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 韦连恒

    他又进入一个煎熬的时期。

    他曾想象过很多次,要在那个关键时刻陪着她一起度过,他们一起迎接小生命的到来,那时想到那个画面都是激动的,谁知事情演变成这个乱七八糟的局面。每天面对她的冷暴力,他也想过解释,把自己遇到的困难说给她听,但转念一想,何必解释这么多呢,解释就是为他自己的过失开脱,可就在他犯了这么大错误后,他还有什么脸为自己开脱?说到底,他当初是完全有机会陪她的,有机会避免这次的危险,可就因为他的疏忽大意造成了这一切,他后面纵然有太多的无奈都是不可原谅的。

    所以,他没有心思去跟她解释,不如默默的用行动去抹平她心头的伤痛,能弥补一点是一点。

    他以前并不喜欢小孩子,但这次他愿意耐心的跟月嫂学习育儿知识,从一个从未见过尿不湿的大男人到熟练的给小婴儿换尿不湿,半夜听到孩子的哭声,他比她还先惊醒,不顾身上的伤,他吃力翻身起来抱着孩子一遍一遍的哄着,看着怀里这团软绵绵的东西,他的心也会不由自主的跟着柔软起来……似乎在这一刻,他才意识到他做爸爸了,才意识到这是他和她的结晶,长得像他,也像她,感动在心头流淌着……他不禁想起当初和她经历的一幕幕,他们明明彼此厌恶,相互折磨,却莫名其妙就相爱,莫名其妙就结婚,现在连孩子都有了……是啊,那两年的绝望仍历历在目,他那时怎么都不会想到,他和她的故事还能延续到现在,她居然还能给他生孩子……所以,命运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所以,他还有什么理由不更加珍惜她呢?

    相较于其他人都把焦点放在新出生的孩子身上,他最关心的始终还是她的安危。以前也听过‘产后抑郁’这个词,他还私下里去查过医学方面的解释,看到那些触目惊心的案例,再看看每天一言不发的她,他甚至害怕她也患上‘抑郁症’,于是一方面叮嘱石赛玉务必要尽心尽力的照顾她的情绪,一方面自己也无所不用其极在她面前表现自己好丈夫的角色,姿态放到了最低。

    在他看来,生孩子并不是目的,孩子的到来本就是个意外,如果可以不生,他当然选择不要,因为在他的世界里,他一直规划的就是他和她两个人,不欢迎其他人的加入。不过现在,既然小孩降临了,他也只是去负一个养育的责任而已,不会让孩子的重要性凌驾于她之上……总之,没遇到她以前,他连想都没想过这辈子会结婚,会对一个女人如此用心;遇到她以后,他只想要把自己拥有的东西都给她,除了她,眼里已经容不下任何人。

    月子里,她还是对他冷暴力,并且坚决的提出离婚,可他心里很清楚,这些不过是她一时负气而已,并不会真的想离开……相处这么久,他早就摸透了她对自己的感情……他们都已经习惯了把彼此当作生命里的唯一,不可能连这样的考验都经受不住的~

    可是,她这次好像真的伤透了心,已经对他冷暴力这么多天了,还是没有缓和的迹象,眼神那么冰寒,语气那么冷漠,态度那么决绝,面对他低到尘埃里的讨好都不为所动了……他在频繁的熬夜和精神压力下,再加上本就身负重伤,最后倒下了……这不是苦肉计,是真的没法控制。

    经过了这一个多月的煎熬和付出,她终于还是心软了。当一切的误会解释清楚,风波过去后,他和她都越好以后要无条件的信任彼此。

    可是,信任二字,当时说的信誓旦旦,真正实践起来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他和她,爱得那么深,本来就容易患得患失,容易敏感,仅是这一次的考验远远不够……

    比如,当他们刚和好不久,他就收到了杜南茜发来的关于白深深和韦连初独处一室的zhào piàn,他知道他们确实什么都没发生,可zhào piàn摆在眼前,他就是会生气呀,虽然表面对她说着不计较,但心里总会疙疙瘩瘩的,为以后跟她一次又一次的分裂埋下了导火索。

    说到这里,不得不最后提一下杜南茜。

    他一开始的确没有把这个女人当回事,从跟她订婚起就一直在利用她,欺骗她……因为不重视这个女人,所以他也就一直没觉得自己这种欺骗会对她产生多大的影响,直到后来,得知她做出一系列丧心病狂的事,尤其是最后挟持安安,用那种仇恨的眼神望着他,对他吼出那些歇斯底里的话,他才深刻的意识到了,他曾经的所作所为对杜南茜伤害多深,意识到杜南茜内心仇恨的能量有多大……他倒不是愧疚,而是这件事让他明白了,以后玩什么都tm不能跟人玩感情,尤其在有了白深深以后,对其他女人更要敬而远之,当断则断……

    可他能保证自己的对这份感情的忠贞,却对她不敢保证了,毕竟,有个韦连初始终在围绕在她身边阴魂不散……

    他最初以为韦连初对白深深的纠缠,是基于某种报复和不甘,是为了跟他抢而抢,抢她不是爱她,而是因为她是他韦连恒的东西,就像他们在公司里的利益争夺一样,总要偏执的要争个输赢,所以才会那么无耻的一再纠缠。但后来发生了那件事,让他不得不把韦连初视为最大的威胁了。

    那天,他在几分钟内接到了三个重大消息:深深被绑架了,连初救了她,连初就要死了。

    每个消息都让他震撼,他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去消化,他只是最快的赶到了她的身边,发现她安然无恙,他就松了一口气,可看到她哭哭啼啼的诉说着韦连初的安危,言辞间都是对韦连初的担忧,再看看紧闭的手术门,以及梁秀行的捶胸顿足……他内心复杂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废然坐在一边,第一次觉得自己输给了韦连初,而且是输的一败涂地。

    老婆被他的仇人绑架,而救她于危难之际的却是他的情敌,最重要的是这个‘情敌’还几乎付出了生命……稍微捋了捋这事儿的前因后果,他自己都想扇自己一巴掌!所以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是该庆幸白深深活着回来了?该愧疚自己的无能?该感谢韦连初的搭救?还是该愤怒,居然有个男人对自己老婆痴情到不要命??

    那个男人,做了这么一件‘壮举’之后,让他觉得自己在白深深面前都矮了一截,尽管心有不满,有些吃醋,他都不太好在这个时候发作了,除了默默等待,顺便安慰她,他什么都不能做。他连她被害的原因都没心情去调查,想得更多的是……为何这个男人可以在恰当的时机为她豁出生命?而自己身为她的丈夫,却做不到?

    眼看着她一次次为韦连初掉泪,祈祷,还有她眸子里流露出的那种焦灼,她在等待中的坐立难安,他也被弄得很崩溃,只能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缓解……

    在韦连初做完手术后的那关键一夜,他毅然劝她独自进了病房。不管怎样,韦连初毕竟危在旦夕,这次救了白深深,也相当于救了他,他终归还是希望对方能挺过来。他心里既难堪又压抑,但那时的情况逼的他不能不做这样的决定。

    他并不知道她进入病房对韦连初说了什么,明明十几分钟,可他在外面似乎等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看的到她走出来时那失魂落魄泣涕涟涟的样子,他一下子就产生了一种她深爱韦连初的错觉,但听到其他人的哭声,他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发火的话,貌似显得很无理取闹。

    后来,韦连初真的挺过来了,他很意外。是的,这真的出乎他的意料,因为他一向不迷信的,以为韦连初的情况根本没什么希望了,最多是拖延一点时间而已,可没想到,伤成这样也活过来……这时,他不得不对白深深‘另眼相看’了。很可笑吧,自己的老婆把一个走到鬼门关的男人拉回来了,她对那个男人来说,竟有着如此大的魅力……他发现,他连生气都找不到正当理由,因为整件事的罪魁祸首就是他,要不是因为他得罪了那些人,白深深不会遭此劫难,就不会给韦连初英雄救美的机会,更不会让韦连初生命垂危……是的,他就是那个刽子手,他没保护好她已经是罪大恶极了,还敢吃醋?

    他表面上若无其事,可心里,总归还是添了些堵……呵呵,高任飞还没完全解决掉,如今又多了韦连初,而且此人还有项特殊技能就是不要脸,完全不顾和他和她已经结婚生子的现实,明里暗里的要争夺到底,关键是,她还拒绝的不彻底……

    忽然间,他有些后悔爱上这样一个女人了,实在太累。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