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听‘大神’讲故事

    问道中法术分为天地人三阶。

    人阶法术都是直线攻击模式,共有横线、纵线、左斜线、右斜线四种,随着等级提升攻击1-4个目标。

    地阶法术则按五行各有特se,金系、雷系v字形,木系、风系倒v字形,水系、冰系十字形,火系、炎系y字形,土系、地系x字形,随着等级提升攻击3-5个目标。

    天阶法术则是地阶法术加强版,随着等级提升攻击4-7个目标,但阵型上的目标数量少于法术的攻击数量时,多余的攻击数量会随机攻击阵型外的对手。

    “五当家一个华丽的十字水系法术悬河泻水将32位的猪、42位的我毫无悬念的秒杀,猪41位的乌龟宝宝仅剩300血,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陈三自然不会手下留情,拿着棒子便是一个近2000血的三连击,幸亏目标是我的乌龟,要不猪就只能找个角落哭了。”

    “恩,忘了说啦,猪的速度比他的乌龟宝宝还慢,属于后发制人类型,乌龟使用七se花拉回他2000生命,他又用六月雪拉了乌龟3000生命。我被宠物拉起来,郁闷的要吐血,这**速度快、伤害高,我连个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蛋几宁施,个必踢米’了。”

    关门不由一笑,这话出自百年前的一本老书,自己正好看过,原话是‘但尽人事,各凭天命’。

    “读秒时间完毕,五当家又是一个悬河泻水,我和猪再次倒地,猪的乌龟宝宝哼哼一声后消失,陈三攻击过后,场上便只剩下我2000多血的乌龟宝宝,就算乌龟拉起我也绝难撑过下个回合。那陈三得意的笑,得意的笑。却不料我和猪配合多年,早已达到心有灵犀的程度。我宝宝拉起了他,他起身召唤出伶俐鼠。”

    关门惊道:“伶俐鼠?生肖兽?”在guān fāng网站的宠物介绍中曾简单提到,宠物可以简单分为三个级别,神兽、变异宠物、普通宠物,自己的孙悟空和蓝青蛙就属于变异宠物,此外还有不在此中的十二生肖兽,伶俐鼠、笨笨牛、威威虎、跳跳兔、酷酷龙、花花蛇、咩咩羊、帅帅猴、蛋蛋鸡、乖乖狗、招财猪。想不到近猪者吃居然这么快便有了这让人艳羡的宠物,不知比自己的变异宠如何。

    狗且偷生一脸嫉妒的道,“我们工作室做了个影响剧情的任务,奖励选项中有个问号,说是任何可能都会出现。我们做这行的最不能依靠的就是运气,大家都选了自己中意的奇物,只有他选了问号,不料竟然得到了伶俐鼠,那伶俐鼠别的成长只算稍好而已,速度成长却高达75,25级就已经过了500速度,而且还带天生技能‘十万火急’,是个火系加速技能,最恨这些走狗屎运的家伙了。”

    关门想到自己也是个走‘狗屎运’的家伙,连忙保持沉默。

    狗且偷生道:“不过也幸亏那只伶俐鼠我俩才小命得保。那五当家级别虽高,却不是速度型**,第三回合开始,伶俐鼠抢在五当家前出手拉起了我,五当家的悬河泻水秒掉了我的乌龟,猪和猪的伶俐鼠,我终于得到出手的机会召出一只白猿,陈三将我一棍秒杀,却为时已晚。总算撑过了三个回合,人家的小心肝吓得扑通扑通的,不过奖励总算不错,50声望,我得了680天道行,猪得了640天。”

    关门心驰神往,短短的三个回合听起来却是跌宕起伏、惊心动魄,那每一回合的计算和选择正是回合制游戏的魅力所在。

    “那陈三道:‘斩草不除根,chun风吹又生啊!’我呸!一个无赖还装什么文学青年!幸亏那五当家深明大义:‘人若无信,天地共弃!有封信本是要陈三送的,现在就麻烦两位帮我带到城东张府了。’后来我俩猜测‘三回合不死’大概就是这任务的关键。”

    “城东张府好找的很,那暴发户品味的漆金镶玉大门绝对仅此一家,别无分号。张员外看了书信居然哭了起来,‘我那苦命的儿哪!’千算万算,没料到那居然是封lè suǒ信。张员外唯一的儿子路经舞霞寨被热情的强盗请到寨中做客,要张员外两ri之内来接爱子,顺便付清十万文的食宿费。”

    关门莞尔,“千里迢迢送来封lè suǒ信,那可尴尬的很。”

    狗且偷生叹气道:“可不是嘛!我俩如坐针毡,幸亏张员外是个明白人,说他年事已高难以远行,给了我俩十万文钱让我们替他去一趟黑风寨,赎回儿子。”

    关门被吓得不轻,“给了你俩十万文钱?”

    狗且偷生叹气道,“是钱庄兑票,任务物品,看得见、摸得着、花不到!系统早防着玩家见财起意,携款潜逃了。出了张府,我俩分头去打听黑风寨的消息,连地方都找不到怎么去赎人?换个别的游戏,地图全开,坐标明确,那是何等的方便。”

    问道中的个人地图系统是根据玩家走过的场景自动生成更新的,也就是说个人地图只能帮你找到你去过的地方,而不能帮你找到你没去过的地方,早为玩家所诟病,但问道世界由主脑运行,不断自行延伸,guān fāng对此也无能为力。

    “在城里转了一下午,却只知道那舞霞寨是太行七十二寨之一,具体位置却是众说纷纭,没一个靠谱的!”

    “天黑前我突然想起从陈三处拿回的五千文钱还没还那老乞丐呢,虽然我也有过占为己有的心思,呸呸呸,那本来就是我的!但作为一个目光长远的职业玩家我还是选择了归还。正所谓‘金钱诚可贵,声望价更高;若为道行故,两者皆可抛。’”

    “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无意中看到老乞丐的破床上铺着几张不知什么野兽的皮毛,我随口一问才知道这老乞丐年轻时曾在太行山狩猎,据说闭着眼睛都能走个来回。听我说了事情始末,老乞丐给我讲了山中的一些情形,还送我一张太行山脉地图,太行七十二寨标的清清楚楚。还真应了那句话,解铃还须系铃人!”

    关门笑道:“这任务倒也有趣,转了一圈又回到这里。”

    狗且偷生摇头晃脑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关门囧,这点事也能上升到这个层次。

    狗且偷生道:“从老乞丐我还听到一个重要消息,入太行山脉须得出了虹梯关,因为山贼泛滥,出入此关都必须有通关令牌。到了衙门我进去了,猪却被拦在外边,刚开始我还以为猪长得太丑影响了治安,后来才知道是声望的缘故,我217,他197,正好在200门槛的两边,难怪这任务前两环给了那许多声望奖励。”

    “我进去见了咱们太行城的武官老大夏总兵,夏老大听了事情始末,愤然道:贼人作乱,百姓难安,实是我等武官之耻!他来回走了几步,‘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按原计划去黑风寨赎人,第二,再找四个人来,依我计划行事,不过可能有些风险。’

    关门笑道:“看来我知道你的选择了。”

    狗且偷生道:“是啊,我和猪商议后选择了第二条路,但你知道其实我本来是准备选择去赎人的。任务开始的五千文钱,五当家的地阶秒五法术,进入衙门的200声望要求这些都远远超过了当前玩家正常水平,这至少应该是35级以后的任务,何况还是一个三环任务链,就算只是难度较低的第一选项完成后奖励也绝不会低。第二环既有隐藏情节,又可能是双重奖励,风险绝不是简单的有些而已。”

    狗且偷生眼睛明亮,似乎整个面庞都生出了光辉,“每一个真正热爱游戏的玩家都会选择最完美的任务完成方式,不论那有多难,那有多大的可能失败,这是一种对游戏的虔诚和信仰!”

    随即叹了口气,“可作为一个职业玩家,我们应该做的是认真考虑风险和收益,保证在最大的安全度中获得最高的收益,对自己的饭碗负责。因为喜欢游戏,所以选择这个职业,因为这个职业,却要做自己不喜欢的选择,大概人生在很多时候都会这么无奈。”

    &

    nbsp;关门看着狗且偷生,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谁又知道这个在游戏机风光无限,叱诧风云的少年竟有这份略带沧桑的感慨。

    还不等关门感慨完毕,狗且偷生就嘿嘿笑道:“怎么样,刚才的表情忧郁不?神se沧桑不?”

    关门木然的点点头......

    “虽然哥们有偶像派的资本,但其实是个演技派!”狗且偷生嘿嘿一笑,继续道:“五个声望200的玩家,我一个,猪一个,工作室也就羊羊姐和小蛇俩女孩喜欢做任务声望在180附近,为这任务加班刷了一夜总算过了200,这第五个人一时却是难寻,兄弟却自动送shàng mén来,缘分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