黑雾已经成型,是一只兽类的模样,下一秒就张开大嘴,震天的怒吼声传来。

    噗!木锦堂一口血喷出来。

    “怎么可能?”他大惊失色,那天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竟然仅仅用威压就破开了他的防御。

    他快速掐起法诀,却又听到到一声吼叫,他幻化出来的剑阵一把把碎裂,风吹过,一把不剩。

    “噗”木锦堂跌跌撞撞的后退了几步,有喷出一大口血。

    身后的木家人赶紧扶住他,惊慌的看着天上那一只兽形黑雾。

    “不可能不可能!”木锦堂喊起来,神情激动,“你们哪里来的这东西?哪里来的?”

    梁皮翻了个白眼:“你是不是傻?我们的东西为什么要告诉你。”

    “这根本不是破元大陆的东西!”木锦堂盯着半空的黑雾,知道自己今天不但带不走白天心,恐怕在战下去,连命都会丢掉。

    “走!”他一声令下,木家人乱哄哄的扶着他就要离开。

    梁皮以为那根毛会把人留下,谁知道它竟然慢慢散开,木锦堂自然也看见了,犹豫了一下。可就在他脚步停下的一瞬间,那团黑雾就又开始凝结。

    “”这次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在门口遇到了慢悠悠赶回来的言束。

    “木老?”言束故作惊讶的扶住他,“你你这是怎么了?”

    木锦堂压住胸口翻腾的血气挤出丝笑容来:“殿下去哪了?”

    “我今天去城边私访,一听说木森出事就往回赶,你这是”

    “我没事,技不如人,先告辞!”木锦堂说完就走,走了两步又扭头道,“殿下,你那几位客人麻烦留他们多住几天,木家必有重谢!”

    言束马上摆出一副庄重脸:“木老放心,我不会让他们离开言城的。”

    “好!”

    看着木家一伙人浩浩荡荡的离开,言束终于忍不住露出笑容。

    “看起来伤的很重啊!”

    “呵呵!是很重。”贺老摸了摸胡子,“没一个月他下不了床。”

    言束看了看院子的放向:“难道是那位出手了?”

    “不会。”贺老肯定的说,“那位要是出手,木锦堂保不住命。”

    言束想了想:“走,我们过去看看!”

    他们没见到赢擎苍,梁皮出来聊了几句。

    “是不是给你们添麻烦了?”梁皮用特别认真语气,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问。

    言束忍着笑摇头:“不会,我赶回来就是怕白姑娘吃亏,木家不好惹。”

    “谢谢殿下,我们没事!”梁皮摆摆手,“我师傅说还要在你这里多住一阵,等我师娘醒了再走。”

    “当自己家就好,有什么需要尽管说!”言束说完,又不放心的提醒他,“但是木家,你们知道他们家有个在上面的老祖宗吗?”

    梁皮啊了一声:“听说过,可以投影下来的那个嘛!”

    “对,若是他们请了那位,我担心你们应付不来。”

    “到时候再说!”

    言束满意的走了。

    木家。

    “你说你被一团黑雾伤成这样?”木锦洪楞了,“你确定?”

    木锦堂吃了药,盘着腿疗伤:“哥,你去问问,都看见了。再说,你当我瞎吗?”

    “你也不知道是什么?”木锦洪原地走了两圈,“灵宠?还是法器?”

    “都不像。”木锦堂想了想,“我觉得,好像是某种怎么说,好像是某种东西的一个投影?”木锦堂的神色突然凝重起来,“那东西绝对不是破元大陆的。”

    木锦洪一愣:“你什么意思?”

    “我说它可能是某种投影,因为我察觉不到它的灵魂。但是那种恐怖的力量,绝对不是破元大陆可以拥有的。”

    “这也是为什么只有一部分投影,如果是真身,怕是会引起天地雷劫,直接飞升。”

    木锦洪皱眉:“那岂不是跟老祖宗一样?”

    “你去见见老祖宗,把情况说一下,看看他老人家是不是能知道什么。”

    木锦洪慎重的点点头:“好,那你先休息,我马上去!”

    他阴着脸走进木家祠堂,短短几天,女儿昏迷不醒,儿子丹田被废,木家下一代的根基都毁了,如今弟弟也重伤,这个仇,木家要血债血偿!

    “老祖宗”木锦洪咬破自己的食指,将血滴在牌位前的一块玉牌上。

    玉牌仿佛是活的一般,很快将那滴血吸了进去,木锦洪耐心的等着,几分钟后,玉牌上白光大绽,一道虚虚实实的人影自光影中走了出来。

    “锦洪,找我何事?”

    人影是个老者,穿着宽大的白袍,面容冷峻,细长的眼睛一看就是个难缠的角色。此时他一副飘然的姿态看着下界这个小辈。

    “老祖宗!”木锦洪嘭一声跪下了。

    ps:妈呀,我一直进不来后台,更新不上。联系了纵横的值班客服,解决了20分钟才上来,,12点都过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