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节心酸的福气

    云烨的奏被驳回了,上面有李二朱笔写的不知所谓四个大字,每个字都让云烨有一种被嘲弄的感觉。心情糟透了,他只不过要求今年的科考能多招录一些恪物人才而已,这些人才是将来大唐的顶梁柱,他们会分布在三省六部,甚至于每个州县,会让大唐多一些实干的人才,而不是多几个会吟几首歪诗的酸丁。

    在云烨看来,唐时的科考只是一个笑话,它采用的是kǎo shì与推荐相结合的录取制度。考卷的优劣只是考评的一个方面,主考官更要照顾到举荐者的人情和面子。应试举人了增加及第的“砝码”,便将自己的诗加以编辑,写成卷轴,在考前托关系呈送给社会上有地位的人,以求推荐,即“行卷”。

    这样一来,官员的子弟就有了先天优势,贫民子弟就只是一个陪衬。先天的不足让他们的在客场一模黑。秀才科已多年未有人报名了,明算科多是酒囊饭袋之辈。也不知李二凭什么说:“天下英才进入吾彀。”这句志得意满的话。

    也罢!你李二不是看不起那些落榜的贫民子弟吗?我就从间找出几个可用之才,看你录得所谓英才厉害,还是我从落榜子弟找出的人物厉害。反正今年的科考,大名鼎鼎的马周会落榜,刘仁轨也会被分配到宝鸡当县尉,只要找着这两个家伙,你李二找的人就是个渣渣。

    阿Q的自我安慰法起到了应有的作用,云烨感觉好了许多,之前找算学大师刘怀借人不想人没有借到,反而被他抓去讲了好几堂课。没有自己的子弟兵啊,太吃亏了,不行,既然叫恪物院老子干脆把他当成学校的了。因学校在皇城里,就不信招不到学生。

    恪物从娃娃抓起,这就是云烨对李承乾说的大意。既然所有人不重视,那老子就干出一番事业让他们瞧瞧,到时候亮瞎他们的狗眼。

    李承乾很害怕,因云烨很激动,站在桌子上口沫横飞慷慨激昂如同疯狗。双手挥舞的如同抽筋。

    “没有学生,我给你买几个总成了吧。”在他看来,云烨就是想当老师想疯了,赶紧给他买几个学生哄走拉倒。

    云烨不抽疯了,重重的在脑袋上拍一巴掌,我怎么忘了自己在万恶的唐朝,人口是可以买卖的,没几个钱,尤其是孩子,十贯钱可以买三。

    从桌子上跳下来,这就回家,找姑姑问问,到哪去买些孩子回来。心情激动之下根听不见李承乾的吆喝声。

    一个头发半白的人直挺挺的跪在云府门口,旁边还跪着一个妇人,后面站着两孩子。家里的仆役要他们离开,那男子却说他是侯爷用二十贯钱买来的,就在这里等候爷出来。告诉他侯爷去了皇宫,他就说他可以等。

    云烨骑着马匆匆赶回来远远看见府门口挤了一堆人,以发生了什么事,刚到跟前仆役发现侯爷回府了,刚喊了一嗓子,看热闹的轰一声全跑了。

    “你叫那个那个对了,你叫钱通?西市口那个卖自己的?”

    "老奴叩见侯爷,”钱通在地上梆梆的磕头。

    “赶紧滚起来,也不怕别人笑话,你是谁家的老奴,爷高兴看你可怜赏了俩银饼子,有什吗呀。”

    “侯爷高义,钱通心领了,当初侯爷扔下二十贯钱急匆匆的走了,侯爷可以当没这回事,钱通不能,如今我浑家病好了,自当来府上效命。”还真是一个守信的人,云烨心里赞叹一声。

    “既然你一心要报答,我身边刚好缺一个幕僚,就你了,现在和我去办事,那个谁,你去告诉管家姑姑要他安排一下钱夫人母子,就说我请了钱先生。”云烨缺人都缺疯了自然不会放过钱通这个有用的人。

    钱通也不是一个矫情的人,反正他自认是云府的人自是不会在乎是奴仆还是幕僚,拱手说一句:“谨受命”便吩咐自家娘子几句,就站到云烨旁边等候安排。

    钱通不愧是老长安人,原以很复杂的买人环节被他简单化了。一排四五个人伢子站在云烨面前,任侯爷挑拣。

    云烨没有挑拣,只是告诉人伢子,自己需要十岁到十四岁的男童,要聪明的,识字最好,人数控制在十五人,如果有极聪慧的女童也可以收下。

    “钱我是不问的,但是来路一定要清白,如果有拐骗来的,侯爷会让你生不如死。”在最后云烨告诫了这几个人伢子,他不想成拐骗孩子的罪魁祸首。

    人伢子个个拍着胸口说不会干那种天打雷劈的事,再说了,官府管的严,出了这种事,不用侯爷动手,牙行也会扒了他的皮。

    人市啊!封建王朝的另一个特sè,小时候学历史看到里面的插图一个健壮的男子被胖胖的奴隶主掰开嘴看牙齿,就感觉和买牲口没有区别,女奴就要面对更残酷的现实,每天都要面对无休止的猥亵,在大唐律法里奴仆等同大牲口,甚至还不如,私自宰杀耕牛会被官上问话,还要被罚款,搞不好会被关几天以儆效尤。没听说打死奴仆有官上过问的。《唐律疏议》上虽然明确规定了无故杀奴婢会被杖一百,但是没有人因这条罪受过处罚。

    程处默说每天都有无名死尸被扔在乱葬岗,他们金吾卫每次巡查都能看见,只要没有苦主,就无人过问,所谓的民不告官不究就是此理。

    钱通很好用,来家里几天就把上下理得顺顺当当,是一个干练的人。老nǎinǎi让管家姑姑退下来,只管内院就好,外院就交给钱通处理。他们一家人住在一个小院子里倒也自得其乐。

    “老钱,给家里当管家委屈你了,等我找到合适的人选,你就不要干这差事了,到我身边帮我如何?”云烨有些愧疚,明明说好了是幕僚的,不知怎么就变成了官家。

    “呵呵,侯爷多虑了,老夫人事前问过我当管家是否委屈了,我告诉老夫人在来云府之前,我就把自己的身份改成了贱民,既然已失去了尊严,这良民的身份就不适合我了,当初伸了手,就注定了成了贱民,要不是侯爷援手。我恐怕连二十俩银子也卖不了,贱内的身体也早就埋进了黄土。侯爷如今意气风发,正是扶摇直上的时候,我钱通卖身投靠说不定是我的福气。"

    他看得很开,没有委屈的神sè,想必多年的颠沛流离生活早就把心里的英雄气消磨殆尽。如今在云府刚刚获得一些平静富足的rì子,就心满意足了。管家姑姑悄悄告诉云也,刚安排钱夫人全家住进小跨院,钱夫人就哭的稀里哗啦,一遍又一遍的摸屋子里的家什,还总是问这真的是我们住的屋子?

    贫贱夫妻百事哀且不管钱通口的福气到底何物,只要他愿意,就是好福气。我心安处是故乡!

    第二节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