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出发

    祖安是位于皮尔特沃夫地下的城市,整个城市只有在靠近边缘之类的地方可以看到蓝天,以及悬崖之上的皮城。

    现在陈乐光,马洛,支维嘉正站在一个入口通道。位置是离他们最近的北风交易所广场旁边。

    灰夫人派几个卫士把他们送到这里,从灰夫人的房子里出来,陈乐光才发现其实灰夫人家,就是在海克斯科技大桥北面尽头的富人区。

    这也证实了陈乐光所认为灰夫人的有钱人身份。

    当然不得不说,现在陈乐光能看到的还太片面了。

    秋日夜晚的凉意自是不用说的,一股又一股就夹在风里,拂面不觉得多冷,身体稍微松懈一些,那凉意就穿过腋窝指缝之间,让原本暖和的身体部分立刻降温。

    陈乐光裹紧了身上还算厚实的外套,一路上坐在马车里,窗外的夜风刮地头有些疼。

    让陈乐光没怎么想到的是,灰夫人这样有钱人家居然用的还是老古董马车,不过这马车也不是真的靠马驱动,只是车厢位置看着很像,如此也不算颠簸。

    现在,他和两个朋友正站在通往祖安的海克斯压力升降机的站台上,几名卫士守着他们等到下一班升降机的到来。

    陈乐光因为刚刚要入睡又被叫醒,脑袋还有些蒙,因为有卫士在侧,支维嘉和马洛也都没说什么话。

    站台很像陈乐光原来世界里的地铁,有着防止人们掉下站台的安全门墙,不过这门墙是围着一圈成圆环型。

    陈乐光从他的位置可以看到,安全门墙内是深不见底的一个大洞,不过这洞壁光滑,一看就是人为建造的,上面还有很多排列整齐的绿色指示灯。

    等了大概有十分钟,刚好午夜十二点半,那些绿色的小灯变成了刺眼的红色,然后开始闪烁。

    陈乐光听到从洞底传来巨大的轰鸣声,甚至整个站台都有些震动。

    很快,不过十几秒,可以看到大洞里射出白色的光亮,还有不算急促的升降机进站提示声,震动和轰鸣声逐渐减弱。

    陈乐光眼前升起了一个如飞碟造型的圆盘升降机,肉眼看见,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圈圈间隔很大的空位和供乘客保持平衡的扶手杆,有些白的发亮。

    滴滴声传来,安全门和机舱门依次打开,不用身后的卫士提醒,陈乐光已经带头走了进去。

    马洛,支维嘉也一言不发,跟在后面,三人选了就近门边的位置并排坐下,没有人回头看那群如同格式化机器人一般的守卫,也不知道他们走没有。

    一分钟后,滴滴声再次响起,两扇门慢慢闭拢,升降机压力值减少,一声蒸汽声喷出,升降机开始向下移动。

    速度提升很快,不一会儿,窗外一片黑暗中的绿色指示灯,已经被连成了一条条绿色的直线。

    “十多分钟就可以到。”陈乐光很自然和两人说到。

    “嗯,速度快的话,也许我们一点半之前就可以赶到。”支维嘉扶了扶眼睛,他的眼圈下已经有淡淡的一片青色。

    陈乐光转过头看了看没有说话的马洛,问到:“怎么了?不舒服吗?”马洛不说话,总会给人一点反常的感觉。

    马洛佝偻着背,两只手肘撑在膝盖大腿上,他摸了一把脸,似乎是还没有睡醒,叹了口气:“没有,我只是有点担心莎莎。”

    坐在中间的支维嘉抬起手掌,在马洛弓着的悲伤拍了拍:“别担心,她正和拉克丝在睡觉呢。”

    “对啊,肯定在她醒之前,我们已经回去了。”陈乐光跟着安慰到。

    马洛又摸了把脸,感觉他似乎也很不喜欢这样低沉的自己,他坐起身来,看着两位朋友说:“哎,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的,心里这么不安稳,以前从来不会这样,让你们也心情沉重了。”

    支维嘉没多想说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因为你担心莎莎啊。”

    马洛又是一声叹息。

    陈乐光把目光收回到自己脚尖,轻轻说到:“是啊,我们不可能永远那么无忧无虑,总是要面对困难的。”一番感叹有些伤感。

    马洛听到陈乐光的话后,似乎思考了很多,突然站起来,又恢复了他的开朗,哈哈笑了两声跟朋友说到:“你说的没错,这代表我也长大了,成熟了!”

    陈乐光和支维嘉两个对视后相视一笑。

    马洛却不在意,继续说到:“身为一个男人,我当然应该代替我的女人去承受辛苦和忧愁,这是一个男人的职责!”马洛一边说着自认为非常有担当的话,一边一只手握成拳头,梆梆拍在自己的胸口上,想来加强自己的言语的分量,表达自己的决心。

    “得了吧,你还男人呢?你多大,你毛长齐了吗?”因马洛激昂又搞笑的样子,心情有些好转的陈乐光,张口就嘲笑了马洛两句。

    马洛翻了个白眼:“得了吧,笑我毛没长齐,以前训练上厕所的时候,我可是看过你的,谁发育不成熟,自己心里清楚。”马洛毫不客气地回讽到。

    支维嘉听到马洛的话,一脸阴笑,眼神中蕴含着深意,看了看陈乐光,做着夸张的惊讶表情对陈乐光说到:“不会吧。”

    陈乐光抬手就给了支维嘉后脑勺一巴掌:“别听马洛那孙子瞎说,他的生长激素都用来长个子了,你说他能毛长齐了吗?”

    对于马洛来说,这种牵扯男人尊严的事情,是很有必要较真的,他指着陈乐光的鼻子叫到:“陈乐光,你这小子,来,现在就脱裤子,我们俩比比,还有你,支维嘉,别想置身事外,是爷们,大家就脱裤子!看谁才是发育不全。”马洛说着就开始比划要解裤腰带。

    马洛和陈乐光心中一阵猛烈地无语,什么叫是爷们就脱裤子,他们三个男生在这干脱裤子的勾当,怎么听上去都是怪怪的。

    于是陈乐光,支维嘉两个很有默契,直接别过头假装没听到马洛的疯言疯语。

    马洛见到两人的反应,完全想不到机舱内有shè xiàng头的这种原因,只觉得他们两个肯定是不如自己,很是得意地看了看坐着的两人,安然把裤腰带系上。

    还好皮城祖安的人民就不爱来往,升降机平时人就不多,而现在又是午夜,客舱里空无一人,不然可能陈乐光和支维嘉会直接假装不认识马洛。

    不过玩笑归玩笑,打趣归打趣,经马洛这么一闹,陈乐光感觉自己原本压抑的心情好了很多,突然对未知并不那么恐惧了。

    陈乐光心里很是感慨,原本心情最差的是马洛,但是马洛却可以很快振作起来,保持自己的本心,他的这份开朗和乐观,陈乐光自叹不如也很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