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节恩典

    长孙皇后是大度的,原谅了他们冲撞銮驾的罪过,赞扬了云烨高超的制造假肢的水准,又严厉批评云烨程处默两个国家幼苗在李二陛下的雨露滋润下不知上进,整rì游手好闲,把好好的两个国家未来的栋梁之才毁在放任自流上。她老人家做大唐皇后绝对不会坐视不理,于是,伟大仁慈的皇后娘娘决定自己亲自教育云烨,顺便管一管不知所谓的程处默,是恩典。择rì不如撞rì,就从明天早上开始。

    送别了皇后娘娘,站在牛府大门外,云烨的心情宛如天上刮过的寒风。别了,我的懒觉,别了,我的zìyóu,别了,我无忧无虑的生活。原来还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希望皇后娘娘忘记这回事,现在看来,她从未忘记这回事,处心积虑的要改造自己。冲撞銮驾只是一剂催化剂而已。

    牛进达很高兴,牛夫人也很高兴,认云烨终于获得皇家的认可,可以步入大唐最高贵族圈子。至于牛见虎早就按着程处默在捶打。老牛夫妇无视眼前的一切,相伴着回到牛府。

    家里的一切都变了样子,仆役丫鬟被指使的团团转。老nǎinǎi亲自站在门廊上指挥,刚接到女官的旨意,明rì五更就得送孙子入宫求学,这可是天大的恩典,云家必须认真对待,大姑姑,婶婶在缝制学子的衣衫,小姑姑特意请了一位饱学的儒生请教该带些什么书,给刘进宝裁制新衣,他必须每天陪侯爷到皇宫,再等到侯爷下学就送回来。没书僮,也没有丫鬟,皇宫里不许他们进去,刘进宝也只能在宫门等候。

    悄悄回到卧室,云烨没有惊动她们,不想让他们自己担忧。苦笑两声,自己去皇宫里就不是求学,是去接受有组织的改造,也不知皇后娘娘如何改造自己,一想到这里云烨就有些兴奋,见识过轮子功,探讨过传销,不知道大唐的洗脑教育是如何进行的,会超越后世的邪教吗?好奇心驱使他有些希望明rì早些到来。

    鸡叫两遍,云烨一腾身从炕上窜起来,伺候他的丫鬟准备好了洗脸水,磨好了牙棍,小碟子里放一撮青盐。暖暖的水敷在脸上说不出的舒服。nǎinǎi很奇怪今天自己没叫,云烨自己就爬起来了,高兴的给孙子准备好衣服,就说:“程家小公爷已经到了家里,就在前厅等着你。”穿好衣服,当然是在nǎinǎi的帮助下穿好的,话说云烨现在也没有弄明白唐朝到底是如何穿身上的,太复杂了,比如穿足衣就需要光腿进行,还的用绳子绑在大腿上,后世除了见老婆穿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没见过男人有那么麻烦的。更何况老婆穿的是各种sī wà,一套上就好,不像现在nǎinǎi在云烨腿上绑了半天才弄好。

    程处默一脸的倦容靠在炉子边上喝茶,昨晚回家受到他老娘的表彰。四更天就被弄起来连饭都没给吃赶着去上学,还说要是学不好腿给你打折。可怜的娃,哥俩同病相怜一会就饱餐一顿一人带一个护卫赶去皇宫。

    皇宫门口挂着八只硕大的牛皮灯笼照的地上一片雪白,早就有内侍来接哥俩,没走金水桥,从一个黑的吓人,也长的累人的小巷子里穿过。在接过云烨送上的两银饼子,内饰也打开话匣子。原来这条道叫甬道,环绕整个皇宫,类似后世的环城路,只是这里只环皇宫而已,自己上学的地方叫听涛馆,是天下大儒专门给皇子,皇女上课的地方。有时候陛下,皇后娘娘也会去听几节课,顺便教导一下自己的子女。名字不好,叫什么听涛馆有些像饭馆的名字。嘴上虽然这样嘀咕脚下却不敢慢下来,没听见一声悠扬的金钟声传来,那就是上课的xìn hào。

    晚了,在将要入门的时候一个三绺长须的老儒背着手缓缓走来,不敢学后世挤进去,只好老老实实的躬身站在外面,等待老儒教训。老儒倒是一位风趣的人拈着长须说:“老夫闻听有十里迎师者,不想今rì见到三丈迎师,实在是让老夫心怀大慰,只是rì后不得如此,若有再犯,戒尺十下,进去吧。”给老儒躬身一礼,哥俩快步进入教室。

    李承乾早就坐在间的一张明黄sè的案几后冲他两挤眉弄眼,找到两个空位刚刚坐定。老儒就进了屋子,先轻咳一声说:“今rì你们有了两位新的同窗,当互相友爱,位高者不得凌辱,勇力者不得持强,聪慧者不得狡狯,汝等可明白?”一屋子的男男女女恭声应是。

    “蓝衣者是蓝田侯云烨吧,老夫早就听说你是高人子弟,尤其擅长算学,能在算学一途折倒黄志恩也算是登堂入室了,却不知在经学上汝知道多少?”

    云烨茫然的摇摇头,鬼才知道什么叫经学,算命的学问?还是女人学的玩意?

    “咦?你竟然从未接触过经学?哪你的课业到了几何?”

    云烨依然摇头,老子在大唐从来没有上过学。

    “司马相如的《凡将篇》,史游的《急就篇》,李长《元尚篇》,扬雄的《训纂篇》,贾纺的《游喜篇》,张揖的《埤苍》,蔡邕的《劝学》,《圣皇篇》、《黄初篇》、《女史篇》,班固的《太甲篇》、《在习篇》,崔瑗的《飞龙篇》,朱育的《幼学》,樊恭的《广苍》,陆机的《吴》,周兴嗣的《千字》,束晰的《发蒙记》,顾恺之的《敏蒙记》,以及《杂字指》和《俗语难字》这些启蒙读物可曾学过?”

    一大串从没有听说过的书名在耳嗡嗡作响,云烨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但他还是坚定的摇摇头,表示不知。李承乾张大嘴巴,程处默眼睛瞪得溜圆,其他的小正太,小萝莉看他就像在看一只大猩猩。

    “汝可识字?”老儒近前一步接着问。

    云烨点头,老子当然识字。

    “你可告诉老夫,你学的是什么吗?”没起过蒙却识字,老儒兴趣大增。

    “学生启蒙用的是《三字经》《百家姓》《弟子规》等。”

    “喔!那就先背一遍你所说的《三字经》,老夫首次得闻,倒要见识一下。”

    第二节奉上

    ;