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生死斗

    恶人谷队长和金sejing灵选择确认生死赌斗,进入战斗画面。レ♠レ

    左边的金sejing灵小队排成两列,32位金sejing灵,42位万众瞩目,34位雪儿,44位chun醇纯儿,36位遇女心惊,46位卫斯理。

    右边是恶人谷小队,12位无恶不作,32位作恶多端,52位十恶不赦,26位罪恶如山,46位罪恶深重,66位罪恶滔天,这六人清一se的宠物白猿,居然是一支暴力队!

    所谓暴力队就是队伍内玩家和宠物都选择力敏加点,速度较快,伤害可观,虽然防御和血量不足,但练级效率极佳且节省了大量的法药。

    关门心中暗道:恶人小队是临时变阵,金sejing灵是有备而来啊!

    金sejing灵的金系遗忘技能是右斜线,而恶人队的站位没有任何一人一宠在相邻的右斜线位置,就算金sejing灵一封一个准也要十二个回合才能将这些人全部遗忘。

    游戏初期,玩家还大多是2法水准,像不败传说-金那样的逆天牛人毕竟寥寥无几,法系群伤效果尚不明显,即便有单体法术也远不及力系强劲,暴力打法的恶人小队还是赢面极大的。

    不过金sejing灵小队的阵形显然是对付力系阵形的最佳方案,因为力系普通攻击不能越层!

    问道**有六横六纵三十六个位置,其中又分为宠物一、三、五行,玩家二、四、六行,每两行一组分为前、中、后三层,在前一层的宠物及玩家倒下之前,力系无法攻击该列后一层的宠物或玩家。

    就以金sejing灵小队的阵形而言,如果32位的金sejing灵和他31位的乌龟宝宝没有倒地,恶人谷小队就无法攻击34位的雪儿和她的宠物。尽管如此,恶人小队仍是信心十足,就算你排在最前边的几人防厚血长,怕也经不住一轮十二次近两千的伤害!

    读秒结束,战斗开始!

    金sejing灵不出所料第一个出手,金系单体障碍技能‘如梦初醒’!目标恶人小队12位的无恶不作,遗忘成功!

    恶人谷众人大骂这家伙运气真好,因为恶人小队中只有两个封手12位的无恶不作和66位的罪恶滔天,都是三敏一力加点,速度极快,道行也不错,一土一风障碍术曾令无数对手饮恨,只要不遇到金sejing灵相信还是会给对方造成一定麻烦的,排阵形时特意藏在左上右下两个边角,却不料第一回合就被金sejing灵遗忘。

    万众瞩目第二个出手,冰系单体障碍技能‘三九严寒’!目标恶人小队66位的罪恶滔天,冰冻成功!

    恶人谷众人心中产生不妙的感觉,一次能说凑巧,第二次也凑巧那就只有一个解释:金sejing灵小队对他们的情况一清二楚!

    不过这只是不幸的开始。

    雪儿第三个出手,雷系纵线障碍技能‘惊雷急电’,32位的作恶多端和他31位的白猿一起被麻痹!

    chun醇纯儿第四个出手,雷系纵线障碍技能‘惊雷急电’,52位的十恶不赦和他61位的白猿步了作恶多端的后尘。

    遇女心惊第五个出手,火系单体障碍技能‘心醉神迷’,26位的罪恶如山被睡眠。

    卫斯理第六个出手,雷系纵线障碍技能‘惊雷急电’,46位的罪恶深重和他45位的白猿也被麻痹!

    yin谋!绝对是yin谋!

    不止恶人谷众人,就连场外观众玩家也产生了这个念头。

    六个人居然三个雷系玩家,障碍效果麻痹会使玩家在一定回合内无法施展物攻,而且是纵线法术,简直就是为暴力队量身设计好的。打手队遇到了封手队,速度不如人,道不如人,从战斗一开始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无恶不作倒也是个洒脱人物:“问道中当真是卧虎藏龙,咱们兄弟自认为也算得上个人物,却连个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兄弟们,既然不能反抗,那就闭上眼睛享受吧!哈哈!”众人晕倒......

    金sejing灵小队清一se的单法大秒,仅仅五个回合,恶人小队便全军覆没,出se的法伤再次震撼了众人。

    这速度!

    这道行!

    这法伤!

    高手!

    金sejing灵小队除了擂台王金sejing灵,剩余几人可谓名不见经传,却轻而易举的灭了这颇有恶名的恶人小队,问道之大,不知还有多少无名高手隐藏其中!

    许是这样的念头刺激了在场的玩家,大戏闭幕,一个玩家突然大声喊道:“问道刚刚开始,我会比他们更强!”

    场上一静之后陆续有人开始大声喊叫,毕竟现阶段能都轩辕坟升级的也都是稍具水准的玩家,平素都是眼高于顶的主,哪会轻易服人,喊的口号也千奇百怪。

    文雅一点的如‘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粗俗一点的如‘等咱nb了,天天p人玩,单号p一个,双号p一群!’

    更有让人苦笑不得的如‘我胖虎在此立誓,若三个月内冲不到排行榜前一万,自切**!’

    雷系少女带着队伍离开了,临行前,全队人员整齐的送给两人一队暧昧的笑容。

    还有人唱起了多年前的老歌,“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不敢让自己靠的太近,怕我没什么能够给你,爱你也需要很大的勇气。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也许有天会情不自禁,想念只让自己苦了自己,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歌声渐不可闻,落冰飞雪深深地看了关门一眼,“我们边走边说吧。”转身向山下走去。

    关门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心中突然生出一个奇怪的感觉,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到彼此再也看不见......

    落冰飞雪转身望着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关门,眼神中闪过一丝痛苦和挣扎,终于还是渐渐低下了头:“对不起......”

    关门勉强笑着摇摇头,“不用说对不起,是我太唐突了......可以送我去驿站么?呵......还能帮我节省三十文钱。”

    落冰飞雪轻轻的点点头,两人沿着山路并肩而行,静静的山路上只剩轻轻的脚步声在响,即将分离的两人脚步却是出奇的整齐一致,不知不觉已到了驿站旁。

    问道中的车门费只看路程而不计人数,落冰飞雪和车夫谈妥,关门默默的付过220文钱登上马车。

    落冰飞雪望着他半晌,低声道:“保重......”

    关门‘恩’了一声,“你也是,我走了......”

    马车渐远,关门望着远处那孤独的身影只觉心中一痛,从表白到拒绝,突然的开始,匆匆的结束,一切毫无准备却又让人如此难舍难弃,突然想起哪里看过的一本书:因为在乎,所以难过。因为在乎么?

    关门心中茫然,望着那渐渐模糊的身影默默道:保重!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shā rén放火抢mm已下线。落冰飞雪怔怔的看着那行变暗的名字,眼泪悄然落下......

    隐隐约约中听到落冰飞雪口中说出再见坚决如铁,昏暗中有种烈ri灼伤的错觉;恍恍惚惚中看到落冰飞雪眼角滑落的泪伤心yu绝,混乱中有种热泪灼伤的错觉......

    早早睡下的关门做了一个晚上的梦,到早上疲倦还剩下黑眼圈,沿着跑步机无穷无尽,有离开自己的感觉......

    关门的异常自然瞒不过办公室诸位前辈,宋哥深情讲述当年失恋往事说到动情处硬是挤出几滴眼泪,老谢几多感慨,击桌而歌之,歌曰: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午饭时分,孙哥趁办公室没人,将关门拉到光脑前说有奇文一篇足可抚慰他受伤的心灵,点开一个名为《论行政干预政策下的联邦币升值及新闻ziyou市场经济minzhu人权导致次信贷危机的可能xing》的文件夹,随手打开资料一。

    开篇是一段简介:主角约翰·法雷尔经过努力立下赫赫战功时,却遭昔ri青梅竹马的女友陷害,被迫流亡大陆,替命运悲惨的女孩fù chóu并让她拥有新的人生,为受尽压迫的民族与强敌对抗并为她们找到了容身之处......

    临下班了,大陆悄悄递给关门一张小纸条,神se诡异的叮嘱他晚上再看,回家看时原来是一个联系diàn huà。

    关门疑惑的打了过去,diàn huà那边传来一个酥麻入骨的声音,亲,过夜还是计时?过夜两千计时五百,你家还是开房?你家要保证安全,开房要环境优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