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章:琐事

    看着这一幕,赵应天沉声说道:“慕王爷,刚才陈季说的话可否属实?”

    无道伸了个懒腰说道:“属实。”

    “朕现在问的是慕王爷,不是你。”听到无道的回到,赵应天声音也冷了下来,虽然他有心想将这件事情化解,毕竟慕王爷对于赵国也是忠心耿耿,但是无道的语气还是让他有些不舒服。

    “圣上,刚才陈大人说的没错,我替他向陈大人赔罪。”现在慕王爷是一心想将这件事情赶紧化解,不然天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不过他想化解可不代表陈季就想放过这个机会,在他看来,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说不定就可以将慕战一军,他转头用眼神示意供奉,那中年男子微微点了点头。

    他直接站了出来说道:“若是其他事情这自然可以化解,但是我修炼界自一开始就有规矩,修炼者不得无故伤害普通人,更不能在没有允许的情况下干涉世俗王权,那么我想请问一下这位道友,你师出何门何派。”

    “这与你有关吗?”

    无道的回答当时就让在场的除了慕战之外的人都愣住了,这可是剑尘宗外出管理宗门的供奉啊,居然敢这样和他说话,这是吃了龙肝凤胆吗?

    那中年男子一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自他出了剑尘宗开始在这赵国成为供奉之后,走到哪里不是受人朝拜,今日居然被这样人这样说了,尤其是他看出来先的无道的修为仅仅初入融元期,而自己可是融元期巅峰,虽然一直跨不过那条门槛,但是也不是你这么一个小人物可以惹的。

    他冷哼一声说道:“看来阁下是师出大门派了,不然也不敢如此狂妄,那么今日我可要请教一下阁下的高招了。”

    听到了这话,赵应天连忙就想出来阻止,这可是他大喜的日子,可不能因此见血,而且一方是边疆重臣慕战,一方是文官之首陈季,更要安抚好。

    “供奉言重了,我的这位食客就是这个性子,希望供奉大人不要见怪。”慕战此时心里都想骂娘了,这供奉是不长眼睛吗?别人都敢这样对你说话,摆明了是不怕你剑尘宗弟子的身份,你还这样挑衅,那不是找死吗?

    “慕王爷,你此时说这话已经晚了,现在除非太跪下来向我和陈大人道歉,不然这件事情可没法善了。”中年男子冷声说道。

    慕战顿时没法可说了,周围的大臣们更是噤若寒蝉,不敢开口。

    “慕王爷,你赶紧让你的这位食客跪下给供奉大人道歉。”赵应天急忙说道。

    无道此时站起身子,这场闹剧也算是看够了,那么就快点将它结束吧,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他晃了晃脑袋,笑着说道:“你想让我跪下给你道歉吗?”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没有开口。

    无道摇晃了一下脑袋说道:“那你就给我跪下吧。”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愣住了,他是失心疯了,居然想让剑尘宗的供奉大人给他跪下?这是傻了吧。

    看着四周人的眼神,无道轻声说道:“跪下。”

    接着只听一声闷响,那名中年男子跪在了地上。

    四周鸦雀无声,赵应天和陈季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可是剑尘宗的供奉啊,怎么就这样跪下了?虽然这供奉是融元期的修为,但是也是剑尘宗的弟子,身份那是何等的高,居然就这样跪下了?

    看着此时老神在在的无道,在场的人都明白了,面前之人绝对是他们不能想象的存在,至于那名中年男子此时额头上更是不停的冒着冷汗,因为他发现自己现在是动弹不得,也就是说面前之人随口说的一句话,就让自己根本无法反抗的跪了下来,这是何等的修为,哪怕就是地之三阶的修士也做不到吧。

    这个时候,这名中年男子也清醒了过来,直接以头抢地说道:“前辈,晚辈错了,希望前辈能看在剑尘宗的面子上饶我一条小命。”

    而此时的陈季更是浑身一个哆嗦,因为他刚才清晰的感受到了无道的视线在他身上扫过,现在连供奉大人都跪在了地上了,更何况他,于是他连忙也跪了下来,开始求饶。

    无道挥了挥手,两人直接站了起来,然后无道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摸了摸安静坐在位子上的婉儿,轻声说道:“好了,我也不想和你们多做纠缠,刚才这个人说的对,我等修道者的确不会轻易干涉世俗之事,但是你们也别挑战我的耐心,毕竟在我看来,你们的性命和我脚下的蚂蚁没什么区别。”

    这个时候在场之人看着无道的视线都变了,原来他敢在所有人站起来的时候依然坐在位置上的原因在于人家根本不在乎你们这些人。

    不过无道虽然开口说不在乎,但是那位剑尘宗的供奉还是立马灰溜溜的离开了,今日一来是落了面子,二来他也是怕无道突然又想找他麻烦,所以赶快就溜走了。

    可是他溜走了,陈季可没法溜走,这一场宴席可是让他如坐针毡,不过对此无道也没在意,他只是在那里静静的坐着,也没有人敢来打扰他。

    而赵国的皇帝更是识趣的没有提和他相关的任何事情,只不过周围大臣们和皇帝对于慕战更加亲近了三分。

    吃完酒席,赵国的皇帝对着身边的太监耳语了几句,没一会儿,就有一名宫女抱着三个小孩子走了出来。

    “诸位大臣,这三个孩子就是朕的皇子,今日邀请各位前来,也是想让各位替他们取个名字。”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赵应天的视线有意无意的在慕战和无道身上打转。

    无道自然也发觉了,但是他没有理会,慕战见此情景,站了出来说道:“启禀圣上,这三位皇子既然是圣上之子,那么就理当由圣上起名,我等只能tí gòng参考。”

    看着无道的无动于衷,赵应天明显有些失望了,微微点头说道:“慕爱卿所言极是,前些日子我也曾向供奉请教,最后为这三个孩子取了三个名字,分别叫做赵越,赵宗,赵辰。”

    “好名字,真是好名字。”

    “对啊,不愧是供奉大人起的名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